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winter

13.2万浏览    2100参与
我要烽了

《关于暗恋这件事》2

  上完晚自习后,刘知珉先回了宿舍,洗了个澡后给金旼炡发了条微信。


  “旼炡?有空吗,一起去散个步呗?”


  这是刘知珉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敢发的一句话。


  “好。”


  金旼炡只回了这么短短的一句话,但刘知珉还是很开心,因为金旼炡秒回她了!


  “那我去找你吧!你寝室门牌号多少?”


  其实刘知珉是知道的,但总不能直接去找人家吧。


  “6494,你现在就能来。”......


  上完晚自习后,刘知珉先回了宿舍,洗了个澡后给金旼炡发了条微信。


  “旼炡?有空吗,一起去散个步呗?”


  这是刘知珉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敢发的一句话。


  “好。”


  金旼炡只回了这么短短的一句话,但刘知珉还是很开心,因为金旼炡秒回她了!


  “那我去找你吧!你寝室门牌号多少?”


  其实刘知珉是知道的,但总不能直接去找人家吧。


  “6494,你现在就能来。”


  “好耶!”刘知珉在寝室里一蹦一跳的,幸亏她的室友都搬出去了,没人看见她这样。


  刘知珉是跑过去的,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金旼炡了。


  “咚咚咚。”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来了。”开门的是金旼炡,“进来吧。”


  刘知珉道了声好的,便跟在金旼炡后面进去了。


  “哟,你还把人带到寝室里来了?”一位坐在椅子上打游戏的女生说道,“宁宁可都跟我说了。”


  “滚蛋!”金旼炡踹了一脚她的椅子,挺轻的,“她叫内永枝利,你叫她giselle吧。”


  “嗯,我知道她的。”刘知珉点了点头。


  “那可不,我们还一起表演过呢,是吧,小美女~”giselle说完还冲刘知珉挑了挑眉。


  “闭嘴,打你的游戏去,去跟你的宁宁甜蜜双排去,别来烦我们俩。”说完,金旼炡牵起刘知珉的手就往外走。


  刘知珉耳朵又红了,红的跟烫熟了一样,说真的,金旼炡的手也好好看啊。


  金旼炡带着刘知珉来到了操场,她们二人就在这儿散步,聊聊天,促进促进关系。


  “金旼炡,你有喜欢的人吗?”刘知珉先打破了这份宁静。


  “嗯……”金旼炡似乎在思考,“没有。”


  刘知珉心里那块石头可算是放了下来。


  这时金旼炡松开了手,指着天上的月亮说:“今天的月亮还挺圆的。”


  刘知珉顺着她指的方向望了望,“是啊。”


  不知道月亮是偷偷跑出来见谁了呢。


  “金旼炡,”刘知珉一脸正经的看着金旼炡,“我们是搭档,对吧?”


  “当然。”金旼炡金旼炡低着头,刘知珉看不到她的表情。


  “回去吧,不然宿舍关门了。”金旼炡拍了拍刘知珉。


  “好。”


  果不其然,宿舍关门了,只不过是刘知珉那栋楼先关了,金旼炡的那栋还没有,所以。。。。。。


  “怎么办啊,关门了。”刘知珉故作着急的说道,“旼炡啊,要不然我先睡你们寝室可以吗?”


  “嗯。。。。。。”金旼炡抿了抿唇,“走吧。”


  “好耶!”刘知珉暗自窃喜。


  二人进了寝室,迎面而来的就是giselle的一句“我去。”


  “金旼炡,你这是直接把人带回来睡了?”


  “滚蛋,她宿舍那栋楼提早关了十分钟,等我明天去找李老头理论理论。”金旼炡给刘知珉拿了一件她刚洗过的一件睡衣,“你先去洗澡吧。”


  “谢谢。”刘知珉接过衣服,直径走向了浴室,毕竟这是人家寝室,她也不敢洗太久,很快就出来了。


  一出来就看到了金旼炡在和giselle吵架。


  “你!给我去睡宁艺卓的床,我睡你的!”


  “诶,不是,凭什么啊,你怎么不去睡宁艺卓的床呢?”


  “姐姐,她已经和我绝交了两个小时了,你觉得她回来知道我睡她床,她是会把我拍扁了,还是搓圆了呢?”


  “我不管,反正我不敢睡。”


  “要不然,我睡椅子上?”刘知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不行,”金旼炡头都要炸了,“你跟我睡吧。”


  “行,你牛,金旼炡你真勇。”giselle很佩服。


  每日一吵先告一段落,刘知珉和金旼炡都挺瘦的,所以她们二人睡一张床也不嫌怎么挤。


  她俩凑的近,金旼炡能闻到刘知珉身上淡淡的梨香,挺好闻的,但仔细一想,好像她们寝室里没有梨味的洗漱用品啊,这或许就是体香吧。








TBC. 








宁艺卓:在你俩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小猫抓狂)






作者有话要说:

内含一点点的绘里和宁宁应该没事吧?





(今日无彩蛋)

你的秘密
好像个可爱的小公主

好像个可爱的小公主

好像个可爱的小公主

荔枝猫猫(程橙哇)

程橙的自我介绍

这里似程橙的自我介绍!

我叫程橙!

大家可以叫我橙橙!

蒸煮是黄礼志yeji!

好感是尚九熙何九华!孟鹤堂周九良!winter!blackpink!itzy!

不混韩娱!

欢迎大家找我交友o!

这个号主更yeji!

爱你们哦!

ヾ(≧▽≦*)o

这里似程橙的自我介绍!

我叫程橙!

大家可以叫我橙橙!

蒸煮是黄礼志yeji!

好感是尚九熙何九华!孟鹤堂周九良!winter!blackpink!itzy!

不混韩娱!

欢迎大家找我交友o!

这个号主更yeji!

爱你们哦!

ヾ(≧▽≦*)o

我要烽了

《关于暗恋这件事》1

“夏天的风吹在了少女身上,裙摆扬起的高度刚刚好,她一路小跑着进了校园,也跑进了某人心里。


  今天是刘知珉开启高三的第一天,也是暗恋金旼炡的第二年。


  刘知珉到了班上,看到了那群许久未见的同学们,也看到了那个让她心动的人。


  金旼炡和刘知珉在一个班上,但她俩不经常说话,甚至两年里说的话不超过十句,一来是因为刘知珉害羞,二来是因为金旼炡也不愿意社交。


  刘知珉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可眼神还是不自觉的瞟着金旼炡。


  “咳咳!”班主任进了班,“同......

“夏天的风吹在了少女身上,裙摆扬起的高度刚刚好,她一路小跑着进了校园,也跑进了某人心里。







  今天是刘知珉开启高三的第一天,也是暗恋金旼炡的第二年。


  刘知珉到了班上,看到了那群许久未见的同学们,也看到了那个让她心动的人。


  金旼炡和刘知珉在一个班上,但她俩不经常说话,甚至两年里说的话不超过十句,一来是因为刘知珉害羞,二来是因为金旼炡也不愿意社交。


  刘知珉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可眼神还是不自觉的瞟着金旼炡。


  “咳咳!”班主任进了班,“同学们好啊……”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可刘知珉还是认真听了下去,她在外一直是一个好学生的形象,因为金旼炡也是。


  “刘知珉,金旼炡!你们两个跟我出来一下,其他人先安静一下!”班主任李老师带着二人出去了。


  金旼炡就站在刘知珉旁边,肩膀还差大概两个拳头的大小就要挨到一起去了,这对刘知珉来说很要命,因为这是她们几年一来靠的最近的一次。


  “有两个事啊,第一,是学校让你们俩准备一次比赛,至于比赛内容我到时候会发给你们的,第二,是学校的迎新汇演,老师把你们报了上去,练习两周舞蹈,没问题吧?”李老师不紧不慢地说道。


  “没问题的。”金旼炡点了点头,顺带还看了刘知珉一眼,可就是这一眼,成了两人这学期的第一次对视。


  另一旁的刘知珉赶紧收回了眼神,匆匆忙忙地回答了一句好的。


  “李老师,”金旼炡还在看刘知珉,“我这搭档,得跟我多久啊?”


  “时间不长,大概一个月吧。”李老师微笑着拍了拍金旼炡的肩膀。


  一个月?这一个月都跟金旼炡搭档?这也太好了吧!刘知珉暗爽到。


  “好了,你们回去吧。”李老师摆了摆手。


  一上午,刘知珉都在想关于比赛和演出的事,脑子全都装着金旼炡那张脸。


  吃午饭时,刘知珉依旧找了一个能看到金旼炡的位置,安心的把午饭吃完了。


  午休时,刘知珉有道题不会,带着题目走到了金旼炡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额,我有一道题不会,你可以教教我吗?金旼炡?”


  没人能够拒绝刘知珉,她可是学校三大女神之一。


  金旼炡让刘知珉坐在自己身边,然后慢慢讲给她听。


  刘知珉对待学习还是很认真的,听的很仔细,甚至还能举一反三。


  只是金旼炡的手蜷在后面有点难受,于是她便将手撑在了刘知珉的凳子上,这个姿势有点小暧昧,像是金旼炡将刘知珉圈在怀里了一样。


  刘知珉那不争气的耳尖“唰”的一下就红了,整个人也有些不自然。


  不过金旼炡可没注意到这些。


  这时宁艺卓走了进来,看到俩人如此亲密的动作,调侃道:“哟,你俩什么关系啊。”


  “就同学关系啊。”金旼炡笑着答道,因为跟宁艺卓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所以任她说什么金旼炡也没有一点感觉。


  反观刘知珉就更不自然了,一方面是因为金旼炡搂着自己,另一方面是因为金旼炡说她们只是同学关系。


  刘知珉心里有些不好受,她认为跟她们都要一起去参加比赛了,可还是同学,那其他人呢,金旼炡也会这么对他们吗?


  刘知珉的心情嗖的一下一落千丈。


  “懂了吗?”金旼炡回过头轻声问道。


  “会了,谢谢你啊。”


  “不用谢,”金旼炡想了一会儿又说道,“要不我们加个微信?好讨论讨论比赛和活动。”


  这倒是让刘知珉有些意外,原来金旼炡会主动社交啊。


  “好。”这种好机会刘知珉怎么会放过呢,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追到金旼炡。






TBC.






作者有话要说:写的不好不要见谅啦~😉






(今天没彩蛋)





伍律的绿

大家好,我是来自三年级三班的金旼炡

大家好,我是来自三年级三班的金旼炡

隨安

我的妈妈不是我的妈妈

11、


突然造访的男人还是原本和善的面容,客厅里回响的游戏击打声和低沉的男声混合,沙发上的孩子脸上灿烂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迷失这几天完全沉浸于刘知珉无微不至的关心中,有些忘记了与自己一直生活的女人其实是别人的妻子,那自己曾经内心所想的一切似乎都毫无意义,刘知珉一直是以母亲的身份给予孩子那可怜的爱,而自己却无顾地解剖试图让这份爱的深意浮出水面


她曾一度认为,刘知珉的行为只不过是为了金钱所以才会耗费精力给自己施舍一点所谓的母爱,而金旼炡却妄想从中分解出别的东西。她从刘知珉望向自己的眼神中渴望索取更多,虚假的幻想,揣测刘知珉对她的爱,一点也不简单,是有欲望的,违背道德的,小说里所追溯的...

11、


突然造访的男人还是原本和善的面容,客厅里回响的游戏击打声和低沉的男声混合,沙发上的孩子脸上灿烂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迷失这几天完全沉浸于刘知珉无微不至的关心中,有些忘记了与自己一直生活的女人其实是别人的妻子,那自己曾经内心所想的一切似乎都毫无意义,刘知珉一直是以母亲的身份给予孩子那可怜的爱,而自己却无顾地解剖试图让这份爱的深意浮出水面



她曾一度认为,刘知珉的行为只不过是为了金钱所以才会耗费精力给自己施舍一点所谓的母爱,而金旼炡却妄想从中分解出别的东西。她从刘知珉望向自己的眼神中渴望索取更多,虚假的幻想,揣测刘知珉对她的爱,一点也不简单,是有欲望的,违背道德的,小说里所追溯的那种爱意




原来从一开始就已经明了了,原来得寸进尺是人不是刘知珉,而是狂妄自大,吝啬狭隘的自己




父亲终究是回到了这幢屋子,金旼炡却无法形容自己的内心,是轻松,忧郁,不满或是别的,她无法定义,在门被推开后的一瞬间又重新地认识了自己



其实金旼炡一点也不优秀,她是个小气自私卑鄙,只会随意评判别人的无耻之徒





刘知珉真正爱的人不就站在门边,那个满脸皱纹,神态严肃,正在呵斥,批判自己年轻叛逆的中年男人,他伸手肉眼可见的青筋,即使是步入中年,身材仍然健硕,给人安全感,那么这样的父亲会是姐姐喜欢的类型吗




虽然自己只是一个满脸稚气的中学生,也给不了交往对象足够的安全感,但我总觉得刘知珉你就是更喜欢我




爱有很多,先不谈论你对我是哪一种




爱会如何变化?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值得开心的应该是现在你还在我身边不是么?





“金旼炡你又欺负知珉”男人不分青红皂白就立马对眼前的场景给金旼炡判下罪行并且自以为是地卷起袖子走进厨房帮忙,爸爸还是那么大男子主义的人,就像狗改不了吃屎,金旼炡也不期待他能够改正



在别人眼里他或许是事业有成,关心员工的好老板,但他却不是一个好父亲,金旼炡更不愿意回忆母亲逝世的原因




爸爸,对一个人失望后就真的不会再有希望了,妈妈生前与我或许也有同样的体会吧?






厨房是隔音效果非常好以至于金诚进来后刘知珉被吓得摔碎了一叠盘子,碎片散落到地板时窸窸窣窣的声响让刘知珉浑身僵住,她向来讨厌玻璃接触地面刺耳的声音,对莽撞的男人也多了几分不耐烦,但她不敢表现出来,毕竟眼前的人是相当于上级一般的存在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男人依旧挂着笑蹲下身拾起地上星星点点的白色碎片“吓到你了?我应该先敲个门的”





这种时候完全没必要的示好刘知珉根本不需要,好烦……但是又只能沉默着接受,虽然金诚确实救了自己一命,可这个曾让自己以为善于帮助体谅他人的好男人的兽性好像越来越明显,就比如金诚自认为示弱的讨好在刘知珉看来只不过是每个渴望性爱的男人勾引小女孩的把戏,他曾经口口声声说自己年纪大了不会打刘知珉的主意,但实际上这种阅历丰富的男人更危险不是吗?从上一次金诚在厨房近距离贴近时刘知珉就有这种预感




这个男人和他口中所描述的自己似乎大不相同,而自己有极大可能深陷泥潭之中



扔掉碎片后他又会不要脸地再贴过来,刘知珉有这样的预感,她不愿意做好准备迎接这个恶心的拥抱,她想逃,但她无处可逃






“我下楼买些青椒”刘知珉慌张地放下手中的锅铲顺理成章地找了个理由离开,那孩子还是坐在沙发上无忧无虑地点着游戏界面,脸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憋得通红,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走到那孩子面前抚摸她软糯糯的脸颊询问她脸红的原因,再好好戏弄一下。但现在不是时候,刘知珉是被拴在绳上的蚂蚱,而金旼炡是自由自在的燕,她情绪复杂地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孩子,匆忙地取包下楼






尽管在刘知珉刚步入金家时早就看过好多次像这样腻歪的画面并且毫无感觉,但在刚刚金旼炡承认她彻底地酸了,已经很努力地在隐忍却还是觉得脸上像被灼伤一样火辣辣的疼痛,刘知珉没有察觉吗?不然她为什么这么急着走?可是明明有感觉她的眼神在自己这停留了一会儿啊




她懊恼着,霎时后又可悲地发笑





哈…又自作多情了,果然你真是无药可救呢






深夜更新 恭喜二更🎉



点赞➕评论➕推荐


S.Y.

会吐花的狗勾


柳智敏和金旼炡走出练习室,绘里和宁宁在不远的走廊焦急的等着。


就这么十几米的距离,却让金旼炡觉得异常煎熬,柳智敏则是默默跟在自己身后默不作声。


宁宁看见柳智敏的眼眶红了,觉得不对劲,凑近金旼炡想要问话,金旼炡似是感应到了,对着宁宁摇了摇头。


宁宁见状,也只好闭口不言,绘里则是走到柳智敏身边,轻轻挽住柳智敏的手臂,“没事吧?”面对妹妹的问候,柳智敏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金旼炡。


“没事,我们回家吧。”柳智敏发号施令,四人终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宿舍。


金旼炡回到宿舍就冲进卧室,也不管身后的三人,她需要自己静一静。


“智敏,你先去洗漱吧。”绘里体贴的...




柳智敏和金旼炡走出练习室,绘里和宁宁在不远的走廊焦急的等着。


就这么十几米的距离,却让金旼炡觉得异常煎熬,柳智敏则是默默跟在自己身后默不作声。


宁宁看见柳智敏的眼眶红了,觉得不对劲,凑近金旼炡想要问话,金旼炡似是感应到了,对着宁宁摇了摇头。


宁宁见状,也只好闭口不言,绘里则是走到柳智敏身边,轻轻挽住柳智敏的手臂,“没事吧?”面对妹妹的问候,柳智敏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金旼炡。


“没事,我们回家吧。”柳智敏发号施令,四人终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宿舍。


金旼炡回到宿舍就冲进卧室,也不管身后的三人,她需要自己静一静。


“智敏,你先去洗漱吧。”绘里体贴的让她们的队长先去洗漱,作为队长,要担心的事情太多了。


“嗯。”柳智敏还是情绪低落,但还是听了绘里的话,拿好衣服走进了卫生间。


绘里和宁宁坐在沙发上,空气中充满了压抑,“宁宁应该知道些什么吧?”绘里终于开口问了出来,“关于金旼炡和柳智敏她们两个的事情。”



“姐姐,怎么会知道?”宁宁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绘里,绘里却是一脸平静。


“我那天回来,想给金旼炡盖好被子,结果她抱着我就说喜欢柳智敏,让我该怎么办?”绘里无奈的摇摇头,又看向了卫生间和金旼炡房间的方向,“她们两个,怎么会摊上这种事。”


“不知道,姐姐觉得智敏姐姐会喜欢winter姐姐吗?”宁宁把声音压低,不想让被讨论的两个人听见。


“旼炡对智敏的爱很容易就看出来了。”绘里回头看向宁艺卓,“但智敏,我不好说。”


“得测试一下啊……”宁宁迅速头脑风暴,眉头皱在一起,绘里见了,用手给她舒展开。


“行啦,回房间睡觉吧。”绘里拉起宁宁,“我们两个去一个房间。”


“嗯?为什么?”宁宁有些疑惑,眼神满是不解。


“Pabo吗?给她俩腾空间啊。”绘里叹了口气,还是忙内啊,唉。


宁宁听话的先一步走进房间,而绘里则是走到卫生间门口,对里面的柳智敏轻声说,“智敏啊,我今天想和宁宁睡一晚上,你洗好了去我和旼炡的房间吧。”就这样,说完就走了,柳智敏还在里面洗脸,没来得及回复,打开门时绘里已经不在门外了,自己和宁宁的房间门已经被关的死死的,又不经意的撇向了金旼炡房间的方向。



“绘里和宁宁真是的……”嘴里嘟囔着,心里也是十分不情愿,今天刚刚在旼炡面前露出那副样子,现在又要去和她一间房。


悄悄的推开门,金旼炡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就像之前自己给她带锅包肉那一晚一样,但是又有些不一样,比之前更加压抑,更加的,没有生命的气息?


柳智敏想到了什么,慌张的跑到了金旼炡床边,撞到了床边,然后掀开被子,看见金旼炡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


“旼炡?旼炡!”柳智敏的不安愈演愈烈,自己这么大的动作金旼炡一点反应都没有,仔细一看,金旼炡已经满头大汗,嘴唇发白。



柳智敏朝着门外大喊,“绘里!宁宁!叫救护车!!”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对金旼炡说“金旼炡,醒醒,不许睡,你不许睡!醒醒,我求你了……”柳智敏打横抱起金旼炡,出门遇见了一脸茫然的绘里和宁宁。


“怎么了?等等,旼炡……”


“呜,快,救护车,winter姐姐不要睡!”


三人乱作一团,与安静的依偎在柳智敏怀中的金旼炡形成鲜明对比。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车内的医护人员一眼就认出了四人,但是救人要紧,一路上没人说话,只有柳智敏在金旼炡旁边一直握着金旼炡的手,小声嘟囔着,“别睡,旼炡,醒醒,不要睡……”



到了医院,金旼炡被送进了手术室,柳智敏眼看着金旼炡就这样被推进手术室,“手术中”的灯牌亮起,三人悬着的心暂时可以休息一下。



“没事的,智敏,旼炡,旼炡她会没事的……”绘里也很难过,可是她看见了柳智敏在颤抖,走上前去抱住柳智敏,才发现柳智敏已经哭了。


“绘里,我……我……是我害了旼炡……”柳智敏勉强说出了一句话,她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心太痛了,快要呼吸不上来。


刚刚进手术室前,金旼炡睁开了眼睛,用微弱的声音对柳智敏说,“我终于,可以不用喜欢你了。”



柳智敏知道,柳智敏都知道,柳智敏怎么可能不知道,小狗那么明显的爱意,可是自己并不喜欢她,只是把她当作好妹妹,最好的妹妹,她可能误会了什么,可是现在这个结局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的。


可是为什么金旼炡说不用再喜欢自己的时候会那么难过呢?为什么呢金旼炡?




我要烽了

《关于暗恋这件事》

先看看设定,有人愿意看的话我就开了😉


刘知珉:暗恋小狗的可爱猪猪蛇


金旼炡:表面超拽的臭屁帅小狗


前期小蛇:今天也是喜欢金旼炡的一天!


后期小蛇:金旼炡的炡是真能装的真吧


前期狗勾:刘知珉?我跟她不熟


后期狗勾:刘知珉?她是我老婆,我想亲就亲的老婆!

先看看设定,有人愿意看的话我就开了😉




刘知珉:暗恋小狗的可爱猪猪蛇


金旼炡:表面超拽的臭屁帅小狗




前期小蛇:今天也是喜欢金旼炡的一天!


后期小蛇:金旼炡的炡是真能装的真吧


前期狗勾:刘知珉?我跟她不熟


后期狗勾:刘知珉?她是我老婆,我想亲就亲的老婆!

您没事吧

“姐姐喜欢小狐狸吗🦊”

“那姐姐要不要喜欢我呢”


Ⓒwinter.aespakr

“姐姐喜欢小狐狸吗🦊”

“那姐姐要不要喜欢我呢”


Ⓒwinter.aespakr

SweetMoon

“金冬甜!捂住耳朵向前跑”

“金冬甜!捂住耳朵向前跑”

隨安

我的妈妈不是我的妈妈

 10、


刘知珉的到来成功勾起了少年们对她无限的好奇,一大群人甚至没礼貌地直视着观察,金旼炡当然感受到了这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她清楚姐姐早已被那群无耻之徒揣测个遍了


抬起头发现刘知珉与自己一样紧张,似乎也被学生们的表现吓到,金旼炡气愤地咬紧牙齿,幸好,班主任出现的很及时,那群人也因老师在窗外的呵斥,不甘心地转过身


金旼炡不是第一次被选做优秀学生代表,让家长上台演讲,对于这件事她早就见怪不怪,每一次都会提前写好稿子,然后父亲背诵,但这次是刘知珉,所以她尤其的担心,原本想要按照先前的步骤写稿,而刘知珉只负责背下来就行,可是在金旼炡提议后就被刘知珉拒绝了...

 10、


刘知珉的到来成功勾起了少年们对她无限的好奇,一大群人甚至没礼貌地直视着观察,金旼炡当然感受到了这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她清楚姐姐早已被那群无耻之徒揣测个遍了




抬起头发现刘知珉与自己一样紧张,似乎也被学生们的表现吓到,金旼炡气愤地咬紧牙齿,幸好,班主任出现的很及时,那群人也因老师在窗外的呵斥,不甘心地转过身





金旼炡不是第一次被选做优秀学生代表,让家长上台演讲,对于这件事她早就见怪不怪,每一次都会提前写好稿子,然后父亲背诵,但这次是刘知珉,所以她尤其的担心,原本想要按照先前的步骤写稿,而刘知珉只负责背下来就行,可是在金旼炡提议后就被刘知珉拒绝了



金旼炡不清楚她要弄什么幺蛾子,只是看着对方认真的脸,在心里就有了莫名的信任,于是她第一次这么没把握




眼睁睁看刘知珉走上台,金旼炡担忧却有无比期待,姐姐在台上如何评价自己,又是否发自内心呢?这些她都想知道,攥在腿间的手因此又握紧了几分,眼神从未在女人纤细的身躯上离开过





原来曾经一直细心培养的邪恶之花终于生长出粉红色的叶,刘知珉是美丽的园丁,她播下邪恶之花的种子,却将它培育成温柔的花朵,在好久之前刘知珉还没有来到这栋屋子的时候,邪恶之花永远只过着淡淡的外套,它如今愿意为园丁摘下,只因为这个人是刘知珉,其他人都不行




“旼炡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刘知珉根本不想说这句话



“很感谢老师对她悉心的教导,把我们的旼炡培养的这么优秀”她也不想说这个,但是金旼炡跟她说过,在讲台上就不能随心所欲地说话



“我有时真的很担心自己会做不好,但旼炡让我很放心”



其实还是会担心这个傻孩子,恍惚间刘知珉向台下望去,看见了小狗像雨淋了一样湿漉漉的眼神,她发现她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了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旼炡这么优秀,完全是她自己的努力,和我半点关系也没有,我不会把功劳都归结到自己这儿或是她爸爸那儿,我们旼炡的优秀或许就是因为天赋吧”




“我只负责爱她,而她是我的骄傲。”





还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不知道我们旼炡会不会生气呢?





刘知珉摘下腰间的麦克风微笑着向老师示意自己急着走了,老师也很明白地打了圆场



台下的金旼炡没有预料到刘知珉会当众带着她的离开,即使她厌恶这样的环境,刘知珉也一样厌恶,但她没想到刘知珉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带她走





“饿了吧?想吃锅包肉吗?姐姐给你做”



“姐姐……”



“怎么了吗”



“没事,回家吧”










金旼炡悠闲地靠着沙发打游戏,一转头就能够看见刘知珉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姐姐在做她们的晚餐



她们现在真的很像共同生活了很久的夫妻呢




希望时间永远定格在这




她沉浸其中






屋子里和谐的氛围在门被推开后打碎,该不该说这是个不速之客呢?门口的父亲放下包不好意思地解释着



“公司里没什么事,所以提前回来”



“旼炡和知珉有好好相处吗”









我又回来了我来say sorry


点赞➕评论➕推荐






我要烽了

一见钟情还是蓄谋已久呢?

  “喂!醒醒!”


    柳智敏感受到有人推了她一把,并对着她大喊大叫。


    “你谁啊?怎么睡地上?”


    那人又冲她喊了一句。


    柳智敏揉了揉眼睛,又敲了敲头,随后才睁开眼,开口说道:“你管我是谁。”


    “那你也不能睡在这儿,幸亏你遇到的是我,要是你遇到了坏人怎么办?”这人急了,边说还边跺起脚来了。...


  “喂!醒醒!”


    柳智敏感受到有人推了她一把,并对着她大喊大叫。


    “你谁啊?怎么睡地上?”


    那人又冲她喊了一句。


    柳智敏揉了揉眼睛,又敲了敲头,随后才睁开眼,开口说道:“你管我是谁。”


    “那你也不能睡在这儿,幸亏你遇到的是我,要是你遇到了坏人怎么办?”这人急了,边说还边跺起脚来了。


    柳智敏这才看清楚她长什么样子,圆圆的狗狗眼,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穿着一身校服,还是个重点高中。


    “小妹妹,你叫什么啊?”柳智敏站了起来,问道。


    “我叫金旼炡。”说完还非得对着柳智敏笑,笑的很好看,可接下来说的话就不怎么好听了,“姐姐,你身上一股烟酒味儿。”


    柳智敏楞住了,她受不了别人这样对着她笑,可是金旼炡却是个例外,柳智敏很喜欢她笑,以至于她都忘了她最讨厌别人说她身上有味道了。


    “姐姐,你住哪啊,我送你回家吧。”金旼炡牵起柳智敏的手。


    家?柳智敏没有家。如果有家的话,她也就不会到酒吧喝完酒以后睡在大街上了。


    “姐姐没有家呢,怎么办呢。”柳智敏说完还里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金旼炡咽了咽口水,其实今天在街上遇到柳智敏根本不是什么巧合,是她早就预谋好的。


    金旼炡第一次见到柳智敏是在校庆会上,当时学校邀请了好多学姐学长来欢迎新生,柳智敏就是其中之一,也许是一次偶然的对视,金旼炡觉得她陷进去了,好像那时起,她就下定决心要追到这个漂亮姐姐了。


    “姐姐跟我回家吧,我家很大很大的!”金旼炡在故意装纯,为的就是能带走柳智敏。


    柳智敏可能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可有的睡总比没有好,也就答应了下来,毕竟金旼炡看起来挺单纯的,应该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吧。


    到了家,金旼炡给柳智敏拿好了换洗衣物,让她先去洗澡了。


    柳智敏洗澡洗的很快,洗完之后她就让金旼炡去洗了,自己则躺在床上,看消息。


    消息总是接二连三的蹦出来,柳智敏觉得烦,便关了机,可没了手机的柳智敏很无聊,所以只能期盼金旼炡能快点洗,好陪她聊聊天。


    这两人似乎是有心灵感应一般,金旼炡这就洗好了。


    柳智敏靠在床边,头发还没完全干透,发尾还挂着水滴,脸上透着微微的红晕,很迷人。


    金旼炡忍不了了,再忍她就不是人了。


    二话不说,金旼炡上去就扑到了柳智敏身上,她将柳智敏压在身下,挑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柳智敏被这突如其来的吻给惊到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后来还是没气了才拍了拍金旼炡的背,示意让她放开自己。


    金旼炡将柳智敏的两只手抵在一起,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姐姐,你可别把我当做什么好人。”金旼炡不打算装下去了,在装下去老婆都睡不到了。


    “巧了,姐姐也不是什么好人。”柳智敏是个颜控,其实欢迎新生的时候早就记住这张脸了,她很喜欢,只是没想到小姑娘会这样骗她上床,演技挺好啊。


    “智敏啊,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哦。” 


    “当然不会。”


🚙🚙🚙🚙🚙🚙🚙🚙🚙🚙🚙


    再后来她们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柳智敏平常也会送金旼炡上学,金旼炡也会给柳智敏很强的安全感。


    只是被人问道她们是怎么在一起的时候,俩人都心照不宣的说了一句:“一见钟情。”


    其实俩人心里都清楚,哪有什么一见钟情啊,只不过是这对小情侣都花了点小手段罢了。






END.




(彩蛋:关于上学这件事)

Dull

真的很喜欢冬冬的短发!

真的很喜欢冬冬的短发!

凛冬

发财和金玟庭发自拍总要发一个吧


发财和金玟庭发自拍总要发一个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