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x_tale

4744浏览    105参与
我完全不想进步,是吧?
真的不是我不画xfrisk,他...

真的不是我不画xfrisk,他头发太难画了(´ . .̫ . `)

仍然很拉的我来更新了

真的不是我不画xfrisk,他头发太难画了(´ . .̫ . `)

仍然很拉的我来更新了

FISH:P

是 摸鱼

(救命我为什么要折了啊)

是 摸鱼

(救命我为什么要折了啊)

卡伦_026

谢谢,孩子已经不敢喝咖啡了🦄🙏

谢谢,孩子已经不敢喝咖啡了🦄🙏

没有深藏但是blue
单独放一下他们两个的草稿 他们...

单独放一下他们两个的草稿

他们真的好帅!(震声)

单独放一下他们两个的草稿

他们真的好帅!(震声)

没有深藏但是blue
我终于画完了 对不起我拖了两个...

我终于画完了

对不起我拖了两个月!

我终于画完了

对不起我拖了两个月!

糖糖bug酱

自从看了这两个亲妈的画和主线之后

我总结了这么两点…………

自从看了这两个亲妈的画和主线之后

我总结了这么两点…………

殇.梦雨

【cross个人向】You are also Sans

*文笔渣,ooc警告。全文6k+

*补了一些J妈关于xtale剧组中骨兄弟的ask突然产生的脑洞。

*部分CK友情向,无cp。有扯到一点点战力问题,纯粹为剧情服务,并不严谨,望轻喷。

*描写极端有些,所以整体会比较压抑,不太适合跨年看,就现在发了。

*打murder和killer的tag是确实戏份不少……如果不太合适我会删掉……

*希望能看的……算了太压抑应该开心不起来,能看完有自己的感触就好了。


“那么,期待我们接下来的合作了,cross。”

nightmare伸出了触手。

这个家伙是不是从来不用手来做手该做的事情?

cross看着眼前的漆黑触手默默吐槽了一句,不过...

*文笔渣,ooc警告。全文6k+

*补了一些J妈关于xtale剧组中骨兄弟的ask突然产生的脑洞。

*部分CK友情向,无cp。有扯到一点点战力问题,纯粹为剧情服务,并不严谨,望轻喷。

*描写极端有些,所以整体会比较压抑,不太适合跨年看,就现在发了。

*打murder和killer的tag是确实戏份不少……如果不太合适我会删掉……

*希望能看的……算了太压抑应该开心不起来,能看完有自己的感触就好了。



“那么,期待我们接下来的合作了,cross。”

nightmare伸出了触手。

这个家伙是不是从来不用手来做手该做的事情?

cross看着眼前的漆黑触手默默吐槽了一句,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握了上去:

“嗯……boss。”

加入邪骨团后cross的生活比较千篇一律。进入au,找到关键人物,折磨,为nightmare提供更多的负面情绪,在这个au彻底崩坏或者某些来捣乱的人到来前,离开。只不过比起自己来说,其他的几位,有更多事情去做——killer会在nightmare兴致缺缺后将看到的每一个怪物和人类都转化为EXP,murder在此之上还会拷问每一位人类,而horror则对其中的核心能源、食物以及消灭每一个Undyne最感兴趣。

至于cross自己。在这种团风的影响以及nightmare的要求下,他最终选择好了自己在每一个au共同的目标:

那些Sans们。

“好吧,我想这就是结束了?”

某个不知名的au里,属于这个au的审判者看着眼前相似的自己,还能被自己控制的半个身躯依靠在长廊的柱子边。

“另一个我,在最后,能告诉我,你们折磨这和你们相似的世界的原因吗?”

双刀轻松斩落对方的手臂,最后一刀刺破了对方白色的灵魂。

“……我只是叫cross。”

将因为战斗而落下的兜帽戴好,cross看了一眼那团尘埃,转身离开。

……

邪骨团内的气氛并不算好,毕竟boss本身就是负面情绪的集合体。在摧残了au以后,整个集体就只剩下沉默,甚至没有人用睡觉来消磨时间——饥饿与疼痛是horror无法入眠的原因,与他不可视的兄弟聊天是murder概念上比睡觉更为重要与有意义的行为,被boss消灭了情感的killer更喜欢在休息的时候磨好属于他的刀。

至于cross,他不知道是不是nightmare的影响,梦里的他只会回到那片黑暗的大厅,与自己的兄弟面对面站着。

昔日无论对谁都抱有最美好幻想和友善态度的骷髅在梦中摆着一副将厌恶写在上面的脸沉默着。无论cross做什么,他都只会突然化为尘埃,留下一句带着嘲讽的话。

“不愧是你啊,'cross'先生。”

随后cross就会惊醒,然后环视四周是三位完全不需要睡觉的前辈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骷髅本身并不一定需要用睡眠来休息,所以cross最终放弃了睡觉这一休息方式——不能说有没有效,但至少他不用再面对自己的兄弟,以及那句莫名被嘲讽的话语。

“……我只是叫cross。”

于黑暗中冒出这么一句话,混入了其他几位骨的嘈杂之中。cross觉得自己好像更加融入这个团体了。虽然算不得什么好事。

……

日子一天天过去,cross也开始麻木起来。执行任务,折磨遇到的每个人和怪物,最后干掉那个宇宙的Sans。宛如棋子的生活对于自我放弃的家伙来说是最舒适的模样。若是没有什么变故,或许cross最终也会就这么沉入那黑色的海底。

如果没有什么变故的话……

“killer叛逃了。cross,你的任务。”

一如既往的某天里,nightmare突然出现,在cross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将他混着一些简易的资料丢入了传送门内。

killer,叛逃?

标准的前扑式落地。cross带着点懵逼地爬了起来。

好吧,就连身为boss的nightmare都知道,这所谓的团体最终都会分崩离析各自离去。但或许谁也没想到,平常狂笑着收割EXP的killer会是第一个离开的家伙。

不过,并没有那么多所谓了。

一心想着放弃的cross很快放弃了疑惑。nightmare将他丢到这种地方其实说白了也就一个要求:干掉killer和把他带走的家伙,或者被他们两个干掉。虽然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将兜帽戴好,嘴埋在衣领后方,cross捡起资料看了看。一个被叫作color的sans,按照他所属au的设定,他吸收了绝大部分au都会有的保存于地底的六个人类灵魂……

好吧,这就是让我来送死的。

cross随手将情报碾成碎屑丢掉,吐了口气掏出自己的双刀开始自己送死一般的任务——没办法,要是不做任务被发现,恐怕会比死还恐怖。

……

提着双刀在空白的空间里走着,一股不舒服的孤独感让cross又想起那些不太美好的回忆。在同样纯白的空间里,他用紫色的血泪染了一路的单调颜色……

“啊啦,居然是cross你来啊,我还以为是dust或者horror呢。”

再向前几米,熟悉的声音让cross暂时从那种恶心的感觉里跳了出来。

killer举着他标志性地红刀就那么站在那里,语气间虽然依旧和以前一样轻佻,但相较于之前涌来嘲讽或者挑衅的语句,此时更带几分轻松与情感。脸上本身流淌的黑色液体此时只剩下一些顽渍还滞留在因为长时间流动而形成的泪痕中,胸前原本如标靶一般带着决心的灵魂此时也像一个真正的怪物灵魂呈现着倒心形。

变了很多啊,killer前辈。

微微颔首,cross没有多说话。双刀打横,放弃防御直接冲了上去。

随后……战斗很快结束。

在chara沉寂后cross本身并不能使用覆写的能力,能仰仗的只有自己在以前被训练出的体术与魔法。尽管对于一般的au来说自己的能力已经足够,但面对上killer还是力有不逮,更不用说一旁燃烧着彩色火焰的家伙时不时用他套在手上的GB炮在一旁轰击。

稍微挣扎了一段时间,cross最终被那彩虹色的光炮压制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给你留了口气。毕竟都作为sans,劝你早点离开nightmare的好。”

color收起自己的GB炮,确定了cross一时半会儿没法动弹后习惯性地劝导到。

“咳……给我叫,cross……”

疼痛让cross神志模糊,应激反应一般地回答后便是身体自发的保护机制开始起作用。视线归于黑暗,恍惚间许久未见的长廊又有一瞬浮现在眼前。

“但你依旧是sans。你在逃避什么?”

color的声音和自己兄弟的声音重合,在意识剥离的前一刻传入自己的脑海……

逃避什么……?

疑惑缺乏答案,意识在自我保护机制下溃散开来。cross晕了过去。

……

黑色的液体自四面八方涌来,与自身繁杂的负面情绪相得益彰,最终汇聚成海,将cross包裹。

纯黑色的视野里cross莫名分辨出了几位熟悉的怪物的形状。他们于暗处嘶吼着,似乎正在被什么灼烧着。

他想要解救,但他却动不了哪怕一根骨头。

“现在的你,没有资格。”

负面情绪攀附而上,话语浮现脑海,缠绕着cross将他一点点拖离……

……

等等,负面情绪?

反应过来的cross总算清醒过来。睁开眼来,一片黑暗中只有一位带着兜帽的骨头无声坐在对面。

“……murder前辈?”cross出声确认。

“paps你说有人叫我?嗯,我知道了。你是被nightmare救回来的。要说原因……你在无意识的时候也散发负面情绪,他很满意。”murder一如既往地与他的幻想兄弟聊着天,直到后半段话才开始搭理起cross。

看来是没有死掉啊。

身上的疼痛在清醒后开始发作,很显然自己只是单纯被救了回来而已,身上的伤口依旧只能靠自己恢复。嗯,标准的nightmare作风。

“paps,你说什么?对,我们是需要……”

对面的murder一如既往专注于和他看不见的兄弟对话。微弱的话语声在黑暗中也会变得刺耳,无事可干的cross第一次注意到了murder在说些什么。

paps……嗯,是他那个世界的papyrus。

蜷缩着身体减轻疼痛感,cross下意识选择思考听到的话来转移注意力。

如果是自己的papyrus像那样绕在自己身边,他会说些什么?

“sans,该准备出发了。”

“sans,要开始训练了。”

“sans,Frisk又被其他人类……”

……

“……我是cross……只是cross。”

下意识用兜帽遮住自己,蜷缩着的cross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将自己再往内缩了缩。

“papyrus说得对,但你依旧是sans。”

冷不丁冒出的话语制止了cross的自语,murder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面前。不等cross反驳,一向喜欢自言自语的他继续说着:

“paps说你身上有股相似的味道。所以,你在逃避杀了其他人的事实,是吗?”

话语结尾用了疑问的句式,但是语气却是十足的肯定。cross本身要反驳的语句就这么被堵在了喉咙里,张嘴没有蹦出一个词来。

murder标志性红色包裹着蓝色的左眼盯着对方,伸出手来将一直挡住自己下半脸的围巾扯了下来。

“cross,无论你是因为什么杀掉了你所在au的其他人,你都不应该放弃你作为sans的身份。”

暴露出整张脸的murder笑容带着疯狂与谴责,直接抓住cross的头让他贴近自己。

“尤其是,你只是单纯希望换个名字就能摆脱那杀人的罪名的时候。paps托我给你带句话,他永远只会叫他的哥哥sans,他相信别的au里他也是如此。好好听着,如果你依旧用丢掉名字的方法去回避自己干掉了所有人的事实,我保证会让你这种逃避的懦夫度过一段'坏'时光。”

一番警告后murder泄愤式地将cross甩了出去,整理好围巾的他换了个距离更远的黑暗处重新和他的兄弟聊了起来。

“我知道,paps。那已经够了,我们没资格……更多……”

声音逐渐远去,cross挣扎着重新爬了起来。

“呃啊,damn it……”

伤口因此又被部分撕裂的他直接爆了粗口,头顶因为撞到些什么也传来一阵痛感。本就黑暗的空间里升腾起一阵负面情绪,让外面的nightmare满意了好一番。

翻了个身,cross直接在原地重新坐好。然后,摸到了一个奇怪的盒子。

……盒子?这个方向,killer前辈留下的?

黑暗对于怪物的视线并没有多少影响,好奇心的驱使下cross小心地将盒子拿了过来。

to cross,to dust,to horror……

一个盒子被隔断成了三个部分,似乎准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上门用刀子歪斜着刻上了需要传达的家伙的名字。cross疑惑着打开了应该是给自己的那一部分。

一叠钉在一起的几沓资料,以及独立出来的几张纸……

“先看资料。”

盒子的底部还有一小行字,cross也是依言照做。

……

为什么是……murder前辈和一些不知名的au里的sans的资料?

资料很简洁,cross也看的很快。尽管行文里所有的代称都是sans,但一些简单的横线将不同的au都分割开了来。这些资料里大多是一些因为各种原因最终亲自杀死了整个地底怪物的sans,其中最详细最熟悉的,cross可以确定就是murder——最终和幻想兄弟一起被神秘人带离au这种话实在是标志明显。

资料在最后要求最好收好资料然后在某次任务中销毁,cross带着疑惑继续做着。

最后,就剩那几张单独的纸了。

“那么,恭喜你看到这张纸了cross。在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我情感还是不算稳定,所以我只能长话短说了。咳咳,这个模样真有意思,上次留言还是我自己au的人类无数次屠杀之前的事情去了。”

“希望你看完了我给你的资料。如果你看完了,我希望你能有所触动。嘿,哪怕是疑惑也可以。”

“我暗中联系了color拿到了那些资料。你们大概是不知道的,我在一次单人任务后遇到了他。也不知道是你们中哪一个在我逃开以后追捕我,那样你们大概能够认识他。”

“分类真的累。我拜托color分类了很久,这一部分应该是给你的,cross。”

“你是最后一个加入的,而且你的au和我们大不相同,你们的au没有多余重复的时间线。哈,有时候的确羡慕,你没有过多的、真实的、轮回式的经历。”

“资料里面的故事里有一个是dust的au,我想我留的提示已经是骷髅宝宝级别的了。”

第一张纸上断断续续写了很多,大多都是在扯一些偏日常的东西,句子和句子之间有一些破碎的逻辑,但是很快又中止于一些胡乱的笔画。cross简单扫了一眼,没有找到太多有用的信息,只能从破碎的文字间看得出来killer确实在逐渐带着些情感……以及,似乎想拉自己一把的想法?哈,不太可能啦。

自嘲地笑了笑,cross将目光放到第二张纸上。

在那,有着较为连贯的句子,以及让他还残留的自嘲笑容逐渐消失的内容。

“哈……最近情感恢复了不少,不过那个章鱼混蛋开始怀疑起我来了,或许我该写最后一段话了。不然再晚点无论是收尸还是溜走了恐怕都来不及了。

“OK,前面的部分都是故意的,其实大部分你没看都没关系。不过我想你找到这个盒子以后应该是最有好奇心的那个。那么,我想我该说重点了。

“你的au和我们不太一样,至少里面的一切并不单单是掉入地底的人类干的。color在收集你所在au的信息的时候被另一个彩虹色的家伙阻止了。我只能知道,你因为拒绝和那个人类在最后干掉另一个幕后主使而被差点干掉,最后你以获得人类重启一切的能力为目标干掉了地底所有的怪物,但是你失败了。

“知道这些后,最开始我以为你只是和我或者dust都是在后悔或者赎罪。不过恢复情感后我注意到每次你的呢喃。cross,或者说,cross!sans?你的确后悔,但是你在逃避。你不愿别人叫你sans,甚至如果你还有同伴活着你也不希望对方这么叫你。我不清楚你的全部经历,我与你们杀掉同伴的理由也完全不同,但是你可以看看dust,他希望自己被叫做murder的理由。如果哪天他正常了一点点,你可以问问他他那位兄弟怎么叫他——虽然那是他的幻想,但是幻想所做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映射。

“别逃避太多,cross。忘了自己的名字不会让自己少掉任何一点负罪感。”

你  依  旧  也  是  sans 。”

最后一句话的几个字被用笔反复涂抹了很多遍,每个字都粗大而深刻,就像被刻在了cross的灵魂上。

“……”

似乎,每个人都在这么说呢。

连着被几个骨头戳中最深的伤疤,cross一时间也有些动摇。

逃避……吗?

“等这次时间线再次被重写的时候,我会改叫你cross。那听上去很适合你。”

熟悉的话语莫名自脑海里想起。与那时一样的伤痕累累帮助cross想起了它。那个创造出他这个所谓名字的日子。

不,不对,不只是这个。

“我不想看见你因为阻止我再一次丢掉性命了,cross。”

第二声话语自黑暗中响起。与昏黑的长廊同样的黑暗让这句话的出现有了十足的理由。他还清晰的记得,当时自己依旧在拒绝着cross这个名字。

哈……那我怎么接受它了来着?

cross伸出双手看了看自己。因为之前的伤痛,手上还残留着不少的紫色血液。

“stupid。”

这次脑海中蹦出来的只有一个词语。不过cross很轻松就知道它蹦出来的原因——那是他第一次明白自己不能用出重写能力的日子。

当黑暗的长廊布满尘埃,最终一切消弭于无形,企图破而后立的双手却再也无法在一片纯白之中搭建哪怕一砖一瓦。那日,花儿在绽放,小鸟在歌唱,你将所有人都推入地狱焚烧,承诺一切都会从头再来。但如今火焰依旧舔舐着一切,所谓的覆写重置却支离破碎。无声的嘶吼于脑海闪烁,罪恶爬上脊梁,即使是懊悔的泪也被沾染上诡异的紫血。你不是一切的幸存者,你只是自以为是的凶手……

往昔的记忆浮现,带来的是负面情绪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不过想通一切的cross并没有逃避,迎面对上了那本就是属于自己的一部分。

“咳,咳咳。呕……哈……”

迎面大海浪潮的人,即使做好了准备也难逃被掀翻的命运。接受自己本就该承担的罪责的cross最终干呕了好一阵才勉强平复了心情。疲惫感传来,无论内外都伤痕累累的他难得地睡了过去。

黑色的长廊一如既往地浮现,cross知道有谁正在等着自己。

“难得你会回来啊,'cross'先生。你今天面色不太好?”

熟悉的身影一如既往站在那里,说着一如既往的话。

“……bro,我很抱歉。”不过,cross这次不再一如既往,“能叫我一声sans吗?我应该这么被叫着,对吗?”

“……”

梦中的空间沉默了下来,cross试着扯出一个自家当年和大家在一起时的笑容,不过很勉强。

“当然……sans。”

好在,他的papyrus并不在意那些。回答的声音里多了一些不再单单是嘲讽的感觉,并附赠了一个兄弟许久未曾得到的拥抱。

……

“paps,看来他和自己的兄弟和解了。”

现实中,murder瞬移到了cross的身边,将盒子捡了起来重新藏好。

“嗯,他只是承担了自己应得的,目前来说已经足够了。再多一些负面情绪会被外面那位发现的。”

一如既往的自言自语掩盖着藏起盒子发出的声音。完成一切过后murder看了一眼cross。

“他是比我幸运的sans,paps。killer给我们的消息里面能来救我们的人更适合去找他……对,我们还在一起就够了。”

黑暗的空间再度沉寂。只是在被黑暗掩藏的角落,每位sans都有了些许的不同。

没错,每位Sans。





——————————分割线——————————

*一些碎碎念

*写了好久,终于赶在跨年之前发出来了……明明希望有个甜文结尾结果居然写着写着就转压抑了。尤其是别人笔下的邪骨团活泼搞笑,就我的写出来屑nightmare连灯都不开(喂)

*文转了好几个弯,最后定下是murder和killer来开导cross的原因主要还是想到相比于其他骨,有着相同甚至比cross还要痛苦的经历的他们更能让cross直面内心的逃避?虽然uv里面cross没有那么逃避就是了……土下座带好taco给cross道歉。

*其实killer和murder那里有点小细节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发现(想多了都没人看)

*当初看到killer被拯救的官漫后就觉得如果邪骨团还有别人killer或许也会拉一把。所以最后选择了killer作为一个拯救者,也算是他被color拯救后做的第一个拯救者的事吧。

*说的好像有些太多了那就这样吧。提前祝大家2022新年快乐!

deer.
2021年最后一天了发个奶牛c...

2021年最后一天了发个奶牛cross!


cross:崽种你给我头上安了什么东西

2021年最后一天了发个奶牛cross!


cross:崽种你给我头上安了什么东西

精神病院🏥保送生

咳咳,各位,让我介绍一下

这是我老婆

这是我童养媳

这是我夫人

这是我太太

这是我妻子

这是我媳妇

这是我丈母娘的女儿

这是……孩子她妈!!!(*清醒点吧你!这是你闺女啊!)


(*被吊打)


其实是是我猹厨快乐摸鱼哒!

大多数按着自己XP画的?(谁不爱长腿欧巴)(*又被打)

咳咳,各位,让我介绍一下

这是我老婆

这是我童养媳

这是我夫人

这是我太太

这是我妻子

这是我媳妇

这是我丈母娘的女儿

这是……孩子她妈!!!(*清醒点吧你!这是你闺女啊!)





(*被吊打)








其实是是我猹厨快乐摸鱼哒!

大多数按着自己XP画的?(谁不爱长腿欧巴)(*又被打)

BRUH
两位宿敌兼“好父亲”

两位宿敌兼“好父亲”

两位宿敌兼“好父亲”

StarLight⭐
生日快乐Xpapyrus! 我...

生日快乐Xpapyrus!


我没资格在老福特发作品

生日快乐Xpapyrus!





我没资格在老福特发作品

没有深藏但是blue
临摹 cross 来自X_ta...

临摹   cross

来自X_tale的截屏

临摹   cross

来自X_tale的截屏

没有深藏但是blue
一些临摹(混入了一张奇怪的东西...

一些临摹(混入了一张奇怪的东西?)

一些临摹(混入了一张奇怪的东西?)

芜玟莳

某偶像与某保安的日常

注意❗️拟人✔︎私设✔︎小学生文笔✔︎现代✔︎

ooc✔︎CP:相声组(c攻e受)

轻喷,雷者勿入‼️可以接受,下翻⬇️


 3· 为什么cross会成为偶像呢?这还要感谢一下epic。

  相见后仅仅几分钟时间,cross和epic就因为兴趣相投,关系如同亲兄弟般好。于是cross便向epic道出了自己最近的烦恼:“我问你一个问题,dude。我应不应该答应那个星探成为一个偶像呢?”

“偶像?bruh,偶像的薪资待遇怎么样?”

“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Bruh,据我多年的就职经验,选择一个职业应该从多角度分析。Bruh...

注意❗️拟人✔︎私设✔︎小学生文笔✔︎现代✔︎

ooc✔︎CP:相声组(c攻e受)

轻喷,雷者勿入‼️可以接受,下翻⬇️



 3· 为什么cross会成为偶像呢?这还要感谢一下epic。

  相见后仅仅几分钟时间,cross和epic就因为兴趣相投,关系如同亲兄弟般好。于是cross便向epic道出了自己最近的烦恼:“我问你一个问题,dude。我应不应该答应那个星探成为一个偶像呢?”

“偶像?bruh,偶像的薪资待遇怎么样?”

“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Bruh,据我多年的就职经验,选择一个职业应该从多角度分析。Bruh现在不是没多少钱吗?所以我们要先解决目前生活方面的问题然后在考虑其他的。”epic戴上不知道哪里掏出来的墨镜,一本正经地给cross解释。

以下关于偶像的事是我想象出来的,如有了解的人,还望告知

“听说一个合格的偶像平均一个月的工资大概五万左右。具体的工资还要看他的表现。”

“五万左右,而且还可以更高!”epic倒吸一口凉气,随后感慨道,“我个当保安的工资都没这么高,这也太夸张了吧!Bruh!”

“还行吧,也没那么夸张。Dude。”

“对我来说这很夸张。好了,下一个问题:你喜欢这份工作吗?”

“喜欢吗?emmm,还好吧,我身边有几个朋友也是干这个的。”(猜一下,是哪几个?

“OK,bruh。那么问你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觉得自己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吗?”

“… …或许可以…吧?”cross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回答。“好样的,bruh!竟然你自己都这么自信那我就放心了。”epic一把挽上cross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道,“可是dude…”“没有什么可是的,有我在慌啥?出事了我来和你一起分担,我们可是好bruh!”epic笑着拍了拍cross的肩膀。cross瞬间泪目,他摸了一把眼角不存在的泪水感动地说道:“呜呜呜,epic,你是我永远的好dude!”

“咕噜噜~”(这是肚子饿的音效回)

“啊~都到饭点了,一起去吃饭吧!你请客。”

“凭什么我请客啊!Bruh!”

“因为我最近手头紧,没钱。”

“好吧,我请你Bruh。”


4·“话说回来,dude,你为什么要选择当保安啊?”吃完饭,cross和epic一边散步消食一边聊天。“啊,这是因为保安很酷啊!不是吗?”epic回答道,“真的只是酷吗?”

“emmm,其实还有其他原因,bruh。”

epic快步走到长椅旁边,向cross挥挥手示意他坐下。“Bruh看过我的资料你也知道,我是这所大学的博士位毕业的。一般来说,博士毕业的学生都会加入一些大公司工作,但我向往自由,不想听人摆布,所以我选择留下继续读博士后。但是啊,bruh~”epic长叹一口气,接着说,“其中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无法继续读书,学校给了我一份工作,让我当老师,我答应了。可是没教几个月就被辞退了,原因很简单,我教学时严重影响了其他班级上课,老师们把我举报了。但我不恨他们,毕竟是我有错在先。后来,在我的百般哀求之下,校长给了我新的工作——清洁工。”“等等!Dude你还当过清洁工?!”cross惊讶地捂着嘴,手动降低音量。“hhh所以我才说工作经验丰富嘛,bruh。”epic笑了笑,接着说,“挺意外的,清洁工的职业还蛮合适我的,没几个月就升职成保安了,bruh。这个保安当了也快一年了,不是当的不好,只是我拒绝了升职的机会。毕竟和你们这些小年轻打打闹闹让我体会到了年轻时的快乐bruh。”

看着epic灿烂的笑容,cross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他感慨道:“Dude,你真得很爱这份工作。”“确实bruh。”随后epic又开玩笑似地说道:“所以你要向我学习,打一份工作爱一份工作,来bruh叫一声前辈。”出乎意料的cross并没有反驳,反而十分认真地叫epic“前辈”,epic这下傻了:“不是吧bruh!让你叫你还真叫了,你难道不知道我占了你便宜吗?”cross看着面前傻掉的epic,歪嘴一笑:“可是前辈许多方面想都比我强、大。”他顿了顿补充道,“但某些方面就不一定了。”epic这才反应过来cross是在嘲讽自己的临近30的年龄以及比cross矮一个额头的身高,不由的与cross开始了愉快的争吵。


小番外(我还是有点良心的,这么多天没更给你们补个番外,原谅我吧~

_(:⁍」∠)_)

cross:Dude,你左眼上的刀疤是怎么回事啊?

epic:(摸了摸刀疤,沉默了一会)没什么,只是场意外bruh。那你脸上的伤疤是怎么回事?

cross:这个……也没什么,只是和表弟打架伤到的hhh。

epic:看来我们的组合名可以定下来了呢~

cross:???叫什么?

epic:叫作“伤疤兄弟”!

cross:酷耶!Dude!

epic:(傻笑)hhh

(*ゝ_○・*)ノ=f=i=n=i=s=h=============

这里是芜玟莳,在拖更的这一段时间里,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拖更一时爽,一直拖更一直爽(bushi     好了来说正事。小番外中cross为什么能一眼看出epic的伤疤是刀疤呢?因为cross是军事家庭出身,对什么样的武器能造成什么样的疤痕十分了解,所以他可以一眼看出epic的疤是刀疤,而epic不是军事家庭出身,所以认不出cross的疤是刀疤。(废话)   以及如果有同学想早点看到我更文,可以催催更呀!

那么,下一篇文章见!✧*。٩(ˊᗜˋ*)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