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v.i.p

1426浏览    22参与
伊甸考试院四楼VIP跪宾一位

【久日】Cuckoo

监狱文学,ABO设定,梗源 @Min ,此处原梗链接,是点梗。


3000一发完,是的,我来试水了。


——


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如果还做不到那种程度,只能说明你不够有钱。


狱警默默站在门外,听着门内的动静,他在心里再一次唾弃了金光日这个家伙,却又不得不在面对金光日的时候露出一副笑脸。作为狱警的工资可完全不够他养育家里的一个全职主妇和两个孩子,而让金光日在监狱里过得舒坦而给的钱则能改善他整个家庭的情况,即便再唾弃金光日入狱之前惨无人道杀戮许多Alpha的行为,他也从来都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


金光日光着上身从屋内走了出来,他...

监狱文学,ABO设定,梗源 @Min ,此处原梗链接,是点梗。


3000一发完,是的,我来试水了。


——


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如果还做不到那种程度,只能说明你不够有钱。

 

狱警默默站在门外,听着门内的动静,他在心里再一次唾弃了金光日这个家伙,却又不得不在面对金光日的时候露出一副笑脸。作为狱警的工资可完全不够他养育家里的一个全职主妇和两个孩子,而让金光日在监狱里过得舒坦而给的钱则能改善他整个家庭的情况,即便再唾弃金光日入狱之前惨无人道杀戮许多Alpha的行为,他也从来都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

 

金光日光着上身从屋内走了出来,他身上混杂着那个Alpha烟草味的信息素和他自己身上的甜蜜果糖味,闻起来有点不伦不类。狱警看见了金光日身上刚刚溅上去的鲜血,他却只能笑着当没看见,不仅如此,他还听见了里面那个Alpha的惨叫声,他也只能当没听见。反正那个Alpha也只是一个没钱没势的人,如何能同金光日媲美?

 

“什么嘛,大叔。”金光日伸手勾住了狱警的肩头,他身上的信息素味扑面而来,还好狱警是一个Beta,他什么都闻不到,只是僵硬的站在那儿看着金光日。金光日笑着戳了戳狱警的脸颊,“这个太没用了,他比我都还快,实在是太丢人了……啊,还有,他居然还想在我的腔里成结。我太生气了,不小心就把他那没用的装饰品割下来了,你不介意吧?”

 

狱警觉得他的重点部位也在隐隐作痛,冷汗流了满脸,他非常小声的说:“没关系,我会联系狱医处理这件事的,下一次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金光日笑着松开手,他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那就下一次见了,大叔,要是再给我带这样的货色,我看你就来我床上和我睡觉吧。”

 

听了这话,狱警是真的打了一个寒颤,就算金光日再怎么好看,在看过金光日的杀人现场之后,他也完全不敢生出那种心思。让他上金光日的床?免了吧,还是让别的Alpha当他的胯下亡魂……

 

南韩监狱没人不知道金光日这个午夜凶O的,虽然在一开始金光日入狱的时候有不少人打过他主意(包括Omega),但是在经历了金光日第一次发情期之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选择退避三舍。


I'm gonna lose my mind.


.

Min

【久日】It doesn't make any sense

慎入 ❗❗有车


标题没有实际含义,想搞小金罢了。


评论走链接吧


*对话里的称呼“畜生”之类的都是原剧蔡易道对小金的称呼,并非侮辱角色。


慎入 ❗❗有车



标题没有实际含义,想搞小金罢了。


评论走链接吧


*对话里的称呼“畜生”之类的都是原剧蔡易道对小金的称呼,并非侮辱角色。


伊甸考试院四楼VIP跪宾一位

【久日】草莓藏针(下)

毛泰久x金光日,延续原设定,是甜饼,没藏针,是朕的御用摇摇了。


——

藏针草莓(上)

藏针草莓(中)

藏针草莓(下)


.

毛泰久x金光日,延续原设定,是甜饼,没藏针,是朕的御用摇摇了。


——

藏针草莓(上)

藏针草莓(中)

藏针草莓(下)



.

故剑情深

他人即地狱‖李栋旭‖罪梦者‖许光汉‖v.i.p‖李钟硕‖

bgm:杀手~林俊杰


算是我一个年末的结尾吧?

他人即地狱‖李栋旭‖罪梦者‖许光汉‖v.i.p‖李钟硕‖

bgm:杀手~林俊杰


算是我一个年末的结尾吧?

伊甸考试院四楼VIP跪宾一位

【久日】草莓藏针(中)

 毛泰久x金光日,延续原设定,是甜饼,没藏针。

前文见目录。

——

 

敞开的窗户外透入的阳光将金光日唤醒,他拧着眉头从床上爬了起来,醒来之后他才发现他的手脚都没被毛泰久束缚,而且房间里还一个人都没有,这算是好预兆吗?金光日捂着脑袋痛呻了一声,他的额头之前被毛泰久用壶铃砸了两下,第一次只是红肿,第二次就破皮出血了。

 

可还是很痛,金光日捂着脑袋蹒跚着步伐走向了梳妆台前,他并不怕毛泰久杀了他,而且……昨晚上毛泰久没有动手就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现阶段毛泰久的打算绝对不是杀了他,可毛泰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纵然是金光日也猜不透。

 

包扎好了?...

 毛泰久x金光日,延续原设定,是甜饼,没藏针。

前文见目录。

——

 

敞开的窗户外透入的阳光将金光日唤醒,他拧着眉头从床上爬了起来,醒来之后他才发现他的手脚都没被毛泰久束缚,而且房间里还一个人都没有,这算是好预兆吗?金光日捂着脑袋痛呻了一声,他的额头之前被毛泰久用壶铃砸了两下,第一次只是红肿,第二次就破皮出血了。

 

可还是很痛,金光日捂着脑袋蹒跚着步伐走向了梳妆台前,他并不怕毛泰久杀了他,而且……昨晚上毛泰久没有动手就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现阶段毛泰久的打算绝对不是杀了他,可毛泰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纵然是金光日也猜不透。

 

包扎好了?金光日有点惊奇的看着镜子里他被缠上了一层白色绷带的额头,半响还是露出了一个笑来,只是笑意不达眼底。他觉得毛泰久不仅仅是想羞辱他,更是想要玩弄他。

 

这只是字面意思罢了,猫抓到老鼠之前,总是会想办法戏耍一番的。金光日和毛泰久在某种程度上算是同类,自然对对方的心思非常了解。

 

在金光日对着镜子自查的时候,毛泰久推门而入,他的皮鞋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了轻轻的响声。他说:“我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金光日侧头对毛泰久笑了笑,看着十分纯情,已经二十多岁的金光日在此刻看起来居然也和高中生无异,“泰久哥发现了什么事?”

 

毛泰久走到金光日身侧站定,他和金光日身高相仿,两个人就这么平视着对方。半响之后,毛泰久露出了一个有些愉悦的笑来,“那些照片拍得不错,可是……金光日,你是不是不行。”

 

那一刻,金光日维持得非常完美的谦谦君子外表逐渐崩塌,他在面对毛泰久的时候永远都是那样淡定,仿佛没有什么真正的弱点。可在毛泰久说出那样一句话之后,金光日却突然发了怒,“你他妈在说什么!”

 

金光日的动作非常矫健,在瞬间他就用手肘锁住了毛泰久的脖子,不过两个人身高相仿,这个动作并不适合金光日发挥。毛泰久的身体素质比起金光日而言好太多,他审判别人的时候大多都不喜欢用枪,大多数时候他都带着壶铃上阵,哪会和金光日一样动不动就拿枪去威胁别人。

 

“被戳中心事恼羞成怒了?”毛泰久伸手握住了金光日的手腕,他并不介意金光日的动作,反手一手肘就击打在了金光日的腹腔神经丛上,痛到他呲牙咧嘴松了手。毛泰久用一只手捏住了金光日的下巴,他面无表情一脚踹在了金光日的膝盖上,迫使金光日单膝跪在他面前。

 

金光日的那副草莓甜心的外表倒是被他的怒火燃烧得一干二净,他怒视着毛泰久,像极了一根锐利的针尖。此刻的氛围一触即发,两个人像是麦芒对针尖,彼此都不愿向对方服软。金光日冷着一张脸威胁,“我拿了枪就爆了你的头。”

 

“在我的地盘上,你也想要拿枪?”毛泰久用另一只手用力按住了金光日额头上的伤口,他喜欢看别人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金光日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让他格外兴奋。

 

“呵。”金光日没有回答,他不会在南韩久待,等他要离开的时候,他就开枪杀了毛泰久和毛会长。

 

毛泰久看着血侵出白色的纱布,甚至在开始往脸颊上流淌的时候,他终于满意的收回了手。他嫌金光日的血脏,将血抹在了金光日的身上,脚尖一使劲,又将打算站起来的金光日踹到单膝跪在地上了。

 

“我没说你可以起来。”毛泰久淡淡看了一眼越来越愤怒的金光日,他弯下了腰,细细欣赏着金光日因为各种情感交错而约见扭曲的脸庞,他唇角微弯,“很漂亮。”

 

气到最后,金光日居然神经质的盯着毛泰久笑了,他想看看毛泰久露出别的表情来,那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他看了可是厌恶得很。思忖片刻,金光日却是做出了一个有些过于大胆的决定,他一把勾住了毛泰久后脑勺,就着这个姿势往上直了直身子,他就这样吻上了毛泰久的唇。

 

嘴唇和嘴唇的碰触,两个人的嘴唇都并不柔软,触碰在一起的感觉就像碰到了一件平庸的物体。可是心底有点翻涌的情绪却将那种平庸的感觉推翻,毛泰久不是没尝试过和别人上床,但是他并不喜欢性带来的感觉。金光日因为性无能,更是无从谈起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性经验。

 

毛泰久愣了片刻,他却并没有加深这个吻,只是非常愉悦的咬破了金光日的嘴唇,他尝到了血腥味。

 

“金光日,在你用枪打死我之前,先得在我手上活下来。”毛泰久的低语在金光日耳畔响起,他后退了几步坐在了房间里唯一的那个沙发上,从腰后掏出了一把手枪,枪口直指金光日。“那么,就请你想想办法,来取悦我吧。”

 

“取悦你?是要我用在那些女人身上的那一套用在你身上吗?”金光日有些恶意的笑着,他并不觉得毛泰久会做什么出格的行为,要知道这位毛代表的洁身自好是整个圈子里都有名的。

 

不过这一次金光日猜错了,毛泰久开了枪,他一枪打在了金光日大腿外侧。毛泰久的枪法很好,仅仅只是擦伤,就算不及时止血金光日也死不了。他关上了安全栓,有些无聊的旋转着手枪,非常淡定的开口:“你也知道我耐性不佳,说实话……我不知道下一枪会打在你身上哪里。”

 

是赤条条的威胁。金光日在这个时候这才意识到,毛泰久居然是认真的……他犹豫了片刻,在毛泰久又一次准备打开安全栓的时候,金光日走向了毛泰久,心里分外屈辱,却也不得不为了活命而跪在了毛泰久的双膝之间。

 

“取悦你?”金光日重复毛泰久的话,他脸上的伪装尽数卸下,最后只剩下了一片苍白,他觉得他作为男性的最后尊严在毛泰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烟消云散。

 

毛泰久抬掌覆在金光日的脸颊旁,他指尖婆娑着金光日柔滑的脸,声音依旧低沉,却透露着一股愉快和兴奋,“是的,我要你取悦我。”

 

 

.

伊甸考试院四楼VIP跪宾一位

【久日】草莓藏针(上)

毛泰久x金光日,延续原设定,是甜饼,真没藏针。

 

——

 

高挂的路灯灯光闪烁,将漆黑一片的街道照亮,却又忽然熄灭。这种氛围确实会让人觉得不安,但是这唯一的一束灯光却是这一条悠长的漆黑小巷之中唯一的慰藉。矮个男人拖着残废的脚一瘸一拐向着灯光处跑去,他不时往后看着,四周都是废弃的工厂房,他就算想要呼救,也没办法得到有效的求助。

 

毛泰久站在尽头的黑暗之处,他和阴影融为一体,那个男人根本没发现他一直都在注视着他。这条小巷实在是长得可怕,他拖着脚走了许久都没有走到头,兴许是害怕被发现,他慌张的躲进了道路一旁的箱子里。

 

拎着壶铃的毛泰久迈...

毛泰久x金光日,延续原设定,是甜饼,真没藏针。

 

——

 

高挂的路灯灯光闪烁,将漆黑一片的街道照亮,却又忽然熄灭。这种氛围确实会让人觉得不安,但是这唯一的一束灯光却是这一条悠长的漆黑小巷之中唯一的慰藉。矮个男人拖着残废的脚一瘸一拐向着灯光处跑去,他不时往后看着,四周都是废弃的工厂房,他就算想要呼救,也没办法得到有效的求助。

 

毛泰久站在尽头的黑暗之处,他和阴影融为一体,那个男人根本没发现他一直都在注视着他。这条小巷实在是长得可怕,他拖着脚走了许久都没有走到头,兴许是害怕被发现,他慌张的躲进了道路一旁的箱子里。

 

拎着壶铃的毛泰久迈出了他并不快的步伐,他一步一步踩在男人之前走过的道路上,抬起另一只手将兜帽帽檐压得更底了一些。他声音非常的轻,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啊……在哪儿呢?”

 

与此同时,在附近仓库里的金光日也从一旁的沙发上站起了身,跟着他从北韩来到南韩的两个跟班正在折磨着桌上的女人。金光日一直只是静静的看着,看一眼他手里的书,又将视线挪向桌上的女人。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动手了。金光日掐灭手里的烟,他将烟头丢进一旁的塑料袋里,面无表情的提着他的钓竿箱走向了桌前。

 

金光日没有说话,他只是居高临下俯视着那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他的表情在那样一点一点的松动,逐渐一点点变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另外一个男人递上了鱼线,金光日伸手接过,将鱼线缠绕在她的脖颈上,一点一点的用力收紧。不管是那细碎的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声音,还是那青筋暴起的修长脖颈都让金光日觉得兴奋不已,他心里缺少的那部分在一点一点得到满足。

 

相隔不远的两地都在发生一场让人毛骨悚然的谋杀。只是毛泰久杀人的方式在视觉上显得要更加的暴力,也是在宣泄他自己心底潜藏的压力。毛泰久享受血肉横飞的场景,他用他自己的手去审判那些不值得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的人,即便那些人下跪求饶求他绕他们一命,他也从不心软。

 

那些理应被淘汰的人就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那些该死的人终究是应该立刻去死的。

 

男人的头部被毛泰久用壶铃硬生生锤变了形,血肉掺着脑浆往外涌出,他却是愉悦的笑了起来,从半蹲的姿势变换为了站立。毛泰久迈步向巷子外走去,他心情难得得又变得更加愉快了,那些围绕着他脑袋里的噪音和画面尽数散去,他得到了难得的平静。

 

金光日的两个跟班抬着塑料布裹着的女尸笨拙的走出了仓库,刚刚踏上巷口,两个人就发现了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正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男人所站的地方是逆光,所以两个人很轻易的就发现了那个男人的存在。可纵然是发现了,两个人也丝毫都不慌张,反而是对视了一眼,松开了手就打算上去制服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人。

 

毛泰久手里的壶铃还沾染着血和皮肉,他歪头看了一眼冲上来的两个人,却露出了一个难以言喻兴奋的笑。

 

等两个男人冲到毛泰久面前,他们才发现毛泰久的手里提着东西,而在他身后十几米处的路灯下居然躺着一具尸体。两个人不自觉停下了步伐,他们自信的表情逐渐变得惊恐,这个时候他们才看清楚了毛泰久手里拎着一个偶尔还会淌落一两滴鲜血的壶铃。

 

惨叫声再度在小巷里响起,毛泰久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两个人给砸倒在地,也许这些男人对上女人能够很轻易将其制服,但是对上毛泰久,这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当场碎成了好几块。

 

双手插兜的金光日缓步走出了阴影处,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多久的时候就目睹了这一切,他居然坏心的一点都没有提醒他的那两个跟班,反而任由他们两个送命。毛泰久从半跪的姿势站起,他冷冷看着逐渐走到光亮之下的金光日,能在这里看到金光日,他却一点也都不意外。

 

毛泰久眼眸扫过地上的那具一丝不挂的尸体,又看向了金光日,他的眼底尽是对金光日的不屑,他踩过其中一个人的手臂缓步走向了金光日,“你养的狗?”

 

金光日对毛泰久笑着耸了耸肩,笑容格外甜美迷人,仿佛带着一种独特的草莓气息,他用一种非常轻快的语气说道:“没关系,杀掉了就杀掉了吧。”

 

“我父亲保你,但是不代表我会听从他的指令行事。”毛泰久抬手在金光日的衬衫上抹上了血迹,他似乎根本不将金光日当成是个人,眼神如同凝视一件死物。没错,在他眼里,金光日这样的人也是应该被审判的。“在成运市里的时候,你最好夹着尾巴做人,这里——是我的地盘啊。”

 

毛泰久讨厌别人给他带来麻烦,更厌恶别人在他的地盘上犯下连环杀人这样的罪行,简直就是在对他进行非常严重的挑衅。他相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相泰哥都能看好这个一点都不听话的小畜生,如果金光日再敢在他的地盘上动手杀人,他会先动手收拾掉金光日,谁会管金光日是否是所谓的VIP?

 

在一边看着毛泰久表情的金光日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也不介意毛泰久把他白衬衫染红了,反而是微扬起下巴,露出了他那双灵动的眼睛,扬起嘴角笑嘻嘻的说道:“泰久哥是狗吗?撒尿标记地盘的事也做得出来?”

 

毛泰久挑了挑眉,他对着金光日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在金光日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毛泰久握在右手上的壶铃就已经招呼了过去。不过这一次壶铃只是砸过去一次,但是毛泰久力气用得极大,金光日被一锤锤倒在地,直接昏了过去。

 

“真是弱不禁风。”毛泰久弯下腰,他伸手抓住了金光日的脚踝,他没打算扛着人走,就异常冷酷的拖着金光日走出了小巷,直接把人丢进了后备箱里,他脱下黑色大衣坐上了驾驶座,毛泰久顺手打电话给南相泰让他处理接下来的所有需要收尾的事。

 

从毛泰久在他家别墅里见到金光日那个人的时候,他就能看出来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虽然伪装得一表人才,好像是一个正常人,但是独属于毛泰久这样另类的人的气息还是能被他准确嗅到,他天生就与众不同,看别人的目光也准得吓人,所以毛泰久在看了金光日一眼之后,他就知道金光日绝对不像他表面那样无害和纯真。

 

金光日初见毛泰久的时候,他倒还伪装得人模人样,面对陌生的毛泰久,他依旧笑得格外开怀。在落地窗投射进来的阳光照射下,给金光日本来就出众的脸镀上了一层朦胧的银光,他勾起了殷红的唇,露出了一小排洁白的牙齿。“泰久哥,我是金光日,以后就请多关照了。”

 

一眼看去,金光日这个人确实是很甜的一个孩子,如果要毛泰久去用一个词语形容,那必然会是草莓这两个字。很多人只看见了草莓鲜甜的外表,但是倘若仅仅只是看见了外表的精美,从而忽略了内里暗藏的玄机,这也会吃很大的亏。

 

毛泰久收回混乱的思绪,他抬手将副驾驶座位上摆放的那盒已经洗好的草莓拾起,他举着草莓观看了许久,也无法从肉眼上辨识出这一个草莓里是否藏着一颗针。毛泰久就这样一瞬不瞬凝视着面前的草莓许久,片刻后,他食指微微用力,不费吹灰之力就嵌入了柔软的草莓之中,他将草莓的皮肉皆拨开,露出了红中透白的内里。

 

没有针,可以放心食用。毛泰久低声笑着将草莓喂进了嘴里,后备箱里传来的击打声被他启动车的轰鸣声掩盖,他没在意金光日现在在后备箱里的状态究竟如何,他只是开着车一路回了本家的别墅。

 

金光日?他有的是时间陪他玩。毛泰久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笑,成运市的规矩,金光日这个狗崽子必须得铭记在心才是。

 

 

TBC.

泽田千代

想看毛泰九和金光日的言情同人……好想看啊,请给我推荐一下吧~  万分感谢

想看毛泰九和金光日的言情同人……好想看啊,请给我推荐一下吧~  万分感谢


皮了一下的刮刮乐

病名为爱【蒙少晖×金光日,朱一龙×李钟硕,肉,肉渣】

  • 人物ooc,慎入

  • 肉中间走链接

  • 推荐BGM:病名为爱-mario,冥月

  • 精神执念向,配合大大的视频食用吧https://b23.tv/av18309941

以下正文----------------------------------------------------------------------


“听着,这是梦,”蒙少晖在半梦半醒中想要努力移动身体让自己醒过来,他睁着眼睛看着面前向自己走过来的人,绝望的一塌糊涂,“他不会来的。


然后他大概是醒过来了,真真正正看到了向自己施施然走过来的人。


“不是的“他听到自己...

  • 人物ooc,慎入

  • 肉中间走链接

  • 推荐BGM:病名为爱-mario,冥月

  • 精神执念向,配合大大的视频食用吧https://b23.tv/av18309941

以下正文----------------------------------------------------------------------

 

“听着,这是梦,”蒙少晖在半梦半醒中想要努力移动身体让自己醒过来,他睁着眼睛看着面前向自己走过来的人,绝望的一塌糊涂,“他不会来的。

 

然后他大概是醒过来了,真真正正看到了向自己施施然走过来的人。

 

“不是的“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灰败着撕裂,就像极度饥渴的人嘶哑的呻吟,他抱住自己的头,双眼睁得大大的,身子却缩成一团试图向地上移动。

床板太高了,更让人触手可及,也会让魔鬼触手可及。

 

“别过来,求你了“蒙少晖嘶哑着嗓子”离开我,别缠着我。”

 

他听到了无异于最沉重的惩罚。

 

“不行,“那个人的声音意外的好听,竟能从中品出一种优雅的美感,“我不会离开你啊。”

蒙少晖感到自己眼睛里迸出了泪水,混合着口水胡乱的抹在米色柔软的毛衣上,一塌糊涂。

 

那个人微笑着注视了自己,随着那个人的逼近心脏的跳动剧烈的难以忍受,他想呕吐,也想控制自己跪下求他放自己走。

 

不会的,蒙少晖知道,他不会放自己走的,在被绳子捆在床头两天两夜以后他就

意识到了这个事实,他整个人就像被深深埋在沙子里只露出了头,沙子的重量压得他没有办法喘息,在窒息中永远也没有办法挣脱,只会因为营养的流失而眼睁睁地绝望着死去。

 

那个人走向他,揪住他的毛衣顺着身体扯了出来,蒙少晖没有意义的挣扎了两下,又被套上了新的毛衣,他看着那个人近在咫尺的泪痣,浑身战栗的没有办法停止,喉咙中发出“咯咯”的濒死的声音。


 

 

那个人没有理会,拥着他,用的力气不是很大,蒙少晖却感到他开始扣住自己的脖颈,他试图退后到床脚,却因为被扣住的脖颈而停止了动作。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65463135120237#_0 

 

然后他后面留着东西看着那个人从地上拾起衬衣穿上,扣子扣到倒数第二颗,然后是内裤,裤子,最后他赤着脚握住蒙少晖的肩将人踉踉跄跄的拖到卫生间扔到浴缸里,看着水浸湿蒙少晖的头发,他蹲下来,嘴角微微翘起,眼睛眯着,抚摸了蒙少晖惊恐的布满血丝的眼睛。

 

他说:“我过几天再来…不要再掐自己的脖子了。”蒙少晖抬头看着他站了起来,

 

看着他远远的拿了挂在衣架上的西服,回头对他笑了一下,走了。

 

 

过几天那个人果真来了,蒙少晖感觉那个人把舌头伸进他嘴里的时候,开始学着不再哭。

后来那个人来的更加频繁,蒙少晖学着他来的时候也要会喘息,他莫名的感觉自己变成了小孩子,要在那个人面前重新学呼吸,走路,说话。

 

那个人叫金光日,除了名字性别什么都不详,蒙少晖看着他脸上带着点点血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敞着两条长腿看电视,吸着烟胡乱的换台。

 

金光日看到蒙少晖再偷看他,嘴角一弯站起来走向他,捏住他的脸,上下颠了两下,然后吻了他。

“自己出门的时候小心一点,注意一下别人。”

 

金光日这样说着,却顺手脱了他的衣服,然后他们在地板上绞合,蒙少晖的髋骨被撞击的很疼,他也懒得叫喊,只是咬紧了牙齿,手抠着木地板的缝隙,细细的感受指甲和肉分离的触感。

 

他们整理好了自己以后,金光日看着蒙少晖又重新回到了那副惊恐失措的表情,看着他缩在床上,莫名的,感觉这样也很好。

 

金光日刚刚坐下准备继续持续无聊的调台模式,突然他的耳朵动了一下,那是警车鸣笛的声音,他真的对这个声音过于敏感,敏感到他背对着蒙少晖走进厨房,打开窗户,没有说再见。

 

他顺着管道,踩着各家的空调往下面爬的时候,甚至笑着抱怨了蒙少晖为什么买这么高的楼层。

 

‘下次送他一个三楼的房子吧,一楼二楼太低了,没有逃跑的时间,三楼怎么说都还不错。’金光日想着,这种令他微微有些陶醉的想法随着他的手被锐角割破的瞬间不见了,他开着自己的车,歪歪扭扭的离开了蒙少晖的小区。

 

 

蒙少晖看着警察闯进屋子里的时候,愣了,他左右看看,也没有看到金光日。更让他匪夷所思的是警察也没有过多盘问他,只在他哆哆嗦嗦的语言里骂了一句“妈的,他又跑了。”

然后蒙少晖坐在警局冰冷的板凳上,等着做什么该死的笔录。他的神经一向很脆弱,在冷冰冰的统一色白蓝中感受到了一股窒息。

 

后来他摇摇晃晃自己回家的时候,还在回想警察所说的,那个一直在强迫他强暴他的人是一个根本上的魔鬼,手上的屠刀沾满了鲜血,抢上沾满了脑浆。

然后自己,可能是下一个目标。

等他回来,一定要举报他。

一定要举报他。

蒙少晖咀嚼着这句话躺在床上,想到那个人嗜血的双眼,感到无比的轻松。

他,大概不会再回来找自己了,因为,他会知道如果回来,他一定会举报他的。

一定会的。

 

又是一次回家的路上,蒙少晖反复回头看以确定没有人跟着他,因为,他那敏感脆弱却又异常清醒的神经告诉他周围有人。

他想到了金光日。

不会的,他在念头升起的同时反复否认了自己。

然后他继续像前面走,拐弯的时候看到一个人。那个人年纪很小,也笑得很可爱,明明没有在做任何貌似让他很开心的事,但是那种开心的笑也感染了蒙少晖,他冲那个男孩咧开了嘴,做出他好久都不曾做过的,笑这个表情。

 

然后他怀抱着这种开心回了家,觉得突然轻松的无以复加,就好像,那种很正常的人生又重新回来了。

金光日囚禁他的那段日子过于黑暗,现在他仿佛在彻夜的黑暗中窥见了别人给他点了一个灯。

金光日,想到他蒙少晖就不笑了,他迈进了浴缸里打开了水龙头,在水帘之中他仿佛看到金光如在冲着他笑,很温柔的那种。但是毛骨悚然自骨头冲了出来,让他一瞬间关了水龙头,反复环顾了四周,没有金光日。

他握了一下拳头,没有金光日,不会再有了。

 

他在一天走在巷子里的时候又碰到了那个小孩,那个小孩冲着他笑,叫了“哥”。

他抬手扬了扬手里的菜,问了要不要一起吃饭这种话。

小孩很乖的跟在他后面进了家里,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电视。蒙少晖在摆弄材料的时候想到电视已经很久没有人打开了,自金光日走了以后。

金光日。又是金光日,没有金光日。

 

蒙少晖摇了摇头,开始专心摆弄材料。他开始烧水,然后听到小孩慢腾腾挪到他身后,声音不似刚才一样暖洋洋:“哥,你知道吗?你有神经病。”

蒙少晖顿了一下,感觉有点怪异:“我没有。“然后他转头看着小孩,小孩手里握了一把刀,很奇怪,竟然是家里最锋利的一把,蒙少晖正奇怪着他是怎么挑中的这把刀,有又听到他说:”哥你说,金光日会为了救你出现吗?“

 

又是金光日,“不会的,“蒙少晖勉强笑笑,“金光日是个杀人狂,是个疯子,他来了会杀了咱们俩的。”

 

“哥,金光日没有疯,疯的是你”小孩眼里满是嘲弄和怜悯。“你知道我跟了你多久吗,我为了将金光日就地正法付出太多了,哥,你会给我这个机会是吗?”

“不会,不会的,金光日不会来的,他来了也是杀了我,你们逮不到他的。”

 

“疯的真够呛!”小孩抖了抖手腕,“不过你也就疯到这了!”

 

然后蒙少晖感到血喷到了他身上,量很大,暗红色的,和他原来身上,手腕上的血色完全不同。大股大股的,从睁着眼睛还在笑着的小孩身上涌了出来。

蒙少晖越过小孩看着开着的大门,看着站在门口举着枪的金光日,看着金光日手里的枪被他灵活的转着圈却没有指向自己,听见了很多人上楼的声音。

 

然后金光日走进他,摊开手,看着他颤抖的身躯,看着他捂住耳朵,看着蹲坐到地上,然后笑了。

笑得很温暖,很漂亮,牙齿整整齐齐白净净的一并咧开,泪痣随着苹果肌的上扬正正好好点在了眼睛下面。然后他的身子被冲上来的警察向后掰着后退。

 

蒙少晖看着他被警察利落的扣了手铐,但是他依然看着自己笑着,在警车的鸣笛中,在被警察弄得踉踉跄跄的时候,他笑得那么温暖,就好像,突然点亮了蒙少晖的世界。

 

蒙少晖在金光日的笑容中醒了过来,他几乎怀疑了那是一场梦,但是空着的沙发和另一半床都是真的。

 

金光日不会再坐在沙发上胡乱跳台,也不会掐着他的脖颈说爱他。

 

 

蒙少晖走到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布满掐痕的脖颈,疑惑了明明金光日走了这么久为什么还会有掐痕。

不对,好像不太对,金光日和他说过不要让他再掐自己。可是,掐自己的明明不是金光日。

 

蒙少晖哆哆嗦嗦的走到窗户边上,看着地面,突然想到金光日当初也是这样在背后拥着他,看整个小区的全貌,也抱怨了楼层的高度。

还有玻璃,金光日长手长脚的,接过了擦玻璃这样的活,那个时候自己躺在床上看着金光日半个身子探出窗外,将玻璃水喷到窗户上。

还有第一次见面,金光日穿着长的风衣,看着穿一身西服提着文公包的自己,笑得也像最后一天那样,然后自己好像也笑了。

 

他也看着楼下的花丛,突然想到了捕蝴蝶的一种方法:

人们用瓶子罩住蝴蝶,蝴蝶会不停的挣扎撞击,但是蝴蝶终究也会意识到所有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于是不再煽动翅膀。那个时候人们就算打开瓶子,蝴蝶也仿佛认命般的不再试图飞走。

他好像也不能够,飞走了。

 


HoChingYi

BIGBANG 0709 IN GUANGZHOU

广州最后一场 

BIGBANG 0709 IN GUANGZHOU

广州最后一场 

安静的小红帽

2016.6.10 BIGBANG Foshanfm
*kwonjiyong*
全世界最好的权志龙

2016.6.10 BIGBANG Foshanfm
*kwonjiyong*
全世界最好的权志龙

AT.Attie

关于那些心情

唔,最近要去深圳看bigbang的演唱会了,怎么说第一次看买票然后看到票价一天比一天高,然后还有传来加场的消息感觉心里不好受。几天里面开几场演唱会觉得他们好辛苦,现在票价炒的这么高这些卖票的人真的是怎么想的?呼………心里不好受真的,感觉bigbang的各位为粉丝着想的心全都被这些人毁了。原本的演唱会意义何在…………

唔,最近要去深圳看bigbang的演唱会了,怎么说第一次看买票然后看到票价一天比一天高,然后还有传来加场的消息感觉心里不好受。几天里面开几场演唱会觉得他们好辛苦,现在票价炒的这么高这些卖票的人真的是怎么想的?呼………心里不好受真的,感觉bigbang的各位为粉丝着想的心全都被这些人毁了。原本的演唱会意义何在…………

bear²
我的新拍檔也是V.I.P🎉

我的新拍檔也是V.I.P🎉

我的新拍檔也是V.I.P🎉

箱子裡的BUCK


反正印成了貼紙
但那色差還真大阿qwq


反正印成了貼紙
但那色差還真大阿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