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youth

14892浏览    898参与
惊封认证_系统v
  就是致力于从英语中找出你心...

  就是致力于从英语中找出你心中的那个人

  就是致力于从英语中找出你心中的那个人

轸念殊途
  (感觉有点妖娆?)(还有点...

  (感觉有点妖娆?)(还有点不纯情?)

  (感觉有点妖娆?)(还有点不纯情?)

轸念殊途
  完了完了,把Youth画崩...

  完了完了,把Youth画崩了,啊啊啊!

  完了完了,把Youth画崩了,啊啊啊!

程恓。

【祁炀】‖ 强制撒娇

  人物设定归漫漫,ooc归我


  

  

   “小队长,那你说怎么办呢?”祁醉一脸坏笑地在于炀耳边吹气。


  

  

     “我…我…不知道…”于炀跨坐在祁醉腿上,脸红的可以滴血,被祁醉撩拨的一动不动,结结巴巴蹦出几个字。


  

  

    “不知道啊,那…听我的吧。”祁醉低沉磁性的...

  人物设定归漫漫,ooc归我

       

  

  

   “小队长,那你说怎么办呢?”祁醉一脸坏笑地在于炀耳边吹气。

     

  

  

     “我…我…不知道…”于炀跨坐在祁醉腿上,脸红的可以滴血,被祁醉撩拨的一动不动,结结巴巴蹦出几个字。

      

  

  

    “不知道啊,那…听我的吧。”祁醉低沉磁性的声音蛊惑者于炀。

     

  

  

     “好…”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主要是因为于炀这几天一直被花落拉着双排,结果把咱们醋王祁神的醋坛子打翻了。

  

  

  

  “那…小队长,撒个娇吧。”

  

  

    “队…队长,我不会。”于炀脸都憋红了,支支吾吾的吐出几个字来。

      

  

  

    “叫老公。”

     

  

  

     “老公。”于炀声音极小且快速的说出这两个字,就好像这两个字烫嘴一样。

     

  

  

     祁醉知道小炀神这是不好意思了,于是恶趣味的说,“小队长说什么呀?没有听清楚,再说一遍。”

      

  

  

    “老公。”于炀声音稍稍大了一点,脸也更加红了。

     

  

  

     “还是没听清楚。”

      

  

  

    于炀真的受不了祁醉这样挑逗,直接将脸埋进祁醉颈窝里了,任凭祁醉怎么说都不把脑袋抬起来。

     

  

  

     “小队长这是害羞了吗?”祁醉捏了捏小队长的腰,继续撩拨。

       

  

  

   于炀不为所动,只是扭了扭腰。

       

  

  

   “小队长怎么乱动啊。”祁醉闷哼了一声,呼吸加重。

    

  

  

      于炀明显感觉到有东西硌着自己了,但他怕祁醉接着逗他,只能悄咪咪挪了个位置,假装无事发生。

     

  

  

     这点小动作全部落入祁醉的眼睛,老畜牲被于炀可爱到了,当人的想法立马被踢出大脑。

  

  

  有甜剧场,大家可以解锁观看,感谢!

好想超一下坎贝尔^

一个非常水的。于炀甜饼

少年修长的手紧握鼠标 死死盯着面前的计算机 没有半分懈怠。全神贯注、眼神犀利。即使顶着那张颜值丝毫不逊于娱乐圈男星的脸 那份戾气也掩盖不住的从眼神中透露出来 令人打颤。

存活2人。

“HOG—Youth击杀_____”

直到成功吃鸡的画面展现在了屏幕上。握着鼠标的手才慢慢松开。

金色蓬松的头发后面扎了一个小揪 因长时间带耳机被压的有些塌乱。

练习赛结束后 随手将自己蓬乱头发上的皮筋扯下叼在嘴上、双手伸到脑后随意的缕了几下发丝 单手抓住缕好的揪 用另一只手接过皮筋配合着重新扎好。刚刚练习赛的持续指挥导致嗓子......

少年修长的手紧握鼠标 死死盯着面前的计算机 没有半分懈怠。全神贯注、眼神犀利。即使顶着那张颜值丝毫不逊于娱乐圈男星的脸 那份戾气也掩盖不住的从眼神中透露出来 令人打颤。

存活2人。

“HOG—Youth击杀_____”

直到成功吃鸡的画面展现在了屏幕上。握着鼠标的手才慢慢松开。

金色蓬松的头发后面扎了一个小揪 因长时间带耳机被压的有些塌乱。

练习赛结束后 随手将自己蓬乱头发上的皮筋扯下叼在嘴上、双手伸到脑后随意的缕了几下发丝 单手抓住缕好的揪 用另一只手接过皮筋配合着重新扎好。刚刚练习赛的持续指挥导致嗓子有点发干 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几口水。里面的水还有些许温热 一阵暖意流向全身。

看向杯身上印着的五个英文字母。

“Drunk”

捧着杯子的手一动 垂眸轻笑默念道。

“队长的。”

春風不渡

[祁炀]真心话太冒险!

       ❤️又名《我选的真的是真心话但是男朋友误会了怎么办《我倔强不屈的小男朋友》

  ❤️ooc我的,祁炀大家的

  ❤️纯甜无虐

  ❤️校园pa  安静自卑无安全感炀×温柔醉

       正文开始!

       “我喜欢你” 

  四个字映入眼帘的时候,于炀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等了好久,一再确认自己的备注,嗯,是祁醉。等了那么久,也没等到他...

       ❤️又名《我选的真的是真心话但是男朋友误会了怎么办《我倔强不屈的小男朋友》

  ❤️ooc我的,祁炀大家的

  ❤️纯甜无虐

  ❤️校园pa  安静自卑无安全感炀×温柔醉

       正文开始!

       “我喜欢你” 

  四个字映入眼帘的时候,于炀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等了好久,一再确认自己的备注,嗯,是祁醉。等了那么久,也没等到他说“发错了”

  可能,万一是真的呢。

  可是他有什么值得祁醉喜欢的呢。

  祁醉家里很有钱,自己一贫如洗,上大学的钱还是打工赚来的。自己孤僻不爱说话,祁醉外向开朗。

  太阳也会把光投向他的仰慕者吗?

  可是太阳的仰慕者那么多,自己又能分到多少光芒呢。

  

  第二天,于炀一进班级,祁醉就挡在他面前,问他“为什么没回消息啊”

  不知道是不是于炀的错觉,好像这句话里有点委屈还带了点慌张。

  “嗯……我……我以为你发错了。”

  祁醉愣了一下,忽然轻笑一声“没发错,没逗你,就是喜欢你,想和你谈恋爱。”

  于炀倏地抬起头,微微震惊,脸上却有了一丝丝绯红。

  他不敢想的,这是他暗恋了高中三年的人,自己悄悄打听到他报什么大学,上什么专业,悄悄跟来了,自己没什么梦想,唯一的梦想和盼头就是祁醉,哪怕远远看着也好。

  “所以,你愿意接受我的表白吗?”

  “愿意”愿意的不能再愿意了。

  

  祁醉特别好,好的让于炀有点不知所措。于炀不是喜欢讨好别人的人,但是如果是自己欣赏的人或者关系比较好的人,他就会倾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对那个人好。他生怕自己做的不好,会被自己在意的人抛弃。

  之前的很多段所谓的友谊,都因为他的单向付出不了了之了。

  可是,祁醉是第一个他什么都不用付出,全心全意对他好的人。他能感觉到,付出是双向的。

  他会送祁醉很多礼物,但是都很廉价,大多是自己手工做的。

  祁醉每次收到都会特别高兴,拍照发朋友圈,艾特花落来看。

  他们会一起吃饭,会一起上课,一起复习。冬天会窝在一起,会在大街上牵手,祁醉会趁着于炀睡着的时候偷亲。

  于炀以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那天是情人节,于炀知道祁醉喜欢玫瑰,可是他没钱买花。所以他折了一束纸玫瑰,想要送给祁醉。

  远远地,他看到了祁醉……和一个手捧玫瑰的女生。

  女生满载着笑意,在校门口把玫瑰递给祁醉。于炀安慰自己,祁醉不会收的。

  可是祁醉收下了,于炀也看见了祁醉眼睛里分明的笑意。

  祁醉捧着玫瑰,往回走,于炀把自己淹没进人群里,没敢去看他。

  “诶,你这个花,送你那个小男朋友的?”

  是花落。

  于炀恰好被挤到祁醉和花落后面,对话听的清清楚楚。

  所以,花是送我的?于炀欣喜了一瞬。

  “大哥,三个月前你真心话大冒险,我还以为你玩玩的,你那天拿到的到底是什么牌?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你不会真的认真谈了吧,那个不就一游戏吗,也不用这么认真吧。”

  游戏吗?

  他早该想到的。

  祁醉怎么会喜欢他。

  不过是渴望已久的太阳给了他一点施舍,他就想把太阳据为己有。

  天真又自私。

  自己要跟祁醉提分手吗?

  算了吧,他们这样,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荒唐的闹剧,也不算在一起过吧。

  

  于炀开始躲着祁醉。

  上课坐的远远的,下了课也不跟他一起吃饭了,也不愿意和他一起去图书馆了。

  可是祁醉主动来找他了。

  祁醉问他最近怎么了,问他为什么要躲着他。

  “祁醉”这是于炀第一次叫祁醉全名。

  “我……送你的东西可能你觉得很廉价,但我的喜欢不廉价。不要逗我,不要把我的喜欢当做筹码去玩游戏,我禁不起折腾。我……我喜欢了你三年,你那天跟我表白我真的很高兴,但是……它是个彻头彻尾的玩笑不是吗?”

  于炀深吸一口气“所以,如果你是玩玩的话,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不是逗你,真喜欢你,我也喜欢了三年,我那天挑的是真心话,你给的礼物我全都好好收着。”

       “于炀同学,我现在正式向你提出申请,申请做你的男朋友,同意申请吗?”

  end.

  

  会后期掉落彩蛋和番外哦!主要是大学生活的一些!

  欢迎来看! 

   

  

  

  

  

  

  

  

  

  

star.

 抱图吱吱

 留个红心蓝手吧

   

 抱图吱吱

 留个红心蓝手吧

   

兲兲玐
  网课时浅摸一张Youth?...

  网课时浅摸一张Youth😲

  给他干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头发

  咱就说没有任何的美术基础啊!真尽力了……

  网课时浅摸一张Youth😲

  给他干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头发

  咱就说没有任何的美术基础啊!真尽力了……

櫛森葉蔵
 鼠比新专YOUTH  好爱这...

 鼠比新专YOUTH

 好爱这个颜色

 鼠比新专YOUTH

 好爱这个颜色

尘(接稿~)

  之前摸的一个黑发youth,母爱一把子变质

  之前摸的一个黑发youth,母爱一把子变质

于炀

自我介绍

于炀。

HOG一队替补。


...不是替谁,就是替补,谁都替。

于炀。

HOG一队替补。


...不是替谁,就是替补,谁都替。

南谙

“我本能忍受黑暗,如果不曾见过光”

“我本能忍受黑暗,如果不曾见过光”

愿天堂没有铜镜

【AWM】一字一吻

“我留个人谈话,剩下的继续回去训练。”祁醉敲着桌子淡淡道。


HOG传统,每周一分部上下要一起正式地开个会,由老赖总结一下一周的训练成绩,末了贺小旭再一下之后的任务,祁醉主要在里面充当“黑脸人物”:如果这周谁有违纪,就要被Drunk留下来谈话。


本来昏昏欲睡的一队二队还有青训生听到要留人后,瞬间清醒,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人留过堂了。


祁醉轻轻敲了敲桌子:“Youth。”


于队长茫然回头:“啊?”


祁醉皱皱眉:“于队长想抗议?抗议无效,回来。”


二队的孩子们不明就里,各个都如履薄冰,担心自己也被留下,毕竟……连当上了一队队长的炀神都要被批评教育…….


于炀......


“我留个人谈话,剩下的继续回去训练。”祁醉敲着桌子淡淡道。


HOG传统,每周一分部上下要一起正式地开个会,由老赖总结一下一周的训练成绩,末了贺小旭再一下之后的任务,祁醉主要在里面充当“黑脸人物”:如果这周谁有违纪,就要被Drunk留下来谈话。


本来昏昏欲睡的一队二队还有青训生听到要留人后,瞬间清醒,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人留过堂了。


祁醉轻轻敲了敲桌子:“Youth。”


于队长茫然回头:“啊?”


祁醉皱皱眉:“于队长想抗议?抗议无效,回来。”


二队的孩子们不明就里,各个都如履薄冰,担心自己也被留下,毕竟……连当上了一队队长的炀神都要被批评教育…….


于炀看了看周围夺门而出的人,不自在地走回到自己位置上,老实坐了下来。


贺小旭白眼已经翻到天上去了,老赖瞪了祁醉一样,做了个警告的手势,让他适可而止,跟着都出了会议室。


于炀见祁醉眯着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一边拼命思考自己这一周会在哪里出问题,缓慢开口道:“队长,我这周…….”



于炀话没说完,就看见祁醉满脸堆笑,拉上了百页窗,又动作熟练的反锁了门,会议室一下下黑了不少。


“队长你这是….”于炀话没说完,祁醉突然将于炀凳子一拉,抵在会议桌边,用手臂整个环住了于炀。


于炀脸一下子红了……这个姿势太…暧-昧了。


“你今天下午为什么要把花落拉进直播间?”祁醉一边欣赏着自家童养媳羞红的脸蛋,一边往于炀身上压。


“我….今天….唔”


祁醉眯着眼睛,看着于炀红润润的嘴唇早就装不下去了,一下子堵住了嘴,来了个深深的吻。


“宝贝儿 你继续说呀”祁醉一边挑逗着于炀,一边假意“逼问”。


“贺….经理…唔”于炀的下巴被祁醉捏着抬起来,祁醉的舌头将于炀嘴里尝个了遍,把怀里人闹得气息急促,脸红成个小苹果,跟着脖子手臂,连耳朵尖也是红的滴血。


诱人极了。


“贺经理让你拉他的?”祁醉说完又将身下人的嘴堵上了,根本不让于炀有解释的机会 。



“嗯……”于炀在仓促换气之间终于吐出这一个字。



半个多小时后,炀神满脸通红,踉跄着从会议室跑了出来。



今天祁醉又没做人。




打算下面再开一篇[小炀神主动了?!]

还是想看祁醉不做人系列捏🌝🌝

看小炀神主动扣1,后者扣2,友友们冲冲冲!

寻故

祁炀/第∞次(一)

浅发个预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预计1w字左右

(二) 

私设如山

时间线和原著有出入

设定祁醉22岁于炀18岁(调整年龄差为了行文逻辑)


01.

于炀第一次见到祁醉的脸,是租房楼下小卖部店长女儿用电视看直播时,他不小心瞟到的。

屏幕中的青年20刚出头的模样,坐在电脑前右手快速地敲击键盘,滑动鼠标。在清理完最后一个敌人后,青年朝着镜头咧嘴一笑,场下的尖叫音声如洪钟。

于炀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脸颊一热,心中不免有些躁动。

“炀哥,该付钱了。”店长女儿提醒道。

于炀这才回过神,从口袋里掏钱,可摸遍了身子也只找出5块,还差一块,“换包便宜点的吧。”于炀有些窘迫。...

浅发个预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预计1w字左右

(二) 

私设如山

时间线和原著有出入

设定祁醉22岁于炀18岁(调整年龄差为了行文逻辑)


01.

于炀第一次见到祁醉的脸,是租房楼下小卖部店长女儿用电视看直播时,他不小心瞟到的。

屏幕中的青年20刚出头的模样,坐在电脑前右手快速地敲击键盘,滑动鼠标。在清理完最后一个敌人后,青年朝着镜头咧嘴一笑,场下的尖叫音声如洪钟。

于炀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脸颊一热,心中不免有些躁动。

“炀哥,该付钱了。”店长女儿提醒道。

于炀这才回过神,从口袋里掏钱,可摸遍了身子也只找出5块,还差一块,“换包便宜点的吧。”于炀有些窘迫。

女孩摆摆手:“不用,这包烟五块。”

于炀不解:“我…之前买的,都是六块。”

女孩暂停电视,此时播放的正是颁奖环节,画面定格,祁醉高举着金锅,意气风发。

“降价了,这包五块。”女孩扭过头来,紧盯着手机屏幕漫不经心地说。

于炀把钱递给她,转身准备走,就听见女孩叫他:“炀哥,你也打PUBG吧?”

“嗯。”他答。

女孩眼睛发亮,像是找到了话匣子,滔滔不绝:“我们这一片喜欢玩PUBG的都知道你,炀神,太厉害了,哦对对对,你认识Drunk吗?”

Drunk这个id,于炀在网吧听过很多次,但见到面貌还是第一次,“是他吗?”于炀指着电视。

“对对对!他超帅的!可厉害了!我超喜欢他!”一提起自己的偶像,女孩激动地要从椅子上跳起来。

随后女孩像是想起了什么,语气带了些撒娇的意味:“炀神~你教我打PUBG吧,我也想打电竞,想进HOG见祁醉。”

于炀:“电子竞技不是为爱情而打的。”

女孩:“不是为爱情,是为信念。”

于炀还是婉拒了她:“对不起,我暂时没有时间,如果付酬劳的话,我可以抽出一小时的睡眠时间。”

女孩想了想自己的零花钱余额,最后还是决定认命:“唉,算了吧。炀神你以后一定要进HOG啊!一定要要到祁醉签名!”

“好。”应声的尾音飘向远方。

-后来于炀搬走了,关于这家小卖店的记忆,最深刻的也只有电视里的祁醉和第二天店长看店时那包烟售价六元。

咬一口樹莓
YOUTH - Troye Sivan

I love troye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I love troye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于炀.px(语c)
Youth - Daughter

这首歌……挺好听的,队长对吧?@祁醉.px(语c) ❤ (ɔˆз(ˆ⌣ˆc)

这首歌……挺好听的,队长对吧?@祁醉.px(语c) ❤ (ɔˆз(ˆ⌣ˆ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