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youth

10096浏览    1582参与
Killian

重温AWM时看到的……

[图片]天哪哈哈哈哈

漫漫的成语用得真棒

同一个动作却表现出了人物不同的性格

👏🏻👏🏻👏🏻👏🏻👏🏻👏🏻👏🏻👏🏻👏🏻👏🏻👏🏻

天哪哈哈哈哈

漫漫的成语用得真棒

同一个动作却表现出了人物不同的性格

👏🏻👏🏻👏🏻👏🏻👏🏻👏🏻👏🏻👏🏻👏🏻👏🏻👏🏻

North.

【AWM】祁醉x于炀——《我想把你当粽子剥掉》(迟到的端午节甜饼)

>>

>>迟来的端午节甜饼

《我想把你当粽子剥掉》

祁炀的粽子节其实是个甜粽节


“喂,于炀,对,我还在外面呢,一会儿回俱乐部,然后顺便再买点粽子回去。”


傍晚时刻,挂完电话的某个高挑身影站在路边情不自禁盯着手里白色手机发呆,耳边回味着于炀的音色,嘴角不自觉扬起,直到发觉身处行人纷纷附近,才意犹未尽把手机放回。一路哼着小曲,脚步也跟着轻盈。

但拎着袋子才过两条街,口袋里又震动了起来。


是新建的群组聊天。


叮>>>

风华绝代卜那那:我真觉着我的小脑袋瓜太机灵了。

正直老凯:感觉配合你做完那...

>>

>>迟来的端午节甜饼

《我想把你当粽子剥掉》

祁炀的粽子节其实是个甜粽节





“喂,于炀,对,我还在外面呢,一会儿回俱乐部,然后顺便再买点粽子回去。”




傍晚时刻,挂完电话的某个高挑身影站在路边情不自禁盯着手里白色手机发呆,耳边回味着于炀的音色,嘴角不自觉扬起,直到发觉身处行人纷纷附近,才意犹未尽把手机放回。一路哼着小曲,脚步也跟着轻盈。

但拎着袋子才过两条街,口袋里又震动了起来。



是新建的群组聊天。




叮>>>

风华绝代卜那那:我真觉着我的小脑袋瓜太机灵了。

正直老凯:感觉配合你做完那件事后,都愧对我这ID了。

没事不要高攀我_贺小旭:什么情况??你们又要搞什么。



目光凝聚,祁醉也纳了闷,翻看群组成员,唯独撇下了于炀。



祁醉:怎么回事,不把于炀拉进来。

风华绝代卜那那:哥们我今天给你准备了粽子节礼物。

祁醉:啧,问你话呢,怎么不把于炀拉进来。

风华绝代卜那那:嘿嘿嘿....



意味深长的几个字眼让祁醉望出了神,以他对这几个兄弟的了解,纯洁的小羊羔多半是掉入了狼群的陷阱了。

于是粽子买完也顾不上买几打啤酒,连跑带急的两分钟内赶回了俱乐部。




“我说你这也太猴急了吧,我正要给你打电话说一下细节呢,没劲儿。”  卜那那拿过了祁醉手里的袋子,找半天也没瞧见酒瓶的影子,扫兴当头,自己为了这个老chu生这么卖力干活,竟然连口酒瘾都得不到满足。




“神秘兮兮的,到底什么东西。”

“给你的祁队的——超值人型粽子礼物。”




老凯拍了拍祁醉胸脯,和卜那那提着袋子走了进去,剩下原地被余音充耳的祁醉,片刻仿佛意会了什么,微微红了耳根,换起拖鞋还有些魂不守舍。


那几个人倒是毫不客气地先开吃粽子了,祁醉瞟了两眼,毫无兴趣略过了鼻间的粽香,直接上楼找人。先是去了于炀房间,没看见人,最后才到达自己的房门口。


门开得小心,床上的身影被绑得宛如一颗粽子,动弹不得。祁醉愣了愣,目光定格在被束缚的于炀身上,不仅连人带身捆住了手脚,脸上还遮了一层眼罩。


当然,电竞玩家的听觉更是异常敏锐,听到细微动静的于炀立马从床上挣扎了一下,随着可能正确的方位望去,声音不大不小,像是不确定的一种内敛。



“队长....是你么?”




差点没回过神的祁醉险些错过那句软糯的声音,连忙帮人揭开了眼罩。那双好看的眼睛近距离盯着,有些怕光,但还是以最快的适应能力,去张望身前的祁醉。


“队长....是他们....绑的我,所以...我才.....”




“他们说,要送我一颗粽子。”

祁醉是带着笑意的语气,一边温柔把绳子给人解开,视线无声留意着于炀的手脚有没有发红的绑痕,不过好在没有,那帮人不敢也不舍得绑太紧,而于炀性子聪明,多半也是猜到了心思,没去多挣扎。

绳子和眼罩都放在一边,于炀也悄悄活动着筋骨,目光流转在一天没见的祁醉身上,氛围宁静,想起今天的节日,和突然涌上的思念,两人都默不作声的看着彼此,一如既往的岁月静好,直到某个色狼先一步打断了这份静好。



“那个....既然,粽子解开了绳子,那是不是应该....”

“啊?.....咳....应该什么。”




“剥开啊。”

“队长....!”

“我可给你买了不少粽子,你不会连这一颗粽子都舍不得给我吧。”



“我....不是不想。我只是.....”

“只是什么?”


祁醉探着头凑去霎时红了脸的人肩边,明知故问地调戏着,那双毫不收敛又直勾勾的眼睛,愣是把于炀望得发热,一个劲儿回避视线。



“我....我、先去洗澡了。”



急忙溜之大吉的背影还没等祁醉出声,就带着羞红跑掉,惹得原地的人发笑,目光落去绳子和眼罩,心跳也报复着锤了自己两下。



不过匆匆跑回房的人确实直步赶去了浴室,也许真是热得不行,花洒的冷水开得很大,但端午节假日的淋浴,总归心情是好的。回想起今天傍晚被他们上演“绑架”戏码的过程,还是忍不住笑了。他们、怪可爱的....

只不过,最后临阵脱逃的,是那颗粽子....




这么想着,于炀从浴室走了出来一边擦着头发,嘴里念叨着队长又有些迟到的担忧。


“不知道这么逃走,队长...会不会生气。”





另一头的人倒是不知情,也走进了浴室洗了把脸,正哼着小曲就被手边突然响的通知音引去了注意力。



于炀:队长...你,还在房间么?

于炀:那个.....你....还想....看粽子么?

于炀:我......自己剥好了,给你、

于炀:[图片]




擦干脸的人赶不及看消息的具体,最先瞧见的是刚接收到的图片,心口狂奔,连耳根也跟着变色。



艹.....小家伙。

指尖徘徊在输入键盘边,迅速打下了回应,发送没几秒,手机便焦急关了屏幕,脚步离开了房间。





叮>>

祁醉:那 剥好了以后,是不是该吃一口?




红了脸的于炀小声吐着气自我调整,虽说那人讲话喜欢打直球,但又架不住自己仍然羞敛却喜欢着。目光停留在屏幕上,正想着如何回应,房门便被人敲响。

急得于炀马上把浴袍穿好,目光也刚好落在祁醉刚刚屏幕上的最后一句话,一阵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小哥哥,可以把我的粽子还给我了么?”







霖柒.✨
! 炀神:各个方面全都参与??...

炀神:各个方面全都参与???

(不得不说这个姐姐高智商,是真的厉害)

炀神:各个方面全都参与???

(不得不说这个姐姐高智商,是真的厉害)

North.

【AWM丨祁醉x于炀】日常的早安吻

>>

>>《早安吻》

-专属小于队的温柔


早晨的光叫醒了闹钟,还未响声就被祁醉伸手摁停。暗自庆幸,自己打电竞练出这眼疾手快的本事还是了得,眼看怀里的小懒猫只是微微动了动,没被吵醒,他也才放了心。手够去背脊,悄悄拥得更深。但浅睡眠的于炀还是很快睁开了眼,一下被清亮的光束冲撞视野,只好眨巴好几下,揉了揉再睁。


“唉又把你弄醒了。”

“现在、几点了。”

“还没八点。”


逐渐清醒的人双目慵懒,近在咫尺的眼睛毫不隐藏的直勾勾盯着,没两下就把他盯得发软,于是动了动身子,后知后觉自己的一只脚正被祁醉夹抱着。


“队长....你、”...

>>

>>《早安吻》

-专属小于队的温柔




早晨的光叫醒了闹钟,还未响声就被祁醉伸手摁停。暗自庆幸,自己打电竞练出这眼疾手快的本事还是了得,眼看怀里的小懒猫只是微微动了动,没被吵醒,他也才放了心。手够去背脊,悄悄拥得更深。但浅睡眠的于炀还是很快睁开了眼,一下被清亮的光束冲撞视野,只好眨巴好几下,揉了揉再睁。


“唉又把你弄醒了。”

“现在、几点了。”

“还没八点。”




逐渐清醒的人双目慵懒,近在咫尺的眼睛毫不隐藏的直勾勾盯着,没两下就把他盯得发软,于是动了动身子,后知后觉自己的一只脚正被祁醉夹抱着。



“队长....你、”

“嗯?”



“你....夹到我了。”



被子捂得热乎一夜,只是稍微动几下就有一阵阵暖风从里荡出。祁醉看了看难为情的于炀,不仅不松开动作,反而把拥抱收得很紧,笑着打趣。



“就许你昨晚夹着我不放,也让我夹夹你。”

“....啊?哦....”




安分的人果然没再挣扎,一向温顺地任他指挥。刚睡醒的头发蓬松披着,侧躺面朝祁醉的姿势隐约有些敞开了睡衣。锁骨分明,是被阳光烙出清晰的轮廓,还藏着颗颗冬日里的红梅。

于是那双狼眼又藏不住视线了。



骨骼处的精瘦白皙在光线里异常惹他心跳,光看两眼就如同有把烈焰在那老chu生心里纵火一番,勾唇的痕迹故意把声线压低,还是一贯的痞痞语气。




“小哥哥,要不要看看你脖子上属于我的最新战绩。”

“什、什么....”



被突然闪现的记忆吓得清醒,连连挨招的昨夜仿佛还下过小雨。于炀急着像翻身找镜子,无奈腿的反力又将他拽回,目光对视,祁醉这才笑着把动作松开,盯人急忙从抽屉拿镜子照照,顿然脸上多了不少羞光。

这就是他想看到的。




“这....我....你。”



“喜欢么。”


耳根红到尖尖处的人顾不上回应,只是反复盯着镜面上的梅迹遍野,叹着气懊悔昨晚没让人换个隐地儿去碰。如今身上的痕迹不仅清晰,更像是历经一夜更为成熟的果实,色泽明艳,引人遐想。



“嗯....”

软软一声回应虽来得晚,但还是惹笑了另一侧的祁醉,他明白这句回答是承着刚刚的问话,那包裹着无限害羞却又无时无刻遵守着实话实说的性子,他实在爱极了。于是伸手一勾,把于炀重新捞回了被子里。




鼻息打架,带着清晨的一缕光迎接新的一天。低磁的起床音色吹起了于炀耳角的碎发,是专属的温柔。





“可以亲口跟你说早安吗。”

“嗯。”




“那,我要亲咯?”

“....啊?.....、嗯.....///”







C1290J

丽卡,我强烈地爱恋着的并不是你。我爱的是我在你身上看到的我过去的苦难和我虚度的青春年华。

丽卡,我强烈地爱恋着的并不是你。我爱的是我在你身上看到的我过去的苦难和我虚度的青春年华。

华清似狼灭
就老早以前码的自戏 人设是漫漫...

就老早以前码的自戏

人设是漫漫老师的ooc是我的


6泪了

就老早以前码的自戏

人设是漫漫老师的ooc是我的


6泪了

Hansone
为什么Youth不打歌 生气气

为什么Youth不打歌

生气气

为什么Youth不打歌

生气气

山山

祁醉x于炀

      小学生文笔quq,时间线是于炀带领的第一次世界赛!


       “youth恭喜获得冠军。”视频里的祁醉穿着睡衣揉着眼睛。

       “你…怎么不睡?这几天医生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嘛?不…要熬夜”于炀有一丝责怪,

        “今天可是我的youth打的第一次不需要我世界赛,当然要看了,...

      小学生文笔quq,时间线是于炀带领的第一次世界赛!



       “youth恭喜获得冠军。”视频里的祁醉穿着睡衣揉着眼睛。

       “你…怎么不睡?这几天医生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嘛?不…要熬夜”于炀有一丝责怪,

        “今天可是我的youth打的第一次不需要我世界赛,当然要看了,不得不说打的很好。可惜每次都刷天谴圈。”

          “快点…睡觉,我…明天就回来了。”

          “怎么战队不在那里多玩一下吗?”

           “不会,有一些品牌好求面谈,贺娘娘要回去,所以我们也打算一起回去。”

           “嗯,那我就等你回来”此时祁醉嘴角微微上扬,看的于炀满脸通红。

            第二天飞机特别早,中午12点就回去了。

            “欢迎回来HOG”门口的祁醉手中有一束玫瑰花,不用看就知道是给谁的。

           卜那那“啧啧啧,老畜生你太老土了居然还送花”

           此时于炀却上前接过,结果看见花里面的戒指盒。“!这…这…”

           祁醉拿出来单膝下跪“于炀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祁醉抱着他,将戒指戴在了中指上(娃娃亲)。“以后没有人能欺负你就算有也要告诉我好吗?”于炀点了点头,祁醉将他抱进了基地。

           “害,年轻真是好啊!看看浪漫”赖华感叹

           旁边附加点头的两人(老凯辛巴)

          接下来一个星期祁醉带他去度蜜月,翻云覆雨。

          我是一个不写肉的憨憨(其实是不会写quq)

秋雨晨

【AWM未来阅读体】24

啊啊啊啊,进度好慢……


可能有点压抑……


我也没办法啊……这章就这样


卜那那抓起一把瓜子,均匀的洒在桌子上,一咏一叹:"俞老爷他生前也是个体面人,来来,一人一把土,祭……"


"你们做什么呢?!"赖华从楼上下来,大吼,"训练时间!不好好训练,在这糟践东西!"卜那那吓得四脚翻飞,屁滚尿流的跑回二楼了。


“那那,你好怂……噗哈哈哈哈哈”老凯嘲笑道。


“诶诶诶,你懂什么?这叫从心。”卜那那挥挥肥手叹气道。


“是是是,我们这队,就你最懂。”祁醉嘲讽道。


“祁醉!!!!!...

啊啊啊啊,进度好慢……




可能有点压抑……


我也没办法啊……这章就这样


卜那那抓起一把瓜子,均匀的洒在桌子上,一咏一叹:"俞老爷他生前也是个体面人,来来,一人一把土,祭……"


"你们做什么呢?!"赖华从楼上下来,大吼,"训练时间!不好好训练,在这糟践东西!"卜那那吓得四脚翻飞,屁滚尿流的跑回二楼了。


“那那,你好怂……噗哈哈哈哈哈”老凯嘲笑道。




“诶诶诶,你懂什么?这叫从心。”卜那那挥挥肥手叹气道。




“是是是,我们这队,就你最懂。”祁醉嘲讽道。



“祁醉!!!!!!!你大爷的!!!!!!!!!!!!!!!!!!!”卜那那怒道。


“啊?我大爷?你们怎么都这么喜欢我大爷啊?还有,我不是我大爷的,我是小哥哥的。你说是吧?小哥哥?”祁醉含笑(准确来说是流氓笑)望向于炀。


“是……”于炀被盯着脸发红,只好低着头,小声应道。


“小哥哥,我可没听到哦~”祁醉的手又不安分了,偷偷摸摸,不知不觉伸进了于炀的T恤里。顺着于炀的小腹一直滑到背部。于炀只好又红了一度。(我怀疑我在开车……不行,得停下来)


他轻轻拉了拉祁醉的衣角,示意祁醉适可而止。


“咳咳……”祁醉读懂意思后咳了咳。


看完全程:


卜那那:“咦~~~~~~~~~~~~~~~~~~”


老凯:“哟~~~~~~~~~~~~~~~~~~~~~



花落:“艹,你大庭广众!”


赖华:“光天化日!”



贺小旭:“朗朗乾坤!”


酒桶:“的。”


爆流:“调戏……”


业火:“炀神……”


周峰:“。……”











"于炀呢?"赖华瞪了老凯一眼,看向祁醉,"他还没回来?祁醉默默嗑瓜子,没说话。赖华低头看看时间:"晚上练习赛马上就开始了,他弄什么呢。"说是办点事儿。"贺小旭摆摆手,"唉,你们一个个这么紧张做什么,跑得了于炀跑得了祁醉吗? youth 平时训练还不够努力的?偶尔出去透透气不行?我没事也爱出去逛逛…..街。

“Youth……”卜那那想象着画面,欲言又止。


“去逛街?”老凯帮卜那那补充完整。


众人都想了想……嘶——




 赖华皱眉:"逛什么?透什么?!在基地喘不上气来?"你……算了,我们90后的事跟你说不清。"贺小旭起身,拍拍身上的瓜子皮,招呼保洁工来收拾客厅,"剩下的瓜子送三楼去, yo ut h 还没尝过呢,这家的还挺好吃…..”,赖华脸色铁青,转而看向祁醉这个90后,祁醉心情也不怎么样,随口道:"叛逆期吧?应该还没过。"赖华不满:"这就是没有纪律性!回头找个时间,给他开个会!不光他,还有二队的,都弄在一起,给小孩子们讲讲责任心和荣誉感,培养点儿战队信念。"不到半小时,于炀回来了,他去贺小旭那销了假,匆匆上三楼,正赶上晚上的练习赛。晚上四个小时的练习赛时间里,于炀担当了指挥位,除了必要的沟通,他没跟祁醉说一句多余的话。练习赛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今天有韩国强队,还有两个欧美战神队,难度比较大,名次不好是正常的。"复盘之前,赖华难得的先安慰了一下大家,"总名次么……我算了下,第四。"于炀的脸瞬间沉了下来。一晚上,都是他指挥的。"我的。"于炀沉声道,"第四把有个大失误,把卜那那卖了。"唉不怪你。"卜那那好脾气的笑笑,"当时让我判断,也是要弃车,从后面绕他,咱们没想到韩国队这么能苟,吃着毒还在蹲咱们。

众人:感觉一日一度的背锅大会又要开始了……


"于炀摇头:"我的。"这是复盘,不是背锅大会。"赖华敲敲桌子,"挺晚了,早点复盘完事儿睡觉去,别扯没用的。"


果然……



复盘结束,凌晨三点。众人揉揉酸疼的脖颈,纷纷离开休息室,回自己房间洗澡睡觉。


祁醉晚走了两步,看着于炀直接进了训练室。空旷的三楼训练室里,只于炀的机子还亮着。祁醉叹了口气。于炀拿着赖华复盘的笔记本,反复看,反复练。昏暗的走廊里,祁醉倚在墙上,默默出神。训练室里传来噼里啪啦飞速敲击键盘的声音,祁醉突然想起来这种强烈的熟悉感是什么了。于炀现在,像极了几年前的自己。凌晨五点的时候,于炀摘了耳机,关了电脑,出了休息室。于炀拎着外套,没回自己房间,他进了三楼的洗手间,直接用洗手间的冷水冲脸。

“youth他去冲脸干嘛?”有人不解。


“他刚刚去干嘛了?”另一人不解。


“不知道诶?”无名氏说。



晨光依稀的走廊里,祁醉看着于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赖华要给于炀开会,贺小旭时不时的鼓励于炀几句,他们都在明示暗示祁醉,让他多劝于炀,多和于炀交流,让他明白战队的意义,传承的意义。于炀年纪太小,经历太复杂,跟祁醉还有另一层的关系……祁醉一直不知该如何开口越是清楚自己当年肩负过什么,越是犹豫要不要这么快的把这担子交给于炀。祁醉很喜欢于炀,二十五岁了,他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祁醉已经不甘心退役了。

“呦~~~~~~~~~~~~~~~~~~~~~”想缓和气氛


“呦~~~~~~~~~~~~~~~~~~~~~”想缓和气氛+1


“呦~~~~~~~~~~~~~~~~~~~~~”安慰老畜牲


“呦~~~~~~~~~~~~~~~~~~~~~”纯粹跟风。


“呦~~~~~~~~~~~~~~~~~~~~~”呦他干嘛?




水声太大,于炀没听到祁醉的脚步声,他揉了一把脸,把 t 恤也脱了,用冷水打湿了,拧了下,当毛巾抹脖颈和手臂。祁醉看着于炀半 l 裸的背影,眸子骤然缩了一下。于炀后肩上,赫然印着两处未愈合的字母纹身。左肩上是 hog 。右肩上是 drunk 。他左肩上是战队,右肩上是信念。不消任何人多言,他早已扛起来了。



“youth……”卜那那说。


之前的声音已经安静下来。


“真的好拼命……”HOG众人非常感动。



“小哥哥~以后不要自己担着了,好不好~”祁醉语气中,有一丝撒娇的意味。


“好……”







因为是晚上,所以就不@了……


原谅我吧,真的很困了……


天天熬夜啊

柯泽
当事人表示:今天拿AWM拿了三...

当事人表示:今天拿AWM拿了三杀,有感而发。于是就想起了祁某的不做人~

当事人表示:今天拿AWM拿了三杀,有感而发。于是就想起了祁某的不做人~

十门逾井

[祁炀] 醉翁之意在青楼 ⑨

又名《我的夫人在青楼》

(伪)青楼老板醉X(伪)小倌炀

背景架空,后期安排生子(非ABO)

注意避雷!!!


⑨枕上鸳鸯莫乱点


日垂西山,北郊那头还未传回一星半点儿的消息,显然是要寻的那位小皇子还没下落,可不在栖梓宫的地界,那无依无靠的人还能去哪儿呢?

祁少爷一门心思都在醉仙居的那方小榻上,到了祁府门前才想起老皇帝微服来访,多半是来给他施压的,这才思忖起正事儿。

他倒也想早点寻到人送回皇宫,他也放心好回去抱着他的宝贝儿热炕头...

又名《我的夫人在青楼》

(伪)青楼老板醉X(伪)小倌炀

背景架空,后期安排生子(非ABO)

注意避雷!!!

 

 

 

 

 

 

 

 

 

⑨枕上鸳鸯莫乱点

 

日垂西山,北郊那头还未传回一星半点儿的消息,显然是要寻的那位小皇子还没下落,可不在栖梓宫的地界,那无依无靠的人还能去哪儿呢?

祁少爷一门心思都在醉仙居的那方小榻上,到了祁府门前才想起老皇帝微服来访,多半是来给他施压的,这才思忖起正事儿。

他倒也想早点寻到人送回皇宫,他也放心好回去抱着他的宝贝儿热炕头,可惜这小皇子他已有十余年未见,且不说那小人儿如今长成了如何模样他还能否认得一星半点,沙场经年战事洗礼,就连名字他都已然模糊,除了幼时的稚嫩模样还能忆起些许模糊的映像,他真是再琢磨不出半点头绪。莫名心烦莫名意乱,好歹也是儿时共读的玩伴,可别是出了什么意外……

 

 

 

此时祁府的主厅内,祁老将军作为一家之主正座于右,在他对面侧坐着的,正是微服出宫的一国之君“黄”先生。祁夫人同坐于右,位于次座。

“夫人,少爷回来了。”侧站一旁的侍女附身,小声传告祁夫人。

“让他先过来。”知子莫若母,祁母估摸着,依自家那小兔崽子的性子,肯定才不管上门的人皇帝不皇帝的,回屋倒床上先睡一通再说,可这事儿,还真得祁醉本人来一趟才好婉拒。

 

 

可惜这回祁夫人料错了,侍女刚绕出院门,就迎头碰上了往这头走来的大少爷,

“少、少爷……您回来了。”祁府的侍女们平常和他碰面并不多,祁夫人的贴身丫鬟也不例外,见他就有些红了脸,支支吾吾忘了祁夫人的交待。

好在他们大少爷“嗯”了一声,神色淡淡的主动询问道,“黄先生在何处,带我过去。”

 

 

 

 

“见过圣上。爹、娘。”祁少爷微微拱手,没多卑躬屈膝,好歹还是收起了平日的老不正经,但也没落了他祁家的门风。

老皇帝打小就见过祁醉,后来也对他的性子有所耳闻,少年人该有的几分傲气,祁醉都有,且担得起,于是一直都对他颇有几分欣赏,拂手免礼。

祁醉坐下,静等皇帝先行诘问,却看那老皇帝半分未提寻人之事,反倒老神在在地瞥他一眼,对他家老头开了金口,“老祁啊,我看你这把年纪,也该镇不住这小子了,不如应了那姓方的,就当替我省省心,顺便磨磨他的性子。”

???

方家?姓方的那老头不是户部尚书,有什么能来有求于他爹的?一个掌管国库的,来求他爹一个手握兵权的,管钱的来勾搭掌权的,听起来就能断定绝非什么好事……

还道要磨他的性子,与他何干?再说,他祁大少爷青年才俊风流倜傥,上得战场入、入得青楼,堪称国之良才,哪里还需要打磨了?

这老皇帝该不是嫉妒他英年才俊,又来给他使绊子来了!

祁大少爷面上冷淡,心里……却忍不住当面再次甩起了白眼。这狗皇帝!

 

“老臣谢过陛下关照,”祁老将军没起身,却客客气气端起茶来谢罪,“但我家这小子性子实在差,混得厉害,怕负了陛下心意,也怕负了人家姑娘的心思。”

一退一进,太极推得有板有眼儿,态度明朗又颇带几分婉转,开玩笑,伴君如伴虎,祁老爷子跟了这老皇帝大半辈子,助力登基又稳握兵权,这等财权相融的糊涂事,无论这皇帝是真傻还是假糊涂,必然都是祁家不可能应下的。

 

 

 

方家、姑娘……

祁醉算是听明白了,狗皇帝想要给他乱点鸳鸯谱,还是那户部尚书方家的独女!

想到那方家小姐,祁醉像噎了只苍蝇,一时无言,心道这都什么事啊。

且不说他家老头不会答应,他本人还活生生端坐眼前呢,怎么就让他这老皇帝一张嘴说了算了?要搁从前,他或许还能跟他爹一样客客气气地推诿,可现下他有些场面话都懒得说了,一心只想要他的宝贝儿炀炀,什么姑娘什么皇权,就算赐婚个仙女给他,他也不想搭理!

但,他也没蠢到直接和皇帝开杠,这事儿反正祁家不应,皇帝也没辙。

“咳咳……”皇帝还想要继续和祁老爷子说道什么,祁醉故作不适轻咳两声,朝皇帝亲自表态,“多谢圣上好意,但祁某现下无功无德,将来亦无高瞻远志,独身逍遥惯了,家父说得是,不该误了方家小姐。”

他顿了顿,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要事似的皱了皱眉,故意不待皇帝接他的话,

“圣上英明,如今小皇子下落未明,栖梓宫地界也没有寻到任何踪迹,眼下还是寻人要紧,祁某定会尽力,尽快寻回小皇子,也好替圣上分忧。”

 

 

 

老皇帝听完他的话,果然不再提起赐婚之事。

偌大的主厅霎时静了。

祁醉没等来意料中老皇帝的施压与责备,却等来一片意料之外的沉默。

而后才得了祁老将军的眼神示意,起身对上那左座上失了神的老皇帝,有了点身为重臣之子的稳重,“圣上若无别的吩咐,那祁某就先退下了。”

 

 

老皇帝没再开口,只是拂了拂手,眼神却转向窗外,无人看到眶下的一片黯然。

那是陈年旧事留下的痕、刻下的影,是千秋霸业者才能体会的寂寥。

 

 

 

 

 


 

 

TBC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没啥东西先短打混个更(暂时还没咕

炀炀不在的第_天想他想rua他亲他抱抱他(及时住脑保命


秋雨晨

【AWM未来阅读体】23

先道个歉。


对不起。


我忙着填新坑了,把这个给忘了。


好啦,下面正文


…………………………………………………………………………………


从这天起,于炀像是换了个人似得,突然不再抵触指挥位了。赖华老怀甚慰,矜持的表扬了一下自己:"光指派没用,还是得给队员们做思想工作,把这点儿情绪给他调动起来,什么都好说了。"祁醉嗤笑:"扯淡……你偷着给他吃什么药了?"真有药早给你吃了。"走廊里,赖华隔着玻璃墙看于炀,道,"他这几天特别认真,当然,他就没不认真的时候,挺好……对了,理疗师来了,你去吧。"祁醉不是多有兴...

先道个歉。


对不起。


我忙着填新坑了,把这个给忘了。


好啦,下面正文


…………………………………………………………………………………


从这天起,于炀像是换了个人似得,突然不再抵触指挥位了。赖华老怀甚慰,矜持的表扬了一下自己:"光指派没用,还是得给队员们做思想工作,把这点儿情绪给他调动起来,什么都好说了。"祁醉嗤笑:"扯淡……你偷着给他吃什么药了?"真有药早给你吃了。"走廊里,赖华隔着玻璃墙看于炀,道,"他这几天特别认真,当然,他就没不认真的时候,挺好……对了,理疗师来了,你去吧。"祁醉不是多有兴趣,懒懒道:"治标不治本…..,"怎么治本?"赖华压低声音,"缓解一下也好啊,至少不疼,去。"祁醉摇头:"不。"你……"赖华无奈,缓了语气,"放心,他们不会知道,卜那那和老凯下午要练双排, youth 一会儿要出门,他跟贺小旭请了半天假,我听见了。""他请假做什么?"祁醉看向赖华。"他……他为什么跟贺小旭请,怎么不找我?"那我怎么知道?"赖华皱眉,"别在这堵着,去做按摩!


“唉,可怜你祁哥,只有天天做按摩咯!”卜那那笑道。


“滚滚滚!”祁醉说,“谁天天做按摩?老子天天做youth!”


“呦~~~~~~~~~~~~~~~~”卜那那含笑道。


“呦~~~~~~~~~~~~~~~~”老凯万年跟风。


“呦~~~~~~~~~~~~~~~~”辛巴不明不白的跟风。


“呦~~~~~~~~~~~~~~~~”贺小旭随便说说。


“呦~~~~~~~~~~~~~~~~”花落必须呦!这种事,不呦不行!


“呦~~~~~~~~~~~~~~~~”众人基本纯粹跟风。


于炀脸红的一批。


“队……队长……”语气中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可这一点,在祁醉那里就无限放大:“小哥哥撒娇啦~是不是……想干些特别的事呀~你看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干点什么对不起我啊~”


三个波浪,可知是有多骚……


“干……干什么……”于炀自然是知道的,就是害羞,不敢当其他人的面说,也不敢在其他人面前做。


“就比如……让我亲喉结,让我摸……唔!”于炀,红着脸,大大的眼睛,捂住了祁醉的嘴

就比如:

要图看这 

呜呜呜,那个……轻点喷……

顺便问一句:现在不会说话的孩子,只有自己产粮吗?



祁醉在于炀手心上舔了一下。


于炀快速的收回手。


想理疗师刚才念叨的,无奈,拿了车钥匙,出门去了趟恒顺广场。定好东西,祁醉打电话给于炀,想问问他在哪儿,自己去接他一起回基地。于炀没接。祁醉皱眉,打电话给贺小旭问于炀回基地没,贺小旭一脸茫然:"没啊,怎么了?祁醉挂了电话,越发觉得于炀最近状态不对。祁醉刚要再给于炀打过去,贺小旭打过来了。"于炀在外面呢,再过半个小时就回来了。"贺小旭抱怨,"人家早早跟我请假了好吧?一惊一乍干嘛?我突然打过去,他没准误会我嫌他出去时间太长了呢。"祁醉轻笑,明白了,于炀没失踪,只是不接自己电话。"出息了。祁醉把手机丢在一边,踩下油门,自己回基地了。"呵呵,活几把该。"自作自受……""真以为到了别处别人就能捧着他了?天真……”


“我……我没……”于炀话还没说完,祁醉就打断了他。


“是,你没错,我错了,我不该这样想,小哥哥~”


“不……队长……你没……”于炀又被打断了。


“是我!是我错了!”一旁的贺小旭,卜那那,老凯,花落忍不住说。


祁醉:????


于炀:????




下一章:纹身。



芜月樾半

【车车,好快的车车】

emmmm重发一下,被屏蔽惹QAQ

awm绝地求生同人文♡自产粮

▄︻┻┳═一∵∴(∵_,∵)>>

        Youth在众人眼中始终是高冷,坚定的队长,唯独在祁醉眼中,他软得一塌糊涂,甚至分不清什么是说来调戏他的荤话什么是真心话。

        今天是于炀20岁生日,前任队长没有花很多钱买奢侈品当礼物,只是包了一个餐厅,为于炀亲自打造了一个难以忘记的夜晚。...


emmmm重发一下,被屏蔽惹QAQ

awm绝地求生同人文♡自产粮

▄︻┻┳═一∵∴(∵_,∵)>>

        Youth在众人眼中始终是高冷,坚定的队长,唯独在祁醉眼中,他软得一塌糊涂,甚至分不清什么是说来调戏他的荤话什么是真心话。

        今天是于炀20岁生日,前任队长没有花很多钱买奢侈品当礼物,只是包了一个餐厅,为于炀亲自打造了一个难以忘记的夜晚。

        晚上5点30,祁醉成功打发了还赖着要给于炀庆生的众人,拉着于炀去了餐厅“说好这次我给你过,他们都不能跟来。”于炀的左手被祁醉抓得牢牢的,脸红的轻轻应“嗯。”(๑• . •๑)

【餐厅门口】

        于炀看着整个餐厅布满的白色玫瑰和红色气球,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浪漫的气息。跟着祁醉到最中间一张双人桌坐下,祁醉给倒了满满一杯红酒递到于炀手中,于炀到现在都是半梦半醒的状态:什么情况?Õ_Õ看着祁醉拿着酒杯歪歪头,于炀自觉接过来了。

        “我们队长生日快乐,永远十八啊♡”祁醉声音略带宠溺。

        “嗯……”于炀自觉答,又突然觉得自己态度有点冷淡轻轻加上一句“谢谢♡”

        祁醉喝了一大口红酒(他酒品不错),于炀愣了愣也跟着喝了一大口,酒刚下肚,脸就变得微微泛红,祁醉看着轻笑“喝不下就不要喝了~”于炀听着祁醉微微上扬的语气,好似为了证明自己似的又喝了一口“我能喝的,我都20岁了。”

        “好好,能╮(╯_╰)╭”

        服务员把牛排端上来,暧昧的看了看两人,及其富有职业素养的微笑“祝你们用餐愉快!”然后无比迅速的消失并且不会再出现了,毕竟祁醉交代好的。

        祁醉无比优雅的切下一块牛排,用叉子插好咬下一半,另一半送到于炀嘴边,于炀红着脸吃了下去。不得不说这段时间的脱敏训练真的大有成效啊。

    _____用餐进行时

        于炀杯子里的酒快喝完了,他微醺着轻摇酒杯,迷迷糊糊地听见有清脆的碰撞的声音:错觉吗?真喝多啦?于炀求证似的喝完最后一口,看着杯子里剩下的那枚亮晶晶的精致的戒指,发愣,抬头又看见前任队长正笑着看着自己,怔了一会儿,眼睁睁看着祁醉站起身,走到自己身边,拿出杯子里那个戒指,难得认真的看着于炀的脸,单膝下跪,绅士地吻了吻于炀的手“没怎么准备礼物,这个戒指也是很早就买了的了,我只送给你一句话,亲爱的,一起走下去,时限是一辈子,不知道我的于炀收不收?(* ̄︶ ̄*)”话是这么说,祁醉语气却是笃定的。

        这是……这可以算是求婚吗?于炀心里想着,嘴边早已不自主的答应下来“收……”声音都在微微颤抖。祁醉眼里满含温柔,把戒指戴在自己的小可爱的无名指上“我们下个月就去挪威结婚好吗?”“好。”于炀脸红的答应下来。有兴趣就康康罢_(:з」∠)_ 


秋雨晨

【AWM未来阅读体】22

祁醉挺意外,莞尔:"他真这么说的?"

"可不是!"贺小旭悻悻,"哇,你是没看见,那脸当场拉下来了,吓死人了……我现在是越来越跟他过不到一起了,真的。"


祁醉上下看看贺小旭,唏嘘……看来退役以后转为高层也不可取,想他贺小旭当年也是顶天立地的钢铁直男,来战队七八年,活活被蹉跎成了性别认知障碍。

“我这是因为谁?!!!!!!!!”空间里传来了贺小旭的怒吼,“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谁?!!”


“好啦好啦,贺经理,别跟老畜牲计较。”卜那那劝着说。


“对啊,你这样都是因为我们,都是因为我们。”老凯也劝着他


“哼!”贺小旭这...

祁醉挺意外,莞尔:"他真这么说的?"

"可不是!"贺小旭悻悻,"哇,你是没看见,那脸当场拉下来了,吓死人了……我现在是越来越跟他过不到一起了,真的。"


祁醉上下看看贺小旭,唏嘘……看来退役以后转为高层也不可取,想他贺小旭当年也是顶天立地的钢铁直男,来战队七八年,活活被蹉跎成了性别认知障碍。

“我这是因为谁?!!!!!!!!”空间里传来了贺小旭的怒吼,“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谁?!!”


“好啦好啦,贺经理,别跟老畜牲计较。”卜那那劝着说。


“对啊,你这样都是因为我们,都是因为我们。”老凯也劝着他


“哼!”贺小旭这才坐下来。




贺小旭一肚子的苦水:"你说,他是不是最近受刺激大了,脑子就……""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祁醉一笑,"怎么说呢……队长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妇人之仁。"

贺小旭茫然:"哈?他?他哪儿仁了?祁醉放下手机,抬眸问贺小旭:"我如果一定要退役,你觉得这个时间选在什么时候比较好?"

贺小旭不知怎么接话,尴尬:"怎么……突然说这个。


"赖华是我队长,也是我的教练,他清楚我的情况,预测到釜山亚洲赛邀请赛的时候我的状态可能会下滑了。但是……就算下滑,我也比辛巴强,那为什么还要让辛巴上呢?"


“对啊,为什么呢?”一人问。


空间安静,没人回答他。


我还是要退役吗?


祁醉看着这只手。



贺小旭呆滞:"对啊,为什么呢?"祁醉微笑:"你还记得老赖退役的时候吗?贺小旭费力回忆:"当时……他腰伤太严重了,一个小时都坐不下来,最后打了封闭,好了点,但状态一直在下滑,输了两场比赛,就……就退役了……"

"是输了整整三场比赛。"祁醉纠正贺小旭,淡淡道,"你还想的起来老赖赢过多少场么?"

贺小旭吶吶。"你不记得了,粉丝们也不记得了。"祁醉嗤笑,"队长他当年也是枪神,也是赖神,也是神之右手。"

对啊,谁还记得老赖他以前也是神之右手,也是赖神啊。


空间里,气氛下了0度。


雨晨都不知道怎么缓解了。




"职业选手退役,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功成名就的那一刻,孤独求败,含笑归隐,留下一个传说,这是最聪明的。"

"还有一种,就是老赖这样的。"祁醉轻敲桌面,语气平静,"经历过巅峰,获得过成就,享受过职业选手的全部荣耀,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状态一点点下滑,一点点下滑,但就是不认命,为了梦想为了战队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死缠烂打,赖着不走,一直拼到被新人踩在脚下虐,被粉丝喷战队混子的时候,再被迫离开。"

"坚持的结果就是被喷到退役,然后变成个笑话。

"两条路放在这了,让你选,你选哪个?贺小旭喉间一哽,突然说不出话来了祁醉微笑:"老赖在逼我选第一条路。


"别怪他,他压力很大……"祁醉起身,"放心,我心里也有数,到时候大不了也打一针封闭, youth 他……还是年轻,我得尽量坚持。"


祁醉说罢推门出去了,贺小旭在休息室出了一会儿神,也走了。走廊里光线不好,没人注意到,休息室门外的地板上,落了几点烟灰。从这天起,于炀像是换了个人似得,突然不再抵触指挥位了。


祁醉看不下去这个气氛了,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被怀里的于炀抢着说了。


“队长,我可以的!”于炀眼里露出了坚定和刚下定的决心。


“我可以带好整个HOG的。”


祁醉看着怀里的youth,愣住了。


这……好像当年的他……


当年,老赖退役时,他也这样说过。


“队长,你放心,我一定能带好整个HOG的。”


小祁醉拍着胸膛说。


“以后,还有我。”


这段话,在他耳边不停的旋转。


于炀他可以的,他只会比我做的更好。


祁醉抱住了于炀,“嗯,我相信你。”







来来来,我终于更文了。


短短的一篇……


不过你们放心,星期六和星期天会更长篇的。


     @小亓占星馆  @落月琳琅 @熙淞 

                               @朕尧家的秦岚大宝贝鸭 @九骁 @千音♪ @﹌清风暖阳 @blog.* @醉 @버현 부인.🍒 @心想事成 @清乐半生缘 @清乐半生缘 @MuXIu @芒果遇上奶昔 @汐儿 @半夏时光 @猪猪女孩 @苏婠楹 @鲸落 @雪幽  @焦冻 @微语如风 @吾爱瓜子 @Amnesia @薛洋羽 @笙歌相知起 @无涯 @若雪流觞 @柠檬布丁 @腐女一枚中2 @甜tyi点点 @雪悦羡 @Sharonl @叶依帝下兲修夫斯基 @浅笑心柔 @沂雩 @月 @陈子晗 @星空之梦 @北岸 @魏若梦吖 @☞葬爱♝ @灵鹿小葵 @凉风 @木鱼鱼鱼鱼 @:微凉 @灼坠 @I  MISS  YOU @• @°兮颜℡~  @...... @顾子瑜~ @lzc @白鹤亮翅  @晗星凤夜 @X199 @星暮  @雨随风而过 @团子大家族 @的 @沈子安_  @秀儿今天刷题了嘛 @星语心愿  @费嘟嘟 @姜幼辞. @瑶瑶子~ @灵冰龙蝶·初生之雨  @妤 @女帝£∂ @YS @孤星  @雷烈九天 @浮若安生 一世忧伤 @W. @骚年小羡羡 @玖尺白凌断人心 @奶精 @坠落天使 @白衣古酒い @水滴 @霞秀 @辞. @王小涵 @天使的诅咒,恶魔的祈祷 @诶嘿 @血雨 @伪渣粉-沈晨 @淡玉(暂退)  @飞丞他不香吗(暂退) @初槿【咕咕咕】 @川酒云烟烟 



有没有@多了或者是@少的?






祁杯酒 7th wine

awm【祁炀】过度呼吸 全集

作者:祁杯酒 7th wine

字数:14800

终于整出来了

走链接  有🚗

阅读愉快 

别做浏览🐶

感谢阅读 

鞠躬

作者:祁杯酒 7th wine

字数:14800

终于整出来了

走链接  有🚗

阅读愉快 

别做浏览🐶

感谢阅读 

鞠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