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x!frisk

2167浏览    30参与
坠落的星之海(自家au养老人)

一些脑洞


p1是我流的身份互换,即cross位x福和x福位cross


p2—3是朝暮妈咪的【假设cross加入了福福他们计划】的脑洞

@朝暮-失踪人口 

一些脑洞


p1是我流的身份互换,即cross位x福和x福位cross


p2—3是朝暮妈咪的【假设cross加入了福福他们计划】的脑洞

@朝暮-失踪人口 

坠落的星之海(自家au养老人)

瞎摸的,杂七杂八的东西……

包含大量自己的xp

瞎摸的,杂七杂八的东西……

包含大量自己的xp

坠落的星之海(自家au养老人)
是位置调换✓ cross位x...

是位置调换✓


cross位x福和他au世界的人类玛菲特


别扭•心里明明很在意但就是不说•x福



是位置调换✓


cross位x福和他au世界的人类玛菲特


别扭•心里明明很在意但就是不说•x福




永夜_
“你拿的那个是波板糖吧。”

“你拿的那个是波板糖吧。”

“你拿的那个是波板糖吧。”

坠落的星之海(自家au养老人)

发一些奇怪的东西


有位置调换注意


p1是自家au  peaceful




发一些奇怪的东西



有位置调换注意



p1是自家au  peaceful






梅见过i-混等

p3是他俩认识的图截了下

卡哇伊内,我喜欢x福抱小团子福

p3是他俩认识的图截了下

卡哇伊内,我喜欢x福抱小团子福

E=mc²

【X福衫】他与他的金项链

相错复健。

不建议阅读,很烂


虚空里难以觉察到时间的流逝,就像身处外太空飞船一样,这里没有任何可以用于估量时间的物品,这里没有他们曾经生活过的会自转的某个星球,没有一个叫太阳的发光主行星,没有太阳系,没有银河系,更没有所谓的日夜交替,而他在名为无的软流体中浮浮沉沉,像睡在果冻里,动弹不得。

Cross在自己日复一日的日程表中加了一项,思考,他认为他这是找到了另一件值得去完成的事,或者说,他唯一能做的事。


他侧卧着,缩在地上,怀里紧紧的攥着他的金项链。


有些时候会把吊坠的锁链断提起,看着盒子做着钟摆运动,看着空白的平面上模糊的虚影。


Cross的日程表无非...

相错复健。

不建议阅读,很烂


虚空里难以觉察到时间的流逝,就像身处外太空飞船一样,这里没有任何可以用于估量时间的物品,这里没有他们曾经生活过的会自转的某个星球,没有一个叫太阳的发光主行星,没有太阳系,没有银河系,更没有所谓的日夜交替,而他在名为无的软流体中浮浮沉沉,像睡在果冻里,动弹不得。

Cross在自己日复一日的日程表中加了一项,思考,他认为他这是找到了另一件值得去完成的事,或者说,他唯一能做的事。



他侧卧着,缩在地上,怀里紧紧的攥着他的金项链。



有些时候会把吊坠的锁链断提起,看着盒子做着钟摆运动,看着空白的平面上模糊的虚影。



Cross的日程表无非是哭和睡觉,对这点他的影子自然不乐意,每天与他的拌嘴也是日常,例行准点,他们大概是太无聊,所以能吵很久,至少Cross觉得很久。



这虽然也算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Cross把这件事从它的日程表去除掉,理由上至对Chara有深度偏见,下至他看Chara啥都不顺眼。

但是话虽如此,Cross还是很乐意吵吵的。




因为他无事可做。



“你又在想什么。”果不其然,那个戏谑的声音再次响起,平日里那家伙一直无精打采,每当和他对线的时候却能拿出百倍精神。

Chara远不如自己耐得住寂寞。Chara和Cross并不一样,Cross可以用悔恨充盈自己的生活,但Chara不能,他比Cross放得下,远比他放得下,所以他能走到现在,会比Cross更长更远。

好家伙,双赢,Cross翻了个白眼。




“在想Frisk。”他随便应付了一句,把衣服裹得更紧了些,他说这句话无非是摸清了对方的老底,知道什么情况下Chara会气急败坏到想把自己千刀万剐。

并且如果可以,Cross非常希望他这么做。




在这阵诡异的沉默是风暴的开始,导线燃完后就是腥风血雨。

Cross抓紧读条的时间思考着等会他该做什么,说什么才能把Chara骂的狗血淋头。一句话不够,他近乎病态地希望伤害对方多一点。



可这次,出乎意料地没炸。

“你记得吗。”Chara有点含糊不清,“在某条时间线发生的事。”



“记得。”Cross翻过身望了眼他头顶悬着的黑影。



Chara咽了口口水,没继续说下去。



我曾想过肯定你的伦理。


但是你刺穿了我的喉咙。


你把刀子扎在我的心上。


好痛。



Frisk?他把这个已经被时间的流沙淹没的名字重新翻出来咀嚼。



没有味道,他有些失落地摇摇头。



“你和他……”



他嚼过太多遍了,刚开始他还能够尝到细细的苦,现在他觉得很恶心,就像被人掐住下巴灌入流食一样。



Sans与frisk之间的关系大概是一笔烂账,其关系网牵扯数人甚至直接是最亲密他们唯二,早已无法用一句“我爱过他”说清楚。



但他大概还是记得他们最后一次做爱的。



Cross对于frisk的感情无非是送过他一个冰激凌,或者说一个挫折时地小小安慰,他自然无法理解,或者说难以去品味到Frisk多条时间线与他地爱恨情仇。



Cross只是看了,普普通通地看了,像是看小说一般地看了。

 

 

 

Cross的眼泪一半都是为Frisk流的,是忏悔,这很正常。

 

Sans在最后一次做爱的时候说,希望一切能够这样下去。这本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假设,放在任何一个和平的世界中都应该存在的最简单的愿望。

 

可......


你为什么要毁掉他们?

 

为什么?

 

他开始下坠,心脏像是要悬到嗓子眼,在他的身后是黑不见底的深渊,无数的怪物向他伸出手。

他恐惧,他的瞳孔紧缩成一个小点。


只要落下去,便会尸骨无存。

 

然后


他像个傻逼似的僵硬地举起他的手,随着他上臂的挥动,隐形的线绷直了,炮台强烈的攻击对准了站在惊慌的众人的身后的平静的孩子,带着某种期待的孩子。



过了。



他觉得头很疼很疼,疼到他不愿醒来。


 

sans迷迷糊糊地想道,被顶的有些意识不清。

 

 

然后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露骨的恐惧。



天杀的,那个frisk到底干了什么。



Sans发现自己正茫然地站在一棵树下,一切都好像被重置了一样,而他转过头去,看到曾经的那个孩子,举起刀冲向了他。



在那时,在他生命即将终结的那时。



他看见了Frisk头顶那根透明的蛛丝。



于是......



他像无数罪人一般伸出了手。


 

Frisk亲自结束了那条世界线。


 

他又想起在遥远的过去,在那时他们还只需要在意如何能够爱那个拯救他们的孩子,一起坐在铺满白色无名小花草坪上看远处的城堡。

他努力在记忆中搜索着,试图找到在任何一个片段中frisk曾对他说过的“我爱你”



果然没有,他有些失落的想。



那么如果没有X-EVENT,没有OVERWRITE,是不是他也可以等到那句他所希望的?是不是他们还可以像原来一样生活?是不是他们还可以像原来一样幸福?

 


他看着项链的摆动有些失神。


 

在最后的最后。



Cross用骨头刺穿了Frisk的心脏,Frisk没给他留下别的,就只有一条项链。

 

但他在捡起那条项链的时候,他看见蛛丝断了,折射着光的的细线轻易地断了。

 

可Frisk最后死了,是他杀死了Sans,杀死了他。


......

可最后杀死了他的也是Sans,是他。


Cross突然觉得很困,好像再也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像是要这么睡过去。


不,不要让我再失去他了。


他撕心裂肺地呐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他的嘴绝望地开合,徒劳地伸着手,却无法阻止眼前地景象逐渐化为无意义地光斑。


Cross放弃了。


在他的世界中的最后一线光景闭合前,在一切都要化为乌有的那时。


他感受到世界像是出现了一瞬间的定格,就像一幅幅静止的油画。


他看见了黑发的孩子。


看见了那个孩子第一次带他们离开地底时的日出。


在那之后他闭上了眼。



但Cross隐隐约约记得,记得Frisk很好。






“怎么没话了?”Chara又换回了原先戏谑的表情,他现在十分得意,鼻子像是要翘到天上,像个打架打赢了的孩子。

他怎么让Chara(zhe ge mao hai)抓到了把柄呢。Cross苦恼地哦了一声。



是吗,是吗?



他站在虚空里,努力按下想把Chara头拧下来当球踢的冲动这样想着。


无论是因景生情还是容情于景,他都多多少少感觉到了些许落寞,尽管他告诉过无数次自己,一切确确实实无法挽回了。


但Cross对自己感到悲伤,他用手按上左胸腔的那处,他的灵魂正在那里有力却虚妄地搏动着,他的身体一切良好,却不知道悲伤的源头在哪。


他真切地掉了几滴眼泪,液体顺着脸颊滑下,过分熟悉,熟悉到感觉自己的灵魂大概是沉着的,反应不大。


你应该更伤心一点,他这样指责不称职的自己,可,奇怪,平静的很。


“你在忏悔吗?混蛋”Chara果然拥有着过人的敏锐,这样一点细微的情感波动都会被他捉去做文章。


Cross麻木地赞扬道。


——

不过大概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还是一个sans的时候,Frisk送给他了一条项链,他将它握在手中,指骨小心地拂过心形盒子,像对待自己的灵魂一般生怕蹭下点东西。

“是纯金的吗?”他问道,假装自己不知道上面只是涂了一层铜锌合金粉。

Frisk告诉他他可以试着咬咬看。

他笑了,张嘴露出一排整齐的牙。

他说,不,我还不想因重金属中毒而死。

Cross这样想着,把吊坠含到了嘴里。

 




蓝玉 • 开学版

「Best Friend Forever」(兄·弟·情·深)

不可以抱图啊,重点要画线

@Triplesun 


「Best Friend Forever」(兄·弟·情·深)

不可以抱图啊,重点要画线

@Triplesu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