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vocaloid

393.8万浏览    58263参与
苦威士忌火烈鸟
体感良好524 还是丙烯马克笔...

体感良好524


还是丙烯马克笔,两周前画的攒到5.24发

体感良好524


还是丙烯马克笔,两周前画的攒到5.24发

露雨

【歌词翻译】ファントムシーフ

「ファントムシーフ」

「怪盗」


歌:KAITO


作詞・作編曲・動画:沫尾


n站:sm40491994

y站:GGPwAj3KL_s


聡明なあなた

聪明的你

身を弁えている

懂得做人

端役演じてまた

饰演配角却也

ちょっと背伸びした贅沢

稍踮起脚奢求

腹を満たしている

得已满足胃口


この戯曲をどう読み解く?

如何解读这部戏剧?

どこで止めとく?

该在什么地方停下?

付和雷同に徹していれば正解?

附和到底就是正解?

なんて

怎么

天秤にかけた〇と×が

放上天平的〇和×

揺らいだまま

摇晃不...

「ファントムシーフ」

「怪盗」


歌:KAITO


作詞・作編曲・動画:沫尾



n站:sm40491994

y站:GGPwAj3KL_s




聡明なあなた

聪明的你

身を弁えている

懂得做人

端役演じてまた

饰演配角却也

ちょっと背伸びした贅沢

稍踮起脚奢求

腹を満たしている

得已满足胃口


この戯曲をどう読み解く?

如何解读这部戏剧?

どこで止めとく?

该在什么地方停下?

付和雷同に徹していれば正解?

附和到底就是正解?

なんて

怎么

天秤にかけた〇と×が

放上天平的〇和×

揺らいだまま

摇晃不止


一掃

扫净

小さな芽を切り落として

切去细小的芽

剪定した愛を

将修剪过的爱

あなただけに捧げてあげる

献给仅你一人

誰にも聞こえないように

不让任何人听到那般

他人の書いたストーリーの

将他人书写的故事的

幕を引いて

帷幕拉下

この街から逃げ出そう

逃离这个城市吧


駆け抜けるphantom thief

飞驰而过的怪盗


説法ばっか

尽是说教

飛び交うmasquerade

纷飞的假面舞会

ご自分がお好きなのね

可真喜欢自己啊

自論披露し嘲笑

发表观点并嘲笑

群れを成す様が

成群结队的模样

猿に見えた

看起来就像猴子


繰り返す

不断重复

自由の名を持つ

借着自由之名

下らない思想に酔った制裁

沉醉于无聊思想的制裁

そんなのお呼びじゃないさ

那种东西是不需要的哦

無駄なシーンは破り捨てよう

无用的场景就撕毁掉吧


きっと

必然

千年の恋も

不论千年之恋

綺麗な大輪の花も

还是绮丽的大轮之花

やがて色褪せて朽ち果てる

都终将褪色朽烂殆尽

その前にさあ急いで!

在那之前快点!

書き直したストーリーが

改写过的故事

迎えるエンド

将迎来的结局

もう名前だってあった

连名字都有了


照明が落ちた舞台の上

灯光暗去的舞台上

息を殺して

屏住呼吸

暗転の中で

在暗转之中

世界を騙そう

欺骗世界吧

最後のシーンには

最后的场景

陽の差す道を

若将洒满阳光之路

描けたら

描绘而出的话

もうさよなら

就该说再见了

忘れないで

不要忘记


小さな芽を切り落として

切去细小的芽

剪定した愛を

将修剪过的爱

あなただけに捧げてあげる

献给仅你一人

誰にも聞こえないように

不让任何人听到那般

他人の書いたストーリーの

将他人书写的故事的

幕を引いて

帷幕拉下

この街から逃げ出そう

逃离这个城市吧

遠くへ

去往远方


交わした秘密を確かめるように

就像确认交换的秘密那般

流れ出すfantasia

流传而出的狂想曲




弦月朦胧

【歌词翻译】ダンシングダイス

ダンシングダイス/舞动的骰子


作词/作曲:ねじ式

翻译:弦月朦胧


清貧な感情 委ねたって 

我明白即便是委身于清贫的感情

叶わない夢もあるって解った

仍存在有无法实现的梦想

混沌を正当化したくなって

想要使混沌正当化

夜ごと疼いた牙を研いでる

每天夜里打磨着疼痛的獠牙


最高と最低のグラデーション

最高与最低的等级阶层

不確かな境界の僕らは

身处虚幻境界的我们

搾取と握手の真ん中で

在剥削与合作的正中央

冷ややかな戦争繰り返してる

重复着冰冷的战争


I found it

そして I lost it......

ダンシングダイス/舞动的骰子


作词/作曲:ねじ式

翻译:弦月朦胧


清貧な感情 委ねたって 

我明白即便是委身于清贫的感情

叶わない夢もあるって解った

仍存在有无法实现的梦想

混沌を正当化したくなって

想要使混沌正当化

夜ごと疼いた牙を研いでる

每天夜里打磨着疼痛的獠牙

 

最高と最低のグラデーション

最高与最低的等级阶层

不確かな境界の僕らは

身处虚幻境界的我们

搾取と握手の真ん中で

在剥削与合作的正中央

冷ややかな戦争繰り返してる

重复着冰冷的战争

 

I found it

そして I lost it

之后 I lost it

いつも曖昧にしてた final answer

一直回复着暧昧的 final answer

もう一度ここで探したいと願う午前零時

凌晨零点祈愿着「再一次在这里将它找回」

 

ほら土砂降りのたましいが

化作砂砾散落的灵魂

すべて賭けろと騒いでる

正诉说着「去赌上一切吧」


賽は投げられた 踊りだすダイス

被掷出的骰子 正在舞动的骰子

この運命見届けてみたい

想要见证这段命运的结局

飛び込んだリスクの狭間に

投身跃入危机的间隙中

観たい 期待した未来の存在

希望能观测到期待中存在的未来

飼いならせ 巣食う孤独感

去驯服盘踞内心的孤独感吧

空仰ぎ 救う恐怖感

仰望蓝天恐惧心理随之消散

背をむけちゃ始まらん、あかん

背过身去的话可不会开始,不行

迂回したい未来などツマンナイ

只想着迂回的未来可真无聊

 

いつだって存在は「少年A」

一直以来作为「少年A」存在

少し劣ってる凡人なんです

是个有些缺陷的普通人

「憂い」は売れぃとせかす世界

世界催促着让「忧愁」广受好评

喜びと笑顔のバーゲンセール

而喜悦与笑容则大打折扣

 

I hate it

いつも broke my heart

总是 broke my heart

自画自賛ばっかしてもどうなんだ?って

以「再自吹自擂又能怎样?」

問いかける前に 駆けあがれ自己の螺旋階段

提问之前 去直面自己的螺旋阶梯吧

 

才は投げ出したい ほどに何も無い

越是想要抛弃才能 越是一无所有

この運命受け止めりゃ痛い

要接受这段命运可真是痛苦

飛び込んで初めて気づいた

投身跃入之时终于发现了

観たい 期待した未来の存在

存在期待之中想要见证的未来

喰いちぎれ 足枷の鎖

去啃碎足枷的锁链吧

悔い改めることはないぜ

并没有什么该后悔的事情

背伸びして 過ちの森を

用尽全力 不再迂回

迂回しないまま走りだして

穿过布满错误的森林

 

ほら土砂降りのたましいが

化作砂砾散落的灵魂

僕はここだと泣いている

正哭泣道「我就在这里啊」

 

賽は投げられた 踊りだすダイス

被掷出的骰子 正在舞动的骰子

この運命見届けてみたい

想要见证这段命运的结局

飛び込んだリスクの狭間に

投身跃入危机的间隙中

観たい 期待した未来の存在

希望能观测到期待中存在的未来

飼いならせ 巣食う孤独感

去驯服盘踞内心的孤独感吧

空仰ぎ 救う恐怖感

仰望蓝天恐惧心理随之消散

背をむけちゃ始まらん、あかん

背过身去的话可不会开始,不行

迂回したい未来などツマンナイ

只想着迂回的未来可真无聊

 

腐乱死体みたいになる前に

在要变成腐烂尸体之前


——后记——

121 优化句意棘手的永远是下一首。螺旋阶梯应该和上次遇到的用法一样。

鬼鬼onioni🍬

一阵震耳欲聋后 Byebyebye

一阵震耳欲聋后 Byebyebye

waffle
畫完線,開擺!!( ・᷄ὢ・᷅...

畫完線,開擺!!( ・᷄ὢ・᷅ )

畫完線,開擺!!( ・᷄ὢ・᷅ )

伏見月曜

调个群青缓冲一下

调个群青缓冲一下

按斤卖掉

千本桜【同人】〇二八

[图片]


敌和友,同志与同胞。


文汰皇歴8 9 7年12月12日

千本桜帝国杖域边境--国防叄番关卡


云层叆叇,在引导全盘走向的中心,生徒部队步步逼近,盘踞在叄番关卡的懿满被泽塔所围,一切都将古川浩市逼向最坏的状况。


安“束手就擒吧,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对于古川浩市眼来说,若非扇桜掳走了王子,威瑟女王定会信任懿满。竟然如此,他只有在见到女王之后再作辩解,如今只剩投降等候见到卢娜女王的时机。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甜蜜安当下一切行为并非出自威瑟卢娜的指令,而是御影引导的剧本。


“安中将,跑了一个!”

再去检查人数时发现少了一人,古川......



敌和友,同志与同胞。



文汰皇歴8 9 7年12月12日

千本桜帝国杖域边境--国防叄番关卡


云层叆叇,在引导全盘走向的中心,生徒部队步步逼近,盘踞在叄番关卡的懿满被泽塔所围,一切都将古川浩市逼向最坏的状况。


安“束手就擒吧,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对于古川浩市眼来说,若非扇桜掳走了王子,威瑟女王定会信任懿满。竟然如此,他只有在见到女王之后再作辩解,如今只剩投降等候见到卢娜女王的时机。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甜蜜安当下一切行为并非出自威瑟卢娜的指令,而是御影引导的剧本。


“安中将,跑了一个!”

再去检查人数时发现少了一人,古川美季狂命奔跑在营帐外。甜蜜安正欲追去,却被佐知子死死抱着大腿,她趴在地上,用身体的重量拖着甜蜜安,如此之余还虺虺嘶叫着。


甜蜜安嫌弃的咂舌声在指挥室中清晰响起,一脚踹开缠在脚上的累赘,佐知子一击便昏厥。


懿满已失去在千本帝国的立足之地,古川美季无论再做什么也没有意义了。她最后能做的只有去释放可怜的加贺峰凛人。


用一生中最快的速度奔向牢房,身体抖如抽搐,眼前的景象看几次都能让头脑她晕厥。解开枷锁束缚,恸泣不止的美季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濒临猝死的祈祷,避之若浼,不知所措,粗鲁的摇晃着凛人。

美季“加贺峰先生!醒醒!快去找扇桜大人!”


.....


美季“喂!你还活着的吧?求求你了动起来啊,你这...坏蛋!”

无论怎么呼唤,凛人也没有反应,古川美季不愿就此妥协,像不愿输给蝶桜那样。咬着牙,用最喜爱的群裳擦干涕泪,纤弱之躯试图撑起凛人逃脱。


可凭她平日只拿勺筷的力量顶多只能举起凛人的一只手臂往外扯,凛人依旧稳如泰山。

美季“你这个无礼之辈!从认识你开始,你就总是无视本小姐!现在也是,就算再讨厌本小姐也要活命啊...”


醉心于移动凛人的美季仍未察觉,在她唯一的逃跑出口处,甜蜜安阒然驻立已久,见她万策已尽后才慢慢吐出冰冷字眼,

安“千金小姐就应悄然含英,而后阒然凋落。”


安“懿满都自身难保了,懿满中最算不上战斗力的你从哪来的胆子,去关心这个人。你想放他回境搬救兵吗。”


古川美季没有回应甜蜜安,一味班弄奄奄一息的凛人,想到他身上的伤口轻轻一碰就是灼心之痛,美季的视线就被泪水模糊。她的行为并不出于什么大仁大义,而是以贵族的傲气为基础作出的任性。


安“所以说我才讨厌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你该不会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吧。”


美季“是啊!那又如何!你怎么可能理解我的心情!”

不做声的美季忽然大喊,从地上爬起直面甜蜜安,朝她步步逼近。


任性来说,美季甚至以为她无需为自己一言一行付出代价,因为将来不久,懿满一定会来为她摆平所有。

就像是一直位于高塔顶端,脚下踩着玻璃地板将万丈深渊与她相隔,无数的庶民在下面如虫蠕,向古川美季冤哭伸手,她却习以为常的将那当做是理所当然的风景,从未体验过深知险境,无能为力的那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对死亡的恐惧,催生出对生命的敬畏。


原来她脚下踩着的玻璃地板那般脆弱,一失足便粉身碎骨。美季充满魄力的逼近骤然松懈,如大梦初醒。从来都纤纤玉手不能提,盈盈楚腰不可弯,如今双膝跪在甜蜜安跟前痛哭。


美季“坠落真的只需一朝。”


......

顷刻间,甜蜜安顿住了挥向美季脑袋的利剑。美季用尽全身力气嘶喊的话唤起了她心头本应最憎恶的记忆——


一片熊熊火海中,被离弃的小女孩手攥血刃,呆茫茫看着将她抚养长大的普勒夫妇躺在血泊中。小女孩非常热爱这对夫妇,可他们始终是普勒族人,若献出他们能护全自己...丈高的火在眼前舞得深切,血腥味渗透鼻腔,女孩被血痂凝固的手僵硬一抖,泪水从脸颊滑落,低声细语着,


安“坠落真的只需一暮。”



......


憧影“奈何又一朝一暮。”

角落传来了让甜蜜安痴迷的声音,她立马整理不堪入目的表情,露出甜美的微笑看向那个人。


安“憧影大人,您怎么来了!”


憧影“后方逼近的部队中有两名桜能者,威瑟皇太子和他们在一起,达成了共识。”


甜蜜安细琢了下,理解后即刻收起武器自信一笑,

安“憧影大人放心,暗影识时务,威瑟往杖域新派的德尔塔增援部队已近在咫尺,将来不久就会发动进攻,后方还有桜国讨伐懿满的队伍为患。与其被两面夹击,不如利用皇太子殿下从根源解决威瑟侵略的问题,暗影会协助桜国守住杖门的。”


憧影“既然暗影有计划,就另劝你别动那尊金毛佛像,”

说着他朝加贺峰凛人的方向指了指,


憧影“那家伙可是生徒军的心头尖尖,要取得桜能者的信任,最好马上送他去抢救。至于这位小姐...”


平淡的对话中带着堪比巨浪的冲击,古川美季恍悟懿满如今的惨景是被眼前这两人所致。漆黑的感情布满她的视野,雳雷闪现在脑海间,全身沉气神经绷紧,盯着憧影缓缓指向她的指尖,那些搅成一团无处发泄的愤怒、委屈、无奈一瞬被恐惧覆盖,就连大哭大喊的勇气也没有。


一眨眼的功夫,憧影便出现在美季耳边,散漫的声音如同恶魔引诱,细声挑逗道,

憧影“小姐如此有趣,是否有兴趣成为御影?”


美季浑身一抖,漆黑的感情终究还是无法掩盖,激动扇起巴掌朝憧影划去。只见憧影抬手一挡,没有丝毫波动气息,美季却被抓得无法动弹。


憧影“何必客气,小姐倘若就此坠落,御影随时都会来迎接你,不留你选择的余地。”


憧影乌黑的面纱下,古川美季好比窥视见御影非常纯粹的黑暗,仿佛一个巨大的黑洞,寄宿着坠落低沉最可怕的她,恐惧更是蔓延全身。


憧影“敌人变成战友多半为了生存,战友变成敌人多半为了利益,你迟早会明白。小姐,将来我们还会再见。”


余音缭绕在耳畔,憧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室外霏霏的雪晶宛如一片朦胧的烟雾,遮掩了杖域延绵百里的雪峰平原。那侵占身心的失重感,如今仍在呼唤着她感受平淡的每天,感受剩下的余日,美好是美好,不美好是美好。



......


叄番关卡不远处,生徒部队以步当车,据生徒前方侦查队:因威瑟判断懿满谎称威瑟皇太子正受其保护,拒绝与其建立合作关系。


如此一来,扇桜就没有继续等下去的必要了。


廉禾“扇将,各班已抵达作战地点,随时听候命令。”


一切计划都如扇桜所期顺利运行,只因过于顺势,扇桜皱眉怵长了疑问,

扇“生徒军都已翻起这么大动静,防线却没有任何警备,若非散盘,就是有诈。”


他眺视远处,站起披上斗篷和帽子。

扇“全军戒备,我前去上阵视察。”


只言片语的命令中,他身旁的蝶桜和奥利尔齐齐目睹到那双细雪中摇晃的金丝下,蔚蓝的瞳孔闪现出难以抑制的戮欲,向来不会如此的扇桜也做好应对一切突发变况。


奥利尔回味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扇桜的话。


奥利尔“什么?阁下要独自一人?!就算阁下是桜能者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这太荒谬了!”


蝶桜颔首表示非常赞同,奥利尔替她说出了心声。奥利尔虽作为人质被大绑,还是以身挡住扇桜的去路。


扇桜“这是上策,时间不多,威瑟增援部队一旦抵达,我方毫无胜算可言。”


奥利尔“那我和阁下一起去!泽塔部队不会对皇族出手的,我去令他们停止进攻。”


扇桜“泽塔和懿满的目标都是殿下,如今前方异常,或许殿下的处境并无殿下想象那般简单,还请留在安全的地方。”


.....

若是从奥利尔的政治立场上出发,扇桜的话着实需优先参考。奥利尔思量片刻,让开了去路。

奥利尔“那就用我衣服上的纽扣为凭证,如阁下所知,这纽扣上是瑟皇族赐予唯一继承人的纹案。若有危险,阁下可宣言我被生徒所俘,阁下的人身安全也关乎我的人身安全。”


奥利尔坚定的眼神中全然没有敌意,看得扇桜轻轻一笑,无奈收下了那枚纽扣,为奥利尔解绑。


松动着酸痛的手腕,奥利尔怔愣中洋溢惊喜。


奥利尔“阁下这是为何...”


扇桜“有的时候,同志比同胞更有帮助。”



无人区

以前画过的砂星还有一个小脑洞

还是决定陆陆续续把图都传到lofter上

不会上色

以前画过的砂星还有一个小脑洞

还是决定陆陆续续把图都传到lofter上

不会上色

龙润

「向你扔去」

浅画摸鱼。ArtStudio好难用。

「向你扔去」

浅画摸鱼。ArtStudio好难用。

CLN
如果我有罪,法律会制裁我,而不...

如果我有罪,法律会制裁我,而不是被鞋子的设计创死。。。

总之就是基于华华的“花与蝶”那套衣服,救救我,有没有人知道要怎么改。。。任何想法都可以!!!(╥_╥)

如果我有罪,法律会制裁我,而不是被鞋子的设计创死。。。

总之就是基于华华的“花与蝶”那套衣服,救救我,有没有人知道要怎么改。。。任何想法都可以!!!(╥_╥)

云吾
✨大半夜来晃眼睛✨

✨大半夜来晃眼睛✨

✨大半夜来晃眼睛✨

相结
好久没画过IA了 上色比较草

好久没画过IA了

上色比较草

好久没画过IA了

上色比较草

OUO
言和X百合 虽然还是解禁了的言...

言和X百合

虽然还是解禁了的言和植物本图ww谢谢大家的红心蓝手!!!

言和X百合

虽然还是解禁了的言和植物本图ww谢谢大家的红心蓝手!!!

饮泉栖梧

草稿摸鱼第一组:VOCAlOID同人

这几张中间时间差还挺大的

成图不太可能

(其余几组感兴趣可以看主页)

草稿摸鱼第一组:VOCAlOID同人

这几张中间时间差还挺大的

成图不太可能

(其余几组感兴趣可以看主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