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visiontale

13182浏览    80参与
遮莫

大概是…… 人物整理?

是魔神爹家的人物!!!

是个神仙!!!  @笨魔神w 

自己阅读理解太弱了看不出太多人物性格啊1551,所以想了几个情景

怎么总觉得Hunter是那种和平主义+骚话老司机的那种骨……emmm大概是我cp嗑多了。

【当然尽管是和平主义也会打架的不是吗】(说实话我自己yy过床上打架的精彩场面

好的我不多bb,这是第一个模拟情景,也是最ooc的【沧桑

没有英文,不加翻译,放心食用


————————————————

“Well,你看到我项圈上的骨状名牌了吗?”骨爪胡乱翻着抽屉,颈上少了那么一点重量的不习惯致使sans越发烦躁起来。中空的爪子实在没办法...

是魔神爹家的人物!!!

是个神仙!!!  @笨魔神w 

自己阅读理解太弱了看不出太多人物性格啊1551,所以想了几个情景

怎么总觉得Hunter是那种和平主义+骚话老司机的那种骨……emmm大概是我cp嗑多了。

【当然尽管是和平主义也会打架的不是吗】(说实话我自己yy过床上打架的精彩场面

好的我不多bb,这是第一个模拟情景,也是最ooc的【沧桑

没有英文,不加翻译,放心食用


————————————————

“Well,你看到我项圈上的骨状名牌了吗?”骨爪胡乱翻着抽屉,颈上少了那么一点重量的不习惯致使sans越发烦躁起来。中空的爪子实在没办法把细小的物体拿得牢固,原本置于抽屉中的丝线因翻弄而有些打结,而始作俑者并无心情去管辖,甩着趾骨想借力摆脱缠上骨头的线条,反而起了反效果把线轴都拽到地上拉出了长长一截。

“Oh,boy,把动作放轻些不会怎样的。”Hunter捡起线轴重新绕好线,把绕在Hound指上令他不适的线一根根放下,顺便把快要掉地上的布偶放好,“————瞧瞧地上,huh?”


“项圈从昨晚开始就在你床头柜上放着,名牌难道不是被你自己拆下来的?合理地运用嗅觉,兄弟。”他拉开椅子,很随意地斜坐在上面,开始整理桌子上被拨乱的东西。“灵敏的感官是“父亲”给予的恩惠,记着点——下次我可不会帮你收拾残局。”后来还像是提醒似的补上一句“自己去拿,乖孩子。”

“Ang?讲真你这么称呼我让我感觉有点不爽。”sans把骨爪插进口袋,歪了歪头。猎人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

“Old, hunting, man."语句带上讽刺意味,他挑衅一样地眨着眼。

“Oh……要是你真的想干一架发泄到话我不介意多泡一杯安神茶……我的好伙计。”Hunter坐着没有动,煞有介事地拉了下帽檐,“单纯的‘辱骂’不是很礼貌,难道不是?”


听到自己不喜欢的事物,猎犬警惕地眯了眯眼,深吸一口气看向桌上做工精巧的茶壶,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舌上的青涩感觉————

“是……”他像是泄气一般的靠在沙发边缘,尾骨无趣地左右挥甩,“Ah……那种茶一壶就够了。”


真是个“好”猎人。

——————————————————

第一次脑的时候是这样的【而且还脑抽没点进幻景传说的主页看】,所以很ooc

emmm就凑合看

待我再改进亿下就差不多了……

当我点进主页的时候简直呆滞23333

看见hound bad time的时候简直炸掉…… 【笑


好的所以我就又手痒了

下一篇就更这个了嘿嘿嘿【核善

其实草稿上的是帕衫…… 给我改成了无cp向…… 【主要就是因为对角色不太熟,没敢

果然,魔神爹是高产的神仙……我都赶不上……【沉思


欢迎捉虫啦

还望评论哪


















 


寻梦大小姐💕
换装幻景弗里斯克 亲妈啥时候更...

换装幻景弗里斯克

亲妈啥时候更人类相关啊(偷偷吐槽

@笨魔神w 

换装幻景弗里斯克

亲妈啥时候更人类相关啊(偷偷吐槽

@笨魔神w 

寻梦大小姐💕
visiontale 爱丽丝和...

visiontale

爱丽丝和小王子

狂草现场不打扰亲妈了(?

visiontale

爱丽丝和小王子

狂草现场不打扰亲妈了(?

幻景传说主页

噩梦

就在附近了。
Sans低头瞧了瞧雪地上那排慌张的足迹,看来冰雪严重拖慢了这位的速度,各个脚印都被向后拖出半截打滑的痕迹。
与对方的惊慌失措截然相反,Sans身后的每一个爪印都显得悠然而稳健,他的趾骨牢靠地抓紧地面,伴着积雪被压缩的簌簌声逐渐将两者之间的距离越缩越短。
当然了,他也完全可以不用徒步去追赶,只要再施一次他擅长的小把戏,就这么突然闪到那可怜儿的身后去,拍拍它的肩膀,来上那么一次惊喜。
——然后就能将这件事画上一个句号。
但执行者不打算那么做。
深吸了一口气,冷空气裹着周围松柏的味道卷进了他的鼻腔,一同被嗅识到的还有标记物的信息。
莫名的兴奋让他打了个寒战,尾骨不自觉地高高竖起。
用快捷的方式解决问题...

就在附近了。
Sans低头瞧了瞧雪地上那排慌张的足迹,看来冰雪严重拖慢了这位的速度,各个脚印都被向后拖出半截打滑的痕迹。
与对方的惊慌失措截然相反,Sans身后的每一个爪印都显得悠然而稳健,他的趾骨牢靠地抓紧地面,伴着积雪被压缩的簌簌声逐渐将两者之间的距离越缩越短。
当然了,他也完全可以不用徒步去追赶,只要再施一次他擅长的小把戏,就这么突然闪到那可怜儿的身后去,拍拍它的肩膀,来上那么一次惊喜。
——然后就能将这件事画上一个句号。
但执行者不打算那么做。
深吸了一口气,冷空气裹着周围松柏的味道卷进了他的鼻腔,一同被嗅识到的还有标记物的信息。
莫名的兴奋让他打了个寒战,尾骨不自觉地高高竖起。
用快捷的方式解决问题固然是省时省力,但追踪的过程让他从骨子里洋溢出的那种欣快同样难以割舍,何况他可还没有懒到家。
看着对方的脚步逐渐变得绝望而凌乱总是能让他那带着一口锐齿的嘴巴逐渐咧得更开。
这罪恶的快感。
Sans向前方眺望了一下,那团青光正颤抖着试图向树林里藏匿——啊哈,是标记物
他看得非常清楚,被执笔者亲手打上的标记能让他的眸光直指目标,连那终年不散的雪雾都称不上是什么障碍。
他同样看不清楚,标记物在他的视野中也仅仅是那样一团只能依稀辨出身形的朦胧,光辉之下的那个存在到底姓甚名谁,是什么种族的怪物,是不是昨天才和他笑着打招呼,在酒吧里相聊甚欢。
他无从知晓,也并不关心…或者说,至少现在已经不关心了。
在最开始的几次Sans还会在结束后搓着指缝间不知是谁的尘埃发呆,甚至于缩在房间里闭门不出,以此躲避来自兄弟的关切。
他也曾试图向那位先生发难,但结果都只是对方带着那一贯的笑脸轻抚他的脸颊,声称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作品的格局,并称赞他是自己的骄傲。
而他?随着抚摸目光逐渐变得涣散,那条可恶的尾骨违抗他的意志开始讨好似的擅自摇摆,他深深地怀疑那根东西的存在也许就是为了羞辱他的,仿佛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邀功而不是什么别的。
多么可悲,拥有自由的意志,却不能完全自主支配这具被执笔者制造的身体。
就像是一把有思想的刀子,叹息着刺向主人指定的任何目标,锋利,又足够好用。
到了后来,骷髅怪物所不存在的神经好像也逐渐被麻痹了,以至于干脆在这种肮脏的工作里找寻一点小乐子。
拍肩把戏大概就是他最乐此不疲的一种,根据受害者回头的方向来决定是直接对准咽喉就这么咬下去,还是用那双天生就是拿来干这活的骨爪将对方撕扯成风中的一缕尘埃。
今天会是左还是右呢?
Sans晃晃脑袋从思绪中挣脱出来,稍微加快了脚步——再过一会又要是下午茶时间了。
虽然他真的不喜欢Papyrus一日不落的为他准备的那壶安神茶,也完全不理解大家为什么会对苦涩的草叶水赞誉有加,但只要能让他的兄弟满意,没有什么是在多放几块方糖之后不能解决的。
何况Papyrus那看到他把茶喝光后浮现出的安心表情总是能让他在麻木与疯狂的边缘得到一丝救赎。
尽早回家吧,他唯独不想让他的兄弟失望。
想到这里,Sans也干脆不再继续他的“狗捉老鼠”游戏,随着一记轻飘飘的响指声,那个裹着长毛外套的身影消失在了空气中。

已经逃了够远了,甚至于下肢都已经因长期蹚在积雪里而变得沉重,冷空气随着弯腰大口的喘息而挤进胸腔发出隆隆的轰鸣。
真的跑不动了,无论如何躲藏,身后那点绿色的尖锐眸光都永远如影随形。
它放弃似的直起身子,不出意料地被一只骨爪搭上了右肩,对方还恶劣地施力捏了捏,尖锐的爪尖即使是隔着布料都显得那么刺人。
执行者饶有兴趣地等待着今日答案被揭晓,却不料被这位伸手抚上了还扣在肩上的爪子,熟悉的温度带来了一个哆嗦。
Sans愣了愣,不由自主得将爪子抽了回来,意料之外的发展让他感到不安。
那团朦胧沉默着没有给出什么反应,半晌后径直转过身来,对着还在发呆的骷髅怪物张开了双臂,像是在等待一个拥抱。
Sans感觉自己像一个背好了剧本却进错了剧场的马虎演员,支支吾吾地与主角演着驴唇不对马嘴的对手戏。
那不如索性临场发挥?
他无需额外的罪恶感,这些都只是他的份内之事。
他早就发现有些地底居民的言行会在他执行工作后发生转变,就像是为了更为契合这部所谓作品而被修改了人设后,重新插进了段落。
也许从始至终都没有谁真的消失了,他们一直都在,只是被重新编写了,一切都是为了作品的格局。
Sans睁开了带着疤痕的左眼,拥入了那团青光之中。
双爪绕过它的胸膛,没有什么阻碍地从背后径直刺入,将那光逐步剥开撕碎,他能想象那会是怎样的痛苦,上次他这么做时受害者的哀鸣刺得他头骨都在震颤。
但对方却意外地一言不发,而且连多余的挣扎都没有,只是伸手敷在他的脑后轻轻摩挲。
Sans越发迷惑了,连带着感到气恼起来,他发泄似的更加用力去撕扯这个怪胎,甚至张开嘴胡乱地啃咬,试图换来一点他期望中的反馈。
但什么都没有,那团灌满他眼眶的青光终于是变弱了,透出了标记物那张让他过于熟悉的脸。
他以一个拥抱的姿势滞留在原地,紫色的碎片从他的双臂中溢出,乘着雪镇的寒风飘飞不知去了哪里。
他终于能看清楚了。
他看见了那颗明黄色的,眼珠状的灵魂杂糅在碎片中转为暗淡后消逝不见。
——以及那条颜色刺眼的橘色围巾。

他在挣扎中醒来,汗水打湿了他外套上的长毛,粘成滑稽的缕状。
“Sans?你做噩梦了吗,我有听到你在哭。”
高个骷髅正伏在他的床边,那总是垂着的眼眶里满溢着担忧与关怀。
Sans扑了上去,魔法凝出的泪水胡乱地糊在对方的颈窝里。
“我在呢,兄弟,我一直都在。”
Papyrus如同平日里那样抚摸着sans的脑后,轻声安慰。

寻梦大小姐💕
幻景人类组! 给没露脸的俩孩子...

幻景人类组!

给没露脸的俩孩子画个同人x

背着亲妈画同人会被打吗?

悄悄艾特一下下

@笨魔神w 

幻景人类组!

给没露脸的俩孩子画个同人x

背着亲妈画同人会被打吗?

悄悄艾特一下下

@笨魔神w 

草哥君
鸭叽 是猎人鸭!!

鸭叽

是猎人鸭!!

鸭叽

是猎人鸭!!

Skellen

终于把婷龙专栏画完啦

之前本来就画了一堆的结果上色的时候由于纸质不好全毁了……

日期写错了不要在意

终于把婷龙专栏画完啦

之前本来就画了一堆的结果上色的时候由于纸质不好全毁了……

日期写错了不要在意

叶陵milky

鸭!!我更新了

(偷偷地我咕咕了……没人发现)

鸭!!我更新了

(偷偷地我咕咕了……没人发现)

草哥君
我也不知道。我也瞎画画。 对不...

我也不知道。我也瞎画画。

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我也瞎画画。

对不起。


草哥君
我摸了。我爽了。我不管。他可爱...

我摸了。我爽了。我不管。他可爱。

我摸了。我爽了。我不管。他可爱。

幻景传说主页
Visiontale 幻景传说...

Visiontale 幻景传说

Temmie/Monster Kid人设纸

以上两位角色不计入ask范围


Visiontale 幻景传说

Temmie/Monster Kid人设纸

以上两位角色不计入ask范围


幻景传说主页

Ask Visiontale (Story Edition)

即日起本AU正式开放剧情&世界观相关Ask,参与方法:按照格式在本帖下回复/向主页发送私信

格式:Ask+你的问题

请注明角色&剧情路线&时间线&事情因果

希望发布后匿名的请提前说明

不定期会挑选一些问题回答,回答方式文/图不定,以文为主

即日起本AU正式开放剧情&世界观相关Ask,参与方法:按照格式在本帖下回复/向主页发送私信

格式:Ask+你的问题

请注明角色&剧情路线&时间线&事情因果

希望发布后匿名的请提前说明

不定期会挑选一些问题回答,回答方式文/图不定,以文为主

幻景传说主页

-剧情设定-

*地底的封印是执笔人建立的,怪物们没有强烈的去地上的意愿

*真实验室中的决心实验的目的是为了让怪物拥有决心而变得“完美”

*可惜完美并不符合那位先生的美学,因此实验始终没有成功


*主角坠落后会与玻璃罩中的Flowey碰面,帮助其打开禁锢后它会告诉主角柴刀所在的位置,并逃入花园的灌木丛里消失

“柴刀并不是只能用来劈柴与割草的,在这个世界里你也应该学着去保护自己”


*Toriel会为主角准备苹果派或蛋糕,在主角坚持离开并成功说服她之后,将会从遗迹的小窗放下绳索将主角送出遗迹

*成功击杀后能在她身后的遗迹大门旁边看到绳索与她平时打理花园用的柴刀,然而门被从外侧锁住了


*Sans...

*地底的封印是执笔人建立的,怪物们没有强烈的去地上的意愿

*真实验室中的决心实验的目的是为了让怪物拥有决心而变得“完美”

*可惜完美并不符合那位先生的美学,因此实验始终没有成功


*主角坠落后会与玻璃罩中的Flowey碰面,帮助其打开禁锢后它会告诉主角柴刀所在的位置,并逃入花园的灌木丛里消失

“柴刀并不是只能用来劈柴与割草的,在这个世界里你也应该学着去保护自己”


*Toriel会为主角准备苹果派或蛋糕,在主角坚持离开并成功说服她之后,将会从遗迹的小窗放下绳索将主角送出遗迹

*成功击杀后能在她身后的遗迹大门旁边看到绳索与她平时打理花园用的柴刀,然而门被从外侧锁住了


*Sans并不会和主角玩握手的把戏,而是在背后做拍肩膀恶作剧,回头方向错误的话会被他打趣(无论哪个方向都会是错误的

“真是个迟钝的好猎物,但他可不是个好猎人…不过仅此而已的话,我想即使是他也能够应付得了。”

*他是“监视”的眼睛与“执行”的


*Flowey会在战斗前现身,并给予主角“善意的提醒”

“你最好躲开那些黄色子弹,它们会严重损害你的决心”


*Papyrus并不忍心真的伤害主角,只会隔着超远的距离用难以命中的散弹攻击,在几轮无效攻势后会主动放弃战斗并邀请主角参加茶会

“我做不到,猎人不应该对着幼小的猎物开枪”

*如果主角选择攻击他,则会改为使用精准的黄色“特殊攻击”,被多次击中后会被安抚而强制宽恕(屠杀被中止

*被“特殊攻击”安抚的角色会暂时降低LOVE并忘记之前发生了什么

“你还好吗人类?我们发现你倒在雪地里了,你…要不要来喝点热的东西?”

*他是“注视”的眼睛与“安抚”的

*成功击杀后获得他用于放置茶会用品的篮子


*Undyne依旧是那个硬派的对手,不过也许可以试着在用恋爱相关的话题分散她的注意力

*Undyne会在战斗结束之后约主角去酒吧喝一杯,并对主角倾吐自己对Alphys的感情

*若选择攻击她,Undyne会与执笔人进行交易,以生命换取决心,这期间虽然无法被击杀但身体会逐渐消散为泡沫

“你永远都别想从这过去”

*战斗结束后获得她常喝的葡萄酒


*Alphys会表达自己对于Undyne那般英姿的向往,但只靠吃生菜似乎没法达成愿望

“还不够好”

*你将作为拆散情侣的反派被迫在MTT的歌剧中登场

*若击杀了Undyne,目睹了一切的Alphys会在疏散热域的怪物后从塔顶跃下结束生命,留下眼睛出了故障但还未被修复的MTT坚守高塔

*成功击杀后获得由他的披风制成的兜帽斗篷


*获得柴刀,篮子,葡萄酒与兜帽斗篷后,猩红帽将从沉睡中苏醒


*在最后的回廊中,Sans将传达执笔人做出的审判

*如果没有击杀任何怪物,Sans会告诉你Asgore收集灵魂的目的,并劝你再考虑一下,地底生活其实也不差

*如果击杀了部分怪物,Sans会表示很遗憾决定权不在他手里,他真的想能违抗指令一次

*如果击杀了全部怪物,陷入疯狂的恶狼将执行审判

*可惜与童话中的发展不同,原本可以拯救小红帽的猎人已经不在了


*Asgore不再如同当初那般宽厚仁慈了,急于获得灵魂来达成交易的他不会手下留情

“还差一个,我就能够挽回失去的一切”

*但长相酷似他的人类养子的主角依旧能够打动他

*他终会意识到交易给不了他什么,爱的关键从来都在他自己身上

*那又会是一场盛大的婚礼


*获得了足够多的灵魂的Flowey展现出了它真正的面目

“通过交易来获得情感?不,我才应该是神明”

*也许它终于体会到了爱或恨的感觉


幻景传说主页

*和平路线:大家会脱离地底的幻景,摆脱被掌控的命运来到地上世界

“这就是你们所渴求的完美?似乎我也不得不为故事画上一个句号了”


*中立路线:主角回到了地上世界,怪物们依旧在执笔人的故事中生活

“看来我们的品味一致,有些缺憾的结局才富有美感,令人回味”


*屠杀路线:主角将面对执笔者

“现在故事里只剩下主角了,毁掉一部作品的感觉如何?”


*你可以展开攻击,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

*获得他的笔与书本

*你可以续写属于自己的故事了,可惜你似乎不是一个称职的作者


屠杀线后的二周目:

*她变得更加忧郁且冷漠了,似乎厌倦于向任何人展现爱意,如果她心中真的还有爱的话

*他不需...

*和平路线:大家会脱离地底的幻景,摆脱被掌控的命运来到地上世界

“这就是你们所渴求的完美?似乎我也不得不为故事画上一个句号了”


*中立路线:主角回到了地上世界,怪物们依旧在执笔人的故事中生活

“看来我们的品味一致,有些缺憾的结局才富有美感,令人回味”


*屠杀路线:主角将面对执笔者

“现在故事里只剩下主角了,毁掉一部作品的感觉如何?”


*你可以展开攻击,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

*获得他的笔与书本

*你可以续写属于自己的故事了,可惜你似乎不是一个称职的作者


屠杀线后的二周目:

*她变得更加忧郁且冷漠了,似乎厌倦于向任何人展现爱意,如果她心中真的还有爱的话

*他不需要再观察与执行了,毕竟谁都无法在永恒的疯狂中做好任何事,也没有谁能够再次将他从囚牢里解放出来

*他因无法拯救他的哥哥而深深地痛苦着,除了“约束”,他什么也做不到

*她对于爱情的病态追求使得高塔的大门永远禁闭了

*高塔内设有仅属于一位演出者与一位观众的舞台,表演会一直进行下去

*对复仇的渴望使他试图以收集灵魂来打开结界,肃清地上世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