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warriors

17127浏览    1621参与
秃头小眠

是猫武士oc雾肚

点了lofter自带的滤镜,图二是用油漆桶乱点点出来的,意外地很酷(?

图三是原图!

是猫武士oc雾肚

点了lofter自带的滤镜,图二是用油漆桶乱点点出来的,意外地很酷(?

图三是原图!

秃头小眠

复仇者们——猫武士反派oc

游荡在山区的流浪者们,孤独与痛苦的过去将他们聚集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王国。

KING复仇的怒火在族群的土地上熊熊燃烧,他的战士们会始终伴他左右,至死不离。


头领

蜥齿(玳瑁色长毛大块头公猫,琥珀色眼睛)


副手

黑棘刺(烟黑色虎斑母猫,暗琥珀色眼睛)


医师

月高(银灰色公猫,耳尖为黑色,额头上有一块弯月状的白斑,绿色眼睛)


成员

冰斑(雪白色母猫,背部,右耳和眼角布有浅灰色斑块,冰蓝色眼睛)

大山(毛色斑驳的棕色大块头公猫,绿色眼睛)

雾肚(深灰色公猫,身上布有或深或浅的虎斑条纹,腹部为浅灰色,蓝色眼睛)

柑枝(姜黄色黑虎斑母猫,身上的条纹像柔韧的枝条般交......

游荡在山区的流浪者们,孤独与痛苦的过去将他们聚集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王国。

KING复仇的怒火在族群的土地上熊熊燃烧,他的战士们会始终伴他左右,至死不离。


头领

蜥齿(玳瑁色长毛大块头公猫,琥珀色眼睛)


副手

黑棘刺(烟黑色虎斑母猫,暗琥珀色眼睛)


医师

月高(银灰色公猫,耳尖为黑色,额头上有一块弯月状的白斑,绿色眼睛)


成员

冰斑(雪白色母猫,背部,右耳和眼角布有浅灰色斑块,冰蓝色眼睛)

大山(毛色斑驳的棕色大块头公猫,绿色眼睛)

雾肚(深灰色公猫,身上布有或深或浅的虎斑条纹,腹部为浅灰色,蓝色眼睛)

柑枝(姜黄色黑虎斑母猫,身上的条纹像柔韧的枝条般交错,琥珀色眼睛)

桔梗(苍白色与银灰色相间的虎斑母猫,深蓝色眼睛)

沙角(浅姜色虎斑公猫,绿色眼睛)

山核桃(浅棕色虎斑公猫,浅绿色眼睛)

……


蜥齿在他的同伴的眼中,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他很强大,有着绝对的毅力与魄力。对族群猫的刻骨仇恨将他锻烧得残忍,但他从不对自己的臣民们施以暴政。

在许多个季节前,他召集散落在山区各个角落的泼皮猫,教会他们格斗技巧,给了他们一个共同的家。

他的狂暴只留给他的仇人。

他坐在由兽骨与鲜血筑成的王座之上,残忍恐怖,却又深受爱戴。

他倍受赞颂,他倍受责骂。

Aeolus
占tag致歉x 是接稿条,家里...

占tag致歉x

是接稿条,家里经济出了点问题所以长期接,先后付都可以但最好是先付。

绝对不会跑单!绝对不会跑单!绝对不会跑单!假期期间大概一天半一张稿,上学期间清稿较慢但绝对不会跑,要是拖时间长了我会画小脑壳做补偿。

可以先排单,画到你会小窗戳一下。流程是草稿——线稿——上色——成图,勾线前退单全款退,勾线后要留10r咕咕费。

互动也可以接,两只猫以上按一只猫40r收费

lxfs可以来私信要

占tag致歉x

是接稿条,家里经济出了点问题所以长期接,先后付都可以但最好是先付。

绝对不会跑单!绝对不会跑单!绝对不会跑单!假期期间大概一天半一张稿,上学期间清稿较慢但绝对不会跑,要是拖时间长了我会画小脑壳做补偿。

可以先排单,画到你会小窗戳一下。流程是草稿——线稿——上色——成图,勾线前退单全款退,勾线后要留10r咕咕费。

互动也可以接,两只猫以上按一只猫40r收费

lxfs可以来私信要

SodaNa2Co3

好久之前画的小漫画()

是藤池杀死蚁毛那段

本子不好拍所以画面很歪(挠头)

(奶奶的小学生分镜)

好久之前画的小漫画()

是藤池杀死蚁毛那段

本子不好拍所以画面很歪(挠头)

(奶奶的小学生分镜)

凛冬斜阳
“Fire Alone Can...

“Fire Alone Can Save Our Clan”

“Fire Alone Can Save Our Clan”

Aeolus

透个meme图(?

电脑最近动不动就蓝屏估计meme得推迟了(摸下巴

透个meme图(?

电脑最近动不动就蓝屏估计meme得推迟了(摸下巴

林秋石的栗子

那年在未名湖畔你说我菜,现在我卷土重来还是很菜

那年在未名湖畔你说我菜,现在我卷土重来还是很菜

元生-187
什么,猫武士出动画了? 【猫武...

什么,猫武士出动画了?


【猫武士oc】,接上文的迷山与迷城设定。


作为繁育社宠物猫的邦尼在转运的路上接触了夺星者,听闻了族群的故事后憧憬星族与族群猫的生活。

他将故事告诉了同院的繁育用母猫12号,与12号约好一同逃离。

狂风暴雨之夜,执行者焦痕和灵眼前来营救接应,两只宠物猫逃离繁育社,前往迷城。

邦尼满心欢喜地通过加入仪式,并劝说12号继续进行,却拒绝告诉她任何与仪式进程相关的细节。12号对迷城心生疑窦,临阵退缩,称自己没有实战经验捕猎失败,以故意拖延仪式的进程,并择日出逃。

12号在逃亡过程中冲上雷鬼路被雷鬼兽碾死,留下两只幼年的幼崽遗孤。两只幼崽被另一只独行猫带领前往森......

什么,猫武士出动画了?


【猫武士oc】,接上文的迷山与迷城设定。


作为繁育社宠物猫的邦尼在转运的路上接触了夺星者,听闻了族群的故事后憧憬星族与族群猫的生活。

他将故事告诉了同院的繁育用母猫12号,与12号约好一同逃离。

狂风暴雨之夜,执行者焦痕和灵眼前来营救接应,两只宠物猫逃离繁育社,前往迷城。

邦尼满心欢喜地通过加入仪式,并劝说12号继续进行,却拒绝告诉她任何与仪式进程相关的细节。12号对迷城心生疑窦,临阵退缩,称自己没有实战经验捕猎失败,以故意拖延仪式的进程,并择日出逃。

12号在逃亡过程中冲上雷鬼路被雷鬼兽碾死,留下两只幼年的幼崽遗孤。两只幼崽被另一只独行猫带领前往森林,其中一只死于狐狸的袭击,另一只在奔逃中闯入月族的领地,被甘草尾收养,取名小尘

元生-187

因为画出来立绘太好看了效果超乎预期,所以破例发一下oc


简而言之是两个坏蛋的故事,一个蛊惑人心反星族头子和他别有异心想要黑吃黑的伥鬼手下


p2是文字设定,不知道会不会压图

因为画出来立绘太好看了效果超乎预期,所以破例发一下oc


简而言之是两个坏蛋的故事,一个蛊惑人心反星族头子和他别有异心想要黑吃黑的伥鬼手下


p2是文字设定,不知道会不会压图

北野 咲

[逆溯]第九章*再遇

  松鸦爪的心瞬间几乎停止跳动。

  “搞什么玩意?”松鸦爪呸的一声吐掉嘴里的草药。她知道这一天总会来,但是她没想到竟然这么快。两天前才在几乎是猫群领地边界的位置发现感染者,今天那群猫不猫鬼不鬼的玩意儿就找上自己族门了。“你怎么知道的?”

  大概是松鸦爪的语气过于急切,最后那句逼问把斜渡鸟搞得愣了一愣。

  “我…也说不清。但是我就是知道。”斜渡鸟下意识用前爪拨弄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我能听见他们的动静——独特的动静。和族群猫不同。他们的步伐如同黑森林的恶灵般带着令我胆寒的气息。我只能这么解释。”

  “你知道离我们大概有多远吗?”松鸦爪追问。

  斜渡鸟颤动耳廓,摇了摇头。

  ...

  松鸦爪的心瞬间几乎停止跳动。

  “搞什么玩意?”松鸦爪呸的一声吐掉嘴里的草药。她知道这一天总会来,但是她没想到竟然这么快。两天前才在几乎是猫群领地边界的位置发现感染者,今天那群猫不猫鬼不鬼的玩意儿就找上自己族门了。“你怎么知道的?”

  大概是松鸦爪的语气过于急切,最后那句逼问把斜渡鸟搞得愣了一愣。

  “我…也说不清。但是我就是知道。”斜渡鸟下意识用前爪拨弄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我能听见他们的动静——独特的动静。和族群猫不同。他们的步伐如同黑森林的恶灵般带着令我胆寒的气息。我只能这么解释。”

  “你知道离我们大概有多远吗?”松鸦爪追问。

  斜渡鸟颤动耳廓,摇了摇头。

  松鸦爪眼睛越瞪越大,她随意把草药藏在了一棵树旁,一边说:“我更应该过去,我的族猫还在那里。”

  “我和你一起。”斜渡鸟点点头,转变态度。“但是我们要……你干什么?”

  斜渡鸟刚迈开第一步准备跟着松鸦爪一起离开,没料到松鸦爪猛地站住了脚步,自己的胸脯撞上对方的屁股,刚说了半句说的话也被打断,她没忍住声音里的烦躁,低声质问。

  松鸦爪早就屏蔽了斜渡鸟的动静,她咧开嘴仔细嗅着空气,草药气味从鼻孔里散去后松鸦爪在转身的一瞬间捕捉到了如游丝般微弱的一股异味。

  好熟悉。腐烂死亡气息。在哪里遇见过?

  感染者?

  松鸦爪想起来了,两天前也是这样一股臭味,让她和她的巫医同伴免于直接与感染者撞个照面。她骂了自己一句,忍住不适努力将这股气味刻入大脑里。

  “没事,我们快走。”松鸦爪头也没回,撒爪朝目标处跑去。

  “奇怪的毛球……”斜渡鸟皱着眉头嘀咕一句,踩着松鸦爪的脚步追上去。

  松鸦爪用了比两天前逃跑更快的速度向前跳跃冲刺,她担心自己晚一秒,族猫就会被感染者袭击。

  面前的树丛里传出一声尖叫,接着风爪便从其中跳了出来。

  “松鸦爪!快去帮忙,他们遇见了感染者!你知道怎么处理那些东西!”风爪的声音里带着难以抑制的颤抖的哭腔,炭黑的长毛都竖了起来。

  “风爪,去营地报警,告诉月痕和豹爪她们多加小心。”松鸦爪和斜渡鸟交换一个目光。

  武士与巫徒赶到时,看见巡逻队领头猫枝掌正和一名感染者周旋。松鸦爪忍不住怀疑那名资深武士是鼻子塞住了,可见他愿意给身后的族猫争取逃脱时间,又不由得对他的勇气心生敬佩。

  “枝掌!离开!去阳光能照到的地方!”松鸦爪大声呼喊。

  “他们往那边去了,还有一个感染者跟着他们!”枝掌听了松鸦爪的话往后缩了缩,环顾四周,用尾巴指了一个方向。“该死的老鼠屎!它们动作好敏捷!”

  松鸦爪接着便扭头对斜渡鸟道:“你去把其他猫带到阳光底下,你知道原因的。”

  斜渡鸟不满的瞟了松鸦爪一眼:“别命令我,小猫,我知道要怎么解决问题。”她嘴上这么说着,朝枝掌示意的方向奔跑的动作却毫不拖泥带水。

  “跟我走,你不要碰它,千万不要。”松鸦爪跳到枝掌身边,朝那感染者嘶吼一声。对方似乎对于力量的对比还残存一点儿概念,把腐烂发臭的脑袋收回去了一点。

  松鸦爪与武士交换了一个目光,意外发现了他琥珀色的瞳仁深处流露出来一抹悲恸。

  奔跑的感觉让斜渡鸟的胸腔剧烈疼痛,每一次呼吸都让她眼前发黑,几乎要一口气背过去。

  不过幸好,赶在自己去世之前她成功找到了巡逻队。

  “你们走,去森林外面,那里有它们害怕的日光。”斜渡鸟跃到逃窜的猫群前方,大声命令。一时间猫群愣了愣。

  “银花,你带着他们快走,我去引走感染者。”斜渡鸟挤着眼睛才认出一只她能喊出名字的阳族猫。“快点!”

  银花眨眨眼,点头道:“多加小心,斜渡鸟,风爪去搬救兵了,其他猫一会就来。”几只猫不敢怠慢,跟在银花后面朝另一侧跑去。

  斜渡鸟一扭耳朵,转身怒视那名感染者,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声。

  咆哮声才刚刚发出一半,却随着斜渡鸟眼睛越瞪越大而止住了。

  “云……云雀跃?”

  斜渡鸟忍住内心的反胃感打量感染者身上残存的一半毛发和模糊的面孔。没有认错,自己族群的巫医身上黑白灰相杂的皮毛,就算烂成灰她也认识。斜渡鸟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一口把早上吃的猎物都吐出来。

  云雀跃已经死了,可能更糟…被感染者噬咬后…半死不活。

  总之,她熟识的那名友善耐心的巫医已经不存在于这片荒诞而又破碎的森林了。

  恶心感退潮般散去了,斜渡鸟感觉自己头晕目眩,摇摇晃晃的,如同站在湍急的波浪中一般。连稳住自身都做不到,还谈什么走向充满光芒的将来。

  但是她必须要站稳啊。从夜星异化那一天起,从他们暮族残部从他们家园逃离那一天起,斜渡鸟就发现她似乎能感知到普通猫所感知不到的东西。每一个夜晚传入耳朵的声音将她折腾得几乎睡不着。

  “……杀。”“夺…”“…占领。”那些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在远方低声说。

  斜渡鸟一度以为自己精神出了毛病,或许即将被黑森林控制心智。

  “杀……”

  如今斜渡鸟面前的这只感染者说道。

  “过来啊!”斜渡鸟爆出一声怒喝,朝“云雀跃”呲出牙齿。

  对方愣了愣,发出一声带着臭味的吼声朝斜渡鸟踉踉跄跄冲过来。

  虽然是踉踉跄跄的…但是速度真的很快……

  斜渡鸟眨了眨眼睛,一甩尾巴引着感染者朝森林边缘跑去。

林秋石的栗子

看海六猫之三,其他的之后画

看海六猫之三,其他的之后画

舟日睡不醒

【meme】美式霸凌 但是猫武士

(出场:火爪 虎掌 尘爪 长尾 蓝星)

(有参考 见评论)


我终于把这个坑填了(尘毛点图后的坑

【meme】美式霸凌 但是猫武士

(出场:火爪 虎掌 尘爪 长尾 蓝星)

(有参考 见评论)


我终于把这个坑填了(尘毛点图后的坑

你要坚守阵地

1

    尾巴拍打地面的脆响令小明偏过头瞪了一眼身边的伙伴:“你会惊动敌人的!”他嘶道。

他的伙伴仅仅冲他嗤笑一声:“自以为是的毛球。”尾尖掉了个头,戳在他的侧腰上。

正值绿叶季正午,烈日伸出火舌劈头盖脸地舔舐小明的毛发。他全身都泡在汗水里,一股隐隐的燥怒郁积在胸口,需得以强大的意志力抵挡才不会像成熟的豆荚一样爆裂。不识好歹的尾巴尖一下一下戳在他的痒痒肌上,终于把仅存的理智戳碎。

小明蜷起腰腹,刹不住车的尾巴正好送到他嘴边。

下一刻惊恐的尖叫直冲云霄,敌人庞大的身躯站直起来,低下脑袋看见了两只小猫,双眼被戏谑的笑意点燃。小明绝望地垂下头。

“小明......

    尾巴拍打地面的脆响令小明偏过头瞪了一眼身边的伙伴:“你会惊动敌人的!”他嘶道。

他的伙伴仅仅冲他嗤笑一声:“自以为是的毛球。”尾尖掉了个头,戳在他的侧腰上。

正值绿叶季正午,烈日伸出火舌劈头盖脸地舔舐小明的毛发。他全身都泡在汗水里,一股隐隐的燥怒郁积在胸口,需得以强大的意志力抵挡才不会像成熟的豆荚一样爆裂。不识好歹的尾巴尖一下一下戳在他的痒痒肌上,终于把仅存的理智戳碎。

小明蜷起腰腹,刹不住车的尾巴正好送到他嘴边。

下一刻惊恐的尖叫直冲云霄,敌人庞大的身躯站直起来,低下脑袋看见了两只小猫,双眼被戏谑的笑意点燃。小明绝望地垂下头。

“小明!小茸。”跺脚的震动由远及近传来,小明吐掉满嘴的毛发抬起头,果不其然看见小公猫的臭脸,“你们就不能认真配合我一次!”

小茸心疼地抱着大尾巴呼呼吹气,满脸无辜道:“尾巴被虫子咬了。”

小明抗议道:“你自己招蜂引蝶,活该!”

小猞猁越发阴沉的脸色看起来像是希望把两个手足碾死在土中。

“似乎有几个小家伙对我们图谋不轨啊?”

“是的。”小猞猁心如死灰,甚至忽略了探头探脑的长老在他背后做鬼脸的皮样儿,“他们在下风处埋伏,我从上风处引起敌人警觉。这本来是一次完美的伏击,错在我找了两只没脑子的小虫子作为同谋。”

长老们善意地笑了起来。三只小猫的外祖父,橄榄枝顺势低吼道:“我想作为一只被搅扰了午睡的老獾,我应该把讨厌的跳蚤们统统赶出去了。”他伸出柔软的掌垫拍得小猫们踉踉跄跄、一边兴奋地尖叫,一边连推带搡地逃离了长老晒太阳的空地。

小猫鬼鬼祟祟地避开工作闲暇时瘫倒在地的成年猫们,钻进了一处只有小猫才能发现的拥挤树丛,小明在姐妹转身的时候险些被绊倒在地,于是开玩笑地冲撞回去。不大的空间瞬间被翻滚的毛团们占满,引得小猞猁再度炸毛。

“好了!停下!复盘时间。”小公猫模仿父亲一板一眼的说教方式,同时优雅地坐直,尾巴盘在脚边,瞪着手足直到他们嘟哝着停止玩闹。

“这没意思。”小茸抗议道。

“我们都累了!”小明附和,“我们已经袭击了两名武士、一名学徒,加上刚才的长老,拜托,今天的‘训练’已经满值了。”

“武士从不抱怨疲惫!”小猞猁嘶嘶着,“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是我们的学徒仪式了,我们应该为此做好准备。”

“是啊,用骚扰同伴的方式做好准备?”小明说完立刻低头,避开了小猞猁挥来的爪子。

“这并不好笑!”他气呼呼地瞪了一眼偷笑的小茸,“我很认真地挑选了没有为工作所累、或者是处于闲暇时间的族伴来协助我们,你们怎么就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呢?尤其是你,小明,你知道你的情况有多么特殊,如果——”小猞猁忽然住嘴,但说出口的半句话已经表明了一切。他懊恼地无声咒骂自己。

小明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大步离开树丛。

两只小猫尴尬地留在原地。小猞猁颓然低下脑袋,小茸默默地把尾巴搭在兄弟肩上,听见他咕哝:“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是吧?”

小茸摇了摇他的肩膀:“你只是太担心他,我也是。”

“我没办法不去做点什么。我控制不住想让他做点什么!”小猞猁挫败地低吼,“但是这真的很讨厌,不是吗?”

小茸耸耸肩:“你要是真这么觉得的话,我也不好否定。”她对上小猞猁深色的眼睛。

“现在,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饿死了。”

 

“吱——吱——吱——”

夏日虫鸣单调而喧嚣,拨弄着被晒焉的猫儿们心底无名火起。小明听见两名武士因为同时看中了一直硕鼠吵上了架,看戏的猫儿有气无力地劝了两声就不管了。浮躁的气味在营地里蔓延,无论小明藏在哪里都无法躲避。

他有些后悔离开了手足,至少在血缘亲人旁边他总是能将不安甩在身后,兴致勃勃地等着他们挟自己永无止境地玩闹下去。

但是今天真的越界了。一想到小猞猁未说完的半句话,小明就腾起一股大喊大叫的欲望,但他强行摒住了,他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在哪里,至少今天一整天他都不想再看见他们。

他的情况?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情况!全族猫都知道他什么情况!所以那种怜悯的目光追随着自己、无处不在,就好像他永远也长不大了似的、就好像他马上见星族了似的,而实际上他什么都不会发生,他最不需要的就是他们的同情和小心翼翼。但他们都那么好心好意迁就他,好像他不接受他们的理解就有什么大病一样!

他的手足应该是站在他这一边的!而不是变得和其他猫一样!

一只无忧无虑的小瓢虫飞到小明眼前的一片树叶上。看哪,它是多么的完美,美丽的鞘翅,健全的六肢,重要的是没有其他瓢虫会在它行动时指指点点,甚至随时替他出手。

小明从牙缝中挤出一丝威胁的嘶嘶声,但瓢虫无动于衷。小明深深地被冒犯了,忍不住一巴掌击向树叶。

整丛枝叶都在震颤,似乎在控诉他伤及无辜。瓢虫晃晃悠悠地飞远了,小明横眉怒看,杀气四溢,心头的火焰越烧越旺。

忽然身前传来小猫的响动,小明回过神来,看向二十步远的巫医巢穴。温顺的小母猫正从里面探出身子,与巢里的另一只猫有说有笑。

小明急切地等着她闲聊完毕、走向猎物堆,才快速地冲过去拦下她:“小茴香!”

小白猫吓了一跳,僵硬地注视着小明喘吁吁地跑向自己。

“你好,小明,又是什么?”

“没事,我只是确认一下。”

小茴香看起来放松下来:“我不会改变主意的。只要泉星没有其他指令,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巫医学徒的。”

小明为自己的施压感到羞愧,他避开了小母猫关切的眼神。

“你还好吗?是不是又有猫瞎操心了?”

“没有。”他撒谎道,感到更加不自在,“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问过你,你为什么志向成为巫医?明明成为巫医有很多不方便,像是超级孤独什么的……”

小茴香看起来又紧张起来。小明怀疑她把自己的新话题当作某种面试考题了,拜托,这也太夸张了。

“我是为了更好地服务族群,所以选择了巫医。”听听,这是什么模棱两可的应付话?

“我知道,大家都是这么说的,也没见得那么主动啊?”

小茴香躲闪着小明的目光:“那么就是祖灵。”

“祖灵?”

“成为巫医就有更多机会接近星族和祖先的智慧,我认为我能从中学到很多。”

小明抽了下胡须,开了个玩笑:“他们肯定很高兴你能这么想,基于咱们雷族的巫医总是状况百出。”

雷族预备巫医学徒瞪了他足足三个心跳才反应过来他在暗指什么:“他们的成就与自身的缺陷毫不相干!就算有,也不过是成就他们变得更好!”

小明被她的激烈反应吓了一跳,但还是犟嘴道:“但你不能否定这个事实:先前很多抱恙的猫都被迫成为了巫医。”

小茴香生气了:“祖先巫医有特殊病例居多,并不代表巫医是专门为残疾猫准备的职业!我们普通猫也可以成为优秀的巫医!残疾猫也能成为优秀的武士!”

小明被逗笑了:“你是在为我辩护,还是在为你辩护啊?”

“我没为谁辩护,我只是称述事实,陈述不带偏见的事实。”

小茴香这下是真的气鼓鼓的了。

小明被批驳得哑口无言,只好躺下来翻着肚子示弱,“好啦,对不起,我没想让你发火的,小河豚。”

小茴香喷了个鼻息,平息了怒火。

“你可以相信我,我会做到最好,不会让泉星有借口把你也编入巫医的。”

“我没有担心这个啦。”小明脸颊燥热,“我还不至于仅仅因为夜间视力不佳,就被挤兑成巫医退居二线……无意冒犯,呃,我只是说,成为我不想成为的职业,不是说巫医不好。”

轮到小茴香被他窘迫的解释逗笑了:“是啊,我们都会处理‘清楚’的。”

“哟,心情舒畅啦?什么好事那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们也乐一乐?”懒洋洋像被太阳烘热的河流的声音响起,小明和小茴香转头看见小茸不知何时站在一旁,身后还有一只焉头耷脑的小猞猁。

“喏,午饭,你们聊得太忘我了,猎物堆都快被扒拉干净了。”小茸把吊在下巴上的松鼠送到两猫面前,小明不自在地道了声谢。

“不是白送外卖的,今天要是有抓跳蚤服务,你替我干。”小茸乐呵地看着弟弟僵硬地收下了带有交易意味、从而不再单纯的松鼠。

“对了,有个家伙说要为伤害了敏感脆弱的小猫猫而道歉,是谁呢?”

小猞猁难为情地跨了一步。

小明看着他。

小猞猁看着他。

小明看着他,小茴香也好奇地看着他。

小猞猁开始扭动。

小茸狠狠戳了一下他。

“嗷——总之对不起我戳了你痛脚我往后不会说话不过大脑!”

“还有呢?”小茸又戳了一下,但这次被躲开了。

“还有就是我不会再给你施压或者拉你进行不必要的训练虽然我觉得这都是重要的准备(小茸又用力戳了一下)嗷但是你已经准备充分了我相信你能和我们一起成为优秀武士的!”

他侧跨两步提防着小茸的动作:“以上,完毕!”

小茴香噗嗤笑了出来。

小茸也禁不住莞尔。

小明也想加入她们但是不好意思对着耳尖通红的小猞猁笑得太放肆,只得声音扭曲地表示了原谅。结果小猞猁更加红了。

温暖的夏风拂过树林,吹散了午后的沉闷气味,吹远了小猫们的欢笑。还有好多悠闲时光呢。

============================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