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zry

13万浏览    2709参与
ANEdwin

人畜无害❗️🙅‍♂️

斯文败类❗️🙅‍♂️

顶尖特工❗️🥵 ​​​

人畜无害❗️🙅‍♂️

斯文败类❗️🙅‍♂️

顶尖特工❗️🥵 ​​​

云芪

一生闲逸10-黄连

--黄连味苦,寒、微寒,无毒。主治热气,目痛,眦伤泪出,明目,肠澼,腹痛。下痢,妇人阴中肿痛。五脏冷热,久下泄澼脓血,止消渴,大惊,除水,利骨,调胃,浓肠,益胆,治口疮。久服令人不忘。

范闲和王启年看着林府门前的石板路无功而返,知道自己无法报仇的范闲在屋里郁闷地做着加湿器,只见范思辙端着两盘点心,笑得一脸谄媚来到自己面前。

“哥,我让后厨给你准备了点糕点。”

“你找我有事没有?”范闲看着范思辙的表情就知道准是有事相求。

“哥,你这话说的,这不好几天没看见你了嘛,颇为想念。”

“平日里你只喊我名字。”

“是这样,哥,我那铺子找好地儿了,到时候伙计呢,就从府上出,用不了几天就能开门了。...

--黄连味苦,寒、微寒,无毒。主治热气,目痛,眦伤泪出,明目,肠澼,腹痛。下痢,妇人阴中肿痛。五脏冷热,久下泄澼脓血,止消渴,大惊,除水,利骨,调胃,浓肠,益胆,治口疮。久服令人不忘。

范闲和王启年看着林府门前的石板路无功而返,知道自己无法报仇的范闲在屋里郁闷地做着加湿器,只见范思辙端着两盘点心,笑得一脸谄媚来到自己面前。

“哥,我让后厨给你准备了点糕点。”

“你找我有事没有?”范闲看着范思辙的表情就知道准是有事相求。

“哥,你这话说的,这不好几天没看见你了嘛,颇为想念。”

“平日里你只喊我名字。”

“是这样,哥,我那铺子找好地儿了,到时候伙计呢,就从府上出,用不了几天就能开门了。”

“你还记得这事?”没想到这个便宜弟弟对这书局还那么上心。

“那当然得记得了,这银子的买卖,还能忘吗?哥,你那红楼还写着呢吗?咱到时候这铺子起什么名字好啊?你怎么看着我呀,我说错了?”范思辙密集的话语被范闲盯着自己的诡异表现打断了。

“叔?”五竹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范思辙的身后。

“对对对,就是书。”当事人还没有察觉,就被五竹弄晕了过去。

“只是昏睡,并无大碍。”五竹的语气毫无波澜,而看着五竹的范闲眼中泛起潮湿,他知道府里人多口杂,不是说话的地方,强忍着一腔委屈,两人走到了范府外面。

“昨天是你把我打晕的?”范闲质问到。

“是。”五竹丝毫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

“你知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我要杀的人就已经跑了!”

“我杀了林珙,我跟着他出城,杀了他。”

“你也要杀林珙,那昨天晚上拦着我干什么?谁给你的权力杀他?”范闲没想到五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那他凭什么把自己打晕啊。

“是范逸让我拦下你的,他不想让你再杀人了。但是既然林珙要杀你,我就要杀他。”五竹直接把范逸的存在说了出来。

“是了,司理理是他的手下,他怎么会不知道幕后之人是谁。”范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委实是舍近求远了,被范逸留下的信误导了方向。他不明白,既然范逸出卖下属让他知道真相,之后为什么不让自己手刃仇人。“他还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他不想让你走上这条杀人的路,他知道你的目的是想让所有人知道就算只是护卫也不该死的不明不白,而我把林珙杀了,大家的视线只会转移到宰相府二公子的死,在没有人会记得牛栏街死的藤梓荆。”

“他说你夜审司理理,京都那几位都知道,他让我阻止你,但是林珙死于我手,所有人都会觉得是你杀的。”五竹讲两人的对话复述了一遍,“而且他还说你是想还藤梓荆一个公道,但是林珙一死,大家的视线只会转移到宰相府二公子的死,再没有人会记得牛栏街死的那个护卫了。而且就算是你也没有资格随意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你现在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泪水还是从眼眶里滑了出来,范闲心里委屈极了,要是五竹叔在自己被刺杀时出现,藤梓荆就不会死,这件事如果没有人死去,那他也不会这么不甘心。范逸什么都知道,却不肯什么都告诉自己,非要让他体会有了希望后又绝望的心情。可是他说的对啊,如果凭借自己的心情去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他和那些人有何不同,现在林珙死了,依然不能解开心中的疙瘩,反而因为他死的太过突然,让人无所适从。

“我们回去吧。”范闲擦干泪水,带着五竹回到了范府,并询问他前些日子的行踪。得知打开叶轻眉箱子的钥匙要么在宫中,要么在她以前住的太平别院。打开这个箱子是五竹这些年唯一主动提出的要求,范闲定是要全力以赴的。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在每个孤独的瞬息与你相望

像是生命有了反光

在每个孤独的瞬息与你相望

像是生命有了反光

云芪

一生闲逸9-桔梗

--桔梗味辛、苦,微温,有小毒。主治胸胁痛如刀刺,腹满,肠鸣幽幽,惊恐悸气。利五脏肠胃,补血气,除寒热风痹,温中消谷,治喉咽痛,下蛊毒。

范闲一个人回到范府,本以为范逸是提前回来府中等他,却只剩下桌子上的一封信件和一颗菩提珠。

范闲,

北齐八品高手程巨树当街被杀,两国国战一触即发,南庆不得久留,不知下次相聚是为何时,万务保重。

令,如追查藤梓荆之死幕后之人,可寻醉仙居司理理踪迹,王启年或可助一臂之力。

                 ...

--桔梗味辛、苦,微温,有小毒。主治胸胁痛如刀刺,腹满,肠鸣幽幽,惊恐悸气。利五脏肠胃,补血气,除寒热风痹,温中消谷,治喉咽痛,下蛊毒。

范闲一个人回到范府,本以为范逸是提前回来府中等他,却只剩下桌子上的一封信件和一颗菩提珠。

范闲,

北齐八品高手程巨树当街被杀,两国国战一触即发,南庆不得久留,不知下次相聚是为何时,万务保重。

令,如追查藤梓荆之死幕后之人,可寻醉仙居司理理踪迹,王启年或可助一臂之力。

                                                   逸

竟是连哥哥都不叫了吗,范闲哭笑不得。“司理理。”那日除了二皇子,确实这个女人也知道自己前往醉仙居,所以她定然知道些背后真相。此时后院有传来了酒缸碰撞的声音,真是瞌睡送枕头,王启年自己送上门来了。

“王大人,听说你擅长追踪之术。”揽着王启年的肩膀,范闲带着他一起去寻司理理的踪迹。

“圣子,已按照您的要求,京都暗探进入静默状态。”范逸新任命的京都暗探头子回禀。

“将平时见闻记下,不必强探宫内消息,往往寻常百姓的生活之中,就存在着我们想要的消息。”范逸不想再往京都这池深潭中投进更多人命了,既然他们非要把范闲牵扯入局,那后面的时机就不一定是谁说了算了。

范闲不明白,夜审司理理后他一直不解,为什么林珙会要费如此大的力量刺杀自己,就因为他和林婉儿的婚约?那日初回京城,有人诱导自己进入神庙偏殿,在香案下遇见个偷吃鸡腿的姑娘时,他就知道这是有人故意设计,那姑娘八成就是范逸所提的皇家别院里的婚约者。他对这个瘦弱的姑娘有些怜惜,后来又假扮神医去皇家别院探查,最终确认其身份。

两人当晚私下见面,虽然对彼此并无恶感,但是对于解除婚约这件事还是达成了一致。简直可笑,从来没有人问过他愿不愿意履行婚约,愿不愿意接手内库,都自顾自的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他的身上,还因此搭了一条人命进去,更重要的是只因死的是个护卫,甚至没有人在意他的牺牲,在他们眼中这件事不足挂齿。

前几天,若若说自己来了以后,范府里改变了很多,父亲和范思辙打牌时都显得格外和蔼,那个时候他就在想,自己其实什么都没有改变。他在鉴查院看到过母亲留下的石碑,那是何其宏大的誓愿,他当时想自己肯定做不到那石碑上的事情,没那本事,也没心气,以一己之力,与天地为敌,他不行,他只想好好活着,混吃等死。

可是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以藤梓荆的命为代价,所有人都觉得死的只是个护卫,他没有北齐的消息重要,他的命可以用金钱衡量,他的死除了在自己心里,没有激起一点水花,何其讽刺啊,他现在就想和这世间的道理争一争,为像藤梓荆一样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人争一争。

既然已经确定是林珙,范闲也不犹豫,当晚就准备去杀人,如果鉴查院都审判不了他的罪责,那么就由他来做出决定。然后第二天早上醒来的范闲就发现自己前一天晚上大概是被人打晕了,来不及思考谁是凶手,他急忙找来王启年,要去寻林珙的踪迹,却被叶灵儿告知林珙早已出城。

此时城外,五竹收回刺向林珙要害的铁锹,准备去范府见范闲一面。

“我只是想让你阻止范闲而已,你怎么还出手把林珙杀了。”一路跟来的范逸皱紧眉头,发现林珙及其随行人员,无一生还。

”他要杀范闲,我就杀他。你不让范闲动手,我就替他出手。”五竹果然就是个机器人,思维简单粗暴。

“范闲夜审司理理,京都那几位谁不知道,我让你阻止范闲,但是你这样做和他动手又有什么区别?所有人都会觉得是他杀了人。而且他想还藤梓荆一个公道,他想让所有人知道就算只是护卫也不该死的不明不白,林珙一死,大家的视线只会转移到宰相府二公子的死,再没有人会记得牛栏街死的那个护卫了。”范逸没想到昨天自己给五竹传消息,让他阻止范闲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而且就算是范闲也没有资格随意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他现在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林珙该死,但他不该死在范闲的手里,他想让人们相信公理,就不能让自己变成公理,不然与那些权贵何异,如果范闲真的亲手杀了林珙,那么就再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我必须回北齐了,你和范闲谈谈吧。”看着一无所觉的五竹,范逸在心里叹了口气。

ANEdwin

自调|自修

  懂事的导演编剧已经开始递本子了!!

自调|自修

  懂事的导演编剧已经开始递本子了!!

云芪

一生闲逸8-卷柏

--卷柏味辛、甘,温、平、微寒,无毒。主治五脏邪气,女子阴中寒热痛,癥瘕,血闭,绝子。止咳逆,治脱肛,散淋结,头中风眩,痿蹶,强阴益精。久服轻身,和颜色,令人好容体。

范闲被朱格压回鉴查院,但是他丝毫不惧,只是有点后怕,差点被藤梓荆的儿子看到这血腥的一面。

“你杀的那个护卫,就是那个和你做朋友的孩子的爹。你说自己没有朋友,可你最后还是因为唯一的好朋友丧了命,罢了,也算了还了债,下辈子还是做个普通人吧。”范逸在鉴查院把程巨树的尸体偷了出来,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立了个无字石碑,他也算是为北齐献身,死后总该有个安睡之地。

范闲成功从鉴查院脱身,想起一早就没再见到范逸,估计他是回了北齐,也好,不然长...

--卷柏味辛、甘,温、平、微寒,无毒。主治五脏邪气,女子阴中寒热痛,癥瘕,血闭,绝子。止咳逆,治脱肛,散淋结,头中风眩,痿蹶,强阴益精。久服轻身,和颜色,令人好容体。

范闲被朱格压回鉴查院,但是他丝毫不惧,只是有点后怕,差点被藤梓荆的儿子看到这血腥的一面。

“你杀的那个护卫,就是那个和你做朋友的孩子的爹。你说自己没有朋友,可你最后还是因为唯一的好朋友丧了命,罢了,也算了还了债,下辈子还是做个普通人吧。”范逸在鉴查院把程巨树的尸体偷了出来,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立了个无字石碑,他也算是为北齐献身,死后总该有个安睡之地。

范闲成功从鉴查院脱身,想起一早就没再见到范逸,估计他是回了北齐,也好,不然长着一张和自己如此相像的脸,在京都行走太过危险了,只是心中有些失落,不知何时兄弟二人才能光明正大的见面。

没想到回到范府,发现范逸竟然还在南庆,“你不回北齐吗?”

“我陪你送送藤梓荆。”范逸知道范闲报完仇,也该将遗体送还他的妻小了。

范闲垂下眼帘,轻声说道:“好。”

将棺材停在藤梓荆家门口,范闲遇到藤梓荆的儿子,从他口中得知了程巨树曾经关押的地方,他准备一会儿去看看有没有线索,但是现在更重要的是把藤梓荆离开的消息告知他的妻子。

藤梓荆的妻子虽然明白丈夫的选择,但是她无法做到坦然面对范闲,她赶走了这个丈夫为之赴死的朋友,她只想与丈夫走完最后一程,并将两人的孩子抚养成人。

她打开棺材,想最后和丈夫道个别,却发现藤梓荆面色鲜活,并无死尸腐败之像,再仔细探寻,竟还有脉搏。她胡乱抹去脸上的泪水,想要找个医生来看看丈夫是否还有救。

“他还没死。”一个戴着斗笠的白衣人突然出现。扔给她一个瓶子,“给他服用瓶中药丸,一日后便可苏醒,之后服用些好消化的米粥,修养好与常人无异。”

“你是什么人?”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之前的假死药也是我给他服用的,在别人眼里他这次是彻底死掉了,之后还有人来帮你照顾他,但是如果你不想孩子彻底失去父亲,就不要让他再出现在他人的视线里了。”说完白衣人就消失了,只留藤梓荆的妻子在原地又哭又笑。

“藤梓荆痊愈后,把他带到两国交界处安置下来,告诉他如果不想连累范闲就在那儿留下,等风波过去,就让他和妻儿团聚。”摘下斗笠的白衣人脸上覆着银色面具,赫然是范闲的弟弟范逸,他嘱咐手下的一个暗探关于藤梓荆的事宜,然后快速离开。

原来那天范逸塞给藤梓荆的是一颗具有修复功能的假死药,它会让人体的代谢降至最低,甚至刚起效时连脉搏都难以察觉,只要在三日内服下唤醒药物,就能逐渐恢复健康。只是还不能将此事告诉范闲,他希望藤梓荆的“死”能让范闲正视这个世界,让他有欲望去找到真相,从而发现自己真正的敌人。

范逸不是不想帮他,但是不这样,范闲怎么能真正融入这个世界,如何在后面的阴谋阳谋中存活下来,毕竟他不能保证时刻有人护在范闲身边,就像现在,五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云芪

【李大为x秦明】论黑猫与变异比格的适配性

事前提要

(这篇可以算是黑猫嗅蔷薇的后续,是秦明一行人去了德国以后发生的事情,不过没看过那篇不影响后面看文。)

该篇少许玄幻背景,主要体现在秦明答应给地府打工100年之后可以看到死去的灵魂,会帮无常0824一些忙,但是因为和之前那篇世界观不同,秦明原生世界是没有魔法的,所以他只剩下上一个世界学的医药学知识,包括一些普通药物和魔药的替代,所以可能会有一些不太合常理的药物出现。而他在为地府做事的时候是会魂魄离体的,这个时候他才能施展属于无常的能力,所以对现世剧情影响不大。至于另一位有什么不同,可能就是比格被掺入了一些有的没的了,人设可能跑的有点多,私设也有些多,参考了一些太太的设定,后面出现的...

事前提要

(这篇可以算是黑猫嗅蔷薇的后续,是秦明一行人去了德国以后发生的事情,不过没看过那篇不影响后面看文。)

该篇少许玄幻背景,主要体现在秦明答应给地府打工100年之后可以看到死去的灵魂,会帮无常0824一些忙,但是因为和之前那篇世界观不同,秦明原生世界是没有魔法的,所以他只剩下上一个世界学的医药学知识,包括一些普通药物和魔药的替代,所以可能会有一些不太合常理的药物出现。而他在为地府做事的时候是会魂魄离体的,这个时候他才能施展属于无常的能力,所以对现世剧情影响不大。至于另一位有什么不同,可能就是比格被掺入了一些有的没的了,人设可能跑的有点多,私设也有些多,参考了一些太太的设定,后面出现的时候会标注的,想看原版小狗的见谅。

---我是挖坑分界线---

“医生,对不起,还是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唐山海倒在秦明的怀里,口中冒出一股股的黑血,他被一个不知名的黑魔法击中了。

“你是不是傻,一个麻瓜参与到巫师的争斗中,是嫌命长吗。”秦明没想到从日本人手里救下的唐山海,却因为格林德沃残党对自己的报复再次丧命。

“医生,你对山海的恩情这辈子是还不完了,如果还有来生,山海定当全力相还。”

如果有来生,山海一定会义无反顾地爱上你的。唐山海眼中的光亮渐渐散去,但是他的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总算是为医生做了些什么。

秦明的突然冷笑一声,“Avada Kedavra!”一阵绿光闪过,他真正意义上杀死了一个人。

“秦先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0824显出了身型,这次他不再仅仅以声音的形式出现了。

“走吧,我答应过你们的。”

“诶~,别那么严肃嘛,作为员工福利我会把你送到合适的时间点的。”0824表示自己还给秦明挑了个好时机。

“只要别在我尸体都凉了的时候就行。”秦明现在没有心情和0824斗嘴。

“放心吧,秦先生,我们现世见。”说完就把面前两个人的灵魂抽取了出来,哼着小曲带回了自己的世界。

看着自己面前年轻了不少的池子,秦明只想把0824手撕了,合适的时机就是自己把水良送进去的时候吗。

“诶呀,我是不是忘了告诉新同事,我把唐山海也给带过来了啊,不过没关系,命运总会让他们遇见的。”

ps:这篇剧情大致跟剧走,因为还有两本之前开的没写完,所以更新随缘

三各一
宝宝,怎么不开心了,是因为远程...

宝宝,怎么不开心了,是因为远程控制让我调快了吗🥵

宝宝,怎么不开心了,是因为远程控制让我调快了吗🥵

云芪

一生闲逸7-桑白皮

桑白皮-味甘,寒,无毒。主治伤中,五劳,六极,羸瘦,崩中,脉绝,补虚,益气。去肺中水气,止唾血,热渴,水肿,腹满,胪胀,利水道,去寸白,可以缝创。采无时。出土上者杀人。

这边范逸处理完司理理的后,偷偷潜进了范府,而范闲则在王启年的呼唤下睁开了眼。

“藤梓荆。”范闲想起之前惨烈的战况,想让王启年把藤梓荆也唤醒,却得到好友身死的消息,他不甘心,踉踉跄跄走到藤梓荆身边,真的寻不到一丝脉搏,他想把重伤的程巨树斩杀,却被王启年阻止,说要由鉴查院来判定罪责。

“哈。”范闲扶着自己脱臼的肩膀,嘱咐王启年给藤梓荆收尸后就孤身走向大街,他不怕再有人动手了,他愿意给他们第二次机会,心中的愤懑迫切需要一个出口...

桑白皮-味甘,寒,无毒。主治伤中,五劳,六极,羸瘦,崩中,脉绝,补虚,益气。去肺中水气,止唾血,热渴,水肿,腹满,胪胀,利水道,去寸白,可以缝创。采无时。出土上者杀人。

这边范逸处理完司理理的后,偷偷潜进了范府,而范闲则在王启年的呼唤下睁开了眼。

“藤梓荆。”范闲想起之前惨烈的战况,想让王启年把藤梓荆也唤醒,却得到好友身死的消息,他不甘心,踉踉跄跄走到藤梓荆身边,真的寻不到一丝脉搏,他想把重伤的程巨树斩杀,却被王启年阻止,说要由鉴查院来判定罪责。

“哈。”范闲扶着自己脱臼的肩膀,嘱咐王启年给藤梓荆收尸后就孤身走向大街,他不怕再有人动手了,他愿意给他们第二次机会,心中的愤懑迫切需要一个出口。路上碰到了来寻自己的妹妹,“若若,我们不回儋州了。”既然他们要斗,那他范闲奉陪到底。

不过,看到若若范闲想起,刚才好像有个戴斗笠的白衣人来阻止过程巨树,但是当时两人都没有心思顾及周围情况,现在想想,那声音和身影有些像范逸啊。

“你怎么来了?”看见自己卧室内出现的身影,范闲扯了扯嘴角,没能成功笑出来。

“我接到程巨树被人擒获的消息就赶来了南庆,却还是晚了一步,哥哥,对不起。”范逸看着眼前几乎要哭出来的少年,伸出了双臂。

“这不怪你,是那幕后指使之人的错,不怪你,不怪你。”范闲嘴上说着不怪范逸,却不敢将视线放在弟弟的身上,他是北齐暗探的首领,程巨树是他的属下,他都收到了消息,为什么没能早一点到呢,范闲知道自己的埋怨毫无道理,他倔强地侧过头去,不想让范逸看到自己的狼狈。

“哎。”范逸放下想要拥抱的双臂,叹了口气走到范闲面前,将他的胳膊接了回去,“哥哥,去收拾一下吧,这件事我帮你。”

看见一身黑衣的范闲坐在庭院里,范逸知道他是故意暴露在大家视线里的,他不想见到自己。范闲不进来,他也不出去,直到午饭后范闲惦记弟弟未用午饭,端了两盘点心进来。

“你本来就瘦弱,别饿坏了。”范闲冷静之后,明白自己不应该迁怒范逸,他素来身体不好,得知消息后不顾暴露风险,千里奔袭来到南庆,却因为别人的过错,被自己这个哥哥置之不理,实在不应该。

“那现在能抱一下吗?”范逸再一次展开了怀抱。范闲没有拒绝他第二次,俯身将弟弟搂在怀里,范逸将双手在范闲的背后抱紧,又用右手温柔地抚过他的后背,“呜…”范闲咬住自己的嘴唇,不想自己哭出声来,他还是没能忍住,在弟弟的安慰下悲伤又涌上了心头。

范逸借机点了范闲的睡穴,让他昏睡了过去,今日一战毕竟受了内伤,加上心情激荡,对身体颇有损伤,他趁范闲昏睡过去,用天一道法给他梳理气血,修复经脉,以免留下后遗症状。

第二日,范闲是被范若若的到来惊醒的,只觉得周身气血流通,毫无昨日的滞涩之感,还没来得及体会武功的精进,就被范若若带来的消息打了个措手不及--鉴查院要放程巨树。

范闲强忍心中怒气,直奔鉴查院王启年处,和要当走程巨树的一处主办公然对峙后非但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还被他禁了提司腰牌。有人要和鉴查院做生意,他范闲不做。他让王启年帮自己查明了放走程巨树的路线后,独自走向城门,他要为藤梓荆报仇。

ANEdwin

自调|自修

  「𝑰𝒏 𝒎𝒚 𝒃𝒂𝒓𝒓𝒆𝒏 𝒍𝒂𝒏𝒅 𝒚𝒐𝒖 𝒂𝒓𝒆 𝒕𝒉𝒆 𝒇𝒊𝒏𝒂𝒍 𝒓𝒐𝒔𝒆.」

自调|自修

  「𝑰𝒏 𝒎𝒚 𝒃𝒂𝒓𝒓𝒆𝒏 𝒍𝒂𝒏𝒅 𝒚𝒐𝒖 𝒂𝒓𝒆 𝒕𝒉𝒆 𝒇𝒊𝒏𝒂𝒍 𝒓𝒐𝒔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