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wally west

42258浏览    1195参与
钻石💎切割钻石💠

悄悄话

P2是沃利扑在性转极速怀里,嗯……

悄悄话

P2是沃利扑在性转极速怀里,嗯……

嗑闪小分队

沃利生贺 微博抽奖活动正在进行中XD 链接请点这里

1.16是闪电侠沃利韦斯特的生日!为了给沃利庆生顺便帮他攒攒人品,期待2020年他不要像去年那么惨——转发上面的链接+关注嗑闪小分队微博,抽取三位幸运闪粉,送出Flash War英文原版合订本⚡️!

合订本包含v5月刊46-51期以及年刊1,讲述沃利为了寻找失落的孩子突破极限打破神速力的故事。为了阻止沃利,巴里与他展开了一场速度之争,然而比赛的结果并非仅仅是谁胜谁负,还揭开了更多阴谋和两位闪电侠之间的羁绊之谜,作画精美台词狗血笔触细腻,还等什么赶快来抽奖啦!

沃利生贺 微博抽奖活动正在进行中XD 链接请点这里

1.16是闪电侠沃利韦斯特的生日!为了给沃利庆生顺便帮他攒攒人品,期待2020年他不要像去年那么惨——转发上面的链接+关注嗑闪小分队微博,抽取三位幸运闪粉,送出Flash War英文原版合订本⚡️!

合订本包含v5月刊46-51期以及年刊1,讲述沃利为了寻找失落的孩子突破极限打破神速力的故事。为了阻止沃利,巴里与他展开了一场速度之争,然而比赛的结果并非仅仅是谁胜谁负,还揭开了更多阴谋和两位闪电侠之间的羁绊之谜,作画精美台词狗血笔触细腻,还等什么赶快来抽奖啦!

嗑闪小分队

【嗑闪小分队汉化】闪电侠V2第12期

作者:嗑闪小分队
城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极速者犯罪,可比起这些,更让沃利操心的仍是家中的两位女性...

久等了,是第12期

【本期导读】V2第12期,为大家带来20世纪末就已经有了的变强变秃的故事——“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这一头秀发。”

感谢:翻译 Crowly 校对 @洛茗 填字 大盒 修图 @心邪照 

【可以认为是正经导读的导读】 城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极速者犯罪,可比起这些,更让沃利操心的仍是家中的两位女性...

百度网盘 链接: 网页链接 提取码: pgr2

腾讯微云 链接: 网页链接 密码:b88kfs

钻石💎切割钻石💠

抱起自杀的沃利

后方注意适当调高亮度

p3 沃利后面是两个间接导致他黑化的男人

p4 右上有一个人轻轻亲吻左下含泪的沃利 (这个可能清晰一些

p5哎哟,沃利的制服破了呢

抱起自杀的沃利

后方注意适当调高亮度

p3 沃利后面是两个间接导致他黑化的男人

p4 右上有一个人轻轻亲吻左下含泪的沃利 (这个可能清晰一些

p5哎哟,沃利的制服破了呢

钻石💎切割钻石💠

金色先锋:巴里你不去验尸吗?

巴里:嗯?【这时候巴里还不知道沃利和一堆超英死了

这时候,巴里听到金色先锋提到了沃利,立马吓的跑去庇护所,

又以极快的速度回来,含着泪水打了金色先锋一拳…

巴里对沃利是真爱

金色先锋:巴里你不去验尸吗?

巴里:嗯?【这时候巴里还不知道沃利和一堆超英死了

这时候,巴里听到金色先锋提到了沃利,立马吓的跑去庇护所,

又以极快的速度回来,含着泪水打了金色先锋一拳…

巴里对沃利是真爱

雾外无疆

谁才是最好的闪电侠?又名气死逆闪(。

鸽了一周,是@@夏月*光 劳斯的脑洞!草太好笑了,台词也是她想的!


闪电家真的很绝,亲密甜腻得仿佛下一秒就能组cp,但是不,这就是亲情!草!!!太绝了!!

谁才是最好的闪电侠?又名气死逆闪(。

鸽了一周,是@@夏月*光 劳斯的脑洞!草太好笑了,台词也是她想的!


闪电家真的很绝,亲密甜腻得仿佛下一秒就能组cp,但是不,这就是亲情!草!!!太绝了!!

姐妹坐好咱们发车

害,我是bt

总之,多cp,play很bt,bt到这条可能没法存活(。接受能力不好的姐妹请跳过去

至于为什么大上午的开车,因为昨天晚上就没活过去,看看挣扎之后能不能过

害,我是bt

总之,多cp,play很bt,bt到这条可能没法存活(。接受能力不好的姐妹请跳过去

至于为什么大上午的开车,因为昨天晚上就没活过去,看看挣扎之后能不能过

钻石💎切割钻石💠

哎哟这个小屁股,这些白色不明液体

p2沃利被逼迫穿公主裙~【大雾

哎哟这个小屁股,这些白色不明液体

p2沃利被逼迫穿公主裙~【大雾

姐妹坐好咱们发车
@夏月*光,劳斯,上、上三轮!...

@夏月*光,劳斯,上、上三轮!

害倒也不是车,就,爽一下,工作的时候脑子里永远在想这些(。

@夏月*光,劳斯,上、上三轮!

害倒也不是车,就,爽一下,工作的时候脑子里永远在想这些(。

雾外无疆

 @夏月*光 知己劳斯我来投喂了!!!是JLU沃利!还悄咪咪塞了私货(?

明天搞闪电家秀恩爱那个梗!工作还没搞完,爬了爬了

终于画了女孩子(?的睫毛,但还要刻意弄成苍蝇腿,草


悄不摸的补一张上色版(。再一次被自己用色的菜惊到了,我是怎么搞出来这些颜色的?

 @夏月*光 知己劳斯我来投喂了!!!是JLU沃利!还悄咪咪塞了私货(?

明天搞闪电家秀恩爱那个梗!工作还没搞完,爬了爬了

终于画了女孩子(?的睫毛,但还要刻意弄成苍蝇腿,草


悄不摸的补一张上色版(。再一次被自己用色的菜惊到了,我是怎么搞出来这些颜色的?

Yaz

[MMD DC] YJ Wally & Dick / ロキ
I made lip motion and added on singing motion because i really want Wally to sing Rap part...🙃💪

=============
◆this video made using fan made 3D model.

◇Model
YJ初代ロビン(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24987906 ):U1様 (@U1_ccc)
YJキッドフラッシュ( https://www.nicovideo...

[MMD DC] YJ Wally & Dick / ロキ
I made lip motion and added on singing motion because i really want Wally to sing Rap part...🙃💪

=============
◆this video made using fan made 3D model.

◇Model
YJ初代ロビン(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24987906 ):U1様 (@U1_ccc)
YJキッドフラッシュ(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25092124 ):U1様 (@U1_ccc)

Ctir式エクストリームフードパーカー( http://seiga.nicovideo.jp/seiga/im9356865 ):Ctir様
男性用お着替え衣装6種 ( http://seiga.nicovideo.jp/seiga/im6394323 ):1ya様

◇Motion
ダンス・カメラモーション:やまと様(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34809177 )

◇Song
ロキ/ みきとP(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32798041 )
歌ってみた音源:
天月様&はしやん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AJTppa96FE )


◇Choreograph
Babo様(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34346209 )

-------------------------
model customize & video editing done by me.
お借りしたモデルやモーションなどを改造して使用させて頂いてます。

一个大生煎包

【无授权翻译】in case of emergency应急计划4

原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7618533/1/In-Case-of-Emergency

Author:Deranged Black Kitten

前文链接:http://sjbzhc.lofter.com/post/1f52cdeb_1c74441ce
https://sjbzhc.lofter.com/post/1f52cdeb_1c7482c24

https://sjbzhc.lofter.com/post/1f52cdeb_1c74eb4d9

无授权翻译,之后作者不同意会删除并且致歉。

少正背景下的精神控制末世求生au,迪克沃利罗伊友情向...


原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7618533/1/In-Case-of-Emergency

Author:Deranged Black Kitten

前文链接:http://sjbzhc.lofter.com/post/1f52cdeb_1c74441ce
https://sjbzhc.lofter.com/post/1f52cdeb_1c7482c24

https://sjbzhc.lofter.com/post/1f52cdeb_1c74eb4d9

无授权翻译,之后作者不同意会删除并且致歉。

少正背景下的精神控制末世求生au,迪克沃利罗伊友情向


12

星期三

 

夜晚

 

布鲁德海文海岸附近的一家新银行的建筑工地。

 

这就是那些加密的涂鸦引领他们去的地方——准确来说是最新的涂鸦引导他们去的地方,他们之前看到的地方还有一些喷涂出的大大的蓝色字母和符号,但是那些上面显示的与迪克碰面的时间已经过了——沃利坚信这些消息是迪克留下的。但是沃利开始怀疑他是否正确地破译这些信息,迪克留下的密码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以破译。

 

沃利现在不需要看见迪克就可以断言这个小男孩的蝙蝠偏执妄想症已经达到了顶峰,这让他内心的焦虑达到了一种无法控制的地步,尽管在心里面他安慰自己这种偏执和妄想对于他的哥谭朋友来说非常正常。但是就算他知道迪克是多么有能力,只要一想到迪克在过去的四个星期,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被独自一人丢下,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沃利就觉得坐立不安。

 

他强迫自己把那些顾虑放在一边,现在有些更加重要的事情上需要他的注意,那就是这可能是一个陷阱(尽管他完全不愿意承认罗伊关于迪克可能会把他们引入陷阱的观点,但是大男孩说得有道理,他们确实需要为每一种可能性做好准备)。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没有一起来这儿,而是分开走。他们在原地等待和搜寻建筑工地的时候,保持着恰当的距离,足够近到他们在这真的是个陷阱的时候可以互相帮助,同时又足够远到不会使自己一起被抓到。这也许称不上是一个计划,但考虑到沃利直到今天下午才弄明白最新的涂鸦所传达的信息,这是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

 

工人们在几个小时前就已经回家了,当他们走进建筑工地时,这里空荡荡的。沃利紧张地待在阴影里,尽可能地小心,随时准备发动进攻,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随着时间的不停推移,从午夜一直到凌晨一点,然后慢慢延长到凌晨四点,沃利越来越焦躁不安,他肩膀上的紧绷感渐渐消失了。他一边静静地在建筑工地里来回踱步,一边心不在焉地在脑子里快速默背着各种科学方程式,万有引力定律,铀的放射性——

 

他静静地叹了口气,心想,‘他没有来。我翻译错了。’

 

现在已经很晚了,是时候返回他们最近藏身的避难所了——那是一家还没有被租出去的空空的小店的杂物间。他们得改天再找迪克了,至少在沃利重新检查一遍那些他们发现并且抄到在街上捡到的传单背面的信息之后。虽然他对他们今晚没有找到迪克感到失望,但就现在而言,沃利很庆幸他们可以离开布鲁德海文了。这个地方就像哥谭一样让人感到不安,而且比起这里,至少沃利对哥谭还算熟悉。

 

此刻,沃利不打算接着秘密行动了,他用正常的速度冲向罗伊所在的地方, “我不认为他——”他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场景就让他直直地刹住了车,在他脚的四周是他扬起的灰尘。

 

 

就算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夜晚的微弱月光,他也很难在这种情况下看清所有。但是即使这样,沃利也可以清楚地从外套兜帽的红格子衬里看出那个双手放在头上,跪在地上的身影是罗伊,但是这不是最严重的情况,真正让沃利僵住的是站在罗伊身后的一个身影; 一只手握住弓箭手的弓和箭,另一只手拉下罗伊外套的后领,露出弓箭手无遮挡的脖子。

 

沃利迅速地加速,周围的世界慢了下来。他在一秒钟内向罗伊和他的攻击者冲去,绿眼睛眯起来注视着目标。他脑子充满着‘为什么罗伊没有呼叫支援?为什么他没有坚持他们的计划了?’的想法。无论如何沃利只希望他能及时阻止罗伊被植入那些控制思想的东西。

 

沃利没有理会罗伊喊道“沃利,等等! ” 他没有及时听到,没能来得及处理这句话就把那个被阴影笼罩的人打翻在地,让他远离罗伊。

 

黑色太阳镜被重重地击落在地上,其中一个镜片弹了出来,镜片滑到了几英尺外,当沃利看着它们停止滑动时,世界又恢复了正常速度。它们看起来太过于熟悉,深深地触动了这个极速者。

 

更触动他的是他胸部受到的一击,紧接着是对他腿的一个侧击,把他撞倒在地——一切都在一个快速而流畅动作中完成,这是沃利在正义山的格斗课程中多次看到和经历过的,这些不是来自别的人,而是迪克本人。

 

“迪克? ” 沃利在咳嗽的间隙说道,第一击已经让他重重地喘着气。当膝盖放在他的胸口死死地压住他的时,他甚至要无法呼吸。

 

一双只可能属于迪克的明亮蓝眼睛看着他,眼睛下的阴影笼罩着深深的瘀伤,对迪克关心的本能让沃利伸出手温柔地抚摸小男孩的脸。但是那双蓝色的深渊里突然闪现出一丝恐惧,迪克害怕他,这让沃利内心仿佛被冻住了,他把手放回身边。

 

在过去的四个星期里,当他想象着与迪克重逢的情景时,在他的想象中这会更加幸福快乐,拥抱和碰拳还有类似‘伙计,我好担心你’的问候会填满那个时刻,但是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紧张和僵持。虽然这次特殊的重聚并没有像他和罗伊重逢的那次一样涉及到了被精神控制的导师,以他的最快速度在全国各地奔跑以避免袭击,但现在的气氛和那次一样紧张——一支箭压在了沃利的脖子上,进一步强调了现在的状况。

 

 “哇,迪克,没事了,”罗伊说,从他的余光中,沃利可以看到那个大男孩蹲下来,让自己和迪克的视线平齐。弓箭手没有做任何动作来靠近他们,只是举起双手,做出安慰的姿势。

 

然而沃利并不担心自己,他并没有担心他的现状。他知道他可以移动得足够快,既能把箭挪走又能把迪克推开,但他没有。反过来,他一动不动。因为他担心的从来不是自己,让他担心的是迪克颤抖的样子,让他担心的是另一个男孩脸上层层叠叠的瘀伤,这些瘀伤一直延伸到他的脖子里——有些已经很久了,开始褪色,但是有些还很新,甚至看起来有点流血——最让他担心的是,他可以听见迪克喘着气时发出的那些微弱的咔嗒声。

 

迪克看起来就像会因为沃利突然的动作化为灰烬一样,所以极速者呆在地上不动,紧紧地盯着他的朋友。他可以听见罗伊在后面不停地用一种低沉而平静的语气说着话,试图缓解这个神奇小子紧张的神经:“沃利是我们这边的。他和你我一样是干干净净的。”


但是迪克仍然紧紧地抓住那支箭。

 

“一切都好。”

 

“不,”迪克说,打断了罗伊的话,一声细微的笑从他嘴角溜出来——带着一种在歇斯底里边缘的疯狂——他的喘息更加严重了,“一切都不好——一点也不好。到目前为止,我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想杀了我。”

 

伴随着迪克的轻轻的笑声的是更多的喘息。

 

“你也想像那些人一样杀了我,对吧? ”

 

箭更用力地压了下去。

 

沃利试图摆出一个轻松的微笑,试图解决问题,但是他做不到这种笑容,他的笑现在看起来很假,虚假是他现在最不需要的一种情绪,所以他只是让他现在所有的担忧和关心流淌在脸上,说,“伙计,我的脖子上什么都没有。”

 

迪克当然不相信,他的蓝眼睛怀疑地眯起来。

 

“去检查一下吧,”沃利说,他把头抬起来,不在乎这会让箭更加深地压入他的脖子,让他流血,他很快就会痊愈,他只想要迪克可以更容易检查他的脖子后面。

 

“伙计,你看起来对这个可不怎么热情啊,”沃利说,看着恐惧,忧虑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从迪克的脸上掠过。另一个男孩仍然不放开那只箭,他用另一只手去检查沃利的脖子。

 

“闭嘴,”迪克说,“你--你们不能这么做。假装在乎我,让我以为你是站在我这边的,这样我就会放松警惕,然后——”

 

一只没有戴手套的手沿着沃利的脖子后面摸了摸裸露的皮肤,迪克停了一会儿。他脸上的恐惧和疑虑在动摇,但是它没有完全消失。箭离开了沃利的脖子,过了一会儿这个位置被迪克的一只手取代,不是为了阻止从伤口流出血液,而是为了进一步约束住他——但是迪克没有用力压住沃利来切断了他的空气,极速者认为这是一个进步。

 

 “你们这些家伙是想骗我,对吧? ” 迪克说着,蓝眼睛在两个大男孩之间来回扫视。“你把它藏在了别的地方,不在你的脖子上,藏在衣服下面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其他人花了那么久都抓不到我,所以他们就派你们两个来打朋友牌,这样我就会让你们两个接近,而且-而且-而且-这太蠢了,我不应该来这里的。”

 

沃利忍不住流露出同情的表情。看到他的朋友像这样胡思乱想,这让他心痛。沃利甚至没有思考就抓住了那只缠在他脖子上的手的手腕,“迪克——”

 

“告诉我我错了! ” 迪克猛地打开他的手,另一只手又把箭抵了回来,这一次箭正好抵在沃利眼睛下面的皮肤上,“你做不到,不是吗?因为我是对的,因为这一切都只是一种策略,而且——不准再靠近了,罗伊! ”

 

就在罗伊从他一点一点往前挪的地方僵住的时候,迪克又开始猛烈地咳嗽起来。当迪克把一只手放到嘴边时,箭从他软弱无力的手指上掉了下来,掉在沃利的脑袋边上。在他半弓着身子咳嗽和喘息时,他仍然试图用说出“不要...... ”之类的话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沃利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僵住了,但接下来一小滴红色液体从迪克弯曲的手指间流出,顺着那只受伤的手滚落下来,滴到沃利的衬衫上。突然之间,怎么处理现在的情况这个想法被沃利远远地扔出了窗外,他所能想到一切就是在迪克压制住他之前用双手紧紧抱住这个小男孩。

 

哦,我的天哪,”当他抓住迪克捂住嘴的那只手把它拉到面前时,他看见了湿润的深红色液体时,沃利的第一反应就是“你在流血。罗伊,他在流血,他在咳血。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

 *下划线为沃利的高速语言


他们不能去医院,不能带他去看医生——他可能有严重的问题,但是他们却对此无能为力。除了一个普通的急救箱,他们什么也没有,他们除了皮外伤什么也处理不了。

 

迪克在沃利怀抱里挣扎着,试图挣脱他的控制,他气喘吁吁地咳嗽着,说: “不,不,放开我。天哪,求求你,让我走吧。” 这个小男孩真的以为他们会伤害他,甚至会杀了他。看到他这个样子,沃利只想更加紧地抱住他——但是这正是迪克现在不想要的。

 

”沃利”罗伊什么时候已经离得这么近了?弓箭手在他们身边跪了下来,一只手环绕着沃利的上臂,冷静地说: “你握得太紧了,你会让他受伤的。”

 

“请——”一声更加浅的喘息。迪克的手紧贴着沃利的胸口,试图把他推开。“该死的,请让我离开吧。”小男孩又咳嗽了一声,那些血让他本来就湿润的嘴唇更红了。

 

他受伤了,他在流血。”

 

‘他很害怕。’

 

沃利松开了手,虽然他的手指仍然紧紧抓住迪克的外套,在整个过程中,迪克一直用一种疯狂的神情注视着他和罗伊,他尽可能地往后面靠,看起来像是随时准备逃跑。迪克畏缩着躲避着他们的行为并没有逃过极速者的注意,他觉得罗伊也看到了这一点,因为弓箭手并没有真的碰到这个小男孩,在迪克咳嗽、喘息和逐渐恢复呼吸的时候,罗伊担忧地把双手徘徊在他颤抖的身体边上。

 

他们陷入了一种僵局,沃利实在想不出要怎么行动,怎么说服,才能使迪克听他的劝告呢?他能说些什么来破除这种恐惧、不信任和妄想症呢?

 

他还能说什么......除非......

 

“你真的以为,”他颤抖着以一种压抑不住的情感,吸引了迪克所有的注意力,他说道,“有那么一瞬间,如果我真的想伤害你,或者甚至......你真的以为我会像这样坐在这里,而不用我的超能力吗? 我五分钟前就可以做到那些,甚至比你眨眼的速度还快。”

 

有时候处理蝙蝠妄想偏执症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按照蝙蝠的逻辑思考,尽管这种逻辑可能很残酷。

 

“我——”迪克屏住呼吸,“我不知道。” 泪水从湿润的蓝眼睛里流了下来,“不会吗?也许...... ? ”

 

更多的泪水流了下来,迪克颤抖着举起手去擦眼泪,结果眼睛周围也粘上了血迹。但是他似乎并不在乎。

 

“答案是‘不’ ,”当迪克沉默时,沃利说。为了表示他的诚意,他已经完全放开了另一个男孩,双手垂在自己身体两侧,他说,“对这一切来说是‘不’,对我们伤害你的可能也是‘不’。”

 

他永远不会——他们两个都不会——只要他还能行动,他就会竭尽全力阻止这个世界把他变成一个想要伤害他最好的朋友的僵尸。

 

迪克一只手按在额头上,把手指深深埋入头发里,说:“我,我真的相信你们。真的,我真的想这样,但我只是忍不住觉得,一旦我放松警惕,你就会在背后捅我一刀。” 他抽了抽鼻子。 “到目前为止,每次我放松警惕时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首先是黑金丝雀假装站在我这边,然后在所有我以为我伪装得够好了的时候,都有人认出了我。几天前,当我试图休息一会儿时,一个家伙拿着撬棍找到了我,然后...... ”

 

他似乎对这段记忆感到畏缩。

 

“ ......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睡觉了,”迪克继续道,声音越来越弱,“因为总有人找到我...... ”

 

罗伊的嘴角紧闭着,皱着眉头,他把一只手放在迪克的肩膀上,假装没有注意到小男孩在触碰下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就好像他等着谁要来打他,弓箭手用另一只手的袖子尽可能温柔地轻轻擦去迪克脸上的血迹和眼泪,“如果你不想,你不必说出来,你可以稍稍放松一下了,现在已经没事了。我知道现在这对你来说可能没有那么大的意义了,但你现在有我和沃利了,我们会帮你的。”

 

“是的,我们会支持你的,兄弟,”沃利说,弯下身子去看迪克低垂着的眼睛,他可以看到小男孩浅浅地眨着那双淡蓝色眼睛,更多的眼泪流了出来,他可以感觉到迪克的固执随着精力的消耗殆尽也一点一点地崩溃了。

 

沃利尽可能慢地移动着,以免惊吓到这个已经非常紧张不安的神奇小子。他身体前倾,用一个比几分钟前还要小心的拥抱抱住了迪克。迪克拱起肩膀,屏住了咳嗽。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们陷入了一种紧张的沉默,迪克没有做任何推开他的动作,沃利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快越过了界限。

 

然后迪克把头靠在沃利的肩膀上。

 

这个动作鼓舞了沃利,他接着说: “罗伊和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安全屋。”

 

“规则二,”迪克轻轻地靠在极速者的肩膀上喘了口气,沃利对此微笑。

 

“Hey,yeah,是的,”沃利同意道“但是现在,我认为我们需要把睡眠变成‘必需品’的规则一了。”

 

“emmm,不,这会把那个方程式弄乱了,”迪克低声说。 “我很好。我已经习惯了不睡觉。我可以... 我可以继续... ”

 

他慢慢地在沃利的怀里放松下来,他的呼吸慢慢脱离了那种令人不安的紧张方式。罗伊俯下身迅速的看了一眼他们的小朋友,证实了沃利的猜想。

 

“他睡着了。”

 

看来就算是神奇小子也难以忍受一个星期的不眠不休。

 

“你需要我帮忙抱着他吗? ” 罗伊看着沃利问道。

 

“不用了,我来就行了,”沃利说着,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小男孩处在一种更安全的控制中。

 

罗伊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我去给我们找辆车。”

 

因为他们肯定无法开着罗伊新偷来的摩托车回去,而沃利的高速奔跑也不是把他们已经熟睡的朋友平稳地送回空荡荡的小商店的最好办法。汽车将是一个更合适的选择。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并不需要担心这些,因为现在没有什么东西能叫醒这个小男孩。

 

“这只是—”一个小时后,坐在罗伊为他们找到的汽车后座上的沃利说。 “对他来说这不正常。他的睡眠总是很浅。”

 

他一边用一只胳膊搭在迪克的肩膀上支撑着他,一边保护性地紧紧抱着他,这个小男孩软绵绵地靠着他的身体,就像以前一样。但是无论如何这还是令人不安,只有迪克的呼吸声和罗伊在后视镜里不停地看他的眼神结合起来,才阻止了沃利把小男孩戳醒,看看他是否安然无恙的企图。

 

“让他睡吧,”罗伊平静地说,他的目光时不时地在看路和瞥一眼后座之间游走。 “一个星期的清醒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沃利知道这一点,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感到担忧,一个小时前,他的朋友还在咳血,而且他在给小男孩检查其他伤口时在胸口发现的大片的瘀伤加重了他的担忧。如果他体内有什么器官严重受损了呢?如果他再也醒不过呢?

 

他慢慢地移动着身体,不想打扰到迪克——不是因为他担心吵醒另一个男孩,而是担心进一步伤害他——沃利把背包从地上捡了起来,他用一只手拉开拉链,把手伸进去,翻过一些衣服和其他各种用品,然后抓住一件特别的东西。

 

“你在干什么? ”罗伊问。

 

沃利从背包里拿出了迪克的多功能腰带。它现在被用银色的胶带粘在一起,虽然不够好不够美观,但已经足用了。沃利帮迪克抬起手臂,小心翼翼地把腰带绕在迪克的腰上,从前面扣紧。

 

“我只是觉得......他穿着这个会觉得更舒服,”沃利说。“或者觉得更安全。”

 

他用胳膊搂住迪克的肩膀,车里陷入了寂静。罗伊摆弄了一下收音机,把收音机完全关闭了。

 

“你也应该睡一会儿,”弓箭手说道。

 

”我不... ”

 

“没关系,”罗伊说,打断了沃利的抗议,“我在开车,所以我先值班。如果发生什么事,我会叫醒你的。”

 

沃利感到很累……

 

“好吧,”他同意了。“但不要装作自己是个‘硬汉’,然后让我们出车祸。如果你觉得累了,就叫醒我。”

 

“当然,”罗伊心不在焉地说。

 

“我是认真的。”沃利用他能做到最凶狠地方式威胁道。。

 

“我知道你会的,”罗伊说话的语调,就像他真的在笑一样——沃利已经有一阵子没听到了。

 

“晚安,罗伊,”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把头靠在迪克身上。

 

“晚安,小子。”




ps:三人组终于见面了,之后都是没有插叙没有视角转化了,我就不标了。这章有几个语气词实在不知道怎么翻,就偷懒了。我最近憋开题报告,加上这篇进入高潮我翻得也会越来越慢,强烈建议感兴趣的看原文,我翻得这么慢感觉大家应该差不多都看过原文了hhhh

翻这章全程是:啊啊啊迪克,啊啊啊啊沃利,啊啊啊啊啊罗伊,三个人真的是太好了,我融化了



夏月*光

【Dick/Wally】Crime Scene

*是看到  @雾外无疆 去他妈的ddd鹅鹅鹅 畫的鳥閃辦案才寫出來的東西,一開始想出來警官!Dick跟CSI!Wally的太太是天才吧

*這裡的Wally是CSI(Crime Scene Investigator),使用DCAU動畫設定(JLA的),動畫看不出來Wally確切職務是什麼,所以擅自使用了影集CSI調查員的設定

*總之,設定是浮雲。我自己看的爽就好(艸

*然後再次安利JLA的Wally,正義聯盟的可愛小良心 還會去幫忙代言,買的小貨車裡面有自己的立板喔

1.

當Dick打著哈欠,拖著因為昨夜處理毒販而帶著不小挫傷的右腳走向...

*是看到  @雾外无疆 去他妈的ddd鹅鹅鹅 畫的鳥閃辦案才寫出來的東西,一開始想出來警官!Dick跟CSI!Wally的太太是天才吧

*這裡的Wally是CSI(Crime Scene Investigator),使用DCAU動畫設定(JLA的),動畫看不出來Wally確切職務是什麼,所以擅自使用了影集CSI調查員的設定

*總之,設定是浮雲。我自己看的爽就好(艸

*然後再次安利JLA的Wally,正義聯盟的可愛小良心 還會去幫忙代言,買的小貨車裡面有自己的立板喔

1.

當Dick打著哈欠,拖著因為昨夜處理毒販而帶著不小挫傷的右腳走向他辦公桌時,只瞥見他的金髮搭檔半坐在他零散在桌上的資料夾上盤著手不滿的瞪視。

他無辜的揮了揮手,自然的跟他搭檔打招呼。

「早安,Gannon」

「Grayson……」

「嘿,我就遲到了一小下!昨天那群帶著詭異面具的毒販不是現在都進警局了嗎?」Dick趕緊投降般的舉起雙手,睜著他那雙隔壁交通科女同事說的”勾人的”藍眼睛,希望能獲得些遲到近一小時的原諒「我看報紙了,在我匆匆忙忙趕過來的公車上」

「是阿,多虧那個成日在水泥叢林盪來盪去的蒙面怪胎」

「你得承認因為他我們案子輕鬆很多」Dick聳聳肩,把他搭檔從桌子上推下去。

雙重身分的什麼的,他從小就在Bruce那學了很多,他夜晚另一個身分被怎樣詆毀,布魯海文警局裡任職的小小Dick Grayson警員都可以輕鬆面對。

當然,那幾乎不用睡覺的本領可能還需要些磨練。

他又打了個哈欠,接過Gannon手中有些涼掉的連鎖咖啡紙杯。

「謝了,夥伴。你等在這就是為了給我杯咖啡?前幾天那具無名屍的身分到底查到了沒有?」

前天在布魯海文的漁船要進港時,驚恐的漁夫們發現除了滿滿的魚貨外還有具新鮮的無頭女屍躺在他們的漁網裡。指紋已經分辨不出來是被先被人磨去還是因為長期浸泡在海裡而腫脹至難以辨識,他們只能期望提檢出的DNA能幫他們標示出這個可憐女孩的身分。

對,女孩。

他拿到的骨骼分析可是暗示這孩子可能連16歲的生日蛋糕都沒見過。

作為夜翼、作為一個警官,他什麼駭人聽聞的案子都見過了。但每每遇到牽涉到孩子的案子時,血液因憤怒在體內沸騰的錯覺總是難以逃離。不論什麼原因,那把一個青少年頭顱割下的凶手必須繩之以法,不論是Grayson警官或是他在布魯海文警局內被戲稱”藍色猴子”的身分。

「那是交通科的Grace煩了我將近十分鐘要我交給你的,Prince Charming」他金髮的搭檔無奈地嘆了口氣「而我就是為了那案子來找你的」

「什麼?不會找到了吧?」

他從沒想像警方的資料庫也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DNA在警署的資料庫找到了符合的資料,很顯然我們布魯海文找到的身體頭顱前幾天正躺在中心城警察局長的辦公桌上」

「辦公桌上??」

誰會把一個女孩子的頭顱放在警察局長的辦公桌上?高潭的老Jimmy都沒看過這種會造成心靈創傷的畫面。

「很顯然是挑釁」Gannon點了點頭,指著他們接待室的方向示意要Dick跟著他走。「昨天我們跟中心城的警署聯繫了,他們派了人要來拿資料順便看看屍體,當然他們也有資料要給我們,聽上司的意思是要我們合作處理這案子」

「合作?真的?」Dick挑起眉,舞弊成習的布魯海文警局竟然想分享案子?

「很顯然是第一作案地點不在我們這,而我們的上司”說服”了對方合作」

「哇喔,中心城來的果然都是好脾氣的人是不是?」Dick勾起嘴角,不由得的想起有些久沒聯絡的好友。

Gannon的手放在會客室的門把上,側過頭看著他,嘴角似乎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

「這問題等你之後告訴我,我們的客人一早準時出現在這,然後為了等承辦的警官--這意味者你,Grayson---他有些不開心的在我們破爛的會客室待了一小時」

「喔、喔……」Dick尷尬的在他們走進門前笑了笑「我會好好道歉的,不然請他喝杯咖啡?」

他舉起了右手裡已經被喝了一半內容物的紙杯。

 

「你最好是,Officer Grayson」

熟悉的聲音讓Dick的雙腳硬生生的釘在了會客室門前。

「最好另外追加12盒你們布魯海文評價最好的甜甜圈,不然我就建議我老闆只要是你們警局打來的電話一律拒接」

 

他最好的朋友、正因為正義聯盟跟中心城忙到不可開交而拒絕了好幾次他誠摯的電影邀約的閃電俠本人,正雙手插著腰站在他眼前。

但眼睛裡的笑意背叛了他話語裡佯裝的威脅。

 

「我的天啊,Wally!!!!」

Dick得意的發現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捕捉到了這世界最快的男人。

 

2.

「你們誰介意給我點解釋嗎?」

他善解人意的搭檔在他抱夠了他們遠從中心城來的客人後才提出了疑問。

「喔、抱歉,我太驚訝了」Dick將手收了回來,改放在他紅髮好友的肩上「這是我的、呃、兒時玩伴?」

紅髮穿著件寬鬆墨綠色襯衫的人聳了聳肩。

「是阿,當我們小的時候常假裝我們是蝙蝠俠和閃電俠在他養父那大的誇張的宅邸裡戰鬥呢,當然,中心城的閃電俠總是贏的那方」忽視Dick抗議的拳頭,他們紅髮的客人朝他友好的伸出手「Wally West, CCPD的鑑識探員,如果這嬌生慣養的富三代上班沒有遲到我相信這談話會是更加愉快的」

「我同意,很高興認識你。我是那高潭寶貝養子的搭檔,Gannon Malloy」

「我討厭你們突然站在同一陣線對付我的樣子」Dick撓了撓後頸。「說真的Wally,你可以先給我通電話的」

而紅髮的鑑識人員眼珠子對著他無奈地轉了轉。

「要是我知道我一路從美國中西部趕來亮麗的東岸後,會在這充滿灰塵的會客室和這難喝到不行的黑咖啡相伴一小時,相信我,我絕對會把你那隻閃亮亮的新款韋恩科技手機打爆的」Wally指了指他們會客間的咖啡機。

老實說,Dick曾懷疑那機器裡的咖啡豆從他進警局後就沒有更新過了。

「但我昨天忙完其他事前我老闆都沒跟我說承辦的員警名字,是你們前台那火辣的接待人員跟我說的」

「你昨天晚上還在工作?」Gannon疑惑的問。

他不知道中心城的鑑識人員上了夜班後還需要隔天繼續出差,這樣聽起來他們的工作權益說不定還不算太糟。

但Wally只是努了努嘴。

「你可能不知道我們中心城雖然不出什麼瘋子,但總是有一群喜歡以炸閃電俠博物館為樂的酒鬼」Wally一講完就看見Dick對著他不贊同的皺起眉頭。

又怎麼了?他試著用目光交流。

「你要去處理爆炸……?」

該死。他懂Dick的意思了。

「你知道,鼻涕槍的成分解讀有賴於我們警局科學家的努力,誰都不希望有哪個員警在閃電俠閃神的時候被擊中還沒辦法醫治對吧?」

Wally很慶幸Dick的夥伴理解的點了點頭接受了他這說法。昨天晚上除了把又發病的無賴幫丟回黑山監獄後,他還去隔壁的楔石城幫忙疏散困在火舌中的人群,而布魯海文糟糕的接待室咖啡並不能讓他清楚的思考。

「對了,你昨晚在中心城處理、呃、一場對博物館的襲擊,但今天一早就到我們警署了?哪家航空飛機飛這麼快?老實說我以為快到下班才會看到你的」Gannon還記得櫃台的Kelly跟他說他們紅髮的客人可是準時、一秒不差的八點出現在他們警局前。

哇,你可真是個天才,Wally。

Wally發誓那雙令女孩們神魂顛倒的藍眼睛正無聲向他這麼說。

「呃、你知道、爆炸案結束後我請閃電俠幫了個小忙,從中城到布魯海文的機票費也是不便宜、雖然可以報帳----」

Dick不由得的擔心Wally那可憐的舌頭要打結了。

「聽著,這件事別說出去,我老闆不喜歡警察麻煩閃電俠太多」

那是真的,他們主任雖然對Wally West嚴苛到不行,但對閃電俠的態度卻可是稱的上尊敬。每次在他主任碎念他有多不專心又一邊稱讚閃電俠對中心城所做的努力時,Wally都要努力咬著嘴唇才不會笑出聲來。

他可能需要感謝Uncle Barry先前為閃電俠在警局打下的好名聲。

「我猜中心城的市民喜歡他們的紅色緊身衣,嗯?畢竟你們還蓋了座博物館」金髮的警官沒多說什麼,閃電俠給了一個中心城警局科學家便車比他們布魯海文市長默許警察高層買賣私菸這種事情聽起來好太多了。

「是阿是阿,畢竟我們的閃電俠比只會在你們屋頂上盪來盪去的藍色雞翅好多了」Wally笑著躲開了Dick憤恨的目光,用口型無聲再說了一次”雞翅”「他和善、友好、還很帥」

「和善就是友好,你這白癡」Dick嘖了幾聲「我們可以開始工作了嗎?科學怪人,結束後我會請你吃甜甜圈的,就跟影集裡那些胖警察吃的同一款」

「你那對女孩子的甜言蜜語可沒用,性感寶貝,我要12盒外加三桶炸雞,剛剛那一小時根本是場折磨」

Wally披上了剛剛還掛在一旁的白色實驗衣,並掏出胸前口袋的白色手套袋上,回過身去拿他剛剛擱置在黑色素料椅旁的工具箱。Dick和Wally認識很久了,卻從來沒有看過他在白大褂裡的樣子。

他得承認,那白色大衣完美襯著他那頭招搖的紅髮。

「我希望你們的實驗室設備足夠精確,誰要先給我份屍檢報告然後帶我去看看那可憐的孩子?金髮的還是黑髮的帥哥?」

膠框的識別證因為他的動作在他胸前晃來晃去,一手捧著疊厚厚的資料,另一手輕易地提著看起來頗是笨重的灰色大箱子。

天啊,Wally以前有這麼好看嗎?

望著放大湊在他眼前滿是雀斑的笑臉,Grayson警官思考起了這問題。

 

3.

「所以?最好的童年玩伴是吧」

Dick在盯著Wally被矽膠手套緊緊套著而指節分明的大手好一陣子後才意識到自家搭檔在和自己說話。

他們搭檔的時間不是很久,但那意有所指挑起的眉和眼裡的笑意卻讓Dick一秒意識到對方在暗示什麼。

「喔不,Gannon。我們真的是朋友,從小玩到大的那種」

「他又是哪個有錢慈善家的兒子?這麼剛好也進警局?」Gannon聽起來仍不買帳。

Dick靠在了他們法醫間的門框上,看著Wally跟棕髮的法醫互相比畫著,思考了會對這問題的回答。

「他有一個很親的叔叔是科學家,幾年前有負責一項韋恩科技的計畫,算是Bruce的同事,所以我們才會玩在一起」

正義聯盟也算是韋恩科技計畫的一部份吧,Dick想。

「嗯哼」Gannon隨著他的視線望了過去「得了,Dick,你從剛剛就失神望著他的臉好一陣子了,別以為我看不出來」

「什、我才沒有!我是在仔細聽案情呢!」

Dick不知道他臉有沒有紅,但頰上的確躁熱了起來。

Gannon只是對他笑著沒有說話。

喔、他恨死他搭檔這表情了。

「我只是、很久沒看到他了」至從Wally進正義聯盟後他們就沒什麼見面了,他們彼此都很忙碌。

「我也沒看過他身為鑑識人員工作的樣子,多看幾眼也不為過吧」

他又望了過去。

Wally在他記憶裡幾乎都是穿著制服的,不論是閃電小子或是閃電俠那套襯著他髮色鮮紅的緊身衣,他也看過他私底下的樣子,但總是搭著一件隨意的T-shirt咬著速食店吸管跟他開玩笑的片段,看著他從小認識的紅髮好友穿著實驗袍、專注的拿著檢體跟他們同事討論著這畫面對他很新鮮。那個總是跟他一起惡作劇的紅髮小子也是長大了阿,看著那對瞇著看著電腦上資料的綠眼睛,Dick默默的想。

而Wally像是注意到他的目光,從資料中抬起眼來對他無聲地笑了笑。

眨了眨眼,Dick懷疑他剛剛的心跳是否漏了一拍。

一直都在他旁邊看著的Gannon笑了出聲。

「好吧,既然這樣你就不會介意這一切結束後我單獨邀他去酒吧喝一杯吧,你朋友說實在的長相完全落在我的好球帶」

Dick花了整整五秒才理解他搭檔再說什麼,瞪大了眼,他像他們警局大廳水族箱內的凸眼金魚一樣茫然的張開口又閉上,說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而他那金髮的、充滿魅力的、性取向是朝向男性的搭檔在Wally提著工具箱往他們走來時大笑出聲,還不怕死的拍著他的肩。

「放輕鬆點,Grayson,我在跟你開玩笑呢」

 

「哇喔,Dick,你什麼時候這麼禁不起玩笑了」

Wally在看到他兒時玩伴向他夥伴投射死亡目光並用力拍下他肩上那隻手時,極其疑惑的問。

「沒事」Dick用手肘用力擊向他搭檔的肋骨,滿意的聽見一聲吃痛的驚呼「Walls,你查到什麼了嗎」

 

4.

Dick一直都長得很好看,這是他在羅賓第一次在他眼前剝下面罩時就發現的事實。但Dick Grayson警官似乎又將”好看”這詞帶上了另一個層級。

看著帶著槍袋,擋在他眼前的人的後背,Wally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

是真的布魯海文的警員制服就這麼合身,還是Dick的背影就真的這麼好看且性感。

那全身花花綠綠且時刻嘰嘰喳喳的小鳥也是長大了啊。

他壓下拍拍那被黑色制服褲包裹著的翹臀的衝動。

「West!先找掩護!這邊我跟Grayson來處理!」

Dick金髮的搭檔已經拔了槍,指著對面那些看起來就不懷好意的傢伙。

他身為鑑識人員本來不用跟著他們去追他驗出女孩體內的毒物來源的,但檢驗的工作他已經完成的差不多,加上他真的很久沒跟Dick說上話了,他就用說不定可以幫忙找些容易被員警視角忽略的線索這藉口跟了上去。

事實證明布魯海文跟中心城有很大的不同。

至少他在中心城工作這幾年從沒遇過主動攻擊兩名制服員警的幫派成員。還是他在這暗巷發現大量血跡反應並忙著為這潛在分屍現場拍照的時候。

「Wally,到後面去,然後試著別被流彈射到了」Dick用力把他推到後面去,他胸前因被重壓而有些發燙。

「你們可不可以往前一點打,這----」

話還沒說完,Dick就往對面那貌似要拔槍的人奔了過去。

Wally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現在脖子上掛了個沉重的相機,右手提著個手提箱,身後還是個死巷。就算他可以一秒內換裝,但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釋中心城的閃電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布魯海文的暗巷幫忙兩位和黑幫打手激戰的警官們。

而且這些人Dick可以應付吧,雖然人是多了些。他歪著頭看著Dick的方向,只看見Grayson警官一手熟練的卸掉敵人的槍械,另一腳優雅的踩進另一個人毫無防備的肚子上。

好吧,他說不定可以趁他們在解決那幫人的時候把拍照的工作結束。

但擦著他耳廓往身後牆上飛去的子彈打斷了他調整相機的動作。

 

又嘆了口氣,他突然懂蝙蝠每次工作被他打斷的那種心情了。他側過身,躲開對他來說正用慢動作往他射過來的子彈,提著工具箱往那儼然已成為戰場的巷口走去。

他還是去幫幫忙好了。

 

Dick在轉身看見Gannon身後往他搭檔舉槍的人影時,他就知道來不及了,他離那太遠了,現在大叫Gannon一定無法即刻回應並躲開那顆及將從槍口射出的子彈。

他只能希望Gannon能因為他的提醒而至少躲開足以致命的部位。

「Ga------」

他搭檔的名字還卡在喉間,那本該隨著射擊而冒出煙硝的槍管就落在了地上。

驚訝的望上去,只見到他們紅髮鑑識人員手上的工具箱正砸在那槍手的腦袋瓜上,狠狠的。

Dick很肯定他原本正在幫歹徒上銬的搭檔也看傻了眼。

「不要再給我破壞我的犯罪現場了!!!!你知不知道一顆子彈會讓我們這些可憐的鑑識人員加班多久啊!!啊!!」

沉重的工具箱又往下砸了一次。

 

「呃、West,你沒受傷吧?」Gannon在同事把那些在地上呻吟的可憐蟲們壓進警車時,擔心的看了一眼在蹲在黃色標卡旁拍照的鑑識人員。

「叫我Wally吧,你每次這樣叫我都以為你在喊我家的老頭呢」紅髮的鑑識人員放下了他手裡的相機,戴上手套要把那沾著血的布料放進證物袋裡「我沒事,不管是什麼工作進警局都會訓練的,你們這沒有嗎?」

「我們這沒有一個鑑識人員會用工具箱狠狠砸人腦袋的,Walls」Dick的聲音在他們後面響起。

Wally則不以為然的聳聳肩,沒有停下他的工作。

「你要我怎麼辦,用刮棒塞進他們的眼睛裡嗎?這裡可不是中心城,閃電俠可沒時間跑過來救你們的屁股」

「你也打太狠了,那傢伙看起來都腦震盪了」Dick懷疑Wally砸下去的時候根本不是用普通的速度砸的。

「誰叫他們要破壞我的犯罪現場」Wally連抬眼看他都沒有,理所當然地說道。

 

「我愈來愈喜歡他了,Grayson」他金髮的搭檔沉思似的摸著下巴。

「你閉嘴吧,Gannon」

 

5.

他們在Wally拿著檢體離開到下次見到他時已過了三天。他真不知道昨晚還跟聯盟成員一同在大都會避免超人死敵再一次毀了他們紀念公園雕像的人,為什麼能一臉精神奕奕的坐在他位置上亂翻他抽屜裡的東西。

他昨晚因為追查毒販而撞到的後腰都還在痛呢。

「Wally,先不說你為什麼在我位置上喝著擺明是要給我的咖啡,但你阿姨沒教你不要未經允許亂拿別人的東西嗎?」

「說的你很尊重他人隱私一樣」穿著鑑識人員外出專用背心的人一口將手裡的咖啡喝得精光「我不會告訴Bruce你把他的照片擺皮夾裡的,兄弟」

Dick花了點時間思考事要把手裡的早餐抹到他朋友笑得燦爛的臉上,還是坐在旁邊偷笑的搭檔嘴裡。

「你剛下班?」指了指Wally身上印著大大的犯罪現場調查字樣(C.S.I)的背心,Dick最後決定他早餐還是送進自己嘴裡比較好。

看起來Wally這次沒帶工具箱來了,只有一疊薄薄的資料。

「喔,這個」Wally拉了拉他身上的背心「清晨的時候有件入室搶劫,夜班的人在忙一件謀殺抽不出身,總局只聯絡到我,我就先去支援再趕過來了。」

「又請閃電俠幫忙?」這次Gannon就沒在追問為什麼清晨還在調查現場的人現在就出現在布魯海文了。

Wally笑著縮進了Dick的旋轉椅了,幼稚的轉了幾圈。

「他可真是個好人是吧,他昨晚還幫忙清理了大都會呢~」

真的?你現在在炫耀戰功?Dick無奈地用眼神溝通。

Wally真的不管是Barry在當閃電俠的時候,還是自己套上那紅色戰服的現在,都是個不折不扣的閃電俠腦粉。

他到目前都還沒搞清楚要怎麼樣的成長背景人才能這樣迷戀自己。

Wally家裡有一個閃電俠的人型立板他都不意外。

「總之,我老闆聽說了上次發生的”襲擊”事件,要我過來的時候穿件防彈衣,帶著警棍,要不是時間不允許我猜他都要我去申請配槍了」Wally聳了聳肩。

Gannon則是乾笑了幾聲。

「好了,我們差不多可以結案了是吧,世界上最棒的警探們(Detectives)?」

 

「那女孩名字身邊的同夥都叫她Perry,不知道什麼原因前幾年混進了我們這的幫派,很顯然被他們幫派底下持有的毒品控制了,幾個月前監視器有拍下用假身分證去醫院求診的畫面,她本來就活不久了Wally」

點了點頭,Wally將他帶來的資料遞給眼前的兩位調查警員,那是份正式的身分資料影本。

「她是我們前局長的女兒,幾年前逃家了」

Dick瞪著眼前稍顯稚嫩的資料照,的確跟中心城局長辦公桌的那顆頭顱有些相似。

「前局長一年前就殉職了,被滿是的酒氣的小混混撞的,我們這裡的警官詢問了他遺孀才知道Mr. Snow以前對Perry很嚴苛,甚至有些家暴嫌疑。」

「所以故意放在你們局長那個是……」

「是報復。只是小Perry很久沒回家了當然不知道自己父親已經去世了」Wally聽到他同事跟他說這結論時心疼了他們局長一會兒,那驚悚的畫面大概會留在他腦內好一陣子了。

「所以我們的推論是對的」Gannon點了點頭「我們找到了那些協助分屍的混帳,他們說只是拿錢辦事。前還是那句已經不會說話的屍體給的」

「跟屍檢報告相符,肺裡少到不可思議的積水顯示她被丟進水裡的時候已經死去一段時間了。脖子那凝血的狀況也表明是死後分屍的。你知道那頭還作過防腐嗎?畢竟布魯海文到中心城也有段距離。」

Dick坐到了一旁的椅子裡,頭靠在椅背上,默默的看著天花板。

「所以這根本不是謀殺」

「不是,那女孩死於用藥過量的猝死。我猜她想在死前快樂一點」Wally用手撐著頭「然後用自己的死順便報復自己的父親,要他看看就是他害死她的」

「是的,我們有找到她的日記」Gannon說「她好友心不甘情不願給我們的」

Wally點了點頭,做了幾個伸展動作便站了起來,將牛皮紙袋放在Dick的桌上。

「資料放這了,我需要帶走你們的口供資料。另外Snow女士過幾天會來領走她女兒的遺體,我今天只是幫我長官傳這幾件事而已」他拍了拍還在恍神的朋友肩膀「你答應的甜甜圈還沒給我呢,Officer Grayson」

本來還有些感傷的Dick馬上笑了出來。

永遠就只有Wally可以輕易的把他從各種情緒裡拉出來。

 

6.

「Wally……慢點」

他知道Wally經歷了昨晚在大都會的混戰到現在可能餓的不清,但那把甜甜圈塞進嘴巴裡的速度已經讓旁邊的人開始側目了。

撐著頭,看到對方因他警告而明顯緩下來的樣子,Dick不小心笑了出來。

小時候Wally跟他私底下出去溜搭時,也曾是小心翼翼的把左腳放在右腳前,像是個不太會走路的孩子。

有時候還會左腳絆到右腳,在高潭的石子路上嗑破腦袋瓜。

什麼時候Wally把超級速度跟生活的步伐調節的這麼好了呢?泯了口上頭滿是奶泡的拿鐵,他歪著頭想。

 

Wally從一個巧克力脆片甜甜圈中央的孔洞窺視著不知為何自顧自在笑的Grayson警官,以前他從來不動為什麼身邊的女孩子都對他這黑髮的好有這樣著迷,但看著那抿成一彎新月的嘴角,他突然間好像明白了一點。

他們之間從來就不需要笑語來緩和氣氛,就算是只有輕敲咖啡杯的糖勺響叮叮的聲響,空氣也會像今日難得出現在布魯海文的陽光一樣宜人。

他很久沒能享受這種氛圍了,GL說的對,他的確是該在工作之餘找找他的好友,一晚的爛片馬拉松加上三大桶的爆米花或許可以緩解他最近各種工作給予的壓力。

天知道他有多想念Dick Grayson。

 

「所以……你今晚有空嗎?」鍍上了一層薄薄陽光的黑髮警官這樣問他。

哇喔,這樣他得列一張超級大爛片名單才行。Wally在腦裡快速閃過幾個電影的名字。

「我回去把資料給我老闆後就沒事了,他給我放了個假。怎麼了?」

「想請你去酒吧喝一杯,你知道、算是慶祝我們第一次合作解決的案子,作為Grayson警官與West調查員」

Wally咬著嘴裡的彩色油炸麵團,玩味的哼了幾聲。

「可是你搭檔已經先約我了」

「什、」

看著那雙瞬間瞪大的藍眼睛,Wally壞心眼的等了好幾秒才大笑出聲,有些甜甜圈屑削還噴到了Dick的臉上。

「開玩笑的兄弟,別擔心」

冷著眼拍掉臉上的食物屑削,Dick盤算著用甜甜圈噎死世界上最快的男人的可行性。

 

「嘿,到時候別脫制服,不得不說你穿制服的樣子滿帥的」

他要跑回中心城前,被他抓到機會拍了拍他夥伴的屁股。

「嘖、那你知道你帶護目鏡穿著實驗白袍時該死的性感嗎?」他報復性的拉近了點距離,但那位被綠箭稱讚是英勇無畏的年輕閃電俠卻擅自又把距離拉近了些。

近到Dick都可以清楚數盡Wally那和他頭髮一樣鮮紅的長長睫毛。

「護目鏡?真的?那我的矽膠手套呢?」

「矽膠手套也是」

Wally在Dick前傾將他們兩唇間的距離拉向零時往後退了回去,Dick促不及然的向前踉蹌了幾步後被紅髮調查員抓住了肩膀。

「好吧,矽膠手套、實驗袍,我記住了」Wally朝他燦笑的揮了揮手「那你手銬跟警棍也帶上阿,Grayson警官。晚上”犯罪現場”見」

Dick只感覺到臉頰上濕潤的一吻,然後就是一陣憑空揚起的旋風。

 

「Wally West你這該死的…….」

掩著面靠在牆上,Dick無奈的看著那道紅色閃電消失的彼端。

-------

最後放張拯救世界途中仍抽出幾分鐘幫Officer Grayson裝病的Wally小甜心

Yaz

[MMD DC]Kid flash / 彗星ハネムーン
中文歌词 from https://w.atwiki.jp/vocaloidchly/pages/7712.html
=============
◆this video made using fan made 3D model.

◇Model
キッドフラッシュver1.0J(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25092124 )
:U1様 (@U1_ccc)

◇Motion
ダンスモーション:粉ふきスティック様(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31163429...

[MMD DC]Kid flash / 彗星ハネムーン
中文歌词 from https://w.atwiki.jp/vocaloidchly/pages/7712.html
=============
◆this video made using fan made 3D model.

◇Model
キッドフラッシュver1.0J(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25092124 )
:U1様 (@U1_ccc)

◇Motion
ダンスモーション:粉ふきスティック様(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31163429 )
カメラ&背景アニメーション:ぐらたん様(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34880886 )

◇Song
彗星ハネムーン/ ver坂田。様(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31020446 )

◇Dance
ぽるし様( 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31015430 )

-------------------------
facial motion edit, model customize & video editing done by me.
お借りしたモデルやモーションなどを一部改造して使用させて頂いてます。

夏月*光

【Kyle/Wally 三代綠紅】Celebrate New Year's Eve together

*無壓力的小段子使我快樂

*祝每個在DC圈打滾的小夥伴新的一年大快樂!!

*希望明年我們的Wally寶寶不要再被虐了嗚嗚嗚

1.

當Kyle強壓著使用戒指能力的慾望把在他那可憐的公寓內積了幾個月的垃圾提著下階梯,艱困的用肩膀把被積雪阻塞的鐵門推開時,他沒有想到會撞上被淺米色大衣裹的嚴實的熟人。

瞪著很明顯用了光速幫搭接過幾包垃圾袋的手,剛回地球才兩小時的綠燈俠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

「哇喔,以一個錯過聖誕節的傢伙來說,你要丟的垃圾還真多」

「什、怎麼、你、」

他不知道誰給Wally買的那頂毛帽,但他頭頂上那團白色的毛球確實分散了他的注意。

該死的可愛。

「什麼?我不能過來看看...

*無壓力的小段子使我快樂

*祝每個在DC圈打滾的小夥伴新的一年大快樂!!

*希望明年我們的Wally寶寶不要再被虐了嗚嗚嗚

1.

當Kyle強壓著使用戒指能力的慾望把在他那可憐的公寓內積了幾個月的垃圾提著下階梯,艱困的用肩膀把被積雪阻塞的鐵門推開時,他沒有想到會撞上被淺米色大衣裹的嚴實的熟人。

瞪著很明顯用了光速幫搭接過幾包垃圾袋的手,剛回地球才兩小時的綠燈俠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

「哇喔,以一個錯過聖誕節的傢伙來說,你要丟的垃圾還真多」

「什、怎麼、你、」

他不知道誰給Wally買的那頂毛帽,但他頭頂上那團白色的毛球確實分散了他的注意。

該死的可愛。

「什麼?我不能過來看看你嗎?」

雖然那被冷天凍的紅撲撲的臉蛋有將近三分之一都被紅色的圍巾遮住了,但他仍捕捉到對方故意鼓起的腮幫子。

跟每次他對綠箭惡作劇,然後全部推給他後被拆穿的委屈表情一模一樣。

Kyle仍是呆站在已經生鏽的鐵門前,一臉憤怒的瞪著他的”最佳拍檔”。

「你不該在這裡!」

這可一切都不對!

很明顯這聲明惹怒了被包著像北極熊般的閃電俠,他手上幫忙提著的垃圾袋瞬間被丟在了雪地裡,帶著手套的手生氣的插在腰上。

萬能的小藍人啊,為什麼連那手套上都有毛球??

在他離開地球的這幾個星期閃電俠突然愛上了毛球是不是?

「我大老遠從溫暖的中心城跑過來幫你丟垃圾,中間還差點因為那些要融不融的冰滑進哈德遜河哩,你這什麼態度」

清亮的綠眼睛瞇了起來。

「你有約會了是不是?好吧,我就知道我該跟Jay他們、」

「不是!」看對方轉身就要走,Kyle緊急衝上前抓住Wally圍巾的一角。

誰!誰給他用圍巾在後面綁了著超大蝴蝶結的???

他腦內還在一團混亂的思考要不要把被他解開的蝴蝶結綁回去,但那道就算在白雪紛飛的冬天都像團火的瞪視把他拉回了現實。

他在那眼神下疲憊的抹了抹臉。

「你怎麼知道我回來了?」

「啊?」

「你怎麼知道我回來地球了?」

Wally把臉又埋進去了圍巾裡了些,皺著的眉正告訴他他仍很不滿意Kyle對他說話的態度。

「Supes在我結束瞭望塔值班的時候跟我說他看到你飛回來了…….」

Kyle Rayner,正義聯盟驕傲的一份子,這輩子從沒想過會被大都會的藍大個背叛。

他嘆了口氣,幫Wally有些歪斜的毛帽調整好。

「這本該是個驚喜的……」

「什麼?」

「我應該回來後把所有的事情處理好,飛去你的公寓按你的門鈴給你個驚喜的,我還請John幫我查了你的班表,你現在應該在瞭望塔裡,不是這裡」

他看著Wally的綠眼睛茫然了幾秒。

「喔」Kyle肯定Wally圍巾下的嘴型仍驚訝的保持著個O的形狀「喔……好吧……」

好吧,這也算驚喜了吧。

看他仍定在那沒什麼反應,Kyle無奈地撿起剛被拋棄在雪地裡的垃圾袋往垃圾處理箱的方向走,後方靴子踩進雪裡壓碎雪上薄薄冰層的聲響讓他知道Wally正默默地跟在他身後走著。

「說真的,你現在是在翹班?」他希望他難得可以待在地球的幾天,Wally不會是因為逃班而被蝙蝠俠禁足在瞭望塔裡。

雖然他也可以去瞭望他陪他就是。

「Supes說他可以幫我替班,之後他兒子生日時他有班再幫他就好」

Kyle在心裡笑了幾聲,誰都知道蝙蝠俠不會在超人兒子生日的時候給超人排班的,也只有Wally會買了這個帳。

「Huh,Clark可真是個好人」

「是阿」跟在他身後,像丟籃球一樣把手裡垃圾袋往那已經被塞爆的箱子洞口投擲的人轉過頭直直地看著他「所以、你的計劃本來該是什麼?」

Kyle雙手放在口袋裡,無意識的踢著被踩的泥濘的積雪。

「John送了我件大衣當作聖誕禮物,我想應該會披著它,拿著禮物跟一束花在你回公寓後換衣服的時候敲你的門,問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看看跨年煙火的」他無奈的說「你知道,Hal他甚至幫我挑了雙馬靴」

「你買了一束花?真的?」Wally像是被噁心到了皺起了眉。

「有著滿滿金莎巧克力的花?」

他挑著眉幫千里迢迢趕過來的人開了門,裡面開得正強的暖氣讓他剛剛被凍傷的手指有些不適應。

Wally愣在門口,看著那躺在Kyle公寓裡正中央的金色花束,有些尷尬的歪了歪頭,側過身子看著他。

「呃、那不然我回我公寓等你?」

 

2.

「你是要把剛拿到的花全部吃了是不是?」Kyle整裡下自己的衣服,在走出門口的時候試著幫Wally脖子上的圍巾綁回蝴蝶結的樣子。

「話說你這毛茸茸的帽子跟手套是怎麼回事?」Wally頭上那毛球在他綁圍巾的時候不斷戳進他眼睛裡,而坐在沙發裡的帽子主人則是還在拆那束花裡的巧克力,但卻將金閃閃的包裝紙小心的疊在一旁,還用桌上的遙控器壓著,生怕被窗外的寒風吹走。

「Bart給的聖誕禮物,你如果仔細看可以看到歡迎來到中心城的LOGO,我猜是他想起當天是聖誕節後花了幾秒衝進去中心城哪個紀念品店買的」

「然後你就穿了?」

他下次送個兔耳朵頭飾,Wally也會戴上是嗎?

「我出門的時候他在鬧,一副要是沒穿他的聖誕禮物他就要大哭大鬧煩死我叔叔跟我姑姑的架式,為了我姑姑可憐的耳朵我能怎麼辦?」

看Wally痛苦不已的表情,那心智年齡極低的閃電小子聽起來是鬧得挺嚴重的。

「是滿符合小孩子的審美的,那你的圍巾呢?」

他左右調整了一下,滿意的看著自己綁好的左右對稱的大紅蝴蝶結,Wally帽沿下的小捲髮參差的躺在上面,Kyle瞬間產生了想幫這蝴蝶結拍張照片的念頭。

「圍巾?圍巾怎麼了嗎?出門前Aunt Iris幫我圍的,說紐約很冷要我多穿點」

那Wally的姑姑綁蝴蝶結的功力還真不錯,Kyle想,能讓這蝴蝶結從中心城到東岸都沒解開。

「沒事,很好看,襯你的眼睛」

4.

「那些包裝紙你別丟了,我們回來的時候我還要用呢」

「你是小學生嗎,蒐集包裝紙作什麼」

「吵死了,叫你留著就留著」

粗糙的毛線手套粗魯的糊了他一臉。

5.

「你想在哪裡看煙火?」一手捧著剛剛花了快半小時才買到的熱可可,Kyle試著忽視另一隻手上透過手套傳來的溫度。

Bart那小子為什麼就要送手套呢。

要是沒那層扎人的手套多好啊。

「我以為你有計畫?」Wally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剛剛還是誰在憤憤不平自己的計畫被搞砸的?

「我原本有的阿」Kyle咬著唇,看著街上有點過多的人群「但我們好像出來晚了,看起來是沒辦法看到那顆大水晶球了」

他本來還在思考要不就穿上制服飄到哪個樓上去,煙花跟紐約迷幻的霓虹燈下他的綠光根本不會太顯眼,但Wally卻說他難得沒穿的邋塌,就不要讓那制服糟踏John幫他選大衣的美意了。

「那我幾年前就跟泰坦的幾個人去看過了,穿著制服在樓上看的,那時候Dick和星火吻的可火辣了」Wally笑著回憶起他和其他少年英雄們一起在跨年夜裡狂歡的回憶。

然後就得到了Kyle詢問式的目光。

「喔、不,我才不告訴你我吻了誰呢」Wally讓自己離那外星醋桶更近了些,整顆頭枕在對方沒有圍巾的頸窩,就像街上每個與他們擦肩而過的情侶一樣。

果不其然的看見他剛交往幾個月的黑髮男友頰上的紅暈。

這其實不太像他們平時的相處模式,但這是他們第一次一起過節,Wally覺得偶爾不刀劍相向也是挺好的,尤其是就Kyle常常從地球消失個幾個星期的頻率而言。

他在任務後看著他隊友苦惱的發著手機訊息的時候都開始羨慕John的女朋友了,至少她的翡翠騎士還待在地球上,而不是在哪個遙遠的星系跟火辣的外星女燈俠一同出燈團任務。

思考著,他現在把手全摟在了Kyle的左手臂上,腦中閃過好幾個地點。

「要不我們去泰坦塔吧,樓頂可以看見煙火,哈迪遜河倒映著也滿美的」

「真的?你在跟我說了幾年前你跟泰坦的不知道誰親了後,還提議我們去泰坦塔上看煙火?」

「難道你想回瞭望塔上看轉播?」Wally抬起眼,差個幾公分他就可以親到Kyle帶著麵包屑削的嘴角「今天那裡不會有什麼人的,頂多Garth受不了了水下世界的泡泡跑回去透透氣」

Kyle轉過頭看著全身重量幾乎壓著他的紅髮英雄,思考著現在親下去是不是可以嚐到金莎的味道。

「你怎麼可以確定其他人不會跟你一樣帶著伴去塔頂幽會?」

Wally盯著他一秒。

「我給他們發訊息總行了吧」

「好吧」Kyle妥協了,看著Wally花了一秒掏出手機,花了三秒傳了他根本沒跟上打了什麼的超長訊息。

他在Wally把手機收回口袋裡時親了下他頰上的雀斑。

三個星期。他想,他三個星期沒數過Wally臉上的紅棕色雀斑了。

「真的?Rayner,隔了三個星期你應該親嘴的」

「有點耐心,West。我們可以把那個吻留到開始放煙花的時候」

6.

「真不是Dick?」

「我才跟你說他那時候跟Kory吻的火熱呢」

「我知道了,是Roy。」

「他吻著你的前女友呢!」

「……那個亞特蘭提斯人?」

「鑒於我還不知道亞特蘭提斯人吻起來是不是像死魚的味道,所以不是」

「天啊,Wally你親了那綠皮膚的孩子嗎?!」

「Eww,Garfield那時候才幾歲阿,我看起來像是喜歡小孩子的變態嗎?!」

Kyle有時候真的很怨恨他錯過Wally在泰坦的所有時光。

7.

在他用綠燈在泰坦塔上作出了一個看起來有溫度的營火和實際上挺保暖的毛毯後,Wally就把他的毛帽跟手套脫了,紅色的圍巾鬆垮垮的披在了肩上,跟他靠在了綠色螢光暖被裡,看著那人工搖曳的綠色火光。

背景裡只有咻咻的風聲跟Wally手機裡的時代廣場直播的音樂聲,裡頭傳來的群眾鼓譟聲讓他們間的空氣更顯的寂靜了。

「燈戒說等等要飄雪了」

「真棒,你要不在這蓋個小木屋吧」

「然後在裡面放張床?」

Kyle讓Wally躺到了他腿上,試著將手裡的熱可可摀暖些。

Wally瞪大眼仰望著他。

「在泰坦塔上?還在這種雪天?不了,我們泰坦裡面荒唐的只需要一個Dick就夠了」

「聽起來是個精彩的故事」Kyle被勾起了興趣。

「青少年的時候你可能會覺得很精采,現在想起來根本是個創傷」Wally翻了個白眼,沒有想講故事的意願。

「那就回我家?」他將腿上的紅髮用手指梳順了些,不知道是那件綠燈作的暖被過於溫暖了,還是Wally本來就高的體溫,他額上已經覆了一層細細的薄汗。

「哼嗯,那就你家吧」

 

他們都沉默的一會,讓寒風在耳邊喧囂,他讓環著對方的雙手收緊了些,作為回應,那紅色的腦袋也在他大腿上蹭了蹭,像極了一隻慵懶的橘貓。

那是段柔和且沁著巧克力香甜的寂靜。

要是在兩年前,Kyle可從沒想過他和那個脾氣暴躁的閃電俠之間可以有這樣子的空氣。

「吶,Flash」

「你想要什麼,GL?」

「我想要給你個禮物」

Wally仰著頭看著Kyle像是變魔術一樣,變出了個紙盒子,看起來像是隨便在倉庫裡挖出的紙盒。

「別跟我說那是戒指,我們從死對頭變情人才過了三個月」Wally有些擔心的看著那只大小怎麼看都不對勁的盒子。

Kyle只是挑著眉,不發一語的開了那盒子。

世界上最快的男人直直的瞪著那盒子有了五秒。

「一顆綠色的石頭?」Wally坐了起來,從那破爛的紙盒裡拿出石頭捧在手裡,他們身上暖被和眼前營火的綠光實在太過顯眼,他一點也看不出這石頭會不會在夜裡發光。

端詳了好一陣子,他終於想起自己曾在哪看過類似的東西。

「天啊! Kyle,另一個世界來的正義領主是有些可怕,但我不需要一個可以殺死Supes的石頭!他為了你還幫我值班-----」

Kyle準確的摀住開始慌亂的人的嘴巴。

「閉嘴,這不是氪石」

Wally的綠眼睛困惑的看著他。

「這不是?」

「當然不是!我要殺超人幹嘛呢!」

「那這是什麼?」Wally把石頭拿近了些,驚喜的發現有些複雜的雕紋在上面。

「這是一個外星公主送我的」

「外星公主是吧」Wally將那石頭放了下來,試著不讓自己話語中的醋意太過明顯。

銀河系外到底有幾個天殺的外星公主。

Kyle沒聽出他聲線裡的不對,將自己的手覆在對方拿著石頭的手上。

「那是他們祈福用的礦石,很難取得。不覺得這顏色很像你的眼睛嗎?我拜託了一陣才要來的,那個外星公主還教我他們的紋飾,聽說親手刻上符文可以求得平安」

Wally開始覺得Kyle貼著他肌膚的那雙手發燙了起來。

「我不常在地球,這有點像是、幫你求個平安符?」

「喔」他輕聲回應。

喔。

Wally有些不安的移了移身體的重心,可能是他的錯覺,他們間的空氣有些黏膩了起來,風的聲音消失在其中,他聽見自己的心跳隨著背景裡不知道誰的倒數聲而大力震動著他的耳膜。

自從前幾年的那次,他就沒這麼緊張過了。

不假思索的、用力拉下那墨綠大衣的領口,他把人扯進一個狂熱的吻裡。

那雙本該拿著畫筆的手馬上回應的捧著他的後腦。

 

Kyle在他們倆都喘著換氣的時候試著提醒,但手沒從他腰上離開。

遠方閃耀的各式燈火在Wally清亮的眼珠子中倒映著。

「Wally…嗯…煙火、」

「去他的煙火」他咬上那因蒸騰的霧氣而迷濛的唇瓣。

 

8.

煙火最絢麗的時候,他們在空中試著撫過對方的每一吋肌膚,試著把對方嘴裡每一句呻吟吞進肚裡。

Wally在把頭埋進Kyle頸窩前捕捉到了一秒曼哈頓夜空中綠色紅色相間的一輪煙花,還有些浪漫的配著細細飄著的白色雪花。

足夠了。

他想。

 

9.

Kyle再次飛離地球前都不知道他客廳茶几上的一疊金莎包裝紙是要用來做什麼。

等到下個月他終於有機會給Wally一次正式的回鄉驚喜,靜悄悄地捧著裝著5個芝士漢堡飄進Wally房間時,他才看見那金莎包裝紙被摺成一朵朵精緻的小花被放進小玻璃瓶裡,而那他送的綠色翡翠在一旁,被放在比起他那破紙盒更為精緻的黑色絨布盒中,靜靜的躺在Wally的床頭櫃上。

他不知道是那石頭在夜裡閃的耀眼還是Wally竟然手巧到可以用糖果包裝紙摺出玫瑰花這件事比較讓他驚喜。

 

10.

Wally在感覺到他的床凹陷下去後,迷茫的睜開了眼。

在黑夜裡顯得過於耀眼的綠光盈滿了他有些空蕩蕩的房間。

「Kyle?」

「呃、Surprise?」

他吸了西最近因為天氣轉變而有些過敏的鼻子,看著他又消失不知道幾個星期的男朋友呆呆的飄在空中。

「你要待在那多久,你再不進來床上我要先睡了」

在他想把被子捲進來前,熟悉的體溫就已貼上了他的後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