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yesod

23.6万浏览    1459参与
抹茶
  发一只在手机备忘录里画的蛇...

  发一只在手机备忘录里画的蛇蛇

  发一只在手机备忘录里画的蛇蛇

萘末

「乙女」*结局*分别了,但是没有完全

  蛇乙女8,都是老熟人了三件套就不多解释。之前因为打乐团不想配卡动脑子,所以一直没打下去(而且电脑还卡),因为真的过去一周年了,实在昧着良心(,所以最近把结局给云掉了,然后一直在思考真结局的细节。

  在空白的地方无限构建私设是我的招牌,私设ooc打在屏幕上。

  

  ———————————————

  

  忙活了一早上,从宗教层回来了,没有想要的资料,找不到想找的人。在脑叶公司的时候能接受有些人会被抛弃,现在有机会去复活却仍有一部分人回不来,这次是真的真的回不来了。

  

  什么办法也没有了。

  

  怎么难受的事情总是记得特别清楚……

  

  脑海中偶尔会......

  蛇乙女8,都是老熟人了三件套就不多解释。之前因为打乐团不想配卡动脑子,所以一直没打下去(而且电脑还卡),因为真的过去一周年了,实在昧着良心(,所以最近把结局给云掉了,然后一直在思考真结局的细节。

  在空白的地方无限构建私设是我的招牌,私设ooc打在屏幕上。

  

  ———————————————

  

  忙活了一早上,从宗教层回来了,没有想要的资料,找不到想找的人。在脑叶公司的时候能接受有些人会被抛弃,现在有机会去复活却仍有一部分人回不来,这次是真的真的回不来了。

  

  什么办法也没有了。

  

  怎么难受的事情总是记得特别清楚……

  

  脑海中偶尔会浮现出什么炼金术,去拯救那些快被遗忘的同伴,但是想来想去,也没有一个值得你这样冒险的人。这让你感觉到了一丝孤单……尤其是在好朋友小斐和惩戒部(语言层)的那个狗东西双双复活再续前缘之后,她分给你的时间突然就拦腰折断了。

  真的气死。

  你摩拳擦掌地一路冲回了科技层,诺珂见你一进来就调侃道,“看把你酸的 ”

  你猛地望向他,“我脸上写字了?”

  诺珂耸了耸肩,“没小姑娘陪你玩咯”

  你对他挥了一拳空气,“你真烦,我会认识新的小姑娘代替她”

  诺珂翘起了二郎腿,满不在乎地说着“小姑娘永远都会被臭男人拐走的,让部长陪你就能解决一切咯”

  “我说你是不是有点病?”你笑着,拿起沙发上的枕头砸了过去,“可没小姑娘愿意跟你”

  “那因为我是好男人,不是臭男人,哈哈哈哈哈”诺珂屁股一扭就躲过了枕头,他说完都把自己逗笑了。

  

  ?等等以前诺珂有那么神经病的吗?

  偶尔开玩笑,但也不至于这么欠揍吧?

  ……

  看来脱离脑叶公司真的有概率让人回归本性……

  等等,

  他刚刚是不是说让部长陪自己。

  可是已经不能再开口问后面那句话什么意思,因为如果问了——就显得很在意一样。

  ……

  

  明明很在意却要显得不在意,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是,除了小斐,陪自己最多的那个人好像就是……

  就是那个……

  ……

  那个……

  不对呀,自己从未想过和一个长得比较帅的机器在一起,可能以前会有一种被管着的情感依赖,但是现在你自由了…

  呃……又不对,现在部长有了新的肉体……这事情又截然不一样了……难道相处至今还没有接受部长大变活人的事实吗

  ……

  ……

  

  “宝贝!!”

  听到这样一声喊,你浑身一颤,小斐在你左边张牙舞爪地吸引你的注意,你才发觉刚刚一直在思索某件事,以至于一只手搭在了空书架上什么也不拿,就呆呆地站着。

  她男朋友不满地嘟囔,“咋个没叫过俺宝贝……”

  “哎呀,你先走开”小斐推了推那个小男孩,对你说,“他实在太粘人了啦……我说,这几天我都有大把时间,我们一起找小姐妹玩呀”

  哦,她终于想到你了,你点点头,“我想让部长找Angela给我们变出几台游戏机……”

  “不可能了啦!!”小斐大力摇头,“最多大富翁吧~有禁忌惩罚的那种。”

  “……”你略微惊讶地张了张嘴,小斐是爱玩这种的人吗?看来大家都渐渐好转了起来?根本没有自己之前担心的想二次寻死的样子,你问“惩罚什么?”

  “嗯……当然是拼酒啊!醉了之后就玩真心话大冒险!”

  倒也不是不行,想了想之前艺术层各种醉酒事件,感觉后果可能很严重,你刚想问问细节,她却先一步说,“哎~我得走了,是吧,小优?我看你都等不及了”

  然而那个小男孩一脸茫然,“嗯?啊?”

  “走咯走咯 ”小斐一把抓过他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出科技层,诺珂也笑嘻嘻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跟了出去——他这人是不是喜欢吃狗粮?

  看着行踪诡异且莫名其妙的三个人消失在大门,你咂咂嘴,摇摇头,但是当你回过身来,迎面就撞到了yesod——的胸膛,“?!”

  他竟然就在你的身后,一点气息也没有,你摸了摸刚刚瞬间埋进他怀里的鼻梁,之前发呆时脑子里想的事情就像喷泉一样循环播放。

  yesod清了清嗓子,带着很微弱的笑容说道,“……我早就不是块钢板了”

  但是他笑了,在活人面前!

  至于他说什么你没有太听得进去。因为他不是冷笑,不是自嘲,也不是鼓励大家而挤出的假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地想开这个玩笑。

  好吧,经过这样的一轮思考,你算是延迟地被逗笑了,“是啊,也不是一座冰山了。”

  “……”yesod微微叹了口气,他望向大门那边,“他们几个……”后面他不说了,或许是看到大家都跑了有点失落?

  因为以前在脑叶公司,大家做什么都不带他,关系也只是冷冰冰地掐在了上下级。

  “应该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你安慰道,“我会和他们解释,我相信时间久了大家都会重新接纳你的。”

  虽然你这么安慰,但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他们几个都是故意把你留下来的……

  “不了,不必麻烦了。”yesod直接拒绝,没有任何犹豫,“……其实他们是什么态度,我都无所谓的。不必勉强。只要你不——”

  只要我?不怎么?

  他话说一半停住了,你大脑中播放的那些胡思乱想现在放大了一百分贝。这种话戛然而止就没办法去体会啊!

  yesod侧过脸去,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为Angela做事了,结束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他为什么转移话题?你的大脑一直在问你这个问题。但是转都转了,你让大脑好好歇一歇,就应了下来,“既然L公司整个都被驱逐了,L巢的身份也肯定没用了…所以我打算…嗯……其实有不少打算”

  见你摊开了话题,yesod饶有兴致地看向你。他眼神中满是期待,期待你继续说一些。

  “一是去其他巢应聘工作,毕竟我现在有……几年的工作经验?”

  “少说就有十年,往多了说,也就几万年。”yesod现在可以面不改色地开小玩笑了。你突然敏锐地发觉到这件事,所以yesod在L公司之前也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吗?

  “好吧,我就说三年好了……三年的数据分析,模型构建……”

  “嗯,应聘其他巢的工作,你没什么问题。我一直相信你的能力。”

  突然被这么夸,你真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傻傻地笑笑掩盖自己的心虚。

  yesod好奇地追问,“这应该是最安全稳定的一条路,还有其他的打算?”

  “嗯……虽然说出来更不好意思……我还想当收尾人……评上色彩的那种”

  ……

  空气突然安静。

  你慌忙补了句,“我知道我现在这样又没有ego,又没有书页,肯定是天方夜谭……但是我就是很想……感觉很摸不着头脑……”

  “嗯……”yesod用低沉的声音回答,“我倒是不意外。”

  说的好像很了解自己一样。

  “我有强烈的愿望想走第二条路……总之……总之在计划之内”

  yesod闭上眼点了点头,“那么还有第三条路?”

  “是的,就是回L巢的老家,嗯……我认为寻找一下还是可以有进入L巢的办法的,比如在周边的后巷调查调查情况”

  “家乡有留恋的地方吗?”

  “……”你顿了顿,缓缓说着,“有一些旧朋友,还有林先生要探望一下,问问他们,说不定有没那么累的工作可以做……。”

  “也是不错的选择。”

  “嗯……能想到的好像就这些。”你用手指点着下巴思考着,还有一些是更加不切实际的想法就不说了。

  “……”yesod双手抱胸,“你有没有考虑过和诺珂,斐莉娜他们继续作为一个强力的团队去竞争呢?目前看来你只说了自己一个人的计划”

  “嗷他们啊……诺珂他想换一份工作了,不过肯定不是分析工程师,小斐她和男朋友回老家结婚,一时半会肯定不愿去搞什么数据的。”

  “嗯……”yesod很快地应了,但是他对这些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还是把话题转到了你的身上,“你有没有考虑过………

  ……

  ……

  还是去做你最熟悉的工作,稳定,熟练

  ……

  ……只不过是和我”

  你的心脏就在那一刻停止了,不止一拍,两三拍可能都有,“是说,跟着你吗部长?”

  “不要部长了,别再这么叫了,真的。这次是平等的邀请,如果你接受,那我们就是同事”

  要说现在这样一个大跨越,你还真的不能完全接受,因为上下级就是上下级,突然这么一变其实浑身不自在。

  “呃我还是需要……考虑考虑……”你迟疑地说着,但也害怕被误认为是拒绝所以解释道,“因为我……我突然失去了战斗的力量……我不想接受自己手无寸铁的感觉……我认为有力量才是保证身边人安全的资本……这种想法非常强烈……所以我不确定最后……”

  “嗯,我明白。……但这样很累,有时候也可能得不偿失。”尔后他低声喃喃道,“如果跟着我的话……很多事情可以让我……”只不过你没有听的特别清楚。

  “……只是累而已……得失也是看天意而已……”

  “……,我的提议也只是你众多选择中的一个罢了,没有强迫的意思。……那我去楼上和同事们说几句。”yesod说完,转身要离开,没走几步停了下来,想回过身说什么,不过一两秒后就放弃了,他快步离开了你的视线,风衣掀起的弧度很大,看起来像逃离。

  ……

  

  ……

  

  ……

  

  ……

  

  ……。

  和其他层的姐妹一起举办最后的聚会。

  L公司和图书馆之后,大家也算是经历过大事的人了,三三两两,各奔东西,以后能见到的日子屈指可数。善解人意的Angela馆长会帮助大家,让我们可以去想去的地方发展,当然,也有留下来给她继续做事的选择,似乎罗兰就这么做了,也听说有一两个员工想跟着她。

  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你在众人轮番交流去向的时候,心中的天秤一直在衡量第二个选择和多出来的第四个选择……

  “喂,喂喂!又走神了哦?”有人提醒你,“到你了!”

  你猛的抬头,收获了齐刷刷的,十几束视线,“呃我……我的话……我想当收尾人……”

 

  全场沉默。

  她们相互望了望,小斐惊讶道,“欸?!收尾人这样的差事……可是很危险的……”

  “就是啊”“就是就是”她们附和着。并且七嘴八舌地谈论自己的经历,多少收尾人被做成书页的惨样之类的……

  你无法反驳那些话,因为这条路真的危险,她们只是担心你,但是没有像yesod那样去理解你……

  “我只是想有反抗的力量……”你在讨论声中弱弱地说着,很快就被淹没了。

  ……

  

  ……

  

  ……

  

  ……

  与同伴一一告别。

  “卡琳卡……再也回不来了吗?hokma先生?……”你试探地问着。

  而hokma老先生只是扶了扶眼镜,“……沉睡并非死亡,只是未逢适时罢了。”

  唉,听不懂,似乎是说能回来,但不是现在。

  ……

  

  ……

  

  ……

  

  ……

  你对着这对甜腻小情侣说,“呃,小斐,以后我就罩不了你了。你们两个给我速度消失,但是结婚请帖还是要给我的”

  小斐激动地捉住你的手,“当然了当然了当然了,我怎么会忘记我的宝贝前辈呢,你陪我的时间比这家伙要长很多,你是我遇到过最好的前辈!不过,你和部长也加快点速度好么,我可不喜欢追长剧!”

  ?

  这家伙口出什么狂言啊?!

  “不是,你——!”你刚说完,他们就逃进了Angela设置的传送门里边。

  是不是这件事其他人全都知道?

  ……

  

  ……

  

  ……

  “phymea,你的行李真多。”你看着她大包小包的,还有一卷画作在侧面,“你现在是去V巢?”

  “先回家乡。”她整理着自己的背包还有衣服,“你呢,你老本性改不了吧?上次大家一起劝你,我估计也没辙。”

  “呵呵……好像是……”你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那他呢”

  “谁?”

  “他”

  ……

  ……

  你还就不信了,继续反问,“谁?”

  “你别装了”

  “……那好吧,他去当收尾人很屈才。”

  “哈哈……也没什么,时间很长,L公司那么多年都熬过来了,现在这都不算什么”她甩下了你摸不着头脑的话,“走了,有缘再会!我的好朋友!”

  “再会!”

  

  ……

  

  ……就真所有人都知道呗。

  

  ……

  

  ……

  

  ……

  

  “行了好男人,你可快点抱个美人吧”你调侃着诺珂。

  他吊儿郎当地两手插口袋,“遇到卡哇伊的记得推给我喔”

  “像什么那样卡哇伊,蕾蒂西亚够卡哇伊吗?”

  “别别别,我不吃嫩草了还不行么”

  “好了,话也不多说了,天下第一好同事,,务必保重!”

  诺珂点点头,双手合十,“保重!”

  ……

  

  ……

  

  ……

  

  最后的最后……

  

  ……

  你抓着自己的小背包,放缓步子走向传送门的方向。而身旁给你送行的,就是这个好几年的部长——yesod。

  他对你来说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他有时使用部长的威压,有时又是妈妈般的关怀,有时闹别扭,有时可靠地揽下了一切。即便真的丢掉了L公司好多好多记忆,但那么久沉淀下来的感觉却没有变,你相信你们绝对不止你所清晰记得的三年,也绝对不止他说的十年,可是上万年又有些假了……

  所以,除了记忆,一定还有另外的东西去组成一个人。

  

  “你最终决定去哪里了吗?”yesod问。

  “白鸥巷。”

  “嗯……白鸥巷……28号公路,附近……看来我们也不是很远……”

  不远?指半天的粒子轨道车程吗?你不明白他的不远的意思……

  ……

  后来,有相当一段路是沉默不语的,你们都知道,你选择了第二条路,所以得分开。

  要说没有什么不舍,肯定是骗人的。

  yesod突然自顾自地感慨了起来,“图书馆以来我想了很久……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不冲突的,只在于你愿不愿意去兼顾。

  说实话,在图书馆这段日子里,我确实是发自内心地希望与大家恢复到脑叶公司初期那样的关系的……

  但是现在我可能更愿意接受另一种情况,比如,既是上级,又是朋友,这取决于在什么事情上。”

  你跟着点点头,“这是兼容的。我们虽然直到现在都叫你部长,改不了口,因为这个称呼不是冷冰冰的,而是有一种情感在里边,我们都明白,部长其实很好的,没有看上去那么冷漠”

  “咳咳……”yesod微微别过脸去,闪过一丝红晕,“……这份心意我领了。……但你还是不够明白我的意思。”

  “不够?”

  “远远不够。”

  “我比较笨,你提醒我一下。”

  “很多事情都是……不冲突的。比如部长这个身份,又或者是同事,又或者是朋友,又或者……”

  “我明白了”你笑着点点头。

  “不像真明白的。”

  “部长想和我异地。”

  “——?!”yesod停止了前进的脚步,惊愕地望向你。

  “异地合作啊,同事什么的。”

  “你……”yesod的眉头都快皱上天了,在他刚要开口大骂之前,你及时地抱了上去。

  “开玩笑,开玩笑”你藏不住一丁点笑容,“所以,跟我在一起呗,前缘后缘,一起续了,怎么样?部长?”

  “你再叫我部长试试”

  “我错了,那我叫你什么?”

  “…………,gabriel,我以前的名字”

  “不,这是名字,但我需要一个称谓。”

  “……随你喜欢”

  “这么说你就是答应了”

  “不然还能是什么?”gabriel也拥抱了你,你能听到他的心脏在跳动,还有被压低的呼吸声,如此真实。

  此时此刻,你所感觉到的温暖,是真实地从两个人之间传递,而不是记忆的某个角落,在绝望中从一个冷冰冰的机器中递过来的,那种无力的安慰……

  

  你沉溺在这种温暖之下,就快要迷失自我了,因为周围没有怪物,没有嘶吼,手上不是血液,也不想对自己开枪……

  

  这拥抱不是一时的安慰,更不是告别,而是宣告原本一直在相互周旋的两条线,如今正式纠缠在了一起……

  

  

  gabriel嘱咐道,“每天晚上睡前要报备……不累的话最好打个电话……还有,既然离得不远,那么每周要保证见一次面……”

  这,这么快就开始立规矩了啊……!

  看来他真的是早有准备……!

  “听到了么”

  “听到啦听到啦…………”

  

  

  传送门就在面前,但是你们两个牵着手,硬是绕了好几圈也迟迟不肯离开。

  ……

  

  ……

  在无数岁月的流逝下,终于还是走到一起了。那些破碎的记忆中得到的爱,转瞬即逝也好,化为泡影也好……所有的一切……

  

  都是为了今天。

  

  

  Fin

  ————————————————

  

  

  好!!!!我双手赞成!

  !!

Hydrargyrum.

Y

将什么掩藏起来了呢。

“理性”压制着情感

一层一层的衣物将皮肤与空气隔绝


明明是粗心的过失导致的死亡罢了

他嘴上如此平静地评判了那场事故

心里却为此而坠入分崩离析的深渊


再也不想看到任何人死去了

纵然死亡随刻都在发生——


每一份资料都沾着部下的鲜血

丰裕,猩红

从纸上滴下,从手中滑落

没入无尽之河


举目是无法看透的黑暗

张口是无法言说的孤独


狰狞的挠伤

在全身上下


全身上下在

流血,腐烂,化脓


被溺入绝望之渊

我们什么都没做错

我们从开始什么都做错了


视野愈发模糊

什么都...

将什么掩藏起来了呢。

“理性”压制着情感

一层一层的衣物将皮肤与空气隔绝


明明是粗心的过失导致的死亡罢了

他嘴上如此平静地评判了那场事故

心里却为此而坠入分崩离析的深渊

 

再也不想看到任何人死去了

纵然死亡随刻都在发生——


每一份资料都沾着部下的鲜血

丰裕,猩红

从纸上滴下,从手中滑落

没入无尽之河


举目是无法看透的黑暗

张口是无法言说的孤独


狰狞的挠伤

在全身上下

 

全身上下在

流血,腐烂,化脓

 

被溺入绝望之渊

我们什么都没做错

我们从开始什么都做错了

 

视野愈发模糊

什么都看不见啊

不论是谁都不好受……

 

无论是谁……

 

即便如此——

用着自己的方式

去接受自己的过去吧。

 

腐烂的伤口流出脓血

希望在此痛苦地生长。

 

【“卓尔不凡的理性”】



沉舟

月计新制品(怎么审不过……)

月计新制品(怎么审不过……)

犬類動物冷藏計劃

浅挡一下

是私心藻蛇!yesod泳装!快跑)

yesod找不到他的衣服了,请帮他画画(?


浅挡一下

是私心藻蛇!yesod泳装!快跑)

yesod找不到他的衣服了,请帮他画画(?


犬類動物冷藏計劃

好啊!好啊!yesod的小口紫(?

私心藻蛇w

好啊!好啊!yesod的小口紫(?

私心藻蛇w

废物暮酒
摸蛇     二次编辑过,调了...

摸蛇  

  二次编辑过,调了下色,电脑色差我恨你()

摸蛇  

  二次编辑过,调了下色,电脑色差我恨你()

冬青

【冷色组】艾德利特花园26号㈠

Chesed,Netzach,Yesod三人组的同居日常,现代背景,外交部长Chesed×大学设计教授Netzach×外科医生Yesod。

都!是!爱!情!(我是个变态,鉴于我吃饮料的同时还吃蛇藻和蓝紫,就这样诞生了这篇文)都是互攻!(但大多数时候,Netzach是下位的那个,Chesed是上位的那个,Yesod很随意,有时候上位有时候下位。)

  一直在乱写!非常ooc!该属于香蕉锁头的属于香蕉锁头,剩下的属于我。

可以接受的↓,(并且谢谢有人能理解我个人的奇怪xp)

不能接受的可以走了。

↓↓↓

  

  

   ⒈关于...

Chesed,Netzach,Yesod三人组的同居日常,现代背景,外交部长Chesed×大学设计教授Netzach×外科医生Yesod。

都!是!爱!情!(我是个变态,鉴于我吃饮料的同时还吃蛇藻和蓝紫,就这样诞生了这篇文)都是互攻!(但大多数时候,Netzach是下位的那个,Chesed是上位的那个,Yesod很随意,有时候上位有时候下位。)

  一直在乱写!非常ooc!该属于香蕉锁头的属于香蕉锁头,剩下的属于我。

可以接受的↓,(并且谢谢有人能理解我个人的奇怪xp)

不能接受的可以走了。

↓↓↓

  

  

   ⒈关于房子那点事

  在Netzach的强烈要求和Chesed的暗处推波助澜下,他们三个买下了艾德利特花园26号的房子,这个独栋小别墅有个超级大的主卧(放下他们特别定制的大床还绰绰有余),装修风格是他们三个一起定的,简约又温馨,依Netzach的专业意见用了大面积的纯色和小面积的花纹,Chesed选了蓝灰色的墙面和墨绿的衣柜,Yesod选了深灰色的床上四件套和米白色的地毯,而Netzach选了一个草绿色的大沙发以及一个配套的香芋紫色小圆桌。花纹用在枕头和坐垫上,是斑点的。它还有两个侧卧,不过现在一个被Chesed变成了书房,另一个被Netzach变成了画室,Yesod倒是随便,他想办公就去找Chesed,会从哪里得到一个吻和安静的办公环境以及不限量供应的热咖啡;他想要享受生活就去找Netzach,会被Netzach纠缠着亲吻拥抱然后获得一个放松的时刻,伴随着Netzach画画或是吹口琴。自然其余两个人也可以随自己心意选择,譬如Chesed在许多时候会在画室里拉小提琴或是看着Netzach画画,有时候能听见Netzach略带不满的说:“Chesed,你不能瞒着Yesod吃独食!至少在这里不行。”Netzach很多时候也会在书房里被Chesed抱着批论文。

  客厅里的电视柜下有三个游戏手柄,他们闲下来的时候会一起打游戏,当然,大多数时候是Netzach会赢,一般这个时候,Chesed和Yesod会相当有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和Netzach一起做点“成年人的游戏”。

  浴室很大,足够的空间容得下三个成年男人打闹。

  花园里没种特别的花,不要妄想三个在照顾彼此上还吃力的大男人去照顾娇气的花。

  二楼其实挺大,有个大会客厅,保留了它的上任主人的洛可可式风格,不过Netzach在那里被Chesed和Yesod以“气氛不错”为理由狠狠搞过一次后就再也不进去了。阳台是他们都喜欢的地方,喜欢在那里晒太阳和吹风,是下午吃点零食的好去处。

    ⒉睡眠

  实话说,Chesed睡着了就喜欢抱着点东西,而Netzach喜欢被人抱着睡,按理说他们两个挨着睡最好,但是Chesed似乎致力于抱Yesod睡,而Netzach只是喜欢靠着东西,所以他们在经历了Chesed和Netzach在睡梦中双双滚下床以及Chesed晚上把Netzach踹到一遍翻身用拥抱勒醒Yesod后,Yesod义无反顾的躺在了床中间,充当他们两个的缓冲带。

  但是Yesod睡觉也不算老实,有时候会踹被子,有时候会因为做梦对周围拳打脚踢。好在Chesed和Netzach睡的浅,能及时给他盖上被子或是制止他的可能的犯罪行为,真是不错呢。

    ⒊关于爱情

  一个人能同时深爱两个人吗?

  Netzach的回答为“是的”。

  其实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深爱的是紫发的医生,毕竟他的骨折手术就是Yesod操刀,然后俗套的一见钟情,毫无悬念的滚上床去。直到Netzach接到了他的高中同学Chesed发来的关心消息和视频电话时他意识到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Chesed怀有同样的爱意,好吧,高中时他们谈过,后来分了(其实也不算,只是他们没有以往那样亲密了)。Netzach以为过去了,然而并没有,后来在和Yesod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他老是想到Chesed,那听起来他是个很渣的人。在后来Netzach向Yesod提起Chesed时后者露出了玩味的笑,然后告诉Netzach那位Chesed是他的前任,而自己也总是能想到他(Netzach对此表示无语,世界真的很小)。

  同时深爱两个人是什么感觉?Netzach觉得自己就拥有足够的资格回答这个问题,所以他说,也许我接下来不会在爱上别人了,装下他们两个就够满了。

  Yesod的回答为“不知道”,毕竟他不想他和他的男朋友们私生活被曝光。

  Yesod不清楚Chesed是否真的和他分了手,因为Chesed什么也没说,只是不在像以往那样热情的给他打电话了,后来连消息都不发了。鉴于Chesed的态度实在不尽人意,Yesod决定忘记他另寻新欢,恰好Netzach很合他的胃口,所以当两个人滚到一张床上的时候Yesod很高兴,他确信自己非常爱Netzach,但是Chesed得影子在他面前挥之不去,他可悲的发现自己仍然爱着Chesed。

  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一向认真严肃恪守规则的Yesod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同时深爱两个人并且同时对他们存在欲望。可是事实就是这样,不然Yesod不会和他们两个住在一起。

  同时深爱两个人是什么感觉?Yesod拒绝回答,但是眼神告诉所有人:被人爱着和爱着别人很幸福。

  Chesed的回答含混不清,他总是这样擅长和稀泥,既不让人感到冒犯又适度的表达亲近。

  这一招面对他的男朋友们不太灵。

  他和Netzach是高中同学,那种只看一眼就心跳加速的感觉让Chesed至今回想起来还会笑出声来,太美好了,那双香槟金色眼瞳中的澄澈和坦率,所以他伸出手,握住了玫瑰。那段时间Chesed不那么亲近Netzach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对不住Netzach对他的情感付出,他做了对他不忠的事:他好像爱上了另一个人。他仍然爱Netzach,并且确认那份感情没有一点点削弱的倾向,但是医院里的紫发医生也非常吸引他(真是该死的一见钟情。Chesed小声说,但是Netzach和Yesod很快接上:哈,一见钟情?你还是承认吧,你就是见色起意,说出来没那么丢人,毕竟我们也一样),当然,Netzach足够了解他,他能够轻易认出Chesed说谎和言不由衷时的神色和小动作,所以不太灵。

  而Yesod则是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发现Chesed的不对劲。

  那个蓝发的高大男人进了医院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优雅绅士自带一种亲和感的气质……当时Yesod站在二楼的走廊玻璃上看着他,认定这个男人做为他的猎物,事实上紫发的医生早就落入“猎物”的圈套里面。

  “同时深爱两个人也许听起来很奇怪也很……嗯……不合常理,但是我就是这样做了,并且不觉得这样很奇怪。”Chesed端着他作为外交部长面对记者提问时的微笑和态度,用略微强硬的态度结束的回答。

  

——To be continue


(可能会接着写吧……下回就写日常了。Chesed让我写的好渣……我是个废物……

  

一只糯米团子233

傲娇yesod对主管の鼓励


感谢帮我画图的亲友\( ̄︶ ̄*\))


抱图留名

私心乙女向 

傲娇yesod对主管の鼓励


感谢帮我画图的亲友\( ̄︶ ̄*\))


抱图留名

私心乙女向 

Limerence
【暑期档温冷圈720h企划】官...

【暑期档温冷圈720h企划】
官方号:@极地生态环境研究与保护组织 
上一棒:@Limerence 
下一棒:@ZENO 
———————————
哈哈没想到吧我有两棒(?)
———————————

【暑期档温冷圈720h企划】
官方号:@极地生态环境研究与保护组织 
上一棒:@Limerence 
下一棒:@ZENO 
———————————
哈哈没想到吧我有两棒(?)
———————————

好苏
 卓尔不凡的理性 

 卓尔不凡的理性 

 卓尔不凡的理性 

梦昕412
是手书 老福特又给我漂白 所以...

是手书

老福特又给我漂白

所以去b站看吧


是手书

老福特又给我漂白

所以去b站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