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valkyrie

36.3万浏览    3651参与
A ice.

对 又是我

在tcly的各种怪表情中艰难生存

刑警咪卡池快开了祝大家都能出货ww

对 又是我

在tcly的各种怪表情中艰难生存

刑警咪卡池快开了祝大家都能出货ww

湮柒
1h的爽图摸鱼 细化下辈子

1h的爽图摸鱼

细化下辈子

1h的爽图摸鱼

细化下辈子

阿葵子

一点闺蜜旧图

传一下

顺便试试礼物功能

一点闺蜜旧图

传一下

顺便试试礼物功能

西瓜米虫
“影片警官,别忘了你最常穿的外...

“影片警官,别忘了你最常穿的外套。”

“影片警官,别忘了你最常穿的外套。”

vk床底板
《hekk您完全不考虑给vk出...

《hekk您完全不考虑给vk出个机甲嘛?》

《hekk您完全不考虑给vk出个机甲嘛?》

Orca:D

在上舞台前趁老师不注意?!


本来打算在kiss day发的但是没有画完!总之又是亲亲

在上舞台前趁老师不注意?!


本来打算在kiss day发的但是没有画完!总之又是亲亲

ABC的那个CC.
英语卷子上的摸鱼😖

英语卷子上的摸鱼😖

英语卷子上的摸鱼😖

鱼子
好喜欢这个pa…hkk什么时候...

好喜欢这个pa…hkk什么时候出卡我冲爆

(彩蛋是黑化带血版(?)

好喜欢这个pa…hkk什么时候出卡我冲爆

(彩蛋是黑化带血版(?)

祁寒香

时光流转版本迭代我愿意相信你仍不忘初心(゚ω゚)

“誰も及ば的光を放づ 純然たる美しさを 昭らすだけの為に”(凱旋歌)

“純粋な美を 世界に与えよう”(礼賛歌)

“願わ<ば 世界に美ぎ芸

術を与え給”(Eternal Weaving)

一代到二代语气柔和了棱角也没那么尖锐了,但请凭这个信念相信他还是他吧。


时光流转版本迭代我愿意相信你仍不忘初心(゚ω゚)

“誰も及ば的光を放づ 純然たる美しさを 昭らすだけの為に”(凱旋歌)

“純粋な美を 世界に与えよう”(礼賛歌)

“願わ<ば 世界に美ぎ芸

術を与え給”(Eternal Weaving)

一代到二代语气柔和了棱角也没那么尖锐了,但请凭这个信念相信他还是他吧。


祁寒香

【愤怒的帝王】

一些满足个人XP的截图集…

人有原谅他人的权利,也同样应当有憎恨的权利。

意气风发肆无忌惮的少年人。何时还能再见你一面?

(小雷你看得真明白啊…)

【愤怒的帝王】

一些满足个人XP的截图集…

人有原谅他人的权利,也同样应当有憎恨的权利。

意气风发肆无忌惮的少年人。何时还能再见你一面?

(小雷你看得真明白啊…)

疏临要糖糖

【es/咪宗】墓碑

死老婆文学,但不算很刀

总之就是个奇幻的脑洞(?


  “祝您好运,希望您能够像每一次那样剿灭魔物,为王国带来安宁。”

  勇者低垂着头颅,恭谨地接下那位金发蓝眼的国王的旨令。

  “愿神保佑。”

  两天前,王国北部运着一大车一大车宝石的商人带来了一个消息:那片曾经被暴虐的傀儡师统治的土地上出现了一只流窜的魔物。

  他出现的第一个地点是傀儡师残败的剧院,现在那里处处冒着诡异的魔气,居住在附近的人们告诉治安官,在夜晚他们听到过魔物的嘶吼和厮打时剧烈吓人的动静。

  他出现的第二个地点是傀儡师最爱光顾的布料店,布料店的老板是傀儡师的追随者,在傀儡师被国王和神......

死老婆文学,但不算很刀

总之就是个奇幻的脑洞(?







  “祝您好运,希望您能够像每一次那样剿灭魔物,为王国带来安宁。”

  勇者低垂着头颅,恭谨地接下那位金发蓝眼的国王的旨令。

  “愿神保佑。”

  两天前,王国北部运着一大车一大车宝石的商人带来了一个消息:那片曾经被暴虐的傀儡师统治的土地上出现了一只流窜的魔物。

  他出现的第一个地点是傀儡师残败的剧院,现在那里处处冒着诡异的魔气,居住在附近的人们告诉治安官,在夜晚他们听到过魔物的嘶吼和厮打时剧烈吓人的动静。

  他出现的第二个地点是傀儡师最爱光顾的布料店,布料店的老板是傀儡师的追随者,在傀儡师被国王和神官处决之后他也消失不见,眼下那家店面死死地掩住,在阳光最热烈的时候也看不清玻璃橱窗后的人台,这无疑让人们感到深深的不安。

  他出现的第三个地点则是傀儡师幽居的处所,那里曾经盛开的繁花尽数凋敝,蛛网和尘埃黯淡了罗马式的高拱门那神圣的光芒,魔物让这个处所现在新的主人完全没有处理它的兴趣。

  最让人恐慌的是,这个魔物正在寻找杀死了傀儡师、沾满了他的鲜血的邪恶的剑。

  这是国王通过神谕预见的魔物的目的,没有人会怀疑国王的神眷,他们只是诅咒这个寻找着魔剑的、该死的魔物。

  “他一定是想毁灭世界!”

  流言蜚语讯速地蔓延在每一个酒馆,有人义愤填膺地涨红了或者醉红了脸,高高举起浮着麦花的浑酒,朝所有人大喊大叫。

  “也许他想为傀儡师报仇,伤害我们的国王陛下。”

  “真是可恶啊!勇者大人一定不会让他得逞的!”

  他们说得没错,勇者不会让魔物得逞。

  因为,那把魔剑正作为国王的战利品,好好地待在国库里呢。

  那把魔剑本来是一柄神器,锋利,强大,但是不能沾染罪恶。

  果然,在处死傀儡师之后,它就从光华烨烨的神器沦落为一柄魔剑了。

  邪恶,一定是因为沾染了邪恶者的鲜血。

  人们惋惜地将它封存,让鲜红的罪恶的血在它剑身上流淌。

  那些血液至今都在流淌,鲜红如花,璀璨如章。

  日日流淌不尽的鲜血,如日日挥之不去的罪恶。

  勇者佩戴着另一把神器,同样是斩落一切罪恶,却不能沾染邪恶的宝剑。

  他往北边走,去绞杀作恶的魔物。

  他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傀儡师的歌剧院。

  这个歌剧院坐落在城市最繁华的市中心,城市中流传着无数关于这座歌剧院的传说。

  那时傀儡师还是这片广袤的土地的拥有者,他下令每周三人们要去观看他新排演的剧目。

  据说,那些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嘻嘻歌唱的身影都是傀儡师的傀儡,他们永远不会出现差错,机械心脏里之装着贯彻到底的傀儡师的艺术。

  偶尔,傀儡师也会出现在舞台上,他永远是最耀眼的艺术本身。

  没有人见过台下的表演者,后台只有无数的衣帽间和姿态各异的人偶。

  歌剧院闭幕之后,活动的人影只有一个——

  只有那位美丽的、高贵的傀儡师。

  风尘仆仆地提着宝剑的勇者日月兼程,终于来到了讨伐魔物的第一站——歌剧院。

  他站在剧院门口,月明星稀,二三星子在熠熠地闪光。

  “吱呀——”

  歌剧院铁艺镂花的门为勇者而开启,拾阶而上,黑洞洞的内里朝他招手。

  “远道而来的勇者啊,您也是来看人偶剧的吗?”

  一只黑影颤颤巍巍地攀上了罗马式的台阶,他拄着拐杖停留在勇者身边,开口搭话。

  勇者仔细地打量起这条黑影:一个垂垂老矣的家伙,他穿着起球了的呢子布料的礼服,端端正正地打了领结,看起来很是正式。

  那条黑影出现后,仿佛开启了什么机关,一个又一个打扮正式的人从勇者身边走过,他们义无反顾地被黑黢黢的门洞吞噬。

  “喂!你们……真是会给人找麻烦啊!”

  勇者有些烦躁地挥了挥宝剑,嘟嘟囔囔了好一会儿,还是跟着黑影们走进了黑洞洞的门庭。

  “唰啦——”

  一只烛火从吊灯正中间燃起,无数条火焰轻灵快活地四散开来,将整个圆顶吊灯上所有的蜡烛一根根点燃。

  一道道光彩从燃烧的蜡烛上四射而出,吊灯的水晶罩又将它们尽数散漫开来,衬得整个台厅恍若白昼。

  落满灰尘、结着蛛网的台厅在被烛光照到的那一瞬间焕彩流光,在这样豪奢的气氛烘托下,那些穿着破旧,仅仅称得上整齐的人们变得无比精神,甚至比那些贵族衣香鬓影的宴饮会还要肃穆正式得多了。

  “小伙子,来欣赏这最美丽的人偶剧吧!”

  一头银发、面色红润的老人和所有人一样端坐在红丝绒椅上,他朝勇者发出了邀请,拍了拍身边空出来的位置。

  一身戒备的勇者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坐下来了。

  ……他当然看得出,这些人身上毫无魔力波动,他们都是最普通的人,是王国的子民,是这片土地的孩子。

  可恶,这个诡异的、光怪陆离的歌剧院,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

  勇者抱着刀坐下的那一刻,舞台上沉重鲜红的幕布忽然掉落。

  四面八方传来闻所未闻的音乐,这些音乐说不出是什么乐器所演奏,也无法确切地定位发声地点。

  勇者无比紧张地聆听这音乐,却渐渐沉浸在这奇异的音乐声中。

  ……好美妙的旋律,繁复严谨的形式,轻灵流淌的跳音,恢弘的制式和不落窠臼的排列……

  他又被舞台上奇迹般的舞动夺去了目光,那是怎样舞蹈!

  旋转,旋转如花一样,跃步,轻灵像鹿一样,在紧密繁疏之间肆意游动,和音乐声那样契合。

  他真是第一次欣赏这样的乐和舞!

  不经意间,勇者和台上舞蹈的人四目相对。

  琉璃,琥珀。

  一双异色的瞳目在一个下腰时完全地展露在众人面前。

  舞蹈者有些赧赧地冲人们笑了一笑。

  在乐声猝不及防地停驻时,舞台上的厚重幕布又一次紧紧合拢。

  音乐,舞蹈,都消失了。

  所有人都沉默地摘下帽子,点头致礼。幕布再一次打开,舞者朝台下鞠了一躬,才真正闭上帷幕。

  这时候,肃穆的人群中才有了一些讨论声。

  “唉,是那个孩子啊……”

  “还差一些味道,但毕竟是宗先生的继承人,我完全支持他。”

  “说到宗先生,我真怀念他的演出啊,那还是我年轻时候的事情了吧。”

  “说的是呢,宗先生的演出真是我看过最高尚的演出了。”

  人们慢慢地起身,一一离开歌剧院,像他们来的时候那样。

  老人冲勇者眨了眨眼睛,他银光湛湛的头发和微笑仿佛带着安抚,让勇者冷静了下来。

  “别急,勇者先生。您一定有很多疑问吧,但我无法为您解答呢。”

  “我确实只是一位自由民,不是贵族,也不是什么法师或者历史学家。连他们都无法解释歌剧院的奇异,我就更加无能为力了。”

  “我只是来欣赏它的演出而已,像我年轻时做的那样。”

  “如果您好奇的话,去问问歌剧院的继承人吧,他可是宗先生唯一承认的继承人。”

  老者指了指后台,拄着拐杖,朝勇者笑了笑,挺着脊背离开了。

  勇者提着宝剑拉开更衣室的门时完全没想到会看见这样的场景。

  无数人台栩栩如生,他们伸着手指拧着腰肢舞动自己,静止在那一个个充满张力的动作。他们的脸全都朝着门口,或幽怨,或哀伤,或惊讶的眼神像一根根绳索,死死套牢了勇者。至少此刻,他完全不敢轻举妄动。

  就好像,在他推门进来之前,所有人都在跳舞。

  他打扰了他们,他打扰了沉浸在舞会里的无数幽灵!

  脑海中的警报开始疯狂作响,勇者额头上沁出了汗珠。

  “嗯啊……我知道这里没有跳好啦,虽然玛朵姐跳得很好,但是我还是没办法做到……好难好难啊……”

  “唔啊!这里怎么会有一个人!”

  异色眼瞳的舞者还穿着舞台上的演出服,他一脸震惊地看着勇者。

  他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偶的咄咄逼视都消失了。勇者送了一口气,随即又提起了心。

  “我是来调查这座歌剧院的人……据说有人在这里看到了魔物出没。”

  勇者谨慎地回答,但显然他的谨慎有些白费。

  “魔物!居然会有魔物觊觎欧西桑的歌剧院!不可饶恕!”

  舞者异色的眼瞳瞪得圆圆的,眼中满是惊怒。

  与此同时,黎明前的钟声悠悠荡荡地响彻了这座城市。

  舞者显得有些烦躁和着急,他咬着嘴唇气嘟嘟地嘟囔了好一会儿,干脆地转身回到更衣室,在关门之前给勇者留下了两句话。

  “啊啊,谢谢您告知我,我是影片美伽,这座歌剧院的继承人。”

  “如果有消息,麻烦去城东最美丽的布料店,我会在那里恭候您。”

  他飞速地关上门,一些零落的语句还是钻进了勇者耳中。

  “明明已经……那窝魔物还不死心……该死……”

  勇者提着剑站了好一会儿,更衣室里本来通明的灯光倏忽消失了。

  第一缕黎明的晨光从罗马式的大顶上的窗口透进歌剧院时,光线骤然被永夜吞噬。

  灰尘在勇者脚下堆积,蜘蛛显露踪影。

  所有人类活动的痕迹都被抹去,歌剧院荒废如昨。

  勇者从歌剧院离开时,鬼使神差地回头望了一眼。

  一只手臂从二楼的窗中挂下,半张脸庞隐匿在阴影里。

  它在看着他!

  勇者头皮骤然一紧,再仔细一看,那只是一只人偶。

  人偶……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勇者不敢再细思,他提着宝剑匆匆离开。

  他径自去了城东的布料店。

  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觉得,影片美伽提到的布料店,一定就是传闻里魔物出没的、和傀儡师有着那样紧密的联系的布料店。

  来到布料店时已经黄昏。

  时间过得太快,勇者隐隐感受到了一点古怪。但是他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一点奇异。

  布料店坐落在小街角,街上行人匆匆,没有人敢靠近它,连不小心瞥见都会打个寒噤加快步伐。

  橱窗灰蒙蒙的,里面的人台只能看见轮廓。

  人台蒙着挺括亮丽的布料,即使在这样积灰的橱窗里,依然耀眼美丽。

  勇者推门进入时,檐下的风铃叮叮地响,暖黄的灯光倏忽亮起。

  “先生您来啦!”

  影片美伽坐在吧台上,好像他一直坐在那里。

  他惊喜地冲勇者笑,羞赧地收起手里正在缝制的衣物。

  “啊啊,我的作品果然还是比不上欧西桑的万分之一……”

  “您有消息了吗?”

  勇者凝视着影片美伽,缓缓地说:“魔物出现在歌剧院、布料店和傀儡师的家中,您应该知道。”

  “啊……我并不清楚。但是这些可恶的魔物,居然污染欧西桑最爱的这些地方,真是不可饶恕!”

  “您也觉得不可饶恕吧,魔物什么的。”

  “当然!破坏他人心血的,就是不可饶恕的魔物。”

  “您觉得魔物是破坏他人心血的吗?那些冒着黑气,用着不光明的魔法,那些魔物,都不可饶恕啊。”

  “您是这样认为的吗?”影片美伽疑惑地歪歪头,“明明破坏才是它的罪恶啊。破坏他人的心血,毁灭美好的东西,这才是不可饶恕吧。”

  “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影片先生,再见。”

  宝剑出鞘的声音很细很轻,像一道雪亮的光。

  它颤动着剑身,落在影片美伽身上。

  一团黑色烟雾被它打散,被它的神光吞噬。

  但是,到底是神光吞噬了黑雾,还是黑雾吞没了神光呢?

  鲜血淅淅沥沥地落在剑身上,它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一个很轻很轻的声音从血雾里传来:“勇者先生,去看一看吧,看一看受死者的家园。”

  “我真的,是魔物啊……”

  “我早该想到的,欧西桑不也是一只魔物吗?”

  细碎的抽噎声从血雾里传来,这痛苦不只是为了被宝剑斩出的伤。

  勇者带着魔物的鲜血沾染的宝剑,站在了傀儡师的家园门口。

  他心中的惘然和迷惑没有人可以解答了。

  因为那晨曦倾洒的、繁花馥馥的庭院中,正安详地睡着两个天使。

  影片美伽和斋宫宗紧紧地抱在一起,他们的脖子上同样地系着一道红。

  他们被阳光眷恋着,纯白的罗马式拱门上爬着花蔓,探着数个花苞。

  一滴露水从花叶上滴落,纯白的栀子花苞骤然绽放。

  破萼的那一刻,一点点碎光从花蕊里倾落。

  所有光,所有美都被牵引着,向着庭院中小憩的天使们。

  他们只简单地裹着布袍,米色的布袍甚至有些褴褛,仿佛刚刚从荆棘丛生的道路上跋涉至此。

  但是那两双眼睛,那紧紧相拥的身躯,都毫无动静。

  勇者手中的宝剑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它哀鸣一声,淌出鲜血来。

  它沾染了罪恶,它不再是神圣庇佑的宝剑了。

  勇者握剑的手开始颤抖,他大吼一声,奋力地挥舞着宝剑。

  “魔物,魔物!不要妄想欺骗我!魔物就是罪恶,你是罪恶的!”

  “罪恶,什么才是罪恶……”

  宝剑绽放出最后的光彩,砰地打碎了光芒熠熠的幻境。

  周围的一切霎时褪色,夜幕再一次将其笼罩,黎明和晨曦原来都是一场幻境。四周是一片再荒凉不过的景象,漆黑的裂缝攀援在锈蚀斑驳的罗马拱门上,庭院里荒草有半人高,蜘蛛在其中密密地结网。

  风呜咽着从这里经过,空旷地仿佛是一个枯槁哀寂的灵魂的回音。

  影片美伽站在庭院中。

  他被宝剑劈开的地方发着莹莹白光,一身漆黑的魔气正在被那道白光不断净化。

  但是他的状态却肉眼可见地越来越好了,除了那双眼睛。

  那双迷蒙的,在魔气氤氲中依然纯洁的眼睛,却在神圣的白光中越来越哀伤愤怒,最终沉寂成两眼深深的潭水。

  “什么是罪恶呢?”

  他身后的凉亭里躺着一个人,像勇者在幻境中看到的天使那样,不,他比幻境中更加神圣。

  他浑身都是莹莹的神光,脖子上的血痕是那样深重,仿佛宣告着世人的罪恶。他赤裸足腕,确确实实地淋漓地淌着血。

  他从荆棘中踱步而来,用他的苦厄来化解人世的愚昧,却被圣光的宝剑斩杀。

  “我的老师,你们口中罪恶的傀儡师,他是指引灵魂的天使啊……”

  影片美伽哽咽着说,他没有回头,只是挡在那位天使身前。

  “他应该去往天堂,应该在你们的顶礼膜拜中徜徉,他是太阳,是最耀眼的灵魂。”

  他也是我的,他是我的伴侣,是我最亲密的恋人,他应该在最深重的爱意里骄傲,垂怜世人,引导着爱与美的灵魂。

  影片美伽永远记得那日,斋宫宗在他面前,被金发蓝眼的国王用神圣之剑杀死,那婉转的、凌厉的、从来只会吐露出高傲话语的喉咙被血沫堵塞,他仿佛也要呕出鲜血。

  痛苦,好痛苦。

  那双流转着无数光华的堇色眼眸,对他投来最后一瞥。

  有爱意,有哀伤,有痛苦,有希冀。

  影片美伽握住他垂落的手,像挽留一捧春日里的白雪。

  那把剑和他的爱人一起流血哀鸣,一起断绝生机。

  再也不会有人那样地包容他,那样地引领他,那样地温柔又脆弱地陪伴和依偎他。

  他无数个寒冷的夜晚,无数次浑浑噩噩的白昼,都没有了那一道雪亮的、扎眼的光芒。

  “老师……老师你快起来啊,不要吓唬我了。”

  “嗯啊,老师,你再不起来的话,我就要把这件衣服缝坏了……”

  “老师,你看我终于学会了这个舞步,是不是很棒!”

  “老师……玛朵姐为什么不理我了……”

  “老师,他们居然说这是他们的房子!骗人,明明是我和老师的家……”

  “老师啊……我有好好把歌剧院开下去哦,不过最近我只能在晚上精神起来呢……”

  黑暗的气息慢慢吞噬了懵懂的天使的意识,混沌感带来的麻痹痛苦的作用又让影片美伽心甘情愿地遁入混沌。

  如果清醒着,如果继续走下去,没有老师的艺术之路也太痛苦了。

  那就让他遁入黑暗……

  寻找那把流淌着斋宫宗的血的剑……

  可是勇者那一剑,却劈散了影片美伽赖以麻醉的迷雾。

  深深地,深深地扎入他痛苦的灵魂之中。

  但在巨大的疤痕前,影片美伽却心满意足了。

  他和欧西桑,能在这一样的疼痛中相遇吗?

  至少,在黎明到来时,他终于能和斋宫宗一起安眠。

  勇者踉踉跄跄地提着宝剑,不那已经是另一把魔剑了。

  国王赐下赏赐,将两把一样地流淌着血的魔剑充作给神的祭品,在光辉的神像前,熊熊的烈火中,两个相依偎的灵魂化作流光。

  流淌的血液终于干涸在一地的燃灰中。

  四海之内再没有了魔物,人们欢呼地恭迎这太平的,神眷的王国。


丶Ghost

奇怪的卡面融合,还有一点摸鱼

奇怪的卡面融合,还有一点摸鱼

祁寒香

记录一下今天的奇妙幻视…重温天川对Valkyrie的形容时莫名地读出一种猎奇的克味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无论是成鸣形容的“旧日支配者”,还是奏汰和宗的聊天“难以理解不可企及的伟大”“无法遗忘不可名状之恐怖”,英智的嫉妒“对人类根本不在乎,单纯因为他们比人类强大太多”…居然用上了这种形容真的,我疯狂幻视克苏鲁神话…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有点害怕了,被这种形容吓到了就是说。

开始吟唱:

望向天空 高高在上

群星归位之时已至

昔时已逝 末日正临

封印已经毁坏 旧日支配者醒来

他们将回来 人类惊觉

他们带来恐惧

他们以其名召信

他们回来之时 ...

记录一下今天的奇妙幻视…重温天川对Valkyrie的形容时莫名地读出一种猎奇的克味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无论是成鸣形容的“旧日支配者”,还是奏汰和宗的聊天“难以理解不可企及的伟大”“无法遗忘不可名状之恐怖”,英智的嫉妒“对人类根本不在乎,单纯因为他们比人类强大太多”…居然用上了这种形容真的,我疯狂幻视克苏鲁神话…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有点害怕了,被这种形容吓到了就是说。

开始吟唱:

望向天空 高高在上

群星归位之时已至

昔时已逝 末日正临

封印已经毁坏 旧日支配者醒来

他们将回来 人类惊觉

他们带来恐惧

他们以其名召信

他们回来之时 希望回归黑暗

无知与愚蠢 成为新主宰

他们所在之处 他们就是规则

星耀且灼热 沸腾并颤动

预示末日到来

恐怖恐怖恐怖至极

极度极度恐怖至极

从海底升起 从地下涌出

从天空降下 他们无处不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