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zaro

2735浏览    11参与
我真的不会写

【帽土】最后一次(车)

——高亮!!!是帽土!!咋子哥左位!!

——恶魔萨X天使罗

——这篇是时隔很久的复健,很烂,慎入

——全文3k

请看评论!

——高亮!!!是帽土!!咋子哥左位!!

——恶魔萨X天使罗

——这篇是时隔很久的复健,很烂,慎入

——全文3k

请看评论!

Titmouse
模范搭档相处模式×...

模范搭档相处模式×

共享耳机推广大使√


那你们为什么不买一个双耳机转化插头呢


啊啊啊完了我傻了,我才发现我把咋子哥的刘海上的绿色画错地方了(…)

模范搭档相处模式×

共享耳机推广大使√


那你们为什么不买一个双耳机转化插头呢


啊啊啊完了我傻了,我才发现我把咋子哥的刘海上的绿色画错地方了(…)

柯基白游一动不动
好像经常见皇子喝奶茶 我是奶茶...

好像经常见皇子喝奶茶

我是奶茶狂魔 但我每次都吃不完珍珠

所以好朋友就是 喝光对方最后一口奶茶然后留下一堆珍珠给他!

好像经常见皇子喝奶茶

我是奶茶狂魔 但我每次都吃不完珍珠

所以好朋友就是 喝光对方最后一口奶茶然后留下一堆珍珠给他!

Titmouse

*组合向但是有cp意义,是zaro


设定是芭蕾舞者roi和街舞舞者aza


p4怎么说呢我个人其实超喜欢这种有//////////+肉////////////+感的感觉,非常喜欢芭蕾,美丽优雅又富有力量


然后关于p4的羽毛和头饰啥的我突然就觉得应该这么画,可能是以前见过(????)就潜移默化影响了0-0,大家如果看到相似的请私信我!我标一下w(哦哦我想起来了!!羽毛是柚子有一场穿的很多羽毛!!头饰好像是我记得在空间看到一幅画是鸟展翅然后遮住了人的眼睛这样√)


欢迎评论区一起玩耍啊啊啊!!!(卑微画手の眼泪

*组合向但是有cp意义,是zaro



设定是芭蕾舞者roi和街舞舞者aza

 



p4怎么说呢我个人其实超喜欢这种有//////////+肉////////////+感的感觉,非常喜欢芭蕾,美丽优雅又富有力量


然后关于p4的羽毛和头饰啥的我突然就觉得应该这么画,可能是以前见过(????)就潜移默化影响了0-0,大家如果看到相似的请私信我!我标一下w(哦哦我想起来了!!羽毛是柚子有一场穿的很多羽毛!!头饰好像是我记得在空间看到一幅画是鸟展翅然后遮住了人的眼睛这样√)


欢迎评论区一起玩耍啊啊啊!!!(卑微画手の眼泪

Titmouse
“别哭了,我给你点外卖?”(b...

“别哭了,我给你点外卖?”(bushi ×


其实是听了roi 的新歌还有他在直播中的感想我我我我真的觉得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我入坑比较晚其实到现在关于vup都不算是很了解俺就是比较喜欢听歌就比如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roza 到底是组合名还是cp 名我我我真的超纠结啊,还有关于人物到底是写英文还是汉语tag 这些问题・_・?, 补了几次录屏看aza 吐槽roi 的日语但是新歌下面的 可以可以 有一种久违的...

“别哭了,我给你点外卖?”(bushi ×




其实是听了roi 的新歌还有他在直播中的感想我我我我真的觉得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我入坑比较晚其实到现在关于vup都不算是很了解俺就是比较喜欢听歌就比如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roza 到底是组合名还是cp 名我我我真的超纠结啊,还有关于人物到底是写英文还是汉语tag 这些问题・_・?, 补了几次录屏看aza 吐槽roi 的日语但是新歌下面的 可以可以 有一种久违的认同,或者是有一种 哦还可以 的感觉我甚至脑补出了aza听完后嘴角的笑(dbp是我想太多了




俺想拥有评论!!!(超大声拜托了这对我真的很重要(lex 腔



Titmouse

摸一把


我太爱他们俩了!!!!!

摸一把


我太爱他们俩了!!!!!

野云深处觅春朝

【ROZA/ZARO】Touch it

-文笔菜鸡,有逻辑不通


-严重OOC警告!!!切勿上升真实vup!!!【OOC源于下一条】


-有不洁,有性转。罗伊娜♀x阿萨姆♀,无明显左右之分,也没打算写左右。


-短打,一发完,没打算完结的类似口嗨的文字,所以没捉虫,可能有错别字。


-私设:地下酒吧入口在一家正规酒吧的地下室后门。名为酒吧实为地下销金窟一般的存在……地下酒吧提供暂住的服务,而且错综复杂,地下一共三层且楼梯等通道众多,结构很乱。


-文名和歌曲有私心……

文名touch it(指语)来自地团四辑【原名chill由于是瞎取的所以仔细想想和文内容没啥关系,觉得touch it的歌词更贴切一点就换了】...

-文笔菜鸡,有逻辑不通


-严重OOC警告!!!切勿上升真实vup!!!【OOC源于下一条】


-有不洁,有性转。罗伊娜♀x阿萨姆♀,无明显左右之分,也没打算写左右。


-短打,一发完,没打算完结的类似口嗨的文字,所以没捉虫,可能有错别字。


-私设:地下酒吧入口在一家正规酒吧的地下室后门。名为酒吧实为地下销金窟一般的存在……地下酒吧提供暂住的服务,而且错综复杂,地下一共三层且楼梯等通道众多,结构很乱。


-文名和歌曲有私心……

文名touch it(指语)来自地团四辑【原名chill由于是瞎取的所以仔细想想和文内容没啥关系,觉得touch it的歌词更贴切一点就换了】

歌曲玩男孩坏男孩来自地团二辑,以及playboy的歌词翻译源于QQ音乐【因为觉得中文版歌词不够暧昧就换成韩文版的啦】。






01.

昏暗的灯光暧昧而旖旎,不断闪烁着的灯球不时给四周映出花花绿绿的碎片。空气中萦绕着的淡淡烟草味夹带着一缕酒精,音响嚣张地狂吼着她欣赏不来的劲爆乐曲,四周尽是衣着大胆的男男女女,肆意风流的大胆话语浪荡姿势充斥着全场。


罗伊娜不自觉地拢了拢自己的薄外套,不时地躲闪过几个人下流的眼光。清亮的眸子刻意地绕过那些游戏人间的男女们打量着,有目的的眼神倒是让她在无意中打退了几个人上前的意图。


没有。


意料之外而情理之中的答案。罗伊娜不知道此刻她该为找不到表哥而烦恼,还是为能够早点离开这里而松一口气。


低头匆匆穿过吵闹的人群,再绕过吧台座,她本以为能够看到地下酒吧的出口,可眼前又一波熟悉的狂欢人群却令她犯了难。


迷路了吗……?


罗伊娜在心中怒骂一声自己的不争气,在理不清地下酒吧出了名的构造错综复杂下硬是往里头跑,现在倒是悔了。


她匆匆地原路返回,乱窜了一会儿糟糕地意识到自己真的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不少游戏花丛间的浪荡子倒是注意到了此刻的她。先前那她一幅极有目的的模样使人误会她似乎不是一般的访客,现在一幅无头苍蝇模样不断来来回回走动彰显了她可能真的极少来到这里,有人暗自谴责自己居然没能早点发现这个小姑娘——连发尖尖儿都好像闪着光的金色波浪卷,纯得要人命的湛蓝眸子,规规整整的淑女中长裙,分明就是误入地下肮脏游乐场的人间富贵花。


不过她此刻烦恼地轻咬下唇的模样大大取悦了他们。人间富贵花又如何?在这销金的游乐园里不乏有钱人。


这年头连找个接活儿的都要钱,而且谁知道染没染上什么见不得人的毛病?可眼前这般正点的妞儿怎么想也是个雏儿,估计在床上随便爆两句粗都会哭的梨花带雨,凶两句之后就不敢哭出声儿。即使是喊着自己是某家小姐又能如何?这儿能折腾人的工具多了去了,哪会管你是哪家小姐,几下就被收拾得服服帖帖。更何况真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大小姐会跑来这等销魂的场所?



只是罗伊娜确实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地位甚至更高。皇宫里现在还不清楚发现没有从未在大众前露过面的公主殿下兼未来的女皇殿下现在并没有窝在那柔软的天鹅绒被子里香甜地睡着,而是顺着她表哥之前悄悄留给她的纸条上的讯息找到地道溜出了皇宫。


可未来的皇位继承人又如何?还不是迷失在了这糜乱的地下酒吧。即使从小被保护的很好的罗伊娜早就意识到了不少人将目光锁定在了自己身上。她强装着脸上的镇定,轻轻握拳,却摸了一手掌心粘腻的汗水。


不断地自己绕圈圈根本没用。她很快打算找人求助,可在这乱糟糟的地方她根本没法确定眼前的人是善是恶——事实上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能有多少人是能被她信任的呢?她深吸一口气,继续跟着自己已经乱套了的直觉乱闯,有意无意地躲过了与他人的肢体碰撞。


“咳。”


音响里劲爆的乐曲戛然而止,沙哑的轻咳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有人狂欢着,也有人兴奋地不自觉压低声线:“今晚Azam怎么来了?老板不是说她这周有事不来了?”


罗伊娜由衷地感谢那个“Azam”吸引了大众的目光,她短暂地松了一口气准备继续找上去的路,却不自禁被话筒里慵懒的嗓音勾住了。


“啊,那么,今晚要带来的歌是playboy。”


站在立式话筒的人性感地眯了眯眼,身后默契地准备好的乐队开始演奏。


与原先闹腾到令人头疼的音乐不同,轻快却暧昧的伴奏响起,魅惑诱人的嗓音参杂着温柔的味道,略低沉的声音渗过话筒。浪荡的氛围变得暧昧而黏腻、含糊且温吞。音响里满是她的歌声,却又好像是她在呢喃着什么,勾人的要命,闷声的鼓点不轻不重地一下下敲打着罗伊娜的心脏。


浅金色携着绿色挑染的头发搭在裸露的肩膀上,红绿两色的异色眸似是猫咪般的微微眯起,多情的视线暧昧的流转,但罗伊娜总感觉那视线总是萦绕着自己。黑白打底夹带绿色点缀的外套明显大了几码,松松垮垮地拖拉在肩膀上,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男装。抹胸的紧身皮衣勾勒着外套下姣好的身材,牛仔热裤几乎只能堪堪遮住翘臀,黑色的长筒丝袜与白皙的双腿形成的鲜明对比紧紧吸引着人的目光——罗伊娜完全可以打包票,如果自己这么穿着肯定会被母后暴揍一顿。


罗伊娜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称呼台上的人儿。说是女人,对她而言好像又太过成熟;说是女孩儿,对她而言又好像太过青涩。那人简直就像一个年轻的魅魔,轻轻松松地就能勾引起所有人的邪念,却又随心所欲地随意拨弄着所有人的爱欲。


“遇到我这种人/是你的幸运还是一段恶缘 是两条/截然不同的路 就像是错饮下的威士忌……”


有些许自嘲却又满满花花公子意味的歌词在地下酒吧内四处碰撞着。


“我忘得一干二净的话语是我的基本准则/你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话语是你的追踪路线……”


罗伊娜舔舔干涩的唇,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找机会寻路——而非傻愣愣地混在人群中听歌,刚走了没两步却发现那首歌唱完了。


一般来说歌曲都不会只唱一首吧……?




02.

地下酒吧能够长久矗立在这个地方不倒,这个事实明显地彰示着酒吧老板背景不凡。那位八老板明面上只是一家咖啡厅的老板,背地里除了这个酒吧以外还掌控着不少黑色的势力。


而那位Azam小姐,但凡是这间酒吧的常客都对她熟悉极了。她是八木老板的朋友——所以即使是乱七八糟的地下酒吧也没人敢没长眼地去动她。她偶尔会来这里唱唱歌,渐渐便有了不少以粉丝身份自居的人在这里蹲她。而若是Azam小姐心情好,那便会挑上个顺眼的。天雷勾地火,就这么度过一夜春宵。


Azam——也即阿萨姆今晚本来不打算唱歌的,事实上她原先根本不打算来,要不是收到了一条短信托她帮忙,她根本就连家门都懒得出。


结果等她到了酒吧的时候差点没给气笑。那小姑娘在人群中窜的快极了,阿萨姆追了半天没追上。结果等她就要追上的时候却被几个酒吧常客缠住,她不过是扭头打发开人,目标对象便无影无踪。


几乎是赌气般的,她跑上搁置的舞台。一旁的乐队朋友们倒是没料到这位傲娇姐儿突然驾到还咬牙切齿地强硬表示自己要唱歌。


随便挑了一首歌唱,总算在唱歌的时候锁定了那个小姑娘——她确信是因为人群流动少了而并非舞台的高度——直到看到那小姑娘被自己的歌声吸引而愣愣地站在原地心情才好了起来。她看着那咕噜噜的眸子甚至是恶趣味的想到了大型金毛犬。


当那位Azam小姐下台后往自己这个方向走的时候,罗伊娜有一恍惚间觉得那位分明比自己矮了要有五厘米的小姐走出了穿着十厘米高跟鞋的气势汹汹感。


“喂——说你呢,别动!”


双手毫不留情地挡开身旁凑近的人,硬生生的开了一条道。阿萨姆冷冽的开口吼住还想找路的罗伊娜。


……虽然罗伊娜不太确定她是不是听出了一丝气急败坏。






-注:私设罗伊娜表哥与阿萨姆朋友为同一人【即王太阳】

昼伏夜不出

【罗萨罗】带你看完日出就跑的王子你爱了吗

—无差cp向

—ooc致歉,文笔很差致歉TUT

—有私设,王子的设定可能我没补全或者忘了所以可能有设定上会出错,十分抱歉!(跪

—虽然并没有悲情气氛但其实是BE…?

—是QQ看到的文手挑战的脑洞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自他遇海难来到“异世界”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他不会再问这个世界里的常识,久到能够自然的混进人群之中,久到阿萨快要把他当成这个世界的人。

  只是事实始终不会改变。

  某一天他异常忐忑的按响了阿萨的门铃,门铃狠狠发出急促的短音。阿萨一边默念不该踹出租屋的门,一边计划着要...

—无差cp向

—ooc致歉,文笔很差致歉TUT

—有私设,王子的设定可能我没补全或者忘了所以可能有设定上会出错,十分抱歉!(跪

—虽然并没有悲情气氛但其实是BE…?

—是QQ看到的文手挑战的脑洞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自他遇海难来到“异世界”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他不会再问这个世界里的常识,久到能够自然的混进人群之中,久到阿萨快要把他当成这个世界的人。

  只是事实始终不会改变。

  某一天他异常忐忑的按响了阿萨的门铃,门铃狠狠发出急促的短音。阿萨一边默念不该踹出租屋的门,一边计划着要说点什么呛住门外的大金毛。不耐烦扯开门后果然迎上了一张闪闪亮亮的皇家笑脸。阿萨张了张嘴准备发动毒舌,没想到眼前人抢先开了口。

  “阿萨!我找到回去的方法了!”

  

  一瞬间,他准备好用来呛罗伊的话全数丢失。阿萨沉默了几秒,或许是出于震惊说不出话,亦或是在思考这句话的真实性。“哦,哦…”支支吾吾的吐出几个拟声词,阿萨飞速撤回房间并砰的一声把门给甩上。

  他分明听见罗伊在外面不知所措的小小敲门声,可此时却感觉像什么也听不见。

  罗伊茫然的杵在门外,盯着那扇关上的门发呆,虽然已经考虑过很久要怎么告诉阿萨了,但告别果然意外的难以进行。这样沉重的闭门羹不在他的预想之中,明明觉得他会表现得很乐意听到这个消息,然后再说些毒舌的话,就像平常做的那样。

  他再试着敲了几下,没过多久门又重新打开。阿萨从里面探出头来:“哟,如果你是要照《小王子》里的方法让毒蛇咬一口,可别想着我帮你收尸。”

  原汁原味,是熟悉的阿萨。罗伊不知觉的缓了一口气,再次挂上像太阳一样耀眼的微笑:“不是的,我是真的要回去了,来到人间以后承蒙你的关照,特此来真诚的和你道别…”

  谁知眼前的那人并没有好好的去听他说的话,阿萨转回房间收拾好一些简单的衣物和日用品,很快整理出一个大包的行李。

  “你要去哪里,我陪你去。”

  “就算不能和你回老家,至少也要送你一趟吧,当了这么久朋友这点事不是理所应当吗,别用这么震惊的表情看我。”

  

  说起来或许有那么一点郊游的味道,两人背着大包小包从车上挪下来,夜色已经深了。他们目前来到一个沿海的城市,阿萨表示很怀疑这种到处都是人的地方怎么会出现罗伊所说的回家的路,甚至暗中思考他是被罗伊一句话脑袋发热骗出来旅游的可能性。

  “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的科技真的很方便,酒店就像我们的皇宫一样美丽,令人心情舒适。”罗伊四处张望,“或许回去之后我就能使用这个世界学到的知识,来建设我的国家。这么一想是不是多学点知识再回去比较好呢…可惜已经没有时间了。”

  阿萨半梦半醒的看着他,慢吞吞的发觉似乎更像旅游了。好歹故事里的小王子和飞行员还是露宿沙漠…不过罗伊近来提到有关自己世界的事情更多了,这么来看他是真的要回去了吧。

  “你居然会忘记带钱,只要你还在这个世界,钱就会骑在你头上一天,我的异世界傻蛋王子。话说你走之后你的金库能不能归我拯救一下我的房租?”阿萨无语的交了酒店的定金,“资金有限,我只订了一间房。”

  到底是口头上说的那个原因,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其实他自己心里明白的很。阿萨漫不经心的跟在找房间的罗伊后面,期间还因为王子路痴而毒舌嘲笑了他几次。看着罗伊一副受挫的样子,内心里不自觉也有点得意。

  期间作为vup罗伊发布了退役公告,理由是找到了回去的方法。阿萨沉默的看着他打字,编辑,看着他的表情变得落寞。夜晚似乎变得更加漫长,因为有一颗太阳即将不再从这个世界升起。

  阿萨躺在床上望天花板“你不是说要给大家加官进爵吗,现在你要回去了,我的封地呢?”

  罗伊的头闷在被子里“但我发现似乎这两个世界不能互通……要到我的世界来或许就要准备好抛弃这个世界的一切的准备。而且传送很不稳定,因为与我的世界关联不大你们很容易卷入到其他世界。”

  “…真的能平安回去吗。”阿萨不免有些担心,但另一个事情在他心里逐渐成型。既然需要关联,那要是作为王子的亲密关系这样的关联够吗?





  第二天早上罗伊早早的就醒了。

  回去的时间其实就是现在,很多年前遭遇的那场海难打开了异世界的门,而如今他要回去就要利用海,双重意味的“回到原来的地方”。

  他也说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从几天前开始突然就有了“能够回去”的感觉。晚上梦里回乡的路线更是有了明确的指引,条件,日期,一样不差。

  有点不舍得回去,罗伊暗想。这么多年过去一点来自家乡的信息也没有收到,但在这个世界度过了很艰难也很快乐的日子,结识了很多可爱的人,渐渐融入这个世界,回去仿佛变成了一个久远模糊的梦,变成了一件像是小笑话的事。

  翻越了一段崎岖的山路,他眼前出现一片广阔的海面。因为正是海边旅游的淡季,海边空无一人。只有耀眼的太阳从海面升起,异世界的人们似乎都很喜欢看日出的感觉。睡懒觉的阿萨一定没有机会看到这么壮观的景色,罗伊无奈的笑了几声。

  似乎异世界的人也喜欢和恋人看日出。

  身后突然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罗伊猛然回头,看到熟悉的夹杂绿色挑染的银发。

  “搞什么,这么一大早起来看日出也不叫我,没有默契。” 



  两人肩并肩站在沙滩上面,让冰冷的海水浸过脚腕,来自太阳的温暖的光笼罩着他们。

  “你不是说你害怕水吗,这时候怎么不怕了。”

  这是浅水区,而且你也在我身边。没有任何危险因素我是不会害怕的…!

  “你要走了不给我留点纪念吗,比如你的银行卡密码什么的。”

  这个世界不是要有组成家庭的联系了才有管理对方金库的权力吗……算了,我也已经用不到了。其实我写了纸条放在房间里,你回去就能知道,好好使用哦。

  “你还回来吗。”

  我不想再经历一次海难,回去之后还要管理我的国家,或许没有再回来的机会了吧。

  “啧…我能不能跟你去你的世界…”

   光芒越来越强,罗伊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阿萨努力想清身边人漂亮的蓝色双瞳,却被光刺得睁不开眼。

  “如果你要说关联不够的那句话,如果作为朋友的关联不够大,那么…喂,喂!”

  身边人侧过脸眯着眸子,轻轻笑了。

  于那瞬间,阿萨只觉得有种被光淹没的感觉。在刺眼的白光里他拼命向罗伊的方向伸出手,竭尽全力却什么也抓不到。

  光芒褪去之后,海滩上只剩下阿萨一人。就连那刺眼的光似乎都是错觉,世界静谧得只剩下海水涨落的声音。






  那一天到底是为什么没能一起去呢。

  过了很多年回首,阿萨发现或许他们之间并不是羁绊不深关联不够的问题,只是最后终究只留下他在那片海滩。

  那一天他像做梦一样游荡回了酒店,拾起罗伊压在杯子底下的纸条,上面果然写了一系列他在这个世界的积蓄的使用方法。

  仔细一看其实还写了一句话。“别因为我回家了就那么寂寞哦,找一个能陪你的人。好好和喜欢的人约个会,对人家嘴不要这么毒,虽然我已经习惯了。”

  “希望你能够生活得幸福开心。”


  后来阿萨养成了每年都去海边逛的习惯,偶尔早起看着日出发呆。他后来无意识的看了所有罗伊的投稿,但没有一个表情像他那天的笑容一样那么令人印象深刻,令人心动。

  

烟瘾犯了

【zaro】玻璃(r)

感觉来了,随便一写


自我理解的阿萨与罗伊


ooc是跑不了的


虽然挺短但还是r向所以姑且放个链


点我

感觉来了,随便一写


自我理解的阿萨与罗伊


ooc是跑不了的


虽然挺短但还是r向所以姑且放个链



点我

无法言喻

【zaro♀】数星星

性转短打,ssg与罗伊♀闺蜜有。

阿萨×罗伊♀

很雷人。ooc有。

真诚搞cp。与v本人无关。

希望zaro结婚的人真的很多jpg


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着。


“罗伊,你的冰棍。”寿寿歌含着冰棍,模糊不清的说着。


大抵这个时候女孩子们总喜欢在课间边吃冰边谈天。寿寿歌和罗伊也不免俗。因为同个宿舍的缘故,友情升温十分迅速。


“谢啦!”闻声罗伊一把拢起那头蓬软的金色长发,笑着接过冰棍。


小小的两人缩在小小的树荫里,试图散一散热意。她们总爱把话题聊的琐碎,也爱八卦些男男女女的关系。


她俩基本是想到什么聊就聊什么。寿寿歌忽然想八卦些什么,露出一...

性转短打,ssg与罗伊♀闺蜜有。

阿萨×罗伊♀

很雷人。ooc有。

真诚搞cp。与v本人无关。

希望zaro结婚的人真的很多jpg



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着。


“罗伊,你的冰棍。”寿寿歌含着冰棍,模糊不清的说着。


大抵这个时候女孩子们总喜欢在课间边吃冰边谈天。寿寿歌和罗伊也不免俗。因为同个宿舍的缘故,友情升温十分迅速。


“谢啦!”闻声罗伊一把拢起那头蓬软的金色长发,笑着接过冰棍。


小小的两人缩在小小的树荫里,试图散一散热意。她们总爱把话题聊的琐碎,也爱八卦些男男女女的关系。


她俩基本是想到什么聊就聊什么。寿寿歌忽然想八卦些什么,露出一对虎牙却笑得不怀好意,同时更是好奇地往女伴身边凑了凑:


“对了罗伊,你和阿萨是什么关系啊?”


“唔……我们啊,是那种兄弟一样的关系吧?毕竟是青梅竹马。”被八卦的女生反而不甚在意地舔了舔冰棍,随意地笑笑,回答了同个回答了千百遍的答案。


——

她和阿萨从小玩到大,也从小野到大。小时候她就留一头利索的金色短发,加上冒冒失失冲动的行为,玩伴没一个把她当女孩子看,也包括她自己。女孩子小时候甚至凭着过人的外貌,在偶尔的过家家里总扮着王子一类的角色。但更多都是短手短腿的罗伊亦步亦趋地跟着从小孩子王当到大的阿萨,偶尔还会被走了快点的小男孩软声软气地埋怨:“罗伊,走快点啦!”虽然嘴上这么说,阿萨还是鼓起一张包子脸,皱着眉等着身后温吞的“跟班”。


玩得最疯的一次是某天晚上,小小的阿萨敲了她的窗,于是小小的罗伊应声偷偷溜出了家门。两个人一起牵着手,摇摇晃晃地走在草地上。不为什么,只是小孩子一时贪玩而已。他们疯也似的追着夏夜里忽明忽暗的萤火虫,孩童咯咯的笑声流连在草丛里。玩累了也不顾脏,直接倒在松软的草地上,抬头一起数着星星。


“阿萨,你说星星有多少颗呢?”罗伊天真浪漫笑着,问出了这个不明所以的问题。“笨蛋罗伊,反正你肯定是数不清的。”那时的阿萨也不过撇撇嘴,满不在乎地回到,可当他看到玩伴那张晴转小雨的脸,于是匆匆忙忙地补上了一句:“但是我可以陪你一起数。”罗伊抽了抽小小的鼻子,收起了湛蓝色眼底的晶莹,破涕为笑的样子显得滑稽无比。“真的?你以后不会不陪我玩吧?”罗伊也顾不得睫毛上还挂着一闪一闪的泪滴,一把攥紧身边小孩小小的手。


“我说真的,那我发誓,直到我们数清楚星星有多少颗,我们都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

寿寿歌听了罗伊的回答,若有所思了一会,明显更感兴趣地撑起身,打趣般开口到:“是吗?我还以为你们是小情侣。”虽然话是这么说。但罗伊在觉得不解之时,又有某种情绪也在暗自叫嚣。“唉?为什么这么说?”迟钝的当事人也不懂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理,只疑问他们原来是给人这种感觉。


“罗伊,你也是个女孩子!你们俩天天黏在一起。”女伴换了个调笑的语气,半嗔怪地接上话茬:“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喜欢你的男生也不少啊。那阿萨天天赖在你身边,不是妨碍你自由恋爱还是干嘛?”罗伊慌慌张张地摆摆手,连声否决到:“没有啦没有啦,不是这样的。”她掩饰般捋了捋耳边的发丝,反而更贯注地聆听起。


“那你为什么?”


为什么?那还用说吗?罗伊想着。因为她喜欢和阿萨待在一起,因为她喜欢清晨在门口等她的那个身影,因为她喜欢黄昏里和另一双鞋踩着影子回家,因为她喜欢傻傻问出问题后,男孩子边叹气边轻轻用笔头敲她的头,再耐心告诉她正确答案。


“那你……是不是喜欢他呀?”


因为……她喜欢他?


心事豁然明朗,他们之间那块遮遮掩掩的遮羞布也被喧然的夏风一把掀飞。喜欢,罗伊反复咀嚼着这个陌生的字眼,酸酸甜甜的,就像他俩之间的回忆。不如说习惯真是个可怕的字眼,习惯的喜欢已经如丝线般层层牢缚着他俩。


已经习以为常,一直偷偷喜欢。


罗伊一时楞了神,迟钝的女孩子也终于如梦初醒。


就连冰棒融化留下汁液也毫无察觉。“罗伊。”远远从身后传来另一个当事人的声音,“冰棒都快化了,你不吃的话我可吃了?”“当然可以,阿萨。”走近的阿萨猛的拉进了距离,却只是塞了张纸给她。“……快擦擦吧。”刚刚还满嘴调侃的男孩子,忽然就支支吾吾起来,“好哥哥我怎么会抢女孩子的东西。”


女孩子?比罗伊先一步反应过来的寿寿歌心领神会,立马悄悄退场,只为留给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的两人点空间。因为


妙语连珠是猎物,支支吾吾是喜欢。


阿萨其实很早就看到罗伊了。一眼就从人群里捞到。女孩子绑起了常年散下的长发,露出白皙纤细的脖颈,显得无比活泼。聊天时侧过脸,撩起散碎金色发丝显得迷人,甚至还能瞄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的耳钉,给青春期的女孩添上了某种奇妙的气质。也许是汗液作祟,贴身的白衬衫勾勒出尚在发育中的身姿。


当阿萨把罗伊真正当女孩子看时。平常看起来再熟悉不过的一切,都蒙上了朦胧而暧昧的界限。从这天起,他俩再熟悉不过,也在陌生不过。


当罗伊意识到喜欢以后。平时再普通的一切,看起来都别有用心。她觉得温度不知不觉间又高了几度,知了的声音在头顶打着圈圈,一声一声扰乱她对于这道难题的解题思路。这一题,她不能像往常一样耍赖甚至撒娇地求助身边那人。


两人各自无言地坐在树下的石板凳上,各自偷偷红了脸。显得青涩尴尬无比,揣着一颗相当明明白白的心情,却又不约而同故作着糊涂。他们的关系很难说。


但这次换向来聪明的阿萨轻轻拉起了罗伊的手,他提前为这段关系交了卷,他说:


“罗伊,你这么笨,星星数到哪里了?”


是临门一脚的满分答卷。




无法言喻

【azoi】钓鱼执法

恶魔萨×天使罗。瞎编的架空西幻趴。

全是写的爽的,毫无文笔可言。雷人必是有的。

欧欧洗有。后续无限期延长。

强\制有,下接评论。



天界,年末也是有冲业绩这回事。


冲业绩的方法再简单不过。要求天使假扮成人类,运用召唤恶魔的阵法,钓出心怀不轨的恶魔。虽说简单,但天使还是有诸多局限,譬如和恶魔交易就会短暂因为冲突而丧失部分能力。


虽然理就摆在这,作为初生牛犊,罗伊其实多少还有点不知所以。


这可以说是罗伊第一次见到恶魔实物。他紧张得站在召唤阵前,忐忑地默念着咒文,盼着恶魔的降临。


“是你在呼唤我吗……”


只在刹那,一个男子的声音从阵内...

恶魔萨×天使罗。瞎编的架空西幻趴。

全是写的爽的,毫无文笔可言。雷人必是有的。

欧欧洗有。后续无限期延长。

强\制有,下接评论。



天界,年末也是有冲业绩这回事。


冲业绩的方法再简单不过。要求天使假扮成人类,运用召唤恶魔的阵法,钓出心怀不轨的恶魔。虽说简单,但天使还是有诸多局限,譬如和恶魔交易就会短暂因为冲突而丧失部分能力。



虽然理就摆在这,作为初生牛犊,罗伊其实多少还有点不知所以。


这可以说是罗伊第一次见到恶魔实物。他紧张得站在召唤阵前,忐忑地默念着咒文,盼着恶魔的降临。


“是你在呼唤我吗……”


只在刹那,一个男子的声音从阵内徐徐飘出。紧接着,恶魔如约而至。他懒懒地甩着身后的尾巴,上下打量着呼唤他的召唤者,看清后竟反问了一句:


“男的?”


……恶魔还有性别歧视?


这是罗伊的第一反应。


之前罗伊印象里的恶魔应该是丑陋的。当然,大多都是从本就和恶魔有隔阂的天使们那里听来的。天然如他,自然就是照盘全收。所以当看到眼前与认识内完全相反的恶魔时,就忍不住有一刹的宕机,疯狂地搜罗着知识量,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喂,我问你呢?你是傻了吗?”


“应该是没有吧……?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说实话罗伊也不知道在这种状况应该说什么,犹豫不决地反倒再把疑问抛给了对方。殊不知此刻的他看起来确实很傻。一头乱翘的金毛,略微瞪大的双眼显得尤为无知,加上一身近乎人畜无害的衣装。在恶魔眼里格外天真好骗。


恶魔眯了眯他那双异色的双瞳,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坏心眼的魅魔往前走了几步,带着还没来得及收起笑意开口道:


“我叫阿萨。”


他故意顿了顿,给对方留了个回话的时机。


“你好,我叫罗伊!”


“好的,罗伊。那么交易就成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