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x特遣队

19326浏览    505参与
貔小貅
还是草稿_(:з」∠)_动作有...

还是草稿_(:з」∠)_动作有参考

还是草稿_(:з」∠)_动作有参考

卡其卡

【丑哈】只是在夜晚

关于超级反派下班之后的日常片段猜想,大概是个睡前故事向的没什么实质内容小甜饼


只是在夜晚


.. .. .. ..


超级英雄和大反派都是累人的工作,如果破坏世界和再把其恢复成原有的样子算是工作的话,那么蝙蝠侠和小丑确实终日致力于维持世界的天平不偏不倚的在0上摇摆。


很遗憾,哈莉·奎茵心爱的J先生并不总是赢的那个,所谓的正义和秩序总是给她的恋人带来伤口,绿色头发的男人从不在意疼痛,青紫的眼睑和染上深红的西装都阻止不了他狂妄的笑容。当他们回到铺着白熊地毯的家,哈莉会孩子气的鼓起脸颊,一边诅咒虚伪的正义警察疯人院以及蝙蝠侠...

关于超级反派下班之后的日常片段猜想,大概是个睡前故事向的没什么实质内容小甜饼


只是在夜晚


.. .. .. ..


超级英雄和大反派都是累人的工作,如果破坏世界和再把其恢复成原有的样子算是工作的话,那么蝙蝠侠和小丑确实终日致力于维持世界的天平不偏不倚的在0上摇摆。

 

很遗憾,哈莉·奎茵心爱的J先生并不总是赢的那个,所谓的正义和秩序总是给她的恋人带来伤口,绿色头发的男人从不在意疼痛,青紫的眼睑和染上深红的西装都阻止不了他狂妄的笑容。当他们回到铺着白熊地毯的家,哈莉会孩子气的鼓起脸颊,一边诅咒虚伪的正义警察疯人院以及蝙蝠侠,一边为她的J先生缝合伤口,事实上那些或大或小的伤口都不会在小丑的苍白躯体上停留太久,和超级英雄一样,大反派也有着坚不可摧的躯体和执着敬业的犯罪灵魂,不过哈莉还是热衷于把裂开红色笑容的伤口用歪歪扭扭的针脚一一缝合,她从来不是个好医生,她只是下意识的修补着她的恋人,像是补救一只心爱的玩具熊,又总是在伤口愈合前就贪心的和恋人拥抱,放任男人温热的红色血液渗进她的怀抱。

 

小丑在他的伟大的犯罪计划书上标好最后一个炸弹的位置时垂下目光,看到金发女人的双臂还圈在他的腰际,柔软的脸颊隔着绷带贴在他下腹,哈莉·奎茵正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维持着这个不怎么舒适的姿势陷入梦乡,他望着金发的女人,想起自己很少这么光明正大地注视她。他看着这座城市最光怪陆离的背面,看着星火里蔓延的血色,看这坠落时从指尖溜走的星辰。而哈莉·奎茵总在他身边,她不会逃走,不会离开,不会消逝,像是祝福,或者诅咒。

 

金发女人在他所不知晓的甜美梦境里毫无防备地沉睡,只要他想,他可以利落地切开她苍白皮肤下的颈动脉,可以剖开她金发下的脑袋看看她所有疯狂的想法,当然也可以切割下她漂亮的笑脸当作永恒的画作封存。

 

可是现在是凌晨三点,就算是哥谭市最邪恶的超级反派在此时也只想好好睡上一觉,也许在第一束阳光吵醒他的时候他会用力推开还黏在他身上的哈莉奎茵,拉住她金色的头发把她甩到一边。但现在他选择抱着怀里的女人双双躺在她喜欢的白熊地毯上。

 

然后他闭上眼睛。

 

"Goodnight,harley."


.. .. .. ..


啪。

 

哈莉·奎茵窝在沙发里,嘴里的泡泡糖是草莓味,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吹出饱满的甜腻泡泡然后任由它炸在脸上。她不喜欢哥谭市的白天,苍白的日光在庸庸碌碌城市里照出一片灰色的影子,新闻里打折放松一样播报不知名的黑面具英雄如何拯救城市于水火,或者是英俊高大的布鲁斯韦恩出席了什么慈善晚会,让她无趣的打起哈欠。可是夜晚,夜晚是属于她的,夜色包裹这座无可救药的城市,添上月色星光,让所有不可言说的幻想倾巢而出。

 

只是在夜晚,疯狂变得更理所当然,罪恶也像浪漫,她挥起球棒砸碎一地晶莹的玻璃有钻石般的光彩,枪火是礼花,血色是玫瑰,甚至恋人的眼神也更爱她。

 

她知道J先生在注视她,知道他的眼里翻涌的是什么情绪,她在夜场里混乱缤纷的闪烁灯光里比任何时候都引人注目,好像喧嚣的鼓点爱她,动摇的光影爱她,环绕着她把她渲染成这片俗世乐土里最美好的堕落,哈莉从不在意落在她身上的各色目光,她只想独占远处那个绿发男人的漂亮眼睛,和他躁动的,尖锐的,灼烧一般让她脖颈发热的视线。

 

曾经她认为占有欲,侵略,控制,摧毁都是疯狂的某种形式,但现在那些情感在她看来都像爱情的样子,她毫无来由的笑起来,她知道J先生总会用某种方式让她回到他身边,吹一吹口哨或者一枪射穿身旁这个偷瞄她胸口的男人的脑袋,她从来不在意方式。

 

她只需要在恰到好处的时机回过头,跳下舞池来到恋人身边,露出和他一样疯狂的笑容,小丑会扯着她的钻石项链,她就如他所愿跌进他的怀抱。

 

他们会在疾驰的跑车上拥吻,然后他们回家。


.. .. .. ..

成天穿着高跟鞋穿梭于摩天大楼之间是什么感觉呢?

 

小丑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哈莉·奎茵正俯下身为他解开和他身上的紫色西服相配的深红领带,顺便在领带尾部留下一个沾沾自喜的深红唇印。

 

她退下那套属于小丑女的红黑套装,就算是超级反派也总要迎来卸妆睡觉的时刻,哈莉蓬松的金发脱下发圈堆在颈间,红蓝的发尾交缠在一起,女人带着杂技演员一样轻巧的步伐蹦蹦跳跳移步到梳妆台前,全身只有一件到她腿根位置的红色睡裙,随着她的动作半遮半掩的晃荡。

 

那是具漂亮的躯体,比例匀称线条柔软,包裹在苍白的肌肤下轻盈的如同天鹅绒。小丑望着那个轻飘飘快融化进月光的背影,在金发女人裸露的脚后跟看到一片斑驳的红色。鲜艳的朱红柔软的粉红和深沉的赭色,新新旧旧的叠在一起像是开败的玫瑰,子弹和火药也许没有灼伤哈莉奎茵,但她喜欢的高跟鞋总是给她带来挥之不去的伤口。

 

——如果要穿上红舞鞋,就要一直跳舞。就算深知这个道理,她还是乐此不疲的踮起脚尖踩进那双会带来疼痛的鞋子,扮演着不会哭泣的,陷入荒唐热恋的小丑女,大概是注意到了身后男人的视线,她回过头张开手臂白鸽一样落进他怀里,抬起头用一贯热切天真的灰蓝色眼睛仰望他。

 

哈莉的发尾落在他的手臂,她身上残留的香水和硝烟的味道混在一起,融进他的呼吸,退去了平日的浓妆和脂粉,哈莉奎茵也只是个肤色过于苍白的年轻女人,干净的面庞和柔软的躯体都顺从的依附在小丑怀里如同他胸前生出的鸢尾花。

 

“Daddy,I don't want to sleep.”她像小女孩一样做出无辜的神情,略带沙哑的柔软语调又像当初那个循循善诱的心理医生。虽然从未提起,但她的J先生确实最喜欢这个称呼,乐于成为她的父亲,成为她的暴君和造物主,让疯狂代替血缘把他们束缚在一起。

 

小丑捉住落在他手臂的那缕金发,深蓝的发尾钩住他的指尖让他想起蝴蝶的翅膀,于是他捏住哪对蓝色翅膀笑起来,难得慷慨的问她:“So what do you want?”

 

他的领带早已被解开,哈莉身上宽大睡裙的肩带也挂在她手臂摇摇欲坠。轻纱一样的月光什么都遮掩不住,对于在这个睡意未曾降临的夜晚肌肤相亲的男女来说,答案总是昭然若揭——他们会像往常一样来一场激烈粗暴的交欢,每个吻都像烈酒,每次触摸都像燃烧,所有情感被拆解成没有意义的单字,在成为语言之前碎在喘息里。温柔和亲昵都显得肤浅,好像只有伤害才算相爱。

 

小丑的反问让哈莉少见的陷入沉默,她不可避免的想起一个越来越遥远的梦,她想要坠落的时候他会拉住她的手,她想要他冒着大雨为她而来,她想要被他注视着沉沉入睡。在所有疯狂的尽头她都想被他所爱。

 

那不该是哈莉·奎茵的梦,那个可笑的平凡梦想应该属于早就消失的哈琳·奎泽尔,她用力摇了摇头,试图甩掉愚蠢的想法和毫无来由的泪水,然后弯起唇角露出天真的笑容说:“Surprise me,Daddy.”

 

只要是来自她的J先生,无论什么她都能欣然接受。吻和子弹她都会伸手拥抱。

 

小丑不是个温柔的情人,爱意早早的离开他的身体,留下的空洞草草塞进了过分的独占欲,谎言和冷漠,拼凑成最接近爱情的样子,他用独占欲在哈莉身上刻下青紫的伤痕和黑色纹身,用谎言温柔的抹杀女人的心,剩下的冷漠让他能毫不犹豫的把她推开。

 

但是金发女人好像不会哭也不会痛,她带着笑容,带着伤痕,一次又一次的回到他身边,成为只为他而生的造物,任他索取伤害抛弃。他可以不耐烦的拉扯她颜色鲜艳的发尾,可以轻易掐住她的脖颈感受她慌张的气息,可以让烟灰的余烬在她肌肤落上灼热的星火,把她捧上云端,把她推下深渊。

 

在内心深处他笃定了她会回来,因为就算是这座虚妄的哥谭市,也会在漆黑的夜色里升腾起炫目的霓虹。

 

而现在他拥住怀里那团红蓝相间的霓虹,觉得他应该吻她。

 

只是在这个褪去一切夜晚,他想他应该吻她。

 

END


————————————
以下是不太重要的碎碎念—————————


小丑说的晚安哈莉来自《小丑皇帝》,得到一切之后小丑坐在哈莉样子的星座之下说晚安的那一幕难得的温柔且浪漫,尝试写了一下在哈莉身边时更接近于凡人的J先生


哈莉穿的红色睡裙来自《疯狂的爱》,对穿成这样的小丑女还无动于衷的小丑实在太不解风情了,也想顺便圆一下动画和漫画的怨念。




变种仙女阎同学
『彩铅人像』自杀小队 哈莉奎茵...

『彩铅人像』自杀小队 哈莉奎茵 小丑女

说到DC,以前最爱的女性角色是猫女,后来是神奇女侠,自从看了自杀小队就没再变过了,也许我是喜欢马格特罗比吧~

另外,希望我是第一个画这个角度的人~

『彩铅人像』自杀小队 哈莉奎茵 小丑女

说到DC,以前最爱的女性角色是猫女,后来是神奇女侠,自从看了自杀小队就没再变过了,也许我是喜欢马格特罗比吧~

另外,希望我是第一个画这个角度的人~

卡其卡

【丑哈】折断指针

哥谭市疯子情侣恋爱分手复合的故事


折断指针


.. .. .. ..


她记不起第一次见到小丑的情形了,哈莉·奎茵的记忆总是断断续续,如同碎了一地的玻璃碎片,四分五裂且无法拼接,但是在所有碎片的反光里,她都能看见那个绿发男人的危险笑容。


不管是第几次见到他,她都会如同一见钟情般沦陷。


曾经的哈琳·奎泽尔不相信一见钟情,博学的心理顾问穿着一尘不染的的白大褂,黑色的细高跟在阿卡姆疯人院一路踩出利落的声响,仿佛能用理智把所有多巴胺和费洛蒙踩在脚下,她抱着一叠资料,全部都是关于哥谭市那个名声狼藉的反社会疯子,早在相遇前...

哥谭市疯子情侣恋爱分手复合的故事


折断指针


.. .. .. ..


她记不起第一次见到小丑的情形了,哈莉·奎茵的记忆总是断断续续,如同碎了一地的玻璃碎片,四分五裂且无法拼接,但是在所有碎片的反光里,她都能看见那个绿发男人的危险笑容。


不管是第几次见到他,她都会如同一见钟情般沦陷。


曾经的哈琳·奎泽尔不相信一见钟情,博学的心理顾问穿着一尘不染的的白大褂,黑色的细高跟在阿卡姆疯人院一路踩出利落的声响,仿佛能用理智把所有多巴胺和费洛蒙踩在脚下,她抱着一叠资料,全部都是关于哥谭市那个名声狼藉的反社会疯子,早在相遇前哈琳就查阅了关于小丑的卷宗,研究过他的犯罪手法和动机,在新闻里看着他在一阵夺目的枪火里用鲜血给自己涂上微笑,按下开关让远处的摩天大楼支离破碎,连被按在冰冷的地面带上手铐的时候,绿发的苍白男人也只是尖锐招摇的笑。


出于心理顾问的求知欲,她开始好奇他的想法,她想进行她迄今为止最有意思的研究——她想见见那个自称小丑的男人,不是从报纸或者市民们的窃窃私语或者电视机,而是面对面的,视线交错的,切身实地的见他。


作为阿卡姆疯人院的资深心理顾问,她当然如愿以偿且理所当然的见到了他,之后的记忆模糊不清,也许是被小丑绑在手术台电击的后遗症,哈琳·奎泽尔的时间失了序,和泛着焦味的刺痛一起在太阳穴上跳舞,眼前一片斑斓像是塞满了纷飞的蝴蝶翅膀,她想不起爱上他的原因,时间,地点,却还记得在本该写着和小丑心理咨询的笔记上全篇只有Joker这一个单词,记得她开始像所有坠入爱河的女士们一样担心自己的黑框眼镜是不是过于沉闷该不该把黑色的高跟鞋换成红色,记得对面苍白的男人毫不掩饰狡黠的笑意,对她说:“Hi doctor.”


他是她的病人,只属于她的病人,光是这个想法就能让哈琳沉溺于虚妄的甜蜜之中,她无法拒绝对面的男人,不管是一只柔软无害的小猫玩偶,还是一把沉甸甸装满子弹的机关枪。


“Oh no……”金发的心理医生站在一片狼藉的阿卡姆走廊,呼啸的风从被洞开的玻璃窗里狠狠灌入她一尘不染的白大褂,逃出疯人院的囚犯们愉悦的欢呼听上去很遥远,红色的粘稠液体蔓延到她脚下,她再也没办法如同往日一样踩着她的黑色细高跟利落的迈步向前。


她觉得头脑一片混乱,只能从口中吐出最无力的单词试图否定眼前的现状,她不确定自己在那片呛人的烟尘里站了多久,也许是45秒,也许是30分钟,直到某个熟悉的狂妄笑声把她拉回和这栋摇摇欲坠大楼一样的现实。


“Hi doctor.”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她的疯子骑士举着机枪全副武装露出鲜红的笑容像她问好,她听到同事的声音叫她快逃,而在她回头的瞬间伴随着一阵机枪的火光,远处无辜的医生变成了血色的烟花。


哈琳终于迈开了脚步,但不是逃跑,而是奔向那个疯狂中心的绿色灯塔,她越过阶梯和破碎的瓦砾以及血液干涸的尸体,心甘情愿地坠入了小丑的怀抱。


哈琳·奎泽尔应该永远做一个恪守规则的心理医生,应该不带感情的客观看待所有病例,应该在听到机关枪这个字眼的时候就给他的名字打上红叉,应该像个正常人一样打电话报警或者干脆仓皇的逃离,可现在她在一个精神病人的怀抱里笑起来,庆幸着没有拘束服他终于可以毫无保留的抱紧她。


让哈莉·奎茵诞生的并非化工厂滚烫的漂白剂和永久停留在她发尾的红蓝两色,在很久之前这个疯女人就随着哈琳·奎泽尔愚蠢至极的爱情一起诞生,日渐取代着那个理智冷静的心理医生。


“我亲爱的医生,你疯了。”男人笑着在她耳边低语,如同一句轻飘飘赞扬。


怀里的女人抬起头,平日里梳理工整的金色长发散了开来贴在脸上,胸前的扣子开了一颗,白色的长袍沾上了晦暗的尘土,只剩下干净的蓝灰色的眼睛虔诚热切地看着他,变成他满意的狼狈样子。


“我爱你。”那是哈琳·奎泽尔的理智和常识从她灰蓝色眼睛里完全退却前的最后一句话。


她确实切身实践了那三个字,就算哈琳·奎泽尔已经忘记了爱上小丑的原因,时间,地点,却还是出于本能般的深爱他,于是她成为了哈莉·奎茵,成为了这份疯狂爱情本身。成为了不需要过去也不需要未来的女人,成为了哥谭市名声狼藉的犯罪女王。


和她的恋人一样,哈莉·奎茵总是带着张扬的笑容,不会褪色的鲜艳颜色的发尾在夜色中成为明亮的霓虹,钻石和金饰在她的躯体上碰撞出悦耳的声响,她好像不会老去,也不会枯萎,她的时间如同被折断指针般停滞不前,让她陷入一场没有终点的热恋,没有尽头的狂欢。


就像活在一个漂亮的万花筒里,无论怎么旋转,都是同样色彩构成的相似图案。


.. .. .. ..


她记不起这是他们的第几次争吵了,和他们以往任何一次争吵一样,小丑是个杰出的反社会罪犯,但显然不是一个优秀的伴侣,他堂而皇之的抛弃承诺,忘记情人节圣诞节跨年夜以及所有纪念日,总是让她一个人等太久,从不和她说对不起或者我爱你。


绿色头发红色笑容的男人永远无法理解哈莉·奎茵失望生气或者委屈的缘由,事实上他也不太在意,只是下意识的反感那个灰蓝色眼睛的漂亮女人,她的爱情是累赘,不舍是纠缠,奉献是愚蠢,不管是哈琳还是哈莉,她们看向他的眼神都一样,带着毫无来由的期待和希望。


好像他真的能像庸俗的世人般爱她似的。


实在是太可笑了,所以他笑着殴打了她,和往常一样拽着她的衣领把她丢出门口,他庆幸门外下着大雨,哈莉的哭喊和尖叫在噼里啪啦的雨声中听上会没有那么烦人。


“Mr.J Please……”门外的女人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央求,红肿的半边脸颊让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含混,和她拥有相同苍白皮肤的男人眯着眼睛笑起来,用力摔上了门。没什么能阻止他把她丢出门外,不管是下雨下雪下冰雹还是下刀子。


他应该让她死在阿卡姆的叛乱里,应该在她愤怒的开着摩托追来的时候视而不见,应该让她永远沉入化工厂的漂白剂里,虽然每一次他都为了她回头,但是动机绝对不是出于爱。


那天的雨下了一整夜,小丑不太确定外面的疯女人在什么时候终于放弃了呼喊他的名字求他开门的想法,至少现在他迎来了一个安静的早晨。


开门的时候哈莉蜷缩在门口,鼻尖、发梢和下颚还在滚落新鲜的雨水,她很喜欢的那件红蓝相间的单薄上衣紧贴着身躯,不用看就知道丝毫没有防寒的作用。他俯下身伸手捏住女人的下巴,感受到她柔软湿润的冰冷肌肤微微颤抖,他欣赏着她的眼妆和睫毛膏顺着雨水和泪水一起流下青灰色的痕迹,欣赏着她嗫嚅的唇边口红晕开成暧昧的余晖,最后温柔的注视她氤氲着水汽和恐惧的无助灰蓝色眼睛。


她看上去像一只被丢弃的小猫,这很好,她的J先生喜欢猫。


“Shh……”他用一根手指压住哈莉还未出口的话,把全身冰冷的女人抱进怀里,低头亲吻她金色的头发


“Good girl.”


怀里的女人听到这句话,温驯的蹭了蹭他的脖颈,再一次心甘情愿的做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听话宠物。


.. .. .. ..


小丑乐于摧毁建筑,践踏生命,也觉得绝望的女人最迷人,他认为哈莉·奎茵就该维持着支离破碎的心,在悬崖边缘狼狈而惶恐的摇摇欲坠。所有伤害她的事物都让她有着陶瓷般的脆弱美丽,让他着迷于给她增添新的伤痕,无论是在身体还是在心灵。他不爱她,就像他把电击器对准她的太阳穴的时候所说的那样,他只是要伤害她,狠狠的伤害她。


哈莉·奎茵是为他而生的,是只属于他的,被他用疯狂亲手雕琢的维纳斯,在他掌心起舞的宠儿,失去他就会坠落的金丝雀。


他有兴致的时候施舍给金发女人狂妄自负的过渡宠爱,用闪亮的钻石和肤浅的华服把她打造成整个哥谭市最骄纵美艳的花,和她一起纵情声色,品尝她舌尖的龙舌兰,看着扯断的项链在她身上落下珍珠如同星辰,为她点燃整个游乐场照亮她的侧脸,在深夜驱车放声大笑,那时他会难得的忘记这个女人的吵闹,听着他们的笑声和汽车疾驰的声音划破漆黑的夜空,好像世界上只剩下彼此。


只是他总会在某个时刻厌倦,就连最鲜艳的玫瑰都只是过了花期枯燥乏味的廉价标本,他把她推下摩天大楼,丢进子弹横行的焦灼战场,让她成为他计划的垫脚石成为他的弃子,留她一个人徒劳的追赶他的步伐。哈莉总是跌跌撞撞的回到他身边,生气地抛出一连串他永远也不会回答的质问,几乎让他以为站在他面前的是曾经那个开着摩托追着他跑的哈琳·奎泽尔,握紧了手中不会射出子弹的枪虚张声势的恨他。


心情好的时候小丑吻她泛着硝烟味道的唇敷衍的安慰,拥抱她的伤口和她身上的尘土,至于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亲手给她制造新的伤痕再次把她赶出门。


愚蠢的女人总会回来,一次又一次的踩进他布置好的陷阱,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他,为他穿过枪林弹雨不顾一切的奔向他,为他而死也为他而活。


.. .. .. ..


哈莉吸了吸鼻子,伸手胡乱的擦掉脸上的泪水,抬头看向晴朗的夜空,她害怕独处,尤其是被她的恋人推下门口台阶的时候,孤独会让她清醒,让她下意识的像从前一样分析现状,让她会想起什么是吊桥效应,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或者巴甫洛夫的那条狗。


好像只有这种时候,她身体里那个心理医生才会苏醒,宣告着她的伟大爱情是一场冲昏头脑的幻觉。


夏日的风很温暖,可还是让她觉得寒冷,让她无助的缩起肩膀抱住手臂,她摸到还没结痂的红色伤口,和泛着浅浅蓝色的淤青,都是她所谓爱情的证据,她周而复始的陷入热恋,吵架,分手和短暂的清醒,然后一场浪漫的和好让她再度陷入热恋。


认识了小丑之后的生活像一场过山车,她在最高点短暂的看到了最美丽的风景,然后就裹挟着重力一起向下坠落,承载着她的轨道扭曲蜿蜒,望不到起始也望不到终点。


这一次她决定从最高处一跃而下,就算会摔在冰冷坚硬的地面。


哈莉·奎茵是个天真的恋人,也是个可爱的疯子,她像烂俗爱情电影里那样自导自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分手,拿起球棍用力砸向小丑最喜欢的跑车,J先生在这辆车上吻过她,把抢来的沉甸甸的钻石项链塞给她,把音乐开到最大在后座搂住她,扯开她碍眼的首饰,她的上衣和她的短裙直到她全身只剩下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那些零碎的回忆被她胡乱的塞进脑海珍藏,绑满包裹礼物的丝带变成爱心的形状,变成每当心情低落的时候就拿出来吃一颗的巧克力糖果。


也许现在她不需要了,哈莉·奎茵心满意足的看着碎了一地的车窗玻璃碎片,凹陷的引擎盖,在轰鸣的警报声中扬长而去,给她轰轰烈烈的恋情画上一个嚣张的句号。


.. .. .. ..


没人知道为什么小丑要开着一辆车窗破烂,引擎盖冒烟的跑车满城跑,甚至连小丑自己也不确定原因,他开车冲进人来人往的公园,引爆情侣成群的电影院,烟和酒都无法填满他毫无来由的焦躁。


直到深夜他终于在他和哈莉常去的club见到了他漂亮的小金丝雀,led灯闪烁的迷离光线好像追逐着金发女人的脚步一般,在昏暗的舞池里把她照的熠熠生辉,小丑远远的就能看见哈莉摇晃的发尾,划出暧昧弧线的裙摆,红唇弯成玫瑰花瓣,属于小丑女的疯狂在雀跃着的舞池里让她比任何时候都美丽,带着一种唾手可及的吸引力,舞池里的女人总是和身边的人维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柔软的头发却随着她的动作轻轻蹭上旁人的肩膀。


他很清楚那是什么样的感觉,毕竟他是哈莉唯一能撒娇的对象,女人会温驯的把脑袋埋在他胸口,光滑的发丝贴在他胸前的纹身像是猫咪伸出的爪。


往常的小丑只要吹出一声尖锐的口哨,她就会回过头,步伐轻盈的降临他身边,露出孩子气的笑容和他调笑。而现在他看着哈莉从路过侍者盘子里拿过一杯酒,毫不犹豫的抬起头一饮而尽,琥珀色的酒液从她的下巴顺畅的滑倒她一览无余的胸口,轻而易举的吸引了周围一片炽热的目光。


就算没有爱情,他也确实感受到了哈莉·奎茵所产生的副作用,控制和占有欲,嫉妒焦躁和愤怒快要把他所剩无几的理智燃烧殆尽。


他对着那片人群拥挤的空间打光了弹夹里的子弹,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在他们之间,舞池中央被陌生人鲜血浸染的女人终于回过头和他目光相交。


.. .. .. ..


不管是第几次见到他,她都会如同一见钟情般沦陷。


她的J先生站在门口,身后那辆糟糕的跑车也显然是她的杰作,哈莉用力眨了眨眼,确定了那并非酒精造成的幻觉,她缓缓靠近那个穿着紫色西装的身影,小心翼翼的伸手触碰对方苍白阴森的眉眼。


然后他在充满血腥味的凶案现场粗暴的吻她,把她压在那辆车窗破碎的跑车上,毫不顾忌残留的玻璃碎片会不会划破她的皮肤。


显然哈莉也丝毫不在意,她又一次坠入爱河陷入热恋,在那个长吻后欣喜的踮起脚尖环住小丑的脖颈,开心的说布丁我好想你。


于是向他们曾经做过的那样,小丑在车后座褪去她叮当作响的首饰,把她背后的衣物拉链从肩胛骨的位置一路拉到尾椎,轻咬过她苍白肌肤上的每一处纹身拥住她的腰肢。他把鼻尖埋进哈莉的金色头发,在她混着酒精的熟悉甜美气息里找回他失而复得的片刻安宁。


他深吸一口气在她耳边说:“Let’s go home.”


只要这样的一句话,她就会心甘情愿的坠入他的怀抱。


在她爱上他的那一刻起,她的指针就已经为他折断,不管是哈琳·奎泽尔的还是哈莉·奎茵的。她注定会陷入一场永恒的热恋,重复着人间最疯狂的恋爱分手复合的狗血戏码,不会有过去也不会有未来。她还是会成为无论被抛弃多少次都会回到恋人身边的愚蠢女人,再一次爱上无论抛弃她多少次都会为她回头的J先生。如果他无法爱她,那么让她一个人爱够两个人的份吧。


她和她的恋人紧紧相拥,哈莉·奎茵和哈琳·奎泽尔同时开口。


她们说:“我爱你。”


END


————————————以下是不太重要的碎碎念—————————

来自X特遣队丑哈和小丑戏份删减和猛禽小队直接让疯子情侣分手的怨念

就算渴望着正常人的生活也不顾一切选择错误选项爱着小丑的小丑女实在是太可爱了

有生之年我还能看到丑哈电影吗

尤里卡
画了一张长发的 或许有人想看短...

画了一张长发的  或许有人想看短发的哈莉吗?

过两天可以安排起来

画了一张长发的  或许有人想看短发的哈莉吗?

过两天可以安排起来

Eureke

刚画完小丑女,就听说新的一期里面小丑女和小丑分手了?

单图点赞过100就抽一个人画头像

(悄悄的说 真的疑惑 为什么这么久了也不见涨个粉什么的)

so 粉丝过100也抽一人画头像~

刚画完小丑女,就听说新的一期里面小丑女和小丑分手了?

单图点赞过100就抽一个人画头像

(悄悄的说 真的疑惑 为什么这么久了也不见涨个粉什么的)

so 粉丝过100也抽一人画头像~

Eureke
小丑女 今天的线稿,上色的明天...

小丑女

今天的线稿,上色的明天发

小丑女

今天的线稿,上色的明天发

啵

我会找到你 然后带你回家!

我会找到你 然后带你回家!

咩霸

是奶凶奶凶的丑爷(并不是

是奶凶奶凶的丑爷(并不是

貔小貅
圣诞快乐嗷ᶘ ͡°ᴥ͡...

圣诞快乐嗷ᶘ ͡°ᴥ͡°ᶅ

圣诞快乐嗷ᶘ ͡°ᴥ͡°ᶅ

原来是二花鸭🌈

【自杀小队】(观感)

  在今天的《自杀小队》和明天的《言叶之庭》里面,我一开始是想看后者的,英文太伤人了。

  不得不说,我看完只有四个字:

  震撼我妈  

  行,又想写又没墨水的我来随口胡说了。


  要不是我还对去年白先生的joker有点印象,我根本不会对它有一点点的兴趣,一群亡命之徒,无恶不作,行事极端,毫无章法,内心冰冷,无情到极点。

  熟悉又套路的宏大背景,总有些人需要站在前头不能躲避,在别的世界里头,那些英雄可能是蜘蛛,可...

  在今天的《自杀小队》和明天的《言叶之庭》里面,我一开始是想看后者的,英文太伤人了。

  不得不说,我看完只有四个字:

  震撼我妈  

  行,又想写又没墨水的我来随口胡说了。

  

  要不是我还对去年白先生的joker有点印象,我根本不会对它有一点点的兴趣,一群亡命之徒,无恶不作,行事极端,毫无章法,内心冰冷,无情到极点。

  熟悉又套路的宏大背景,总有些人需要站在前头不能躲避,在别的世界里头,那些英雄可能是蜘蛛,可能是蝙蝠……

  在这里,是些罪无可赦的人。

  为爱疯狂的小丑女,因为自己女儿而举了双手的死亡射手,自己要求关在下水道的杀手鳄,烧死自己妻儿的复仇恶魔,  回旋镖小偷……

  一群这样看起来乖张又有故事的人。

  去拯救世界。

  

  之前或许只是被迫着去战斗,后来却慢慢的有了团魂。

  共情

  

  表面看上去流连草丛的小丑女会为了joker以身挡车,开枪杀人,奋不顾身跳化学池,染出红蓝双色的绝美;被人厌恶被人害怕的杀手鳄是自己主动提出关进下水道;火男自首,自己是个人而不是工具;死亡射手10秒接的单子零多的数不清,却也只是想女儿好好的生活;为了自己深爱的女友,违背天性的军人……


  他们不是没有心,只是之前没人看到,或者很少被心疼罢了。


  “我美极了”这句话居然从杀手鳄嘴里说出来,青目獠牙,却美极了。

  做了交易的神枪手missing;主动去帮助嫌弃他的人类装炸药的杀手鳄;因为错杀妻儿发誓不用异能的火男;最后还是告诉自杀小队真相的军人,即便自己女友可能就此盒饭;强行愉悦的小丑女……


  或许他们都曾经面目可憎,纹身和妆容都令人害怕……

  在知道自己几乎没了可能打败女巫的情况下,为了心中的情感而选择迎战的时候;在沉迷自己最想要得到的梦境选择清醒的时候;在明知势均力敌却还是以身试险的时候……


  他们美丽又迷人,高贵又伟大。


  人死容易,人活太难。

  joker和小丑女。

  嘴上说的嫌弃至极,可他失落是因为你,随后一起跳化学池是因为你,强行硬闯也是因为你……

  欲望变成屈服,屈服变成力量。


  杀手鳄。

  他只是长得像一个怪物,人们把他当成一个怪物,最后,他成了一个怪物。

  我永远想象不到他自己要求把自己关在下水道时候的心情,绝望?或者释然?或许想过这样能够减除人们对他的一些恐惧?

  可是,在他眼里,他明明美极了啊。


  ……


  敬你们无畏。

  Cheers.

  


         

森蓝SL.

我刚学橡皮章,可能把大家的女神刻残了……

我刚学橡皮章,可能把大家的女神刻残了……

云响子
2019.10.25终于补了x...

2019.10.25
终于补了x特遣队
立马涂了只哈莉奎茵
意料之中的一看完就会爱上她

2019.10.25
终于补了x特遣队
立马涂了只哈莉奎茵
意料之中的一看完就会爱上她

十二點鍾

【X特遣队cos剧情向短视频】
#预告花絮
#粉丝自制
#DC

一   “即使是光芒的微粒,也会有那灰黑的显隐。”

         Even the particles of light, there willbethe gray and black of the hidden.

❤️

以下是剧组人员名单
部分出场角色:

武士刀--cn 小二

小丑女-cn 囧伶囧伶

Deadshot--cn 百度

复仇炎魔--cn 86

队长--cn Summe

这只是一个小预告,感兴趣的小伙伴可...

【X特遣队cos剧情向短视频】
#预告花絮
#粉丝自制
#DC

一   “即使是光芒的微粒,也会有那灰黑的显隐。”

         Even the particles of light, there willbethe gray and black of the hidden.

❤️

以下是剧组人员名单
部分出场角色:

武士刀--cn 小二

小丑女-cn 囧伶囧伶

Deadshot--cn 百度

复仇炎魔--cn 86

队长--cn Summe

这只是一个小预告,感兴趣的小伙伴可戳评论

变态BTPAN

❤❤❤❤X特遣队-自杀小队-哈莉奎因-小丑女❤❤❤❤

coser-彼特潘(微博 @彼特PAN )

摄影-DVD


❤❤❤❤X特遣队-自杀小队-哈莉奎因-小丑女❤❤❤❤

coser-彼特潘(微博 @彼特PAN )

摄影-DVD


变态BTPAN

❤❤❤❤X特遣队-自杀小队-哈莉奎因-小丑女❤❤❤❤

coser-彼特潘(微博 @彼特PAN )

摄影-DVD


❤❤❤❤X特遣队-自杀小队-哈莉奎因-小丑女❤❤❤❤

coser-彼特潘(微博 @彼特PAN )

摄影-DV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