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x天使

51.9万浏览    1346参与
玖句蜂壱

我每天都喝赞德,因为睡眠时间不够

我每天都喝赞德,因为睡眠时间不够

玖句蜂壱

凹凸世界有很多帅哥啊😊


※使用粉丝们选择的颜色来画画的企划。

凹凸世界有很多帅哥啊😊


※使用粉丝们选择的颜色来画画的企划。

失去了你的声音

【凹凸乙女】当你一穿越就被他们睡了

这是4和之前那三篇的人物不一样


当你一穿越凹凸世界就被他们睡了,逃跑了以后在大赛又遇见睡了自己的他们会怎么样


内含 丹/赞/佩/真


凹凸乙女,有ooc,接受的来


既然你们都想看的话我尽量吧,今天更了2万多字了,有点累了,状态不是特别好,写的有问题也希望可以得到谅解


---------------------------


讲一下设定,这里强行的设定睡完以后是你先醒来的,然后你逃跑了


丹尼尔


和他睡上的话大概率是在他的任务里的意外吧


不过你放心,你暂时不会有被铲除出的危险,毕竟神使门估计也不屑于和你一个渣渣动手...

这是4和之前那三篇的人物不一样


当你一穿越凹凸世界就被他们睡了,逃跑了以后在大赛又遇见睡了自己的他们会怎么样


内含 丹/赞/佩/真


凹凸乙女,有ooc,接受的来


既然你们都想看的话我尽量吧,今天更了2万多字了,有点累了,状态不是特别好,写的有问题也希望可以得到谅解



---------------------------


讲一下设定,这里强行的设定睡完以后是你先醒来的,然后你逃跑了





丹尼尔




和他睡上的话大概率是在他的任务里的意外吧


不过你放心,你暂时不会有被铲除出的危险,毕竟神使门估计也不屑于和你一个渣渣动手


当然,你能不能逃就是另一回事情了


我们爱搭积木的小朋友一般可都是很重逻辑思维的呢


不过像你这种连看都不看一眼谁睡了就跑的还是有纪律逃跑的


可是你还是在不久以后被他查出了身份,不过查出身份有什么用呢


我们可怜的裁判长依旧得去为神使门工作,当然也就没法来见你


不过这种时候你在自己跑上门去找他就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在你录入大赛终端以后,熟悉的大赛投影并没有出现,而是在下一秒在你脚下出现了传送门


眼睛放大,你来到了另一个空间


身体没有掉到地上,而是坐在了一块白色的积木上


“这位参赛者你好,我是大赛的裁判长,丹尼尔。”


白发金眸的男人笑着说道,天使的光环在他头上闪耀着


他早就在你报名的那一刻注意到你了


现在,只差羊入虎口


你惊讶的看着他,歪脸表示疑惑,照理来说他不是应该在大厅说话的吗?


这么说的话,你面前的是投影吗


你伸手向他摸去,却不料对方一下抓住了你


“参赛者xx,你现在还没有领取原力技能,”


“所以我想,我还能给你一个机会离开大赛。”


他半眯着眼睛看着你,满脸笑意


“又或者,作为大赛系统方的成员。”


“参赛者xx,你应该不介意我潜规则你吧。”




裁判长不会希望你被卷入这场混乱的大赛,但如果你执意要加入的话,他也有实力保护好你





赞德



这个能睡到.......那估计紫堂真作为他的搭档也算是见证人了


不过你放心,在你逃跑的时候紫堂真可不会拦


毕竟他可不想多一个累赘,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不会告诉他的搭档赞德有关你的事情了


而且他很有可能还会以此为由继续怀疑我们赞德的人品问题


至于我们的x天使嘛,人家当时可能会碍于神使们的淫威不去找你,但这可不代表等人家拿到参赛者名单以后不会做什么了


“嘿,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中了我赞德的奖的幸运儿?”


指着你的资料,他笑着对我们的z天使说道


所以说,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你是尴尬的,但他可不是


“哟,这位调皮捣蛋还实力不够的参赛者看过来嘛,作为裁判,我可是孤独寂寞的在这里等了你很久了。”


“怎么,不可怜一下月夜之下只能坐在自己的刀刃上吹冷风的帅哥吗?”


看着对面一波毫不在意形象的自吹你选择默默离开,并表示我不记得我和他睡过


但那柄黑绿相间的到却忽然横在了你面前,身后被一个人悄然无息般的靠着


“停下停下,小姐,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身为公平又英俊的裁判,我想我们还是先该算一算你在我这的一笔情债。”



身为裁判,我们的前任骑士先生可是会充分的发挥自己的特权的,比如偷走一个睡过的参赛者





佩利




和他睡了的话,那么在你醒了以后看着佩利的脸暗叫不妙的同时你也会被骗徒先生拦下


“让我看看,是哪位小姐这么不幸运的被蠢狗睡了呢?”


你听着就要气的炸毛,不过又被面前的人压下


“诶呀诶呀,小姐先不要着急嘛,毕竟不管怎么说我也是看在佩利的面子上才帮你拦下了老大和卡米尔。”


你警惕的看着他


“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得不说,现实的凹凸世界还是比你在电视上看到的危险的太多了


不过很幸运,骗徒先生似乎不打算动手


“那么,我想期待下一次见面的,可就不只是我了,是吧佩利,佩利!傶,蠢狗,快醒来”


看着你远去,帕洛斯慢慢地说道,然后又大声的把佩利喊醒


而我们的黄毛大狗狗醒来以后则是一脸懵,只有帕洛斯甩下了给他的一句话


这也是导致你们后期爱恨情仇的本源


“记住这里的味道,佩利,这可是刚刚和你翻云覆雨过的小朋友留下的哦。”


综上所述,这就是你一来到凹凸大赛还没怎么刷怪就被自称“在遛狗”的帕洛斯和佩利找到了的原因


“你就是本大爷睡过的小老鼠!!”


你看见他兴奋的样子大叫不妙,转身就逃却被暗影使者按住


“没办法,小姑娘,毕竟我家的狂犬可是馋了你很久了呢。”


他看见她笑着对你说道,可是下一秒佩利却一下抢过你


“走吧,小老鼠,本大爷带你去玩!!”


“等玩完了我们就再来一次帕洛斯说的什么翻云覆雨怎么样?”



狂犬觉得你的味道很好闻,所以他可是不会忘记的,他会把只属于他的肉,死死的咬在他自己的嘴里

----------------------

今天的第三更(我累了我累了我厌倦了)

安迷修那篇明天发吧,怕限流(因为要参加活动??)


点赞啊,我今天更了2w5k字左右了,我是什么肝神啊


点赞点赞点赞!!!不要白嫖!不要白嫖


点赞,我真的要累死了!!点赞啊啊啊啊啊


不要光送礼.这样不好,OK??咱们也点个赞吧,真的不要光送礼


隐藏结局是紫堂真




awakaya
画不进画,开始瞎摸……

画不进画,开始瞎摸……

画不进画,开始瞎摸……

酒复(不知道写什么咕咕中)

【真赞】杀死吾爱

 依旧是点梗~比较暗黑向,非常的意识流,也非常短小(因为不会写😂)超级ooc预警。

黑化真哥和无条件接受他的师兄。

真的很ooc,注意避雷。

很ooc,真的。

————

正文


 我杀死了一只蝴蝶,在他虚弱而又全身心相信我的时候,折断他的羽翼,看着他绝望的眼神,亲吻他的眉睫,最后和他一起走向终结。 


———— 

   

  我注意他很久了。

也许是因为他那一头如翡翠般内敛而又深邃的翠发,也许是因为他那如火焰般永远燃烧着的眸,也许是因为他嘴角那狂妄且无所畏惧的笑容,他总是那么的自信,毒舌的仿佛天不怕地不怕。 ...


 依旧是点梗~比较暗黑向,非常的意识流,也非常短小(因为不会写😂)超级ooc预警。

黑化真哥和无条件接受他的师兄。

真的很ooc,注意避雷。

很ooc,真的。

————

正文


 我杀死了一只蝴蝶,在他虚弱而又全身心相信我的时候,折断他的羽翼,看着他绝望的眼神,亲吻他的眉睫,最后和他一起走向终结。 

 

———— 

   

  我注意他很久了。

也许是因为他那一头如翡翠般内敛而又深邃的翠发,也许是因为他那如火焰般永远燃烧着的眸,也许是因为他嘴角那狂妄且无所畏惧的笑容,他总是那么的自信,毒舌的仿佛天不怕地不怕。 

     散发着致命的魅力。

 


  赞德,赞颂美德。

      这个名字于他似乎是有些嘲讽的,毕竟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赞颂美德的人,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我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他像是深海里的魔石,而我只是一条沉迷于他光彩的鱼。 

 


  我想把他锁进我一个人的房间,每天描摹着他的容颜,指尖一寸寸丈量着他身上的肌肤,看着他的眼睛里慢慢染上绝望的灰褐色,听着他只对我脱口而出的情话。 

     当然,那只是想想,我暂且不能付诸行动。 

 


  我和他做同事,就得保持同事之间的关系。

      我保持着我浅淡的笑容,看着他放肆的挑衅我们的上司,却也能和同学们打成一团。

      他向来不在乎他人眼里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看起来活的比谁都自由,这一点让我也愈发对他着迷。 

 


  人总是会向往其他人拥有自己没有的东西,我自然也不例外。 

 


  我知道我得主动出击。

      他的性格注定了他喜欢通过一些挑战来平息他骨子里的热血,在寻找伴侣这方面也是如此。

     我越是如此高不可攀的冷淡,越是能激起他的好胜心,直到他在床上对我哼哼唧唧但却不敢再造次为止。 


 

  他对外也许是一颗海胆一样浑身都是尖刺,但实际上也不过是一只慵懒的猫咪,偶尔主人赐予一些抚摸,便可以松懈的把肚皮暴露在人前。 

 


  我忍了很久,终于还是没忍住把他捆了起来,拉上窗帘,看他的眼睛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倒影。 

      他只惊慌了一瞬间就恢复了平时的从容,嘴角依旧挂着笑。 

    “这是什么恶趣味的情趣吗?真——~” 

 



  当然不是。

      我亲吻了一下他的眼睛,水果刀极速割断了他的颈动脉,他滚烫的血撒在我手上,似乎还带着淡淡的甜香。 

      我似乎听见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待我去看他的时候,他的脸上却又是我熟悉的表情。 

      大约是我的错觉。


 

  人们对死亡的恐惧。这是我见过无数次的,看的我甚至有些厌倦,但是赞德不同。 

      他宝石红的眼睛里依旧只有我的模样,嘴唇微微勾起,像是在等待我的吻。 

      我突然就后悔了,我不想让他和别人一样冰冷的躺在那里被我欣赏。 

 


  他应当是滚烫的,无可替代的。 

 


  我伸手想去止他的血,可是已经迟了。 

      他的身体在我掌下一点点变凉,眼睛里蒙上一层死亡的阴霾,再也不会开口唤我一声“真~” 

      我知道,我的宿命终结了。 

 


———— 

 

  我杀死过很多人,好人,坏人。大多都是为了满足我对这种血液病态的喜爱,认识我的人要么死了,要么不知道我的阴暗。 

 

  我从来都没有人们眼里看到的那么好,我用白衣包裹我的罪恶。 

 

  我用一把刀终结了我的爱人,无尽的荒芜从我心底蔓延。 

 

  我听到了我爱人对我的呼唤,我将冰冷的刀刃贴紧脖子。 

 

  我遇到了对的那个人。 

 

   

 

  

竹下溪

Z天使:成为天使以前?

Z天使紫堂真讨厌事情脱离控制,就像现在。


血腥味仿佛散不去了,赞德的腿上裂了个大口,一边口吐芬芳一边包扎伤口。


透过布料,血不停往外渗,星星点点滴在地上,和尘土混在一起,带了点黑。外面隐隐有光透进来,于是伤口显得更加可怖。


自己估计也一样,他想,嘴里一股铁锈味。


“接着,”赞德皱眉看过来,伸手一抛,“老不吭声啊你,还以为你没受伤呢。” 


本来是一次很普通的任务。可情报出了差错,途中闯进来一大批召唤兽,专盯着他们攻击,只好狼狈逃走,暂时躲在这里。


这感觉挺新奇,作为Z天使,他已经很久没逃过了。


以前有逃过吗?成为天使以前……成为天使以前?...


Z天使紫堂真讨厌事情脱离控制,就像现在。


血腥味仿佛散不去了,赞德的腿上裂了个大口,一边口吐芬芳一边包扎伤口。


透过布料,血不停往外渗,星星点点滴在地上,和尘土混在一起,带了点黑。外面隐隐有光透进来,于是伤口显得更加可怖。


自己估计也一样,他想,嘴里一股铁锈味。


“接着,”赞德皱眉看过来,伸手一抛,“老不吭声啊你,还以为你没受伤呢。” 


本来是一次很普通的任务。可情报出了差错,途中闯进来一大批召唤兽,专盯着他们攻击,只好狼狈逃走,暂时躲在这里。


这感觉挺新奇,作为Z天使,他已经很久没逃过了。


以前有逃过吗?成为天使以前……成为天使以前?


……想不起来。


算了,他摇头,多想无益。


手里还握着赞德扔过来的止血药粉:“这种药,对我们没用。”


“有比没有好呗。”赞德大大咧咧,三下五除二包好伤口。看他还在弄,便百无聊赖地开始发问:“我们这任务,接下来怎么做啊?”


“不做了。”


“啥?”赞德猛地转头,动作牵扯到胸前的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


紫堂真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包扎,边说:“我有召唤之力,那些召唤兽对我一点反应也没有,可见是有主的。”


“而且为首的召唤兽身上,有那位神使的标志。”


嘶——赞德反应很夸张:“细思极恐啊兄弟。”


联想到这次的任务是来取走某样东西,他嗤笑:“所以这是分赃不均?这些神使也真够……”


“慎言。”紫堂真打断他。


慎个鬼。对方的反应是闭嘴,然后狂翻白眼。




他们计划天黑之后就离开这里。


紫堂真隶属生命神使,这次任务与他关系不大,很容易推;赞德也懒得管,照他的话是“爱谁管谁管,反正本帅哥的时间不是来帮神使偷东西的”。


但在离开之前,他们还要在这个洞里度过半天。


周围很安静,紫堂真闭上眼,脑中却是一片空白。


他又想起那个问题,“成为天使以前”。


成为天使以前啊……赞德有被这样问过。他记得当时,那家伙脸色一沉,看着比平时更凶狠几分,转眼却又嬉皮笑脸,搭着那人肩膀:“不该问的别问,懂吗?杂碎。”


自己也被这样问过,然而内心却毫无波澜,更不要说表情了。


他现在真的有点好奇自己的过去。赞德的重剑力量被封住了,自己的召唤力也是非必要不使用。或许可以从这里开始查……




“真,”赞德闲不住,“我们来聊点什么吧。”


他刚回神,答:“聊什么?”


哦豁。


“你居然同意了,”赞德一脸吃惊,“平常不是都说‘任务要紧’,‘在战场上分心很危险’什么什么的……”


“石头开花?”


紫堂真:无语。


对方不介意他的反应,看似想到哪说到哪,但紫堂真仔细去听,却发现没多少有用信息。


很强的伪装。而且赞德似乎已经很习惯这样了。


他认真思考,如果知晓了过去,自己也会在神使面前伪装吗?


“真,想什么呢?”


“没。”


如果有那一天的话……就到那一天再说吧。


这是个“很不Z天使”的决定,可他却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会在不久后得到答案。

我与神明皆失

:抱歉…对不起。


灵感来源:我自己和朋友的聊天。

:抱歉…对不起。


灵感来源:我自己和朋友的聊天。

ID1276614939

看完番外我激动起来 所以决定一定要画一个赞德

大哥请让我爬一下墙头!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在学校没时间看手机 所以赞德的裤子还是画错了(抽泣抽泣)

画眼睛时本想画成第三张那样 但当时总觉得红色部分太少了 就往里画了那么一点点……等加上瞳孔时几乎看不到黄色了

腹肌……我本来想画的 然后发现看的不多并没有多少印象(就是不会画!!!)

不过这还是第一次自己尝试不照着其他图片画 所以还是很开心!

看完番外我激动起来 所以决定一定要画一个赞德

大哥请让我爬一下墙头!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在学校没时间看手机 所以赞德的裤子还是画错了(抽泣抽泣)

画眼睛时本想画成第三张那样 但当时总觉得红色部分太少了 就往里画了那么一点点……等加上瞳孔时几乎看不到黄色了

腹肌……我本来想画的 然后发现看的不多并没有多少印象(就是不会画!!!)

不过这还是第一次自己尝试不照着其他图片画 所以还是很开心!

我与神明皆失
主要是想到了可可爱爱的小赞德于...

主要是想到了可可爱爱的小赞德于是就摸了。「亲友的亲友被我强行组成了自己嗑的cp双赞,因为其中一个特别可爱,于是灵感来了就画」

主要是想到了可可爱爱的小赞德于是就摸了。「亲友的亲友被我强行组成了自己嗑的cp双赞,因为其中一个特别可爱,于是灵感来了就画」

燃枭_
“自相会的那刻起,我一直都在追...

“自相会的那刻起,我一直都在追寻着你,向你索取自己丢失多日的曾经。”

“自相会的那刻起,我一直都在追寻着你,向你索取自己丢失多日的曾经。”

凌耀酱

发点圣诞手书的小预告。(第三张是反转后遗症…已经改了)(不咕了不咕了…)

发点圣诞手书的小预告。(第三张是反转后遗症…已经改了)(不咕了不咕了…)

等待幸运de恒星
凹凸世界·赞德&...

凹凸世界·赞德·X天使·cos正片预告


————————

出镜:恒星

摄影:影咩

后期:九十九

————————


剧情篇正在修图中~先跑一张预告名场面!

冬天外景拍片是真的冷…还在持续爆装备🙏🏻

喜欢就点个赞转个发谢谢友友们💦


凹凸世界·赞德·X天使·cos正片预告




————————

出镜:恒星

摄影:影咩

后期:九十九

————————


剧情篇正在修图中~先跑一张预告名场面!

冬天外景拍片是真的冷…还在持续爆装备🙏🏻

喜欢就点个赞转个发谢谢友友们💦



酒复(不知道写什么咕咕中)

【真赞】事后

是点梗~顺便复健一下,太久没写了●‿●就写的很菜,大家凑合看吧(O∆O) 


  abo➕花吐➕孕期(其实根本没有) 


  注意避雷!超级ooc预警! 

真的很ooc。


  ———————— 


  “怎么?Z天使大人是在想着怎么对我负责吗?” 


  绿发的天使懒洋洋的半躺在床上瞧着他,裸露在外面的肩膀上一片凌乱的齿痕,单单是看一眼都知道昨天晚上的战况有多激烈。 


  只不过当事人虽然语气慵懒,但是赤红的眼睛里却是毫不留情的嘲讽。...

是点梗~顺便复健一下,太久没写了●‿●就写的很菜,大家凑合看吧(O∆O) 

 

  abo➕花吐➕孕期(其实根本没有) 

 

  注意避雷!超级ooc预警! 

真的很ooc。

 

  ———————— 

 

  “怎么?Z天使大人是在想着怎么对我负责吗?” 

 

  绿发的天使懒洋洋的半躺在床上瞧着他,裸露在外面的肩膀上一片凌乱的齿痕,单单是看一眼都知道昨天晚上的战况有多激烈。 

 

  只不过当事人虽然语气慵懒,但是赤红的眼睛里却是毫不留情的嘲讽。 

 

  紫堂真扣衣服的手稍微一顿,背上还残存着一些抓痕和衣服接触的刺痛,像是在提醒他昨天晚上发生的都不是梦。 

 

  他把赞德上了。 

 

  虽然这大可理解成Alpha对Omega的某种本能反应,而且昨天也确实是赞德没喷抑制剂,但是这事情发生了,他也是有责任的,紫堂真当然不是逃避责任的那种人。 

 

  而且体验也确实不错。 

 

  “我会对你负责。”紫堂真淡淡开口,Omega被Alpha标记后,发情期就只能依靠Alpha度过,若是临时标记还有可能清洗,但是他昨天晚上和赞德是直接一步到位了,也就是说以后赞德的每一次发/情/期都只能依靠紫堂真来解决。 

 

  完全标记的后果紫堂真也知道,怀孕的几率是百分百,他沉吟了一会开口:“等大赛结束了,我就带你回紫堂家,给你名分,也会好好对你,你不用担心——” 

 

  “哎哎哎,打住打住!”赞德赶紧坐起来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我可还没答应当你的Omega呢!” 

 

  “?” 

 

  赞德嗤笑一声,“你以为我和那些Omega一样吗?被人干了一次就要死要活?”他又大大方方躺了回去,“本帅哥从来不是那种人。要不然你也不会在这种鬼地方见到我了。” 

 

  “那你的意思是?”紫堂真挑了挑眉,他隐隐约约感觉接下来赞德说什么他都不意外。 

 

  “拜托,这里是凹凸大赛。”赞德耸了耸肩,“谁都没把握自己完完整整的回去,你连自己的命运都没法保证,你又凭什么给我做承诺?”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紫堂真常见的那副姿态,看起来不可一世的半眯着眼睛,但是说完的时候会不自觉抿一下嘴唇——紫堂真的目光就停在了他嘴唇上,看起来很好亲,昨天晚上好像什么都做了,就是没亲—— 

 

  有点遗憾。紫堂真强迫自己收回目光。 

 

  “本帅哥才不稀罕你的承诺。”赞德笑了一声,语调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懒惰,“不过嘛,这事儿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想怎样?”紫堂真的眼皮跳了一下,但他还是镇定的看着赞德。 

 

  “我觉得咱们保持炮/友的关系就挺不错的。”赞德无所谓的说,“各取所需,我不会干涉你的生活,你也别干涉我的,怎么样?” 

 

  他觉得不怎么样。紫堂真又打量了赞德一眼,他知道赞德嘴挺贱的,但是赞德能这么面不改色的把这话说出来,着实还是紫堂真低估赞德了。 

 

  说的像是他紫堂真是专门卖的一样——就很想干点什么堵住他的嘴。好好的一个天使,为什么长了张嘴呢? 

 

  “唉!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你不会这么小肚鸡肠吧?”赞德故意语调上扬一些,紫堂真知道他是在激自己,若是平常他肯定会反驳回去,不过现在他背上的伤痕还在隐隐刺痛着提醒他,也能瞧见赞德身上毫无遮拦的青青紫紫,他抿了抿唇,带好自己的东西一言不发从房间里出去了。 

 

  赞德的提议确实对他没什么坏处,甚至把他的责任撇的差不多了。但是这样似乎对他只有好处的提议,紫堂真就是……没来由的觉得不爽。 

 

  而房间里赞德看见他出去后也才松了口气,缩回了被窝里。 

 

  大赛结束啊……赞德想着紫堂真刚刚那一脸认真的模样。 

 

  ……我们真的有那一天吗? 

 

  成为天使的那一天他就没有回头路了,赞德不知道紫堂真是否有别的办法逃离神使的掌控,反正他本能的讨厌这种承诺。 

 

  比起不能实现的承诺,他情愿先一步不做承诺,以此逃避之后的一切伤痛。 

 

  ———— 

 

  他向来是如此的。 

 

  ———— 

 

  虽然前一天晚上滚了床单,但是第二天做任务的时候赞德还是一如既往的踩着点到了,就像他从来不掩饰自己信息素气味一样,他甚至没有多裹一件衣服挡一下自己身上斑驳的咬痕。 

 

  他一开始的信息素气味是牛奶味,很像是牛奶味的饼干,走过路过都能把Alpha给闻饿了,若不是武力值比得上十个Alpha,而且对Alpha的信息素抗压能力高的像个Beta,估计早就在踏入大赛的第一天就被参赛者们带回去“吃”的连渣都不剩。 

 

  不过他第一天就锤爆了十几头把参赛者们追的东躲西藏的魔兽这事大家也有目共睹,就是有那点心思的Alpha也得吓没了,紫堂真也一直对他的搭档挺放心的。 

 

  结果谁知道赞德只是小小的发了个情他就沦陷了呢? 

 

  紫堂真的信息素是那种竹子刚刚砍下来抛光时的气味,带着竹子的清香和微微的苦涩感,不知道被赞德吐槽过多少次平平无奇甚至是难闻。 

 

  然而今天赞德除了那一身上夺目暧昧的痕迹以外,隔着十几米紫堂真都能从他身上闻到竹子味混杂着牛奶的气息,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天使长丹尼尔都对紫堂真投来了疑问的目光,看的紫堂真眼皮子狠狠的跳了跳。 

 

  好不容易等赞德走近,紫堂真还是没忍住,当着丹尼尔的面就瞬间从终端上买了一件外套,甚至还特意选了黑色,他们天使来这里的时候丹尼尔给他们的终端上补了积分,买点东西不成问题。 

 

  加上又在控制台这边,裁判球没几秒就把东西送了过来,紫堂真拆了包装后立刻就把衣服裹到赞德身上把他裹的严严实实。 

 

  一切动作做的行云流水,偏偏还绷着他那冰山脸,把送货的裁判球都看傻了,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天使长才退下去。 

 

  天使长也没资格管人家的私事啊。丹尼尔干咳了好几声,像是要咳出肺病,等到赞德和紫堂真好好站在他面前差一秒赞德就要开口的时候他才又恢复了平时冷静的模样。 

 

  然后面不改色的跟赞德和紫堂真说了今天的任务。 

 

  不愧是丹尼尔大人!躲在远处的裁判球由衷的钦佩着丹尼尔大人。 

 

  离开丹尼尔的视线后赞德才笑了一声,意有所指的拨弄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怎么?不好看?” 

 

  好看那也只能他一个人看啊!紫堂真心里骂了一句,面上还是淡漠的扫了一眼赞德,“有伤风化。” 

 

  “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赞德伸了个懒腰快走了几步,“不过今天的任务本帅哥就不参与啦,哎呦——回去睡觉了……” 

 

  果然还是那个赞德,能偷懒的机会他一次都不会放过。只是这次紫堂真没什么能拿捏他的把柄了,他也不能要求赞德工作,只能眼睁睁看着赞德回去—— 

 

  所以赞德过来的意义是什么?单纯在人前秀一下自己身上的咬痕?!这像是赞德干得出来的事情…… 

 

  饶是紫堂真也忍不住黑了脸。 

 

  ———— 

 

  花吐症,一种会让人吐着花朵死去的病症,听说解救的方法只不过是爱人的一个吻。听起来就像是童话里公主会得的那种病,似乎永远不可能和恶魔产生关联。 

 

  但是偏偏有的时候越不可能的事情越是有可能。 

 

  赞德说是回去睡觉实际上半路就躲到一个小角落咳的撕心裂肺,淡紫色的蓝花楹从指尖坠落。 

 

  得这种奇奇怪怪的病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一开始咳出来的只是花瓣,后来慢慢的越来越多,最后变成这种完整的花朵。 

 

  大概再过几天,他就会被这种花朵堵住喉咙痛苦死去吧。 

 

  没人比赞德更清楚他因为谁得了这种病,甚至做了无数次心里建设。 

 

  本来按照他的计划,昨天晚上故意不打抑制剂去找紫堂真就是想让紫堂真亲他一下各回各家的,谁知道玩大了,病还没治好。 

 

  说不定以后还得生一个小紫堂真,想想就亏大了。 

 

  赞德忍不住叹了口气,随手把花朵碾碎就准备离开。 

 

  “你手里是什么?” 

 

  背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几乎让赞德一瞬间汗毛倒立,若不是这声音过于耳熟,他可能毫不犹豫就会一剑出去。 

 

  “你……你怎么在这里?”赞德匆匆忙忙后退几步,却没躲过紫堂真抓住他的手,淡紫色带着几丝血迹的花瓣安安静静躺在赞德的黑色手套上。 

 

  “或许,你可以给我一个解释?”紫堂真冷声道,“你打算瞒多久?” 

 

  昨天晚上紫堂真就有点察觉到不对,虽然Alpha的本能支配了他,但是他依然注意到了赞德衣服上的花瓣,由此产生推测,现在看来,赞德已经瞒了很长时间了。 

 

  就算恢复能力再强,也恢复不了这种疾病吧…… 

 

  “我……我才没隐瞒!”赞德有些恼羞成怒了,正准备反驳加嘲讽一波,谁知道紫堂真突然手下一使劲把他拉到怀里。 

 

  淡淡的竹子清香扑面而来落在赞德脸上,是一个温柔的吻。 

 

  “好好活着。” 

 

  “啧,我知道了。” 

 

   

【PS:并没有什么孕期的描写,小宝宝还是个受精卵╭(°A°`)╮就……凑合看?(脑的永远比我写的精彩2233)】 

   

 

   

 

  

凌耀酱
放一放给别人画的约稿。不可以抱...

放一放给别人画的约稿。不可以抱走哦。

第一次用正面叠底画画感觉真的很不错

放一放给别人画的约稿。不可以抱走哦。

第一次用正面叠底画画感觉真的很不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