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zagreus

24023浏览    445参与
Plants'n'Dirt
虽然很丢人但我还是要发!! 极...

虽然很丢人但我还是要发!!

极端措施下Theseus为数不多没有脸着地的一次决斗.jpg 

虽然很丢人但我还是要发!!

极端措施下Theseus为数不多没有脸着地的一次决斗.jpg 

还沉湎。
试试。没想到这也得打码

试试。没想到这也得打码

试试。没想到这也得打码

跃于星尘间

摸一摸小扎,然后继续去泡塔纳老婆(背手离去)

摸一摸小扎,然后继续去泡塔纳老婆(背手离去)

厄乌
依旧我流公主AU 扎格柔斯的礼...

依旧我流公主AU

扎格柔斯的礼服和母亲的那套很像

原本的工作是在大厅接引亡灵

但很快就开润了

依旧我流公主AU

扎格柔斯的礼服和母亲的那套很像

原本的工作是在大厅接引亡灵

但很快就开润了

厄乌
公主AU 冥界知名青梅竹马 扎...

公主AU

冥界知名青梅竹马

扎格柔斯是一款很知名的直球木头

公主AU

冥界知名青梅竹马

扎格柔斯是一款很知名的直球木头

厄乌
我流公主AU 扎格柔斯(Zag...

我流公主AU

扎格柔斯(Zagreus)

感觉扎起辫子更像妈妈

和哈迪斯对打老父亲会放太平洋😚

我流公主AU

扎格柔斯(Zagreus)

感觉扎起辫子更像妈妈

和哈迪斯对打老父亲会放太平洋😚

原野カタリ
摸一摸 小王子又回家了

摸一摸 小王子又回家了

摸一摸 小王子又回家了

wf3r

猫猫拳是真的好用!

猫猫拳是真的好用!

wf3r
指绘,难 还是不会画手,凑合一...

指绘,难

还是不会画手,凑合一下吧

指绘,难

还是不会画手,凑合一下吧

wf3r
上了个色儿 这可是我这万年黑白...

上了个色儿

这可是我这万年黑白画手少有的彩图哦!(因为自己色感不太好来着……)

上了个色儿

这可是我这万年黑白画手少有的彩图哦!(因为自己色感不太好来着……)

蜂明Bee*
被男友長髮纏住的小王子💜❤️

被男友長髮纏住的小王子💜❤️

被男友長髮纏住的小王子💜❤️

wf3r
画个小扎格 是假期的第一张画!

画个小扎格

是假期的第一张画!

画个小扎格

是假期的第一张画!

骨灰拌饭
(其实很明显没画完,但之后没假...

(其实很明显没画完,但之后没假了估计很久都不能画画,所以先发了)

(之后画完了还会再发一遍的意思)

是第一次打过老爹,爬上去看到日出的时候,小扎说好冷

但是这张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公主(乐)

(其实很明显没画完,但之后没假了估计很久都不能画画,所以先发了)

(之后画完了还会再发一遍的意思)

是第一次打过老爹,爬上去看到日出的时候,小扎说好冷

但是这张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公主(乐)

wf3r

蝶【Thanzag】

写来玩儿的,明明没几个字我愣是磨了一个多小时,我还是菜啊QwQ


  塔纳托斯送给了他一只蝴蝶,一只仿佛还活着,振翅欲飞的浅紫色蝴蝶。但他当时并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有多深的蕴意。

  扎格列欧斯把它同其它饰品一起,小心地存放在自己后院的那个玻璃展示柜里。

  直到这天,这位毛躁的冥府王子在母亲帕尔塞福涅的要求下,打扫他那被父亲嘲讽成狗窝的卧室。

  “比起萨提尔洞穴,我的卧室不知道整齐了几百倍。”扎格列欧斯嘟嚷着,开始着手收拾。

  他花了不少时间才把那些平时......

写来玩儿的,明明没几个字我愣是磨了一个多小时,我还是菜啊QwQ

  


  塔纳托斯送给了他一只蝴蝶,一只仿佛还活着,振翅欲飞的浅紫色蝴蝶。但他当时并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有多深的蕴意。

  扎格列欧斯把它同其它饰品一起,小心地存放在自己后院的那个玻璃展示柜里。

  直到这天,这位毛躁的冥府王子在母亲帕尔塞福涅的要求下,打扫他那被父亲嘲讽成狗窝的卧室。

  “比起萨提尔洞穴,我的卧室不知道整齐了几百倍。”扎格列欧斯嘟嚷着,开始着手收拾。

  他花了不少时间才把那些平时根本没穿过的衣服塞回箱子里面,然后把已经达成预言清单整整齐齐地堆在一起。

  现在他正把几乎散落整个房间的书籍一本一本捡起,放到床头的书架上。

  “额,这本书是多久之前的了?”扎格列欧斯看了看手里的小人书,记得当时还是靠在刻尔勃涅斯柔软的毛里,津津有味地读着这本书。

  他叹了一口气,把书塞回架子上。

  扎格列欧斯这次在躺椅下又拾起来一本书,“嗯?我有这本书吗?”书籍没有名字,没有作者署名,整个封面是灰色的,正中央有一只烫金蝴蝶,还夹了书签在里面。

  他看到书签的时候便明白了,这肯定不是他的书,他从来不用这种东西。

  “是谁的呢?”扎格列欧斯随便翻了几页,这也不是日记之内的东西啊,这怎么判断是谁的书啊?

  他翻到书签的那一页,忽然愣住了。

  “蝴蝶象征着灵魂,亦为死亡;也象征着美丽,它们还因为忠于伴侣被视为忠贞的象征。”

  蝴蝶,蝴蝶,要说扎格列欧斯身边与蝴蝶有关系,那么也就只有塔纳托斯了。死亡与灵魂,和他倒是挺搭的,但后面半句……

  塔纳送的礼物有这层含义吗?扎格列欧斯合上书,脑子里乱成一团。良久,他把书放回躺椅上,自己去了后院。

  “嘿,兄嘚,你怎么了,有烦恼吗?”骨头看对方一脸严肃地走近饰品柜,完全没有多余精力打理自己,便耸耸肩,不再说话。

  扎格列欧斯轻取出那只蝴蝶标本,还是和以前一样,淡紫色蝴蝶随时都像要飞走的样子。

  端详了片刻,扎格列欧斯合上饰品柜,转身离开这里。他有事要找母亲商量。

  塔纳托斯回到他一贯短暂休息的西厅阳台,发现扎格列欧斯在那里一眼不发地望着鲜红的冥河。

  “扎格,你在看什么?”

  扎格列欧斯听到这句话之后转过身,塔纳托斯发现自己送的礼物被佩戴在对方的胸口,最靠近心脏的位置。对方还为此认真调整了左肩上头骨的朝向,不至于遮住或者压住这只蝴蝶。

  “塔纳,我在等你回来。”

  “等我?”

  塔纳托斯一头雾水,是自己回来晚了吗?

  “给你,我去了好几次母亲的花园才找到颜色合适的。”扎格列欧斯的手心里托这一只蝴蝶,橙红相间,配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位冥府王子。

  塔纳托斯小心翼翼地接过蝴蝶,仿佛自己最轻柔的动作都会把它碾成粉末。

  “怎么样,我做的还不错吧?因为是第一次搞这么精致的东西,我还去请教过卡戎呢。”

  蝴蝶,象征着灵魂,交换蝴蝶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可,扎格真的知道吗?如果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呢?想到这里,塔纳托斯叹了口气。

  “扎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扎格列欧斯异常认真地看着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告诉他:“灵魂,死亡和忠贞。”

  “塔纳,”扎格列欧斯的异色眼眸格外明亮。“虽然有点晚,但是你的心意我已经领会了,这便是我的回应。”

  塔纳托斯在他眼里读到了,这是认真的。

  “那么,你的灵魂我就收下了。”

  “嗯,感觉我好像说过类似的话。”

  “是吗,什么时候?”

  “最近打巨大蝴蝶球的时候吧,类似“我的灵魂暂时由我自己保管”之类的”

  “啊,那么我得想新台词了,比如“我的灵魂已有所属”怎么样?”

  塔纳托斯难得笑出了声,“那我可得亲自来听听。”

  他随即俯身,抚上对方的腰,堵住了这张仍然滔滔不绝的嘴。

  两人久久相拥,没有一句对话也已心意相通。两只蝴蝶停在双方胸口,明明都是一副欲飞的样子,却迟迟不肯离去。

  

  阿喀琉斯:(一脸我懂的笑容,顺便赶走来碍事的暗灵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