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wilbursoot

84.8万浏览    9803参与
咖啡依赖者

口嗨的狗w兔q校园世界观

  感觉狗兔在校园里就是这样的形象——如果是年下:狗狗wil就是那种比较老实的学弟而兔兔就是比他大的学姐,都是纯情娃子,狗wil就很羡慕学生会的成员,励志要当学生会的一员,偶然看到了正在

处理事情的学生会成员兔q,总之就是喜欢上了💦👉👈

兔q就经常会收到一些鲜花甜品之类的(甜品是wil自己做的),整个就脸红了,wil看着兔q每次都吃掉了自己做的甜品,似乎还挺开心的样子,鲜花也没有扔掉(真的不是跟踪狂吗‼️

  后来就表白了,q兔瞬间脸红,不过还是答应下来了,就是纯情小情侣u| ू•ૅω•́)ᵎᵎᵎ

狗狗wil很细心,贴心,也很会安...

  感觉狗兔在校园里就是这样的形象——如果是年下:狗狗wil就是那种比较老实的学弟而兔兔就是比他大的学姐,都是纯情娃子,狗wil就很羡慕学生会的成员,励志要当学生会的一员,偶然看到了正在

处理事情的学生会成员兔q,总之就是喜欢上了💦👉👈

兔q就经常会收到一些鲜花甜品之类的(甜品是wil自己做的),整个就脸红了,wil看着兔q每次都吃掉了自己做的甜品,似乎还挺开心的样子,鲜花也没有扔掉(真的不是跟踪狂吗‼️

  后来就表白了,q兔瞬间脸红,不过还是答应下来了,就是纯情小情侣u| ू•ૅω•́)ᵎᵎᵎ

狗狗wil很细心,贴心,也很会安慰人,不过q兔哭的时候偶尔也会慌张,会买甜品和鲜花加一封信

  好困我还在补作业所以先写到这| ू•ૅω•́)ᵎᵎᵎ

阿眠想吃鱼饼

一种绝症夸夸提和街头艺人微博苏特

大概是18岁和21岁那样

一个是长期被80的对象并且有先天性心脏病和被背信弃义一厥不起的流浪者(一开始是个小有名气的天才音乐家)

设定里面夸夸提很凶()但是wil一般哭泣猫猫头(也不是)

画的意思是q心脏病发作晕倒被w送到医院查出来是绝症,w感到绝望并且希望q治病但q不想去治


其实是一开始跟@我比狗困 的口嗨给她做的饭,结果我就画了她也画了(最后两p)


一种绝症夸夸提和街头艺人微博苏特

大概是18岁和21岁那样

一个是长期被80的对象并且有先天性心脏病和被背信弃义一厥不起的流浪者(一开始是个小有名气的天才音乐家)

设定里面夸夸提很凶()但是wil一般哭泣猫猫头(也不是)

画的意思是q心脏病发作晕倒被w送到医院查出来是绝症,w感到绝望并且希望q治病但q不想去治


其实是一开始跟@我比狗困 的口嗨给她做的饭,结果我就画了她也画了(最后两p)


wilbur and Tommy s simp

我梦见了wilbur的抹香鲸!!

想必大家都知道Tommy先发的那个不要笑挑战吗然后呢wilbur不是在里面裸体了吗然后我的男闺看见了wilbur的nt......然后他就开玩笑的说nt是粉的那个(抹香鲸)也可能是粉色的我听见这句话之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粉色的........晚上的时候我也在深深的沉思直到晚上睡觉我居然梦到了wilbur他L体出现在我面前.......然后我醒了然后我又惊了然后瞪大眼睛躺在床上又深深的陷入了沉思

[图片]


想必大家都知道Tommy先发的那个不要笑挑战吗然后呢wilbur不是在里面裸体了吗然后我的男闺看见了wilbur的nt......然后他就开玩笑的说nt是粉的那个(抹香鲸)也可能是粉色的我听见这句话之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粉色的........晚上的时候我也在深深的沉思直到晚上睡觉我居然梦到了wilbur他L体出现在我面前.......然后我醒了然后我又惊了然后瞪大眼睛躺在床上又深深的陷入了沉思


🛏️ 我的天国

阿骰 又在泥塑欧 休息一下好不好

阿骰 又在泥塑欧 休息一下好不好

.

cc!船预警


Niki在给闺蜜的对象分享闺蜜的照片(

以及(弱味觉的)英国人禁止进入厨房🚫

cc!船预警


Niki在给闺蜜的对象分享闺蜜的照片(

以及(弱味觉的)英国人禁止进入厨房🚫

鲨鱼搁浅区注意避让

Break Time

*Wilbur/Techno,无差

*DSMP背景,Te和W是兄弟,前文可以是李男人堡爱情故事,也可以不是。

*OOC与雷不可避


Techno的冬眠是个众人皆知的秘密。


离冬季开始还有几周,Techno一边清点物资一边絮絮叨叨:这箱是给宠物们的,这箱是给你的,墙边那个箱子专门放给Tommy的——别告诉他,如果他再来拿就当没看见,但他要是再敢拆掉我的墙我会在明年拜访他……


Philza被迫跟在他后面转来转去:当然,当然,这是今年的圣诞礼物吗?


Techno停下手里的工作想了一下,自从他搬来DSMP好像没过上几个和平的节日,至于Tommy……于是他本想说...

*Wilbur/Techno,无差

*DSMP背景,Te和W是兄弟,前文可以是李男人堡爱情故事,也可以不是。

*OOC与雷不可避






Techno的冬眠是个众人皆知的秘密。


离冬季开始还有几周,Techno一边清点物资一边絮絮叨叨:这箱是给宠物们的,这箱是给你的,墙边那个箱子专门放给Tommy的——别告诉他,如果他再来拿就当没看见,但他要是再敢拆掉我的墙我会在明年拜访他……


Philza被迫跟在他后面转来转去:当然,当然,这是今年的圣诞礼物吗?


Techno停下手里的工作想了一下,自从他搬来DSMP好像没过上几个和平的节日,至于Tommy……于是他本想说“是的”,话头到了嘴边绕了个弯,又改成了“我去看看还有多少绿宝石”。


乌鸦们说Techno总是有点过度关心,Philza听了这话眉毛几乎飞出脸部:我更希望你们说这是霸凌。其实自己心里最清楚,Techno在关心别人这件事上不是别扭就是用力过猛,有时候坦率起来更像自暴自弃,最后还要别人给他圆回场子。


Techno从背后的屋子跑出来,身上穿着睡衣,看起来是突然想起什么急事。狼犬们围在Techno的脚边,亲昵地扯着他的裤脚。Techno此刻没时间同爱犬们道别,气喘吁吁对他说:“你身上还有多少复活图腾,快给我看。我醒来如果发现少了一个,那绝对会有人倒霉。”


Ranboo也来和他道别,他第一次有个会冬眠的朋友,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深夜还在雪原上徘徊。最后Philza邀请他来家里,一起吃了属于Techno的今年最后的晚餐。


Techno举起酒杯说,好极了,终于有人在冬天照顾空巢老人了。


在他睡着的几个月里,Tubbo来了几次,Niki留宿了几天,Tommy甚至还溜进了他的卧室。雪原来往的人比他醒着的时候还多,当事人成了唯一不知情的那个。Techno正把脸埋进枕头里,在战争和暴风雪之外熟睡。






Techno不常做梦,或者说因为总是东奔西跑而没有记忆梦境的能力。在搬来DSMP之前他把挑战各种极限当娱乐活动。Techno生来就是为了成为战士,他所要做的将所有利维坦击杀于剑下。这样的信念同冠冕一样束于他的发间,支撑他在冬眠梦中同看不见的敌人搏斗。等战斗结束,他精疲力尽地躺在地上,一度以为自己早就醒来,只是被投到了空岛上重拾旧业。


空岛显然不是这样的。Techno被血粘连在一起的头发被人拨开,刺眼的阳光让他失明了一瞬,很快那只手就替他遮去阳光。


Techno的眼睫毛扫过那只手掌,在黑暗中他尝试去抓住些什么,一无所获。没有空气的流动,没有生或死的气息,那只盖在他额上的手似乎有遮蔽一切的能力,把Techno同一切隔开了。


他重获光明的一刻,所躺的身旁突然多出一棵大树,身边被不计其数的罗兰包围。Techno靠着树冠坐起,零星的花茎从他指间怯怯地穿过。在树冠以外的地方是一片茫茫雪原,就像他曾居住过的那些,但当他试图将目光聚焦于某一处,那些相似之处就会消失,变成一片排斥着他视线的苍白。


有人从树后绕来,递给他一只金苹果:“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Techno接过金苹果,像早有预料般挪出一个位置:“你想要什么?”


“我以为你会惊讶一点,或者说一点‘你又干了什么好事’之类的话呢。”Wilbur一伸手,巨树便落下一只金苹果,“说实话我也没想好要做什么,或者说能做什么,算是死后唯一的问题吧。”


“我想要……来了DSMP之后我们是不是没有不带目的的待在一起过了?”Wilbur叹了口气,用手梳起Techno的长发,血污自然而然的消失在他指尖。


“好好休息吧,亲爱的兄弟。”




Techno咬了一口金苹果,不像他醒时吃过的那些。


难道我也死了吗?Techno忧心地问他,在睡觉里死了一条命,会被嘲笑到天涯海角的吧。


Wilbur手里握了一把小花,正思考怎么把它们插到Techno的头发里,嘴里念着一些Techno听不懂的搭配美学。Wilbur闻言掐了一把他的尖耳,你想得倒好,不想想在亲手手刃你之前,会有多少人抢着把你拉出地狱。


“这是你的梦。”在Techno发出哼声和抗议之前Wilbur说,“我偷偷跑出来见你一面。”


“Will,你听着就像个惯犯。”Techno没去探究从地狱偷跑出来这件事。


“我还真是初犯。”Wilbur站起来,他指着远处的正向着临界点聚集的乌云,风声呼啸着钻入他们的耳道。凝固的时间在Wilbur的手指下蠢蠢欲动。


“Techno,我们去旅行吧。带我看看你的梦。”



或许这里本就不是Techno的梦,他从梦中误入了象征罪恶的黑色森林,而Wilbur正是他的维吉尔和贝阿特丽切,带领身穿红衣,头戴月桂枝,手握利刃的Techno游历地狱天堂,好等他死在某场战争后他们再次相聚。*


但谁知道呢?Techno握住Wilbur伸出去的手,和他的血亲一起跌向崩塌的地面。倾泻而下的雨水像木琴的音锤落在Techno的背上,Wilbur在下方环住他的腰。Techno闭上了眼,权当默认了这场旅行。







现实、梦境和死后的世界,都可以比作爬山。感官中的某一个感官感到了痛苦或是欢乐时,灵魂就贯注在那个感官上,似乎把其他的能力一并都忘了。当人们听到或看到什么,使灵魂全神贯注于上面时,时间过去了,却没有人觉察到——灭国是一种力证,种土豆也是一种力证。能注意事物是一种本领,能使注意力集中是另一种本领;后者仿佛受着约束,而前者自由。*


“注意力不能当作你搞砸了晚餐的原因。”Wilbur扶着门框,一步都不想踏入厨房,“我以为我们分开那么久能让你的厨艺有所长进。”


“哦,我制作金苹果和药水的速度是比以前快。工作台是多么伟大的发明。”Techno把烤苹果从烤箱端出,“闭上眼睛应该尝起来都差不多……?”


“虽然我尝不出来还死了很久,那也是——拒绝。”


“明明是你擅自跑进了我的梦,为什么我非得给你下厨。”


Wilbur一拍掌,糟糕的晚餐随之消失了。仙女教母WilburSoot从柜子里拿出他们小时候一起用过的餐具,连碟子上破损的缺角都还原了出来。想到那破损的一角是因为控制不好力气的自己制造出来的,Techno闭上了想要夸赞Wilbur好记性的嘴。


“你要学会享受生活piggy……度假,还记得吗?”Wilbur对着菜谱称量肉桂粉和细砂糖,“哈,这玩意比制/药简单多了。”





他们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分享了烤苹果。如果Techno想,太阳和星星可以停在他们的手边;Wilbur更喜欢夜晚,于是绝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并肩坐在月亮下。即使晚上有雾,朦胧的月光也能穿过那片吸满奶水的海绵落到他们脚边。


“你在我的梦里,也享有权力。”Techno看着灯火稀疏的地方,那里是L’Manburg的阴影。他没告诉Wilbur那里在现世已经是不存在的幽灵,建造它只是徒增烦恼;又或者说在Techno心中L’Manburg已经成了某种象征,是Techno自己挥之不去的目标。


在他第一次同Philza“回家”,而“家”里只有Wilbur一个孩子的时候,还不完全懂得人类的语言。年幼的Wilbur与他建立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沟通方式,他们用手势、模仿生物的叫声、Techno从背包里拿出的物品或者Wilbur的玩具来表达,把它们像沙盘一样摆在中间,玩即兴表演的默剧。


当Techno用短剑、鸟羽和宝石展示他居无定所的奇遇时,Wilbur总是要在某个预言、某个谜语或者某个城邦中猜测许久。在Techno挫败地放弃时,Wilbur会充满向往地抬起他的手:我喜欢你的旅行。


Wilbur给Techno展示的都是他在吟游诗人那里听来的故事。不论讲的故事是粗糙还是繁琐的,Wilbur展示的东西都有一种象征的魔力。无论是谁,只要看过或听过一遍,都不会忘记和混淆——只要看到了某些象征,你就会想起Wilbur。


随着时间的流逝,Techno掌握了人类的语言和知识。他们的对话能满足彼此一切的好奇和疑虑,然而他同Wilbur的对话却没有因此变得频繁。每当听着Wilbur说话时,Techno总会想起当初那些手势和物品。他所在意的东西都由象征集合而成,政府是L’Manburg,手段是剑与弩。沙盘上出现的,永远是他和Wilbur的解谜游戏。



“在我的身边走神是一种损失。”Wilbur用拳头轻轻锤了他的肩膀,“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只是比你更享受这个梦境。”Wilbur解释道。他隐去被关在边境绝望的数年,不是因为自己并不在意。如果可以,他会告诉所有那些轻松享受着阳光和空气的生者他如何在边境毁灭和重塑自己,警告那些不敬畏神者不要胆大妄为。但Techno永远不会坠入绝境——他是如此相信的。


Techno不满意地哼哼:“是的,我要和一个逃犯待在一起几个月,而我本可以在一瞬后醒来。”


“我才不在时间的问题上和你争论,说不过你。”Wilbur的头贴在栏杆上,打了个诚意不足的哈欠,“你就不能像我一样活在当下?”


“你没有将来的事物,就没有将来的时间。”


“这话真是刻薄。”








从他们居住的地方出发,只需要迈出一步,便能到达梦中的L’Manburg。夕阳之下的破败城市,街巷互相缠绕,建筑混乱随意,就像拼接起来的画。L’Manburg是所有人的达佐贝伊德,所有人在梦中追赶她,并按照所有的愿望建设她。


“看起来,我们眼中的L’Manburg都永远留在被你炸毁的时候了。”


Techno看着Wilbur从地上抱起一只流浪猫。在一切由他们控制的世界里,那只猫正躺在Wilbur的怀里朝Techno哈气。Wilbur勾了勾它的下巴,把它抛向空中送出了梦境。


“其实有不一样的地方我也看不出。”Wilbur说,“但她停留在被我毁掉的那一刻就很好。如果我活着看见有人重建她,我会说那是一种玷污。”


Techno不知道他是否知道Ghostbur的事,体贴地闭嘴不谈。他对Ghostbur的印象不错,那个孩子就像他的羊一样人畜无害。Techno陪Wilbur走到L’Mantree,Wilbur才流露出一丝怀念。如果在他们都待在现世的时候,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景象——Wilbur大不敬地带着Techno爬上最高的树枝,在Techno的要求下他坐在靠近树干的一侧。叶浪在他们头顶翻涌,大多数时间他们静默着,只是看着他们曾经一起制造出来的混乱。




“我活着的时候,从来没和你聊过L’Manburg——作为城市的L’Manburg。”前领导人和前叛徒说,“我不知道该把她塑造成什么样子——你看,我一开始只是想卖/药。城市是诞生于愿望和心思的。但当她给了我一个答案,一个我不能接受的答案时,我却感受到痛苦和背叛。”


Techno摇摇头:“所以我说历史总是在重演,你们总是在索取和空虚间徘徊。”


“你想过从别人那里索取什么吗,Techno?或者说你前进的时候,会回头看吗?”



一阵汽笛声从城市的另一头跑过来,正一口一口地喘着气。Wilbur像是听见有趣的东西,他仍看着Techno,让Techno有种被监听心跳的错觉。


“就那样,捅些人,把一些人从某些位置上挑下来,毁灭所有我能看到的政/府。”Techno盯着自己的鞋尖,“我永远都不会停下来,但我不会忘记有些东西象征着什么。”


“而那时你也成为了众多象征中的一个。Techno,如果某个人……某种象征,同以前不一样了怎么办?要是如你所言,你只遵循本心,那什么才是公理正义?”


“真的吗?向我询问如何成为一个好人吗?答案你已经用生命验证过了。”


Techno从所坐的地方滑下,双手借力,轻巧地翻上了树枝,站在Wilbur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会亲自看看某个人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在我知道要面对什么之前,我不会相信任何话语。如果有人阻碍我,我就毁灭他。”


“包括你,Wilbur。”


Wilbur笑起来,眼底一片敞亮的计算:“如果说除了对你,其他一切都变了呢?”


“那我也一样。”Techno拉着他跳下树干。Wilbur猝不及防,好在风声掩盖了他的心跳。





降落时,Wilbur又听见汽笛声尖叫着寻找着他。他闭上眼等待落地,好在Techno稳稳地接住他,两个人双双倒在雪里。Wilbur撑起身子,不做声地用眼神指责Techno,Techno回以一个转瞬即逝的笑容。


但远处矗立着的东西更让Wilbur震惊——甚至是生气。


那是北极工团。


“Syndicate?你疯了Techno?”Wilbur抓着他的领子,不可理解的声音在他的胸腔震颤。


你以为能用信任拉拢我?你以为我真的值得信任?


“我只是想带你先看看我和Philza的新家……你一定会来找我们的,不是吗?”Techno忍不住放声大笑,“现在好好和我说说Ghostbur和你的关系。”




Wilbur同他一边向小屋走着,一边懊恼地同他解释一切。监狱、复活、Ghostbur和Dream。Techno静静地聆听着,做着自己的打算。雪原上落下他们的脚印,一双,一双,雪不断地白,脚印不断地烙下。山峦把月亮裁成不规则的形状,整个天空都冻住了,只有小屋的灯光在朝他们招手。


世界上最好的旅行不过如此,他们最后一起回到了家中。Wilbur根据Techno的指示喂饱了北极熊和一大群狗,当Wilbur闻到烤土豆的香气从烤炉里飘出,他的灵魂随之在抱怨和被诱惑中摇摆。


Techno站在末影箱前翻找,绿宝石,珍珠,金苹果,末地水晶可能要考虑一下……你想要哪个?只是圣诞礼物,别多想。


随你,反正带不出去。


Wilbur抬起脸,一个吻落在他等了很久的嘴角上。


最好的东西,还是不要提前做准备。





汽笛声再次传来,这一次连Techno都能听到。雪原上起了一层白雾,雾里有东西在缓缓靠近,此刻连炉火都屏着呼吸。Techno看着Wilbur消失在他眼前,一个人影穿过白雾走向他的房前。那是一个更年长的Wilbur,白发从脱离青春的肉体生出。


Wilbur在朝他招手,一辆火车停在他的身后。Techno看见那老旧火车的车身上刻着*:


Through me the Wilburay into the doleful city

通过我进入无尽痛苦之城

Through me the Wilburay into eTechnornal grief

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

Through me the Wilburay among a race forsaken

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雪原上刮起了不受期待的暴风雪。


“你向死亡支付了额外的时间!”Techno斩钉截铁地冲着Wilbur大吼。


“我以为你更相信物质的误差,而不是相信时间……算了,偷来的时间该到还回去的时候了。”如同回归一般,Wilbur轻巧地跳上火车,“我会在时间的下一段等你。”






暴风雪掩盖了Techno的视线,浓重的疲惫向他袭来。他的意识随着雪燃烧、熄灭、失落、再燃烧。他再次下落,独自下落,独自做了一个不可抗拒的梦。


当他再次醒来,有只手撩开他的碎发,一个等待多时的吻落在无需久等的位置上。


“归来快乐,Techno。”






-Fin


*维吉尔和贝阿特丽切:《神曲》中带领但丁游历的人;身穿红衣头戴月桂枝是但丁的经典形象。

*《神曲炼狱篇》第四歌

*《神曲地狱篇》第三歌


——

再苦再忙不能忘记建设产品,提前祝大家和我cp520快乐,博主继续搬砖了。


突击队长,冲刺!

丢一丢最近的画,多数是Wilbur soot,少量的我流幼年被迫营业(参加典礼)的techno

丢一丢最近的画,多数是Wilbur soot,少量的我流幼年被迫营业(参加典礼)的techno

咖啡依赖者

wq毛绒团子售卖中——

✨✨

但定制团团真的好贵uuT_T等我有钱了一定来定制售卖| ू•ૅω•́)ᵎᵎᵎ

励志定制团子并便宜售卖

wq毛绒团子售卖中——

✨✨

但定制团团真的好贵uuT_T等我有钱了一定来定制售卖| ू•ૅω•́)ᵎᵎᵎ

励志定制团子并便宜售卖

vulture nest v3v

好像没人发所以我发一个,菲儿扎这是ins快拍这不是油管(恼)

好像没人发所以我发一个,菲儿扎这是ins快拍这不是油管(恼)

棺中深眠

/Father:Sandduo

夜空里的落下的流星是能被抓住的。


Philza从睡梦中惊醒,滚水烧开的声音以及婴儿的哭啼声让他猛地从沙发上坐起,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睡了多久?现在几点了?


没戴上眼镜的视线有些模糊,Philza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关掉瓦斯炉,来到婴儿床边,抱起里头的小男孩,熟练地轻轻摇晃手臂,哼着短曲安抚怀里的孩子。


婴孩停止了啜泣,轻轻拉着Philza衣服重新闭上眼。他这才重新确认了时间,晚上九点。该死、Philza在心底叹气。


他将怀里的孩子——Wilbur,重新放回到婴儿床内,拉上被子掩实,他没办法负担如果这孩子生病的后果。


昨天的衣服还没洗,他也还没整理垃圾分类,更重要......

夜空里的落下的流星是能被抓住的。


Philza从睡梦中惊醒,滚水烧开的声音以及婴儿的哭啼声让他猛地从沙发上坐起,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睡了多久?现在几点了?


没戴上眼镜的视线有些模糊,Philza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关掉瓦斯炉,来到婴儿床边,抱起里头的小男孩,熟练地轻轻摇晃手臂,哼着短曲安抚怀里的孩子。


婴孩停止了啜泣,轻轻拉着Philza衣服重新闭上眼。他这才重新确认了时间,晚上九点。该死、Philza在心底叹气。


他将怀里的孩子——Wilbur,重新放回到婴儿床内,拉上被子掩实,他没办法负担如果这孩子生病的后果。


昨天的衣服还没洗,他也还没整理垃圾分类,更重要的是,他甚至还没吃晚餐。Philza拖着脚走到厨房,将微波焗烤放进微波炉里,重新泡了一杯即溶咖啡。


看啊,昨天的碗盘还没洗干净。他深深呼吸了几次,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挽起袖子开始做起家务。如果他能赶在十一点以前做完,那么他有充分的时间可以休息。


等到Philza重新做回沙发上时,距离换日还有十分钟。他还没洗澡。Philza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婴儿床里的孩子,还睡得很沉,走进浴室,他注意到自己的面容看起来……很憔悴。


等到浴室的蒸气都散去,他终于能重新躺回床上,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没法关紧的水龙头正在滴着水,他需要找时间修理。


明天要送Wilbur到托育中心,再来他得赶上地铁到公司上班,如果这次他再迟到,领导可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看。


我的生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Philza想着。他本该是要与妻子一起满怀欣喜地迎接孩子,可是没有、他的挚爱留下了Wilbur离他而去。


他没有任何做父亲的经验,笨拙、不断摸索。他不敢肯定自己能给Wilbur最好的照顾,但他已经尽力了,毕竟他自己也在胃疼的时候才想起一整天都没进食过。


Philza向妻子保证过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孩子。给他所有需要的关怀与爱。

但、Wilbur很常哭。而他总是不知道为什么,三番两次的检查,最后只能抱着孩子直到哭声停止。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给Wilbur的安全感不够。


他一个人真的能继续下去吗?


刺耳的闹钟响起。Philza再度经历惊醒的过程,只是已经天亮了,他手忙脚乱地换上正装,抱起Wilbur到社区的托育中心,接着赶至地铁站,但他又错过了能让他准时抵达公司的班车。


Philza喘着气,坐在椅子上,想着该用什么说词说服领导不要因为他迟到的那几分钟扣除薪资,他真的需要那些钱。


但疲惫的精神让他只能不断重复对不起、抱歉、不会有下次了。然后回到工作冈位,持续枯燥而忙碌的工作直到下班。


不断堆叠起的资料本快压垮他的耐心。他不能再接受他人推托的工作了,可他又不能拒绝。等到最后一份资料送出,Philza跑出公司,搭上最后一班地铁,赶至托育中心将Wilbur接回家,对留下来的托育员不断道谢。


他看着托育员欲言又止的口型,抱紧了Wilbur跑回家中。他知道对方会说什么,如果无法扶养,可以考虑送养,或是为孩子找新的母亲——Philza拒绝,他抛下那些念头。


只有我也可以的。我不会亏待我的孩子,我会全心的去爱他,我会让他平安健康的长大。Wilbur是我的孩子。


Philza打开家门,看见地上的水电帐单,上个月他缺缴了,如果这几天他不赶紧缴出费用,可能会被停电停水。


他靠着门坐在玄关地板上。如果我不能呢?Philza质问自己。如果他给的就是不够多呢?如果他不能给Wilbur安全呢?如果他无法保证能照顾这孩子直到长大呢?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Wilbur的眼睛像他母亲。琥珀与橡木一般,深棕色的瞳仁里好像藏进了整个宇宙,笑起来眼尾会弯弯的。


「我是不是一个不及格的父亲?」Philza半泣半笑的说着。三十几岁的男人还哭实在太丢脸了,可是他再也没有能力忍住这些日子的压抑。


他紧紧将额头靠在Wilbur身上,如果他不得已要送走这个孩子,至少让他记住自己父亲的温度。


「叭、」


一个小小的声音出现,Philza抬起头来,看着Wilbur,男孩的手掌轻轻放在自己脸上,柔软的手指像是在帮他擦拭眼泪一样。


「叭爸。」Wilbur笑了起来,牙齿还没长齐,因此含糊地不断说着类似爸爸的话语。


Philza低下头,说,是的,我在这里,我永远在这里,我爱你。



他是孩子的父亲,永远不变。


DeEemAclA
笑到了,刚截的猫猫wilbur...

笑到了,刚截的猫猫wilbur(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笑到了,刚截的猫猫wilbur(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