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zzh

23284浏览    7478参与
工作人员养猫

捡手机《耶耶追爱记》19  完结篇

龚俊x张哲瀚

会变狗的集团公子x宠物医生

微博:夏日微风和你2021

捡手机《耶耶追爱记》19  完结篇

龚俊x张哲瀚

会变狗的集团公子x宠物医生

微博:夏日微风和你2021

全世界最可爱的皮阿提

山河令|周子舒|花絮

79.杀青特辑


完结撒花🎉🎉🎉

山河令|周子舒|花絮

79.杀青特辑


完结撒花🎉🎉🎉

唯爱zzh
爱上你的时候好不懂感情,离别了...

爱上你的时候好不懂感情,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

爱上你的时候好不懂感情,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

全世界最可爱的皮阿提

山河令|周子舒|花絮

80.夏日秘籍


山河令|周子舒|花絮

80.夏日秘籍


全世界最可爱的皮阿提

山河令|周子舒|花絮

81.江湖再见


山河令|周子舒|花絮

81.江湖再见



唯爱zzh
小宝不胜酒力,我来,

小宝不胜酒力,我来,

小宝不胜酒力,我来,

唯爱zzh

你说过你最爱的城市是上海,我也开始喜欢了

你说过你最爱的城市是上海,我也开始喜欢了

yuki

疯狂而倔强的你,我愿陪你一起疯狂❤

作者:缥缈在疯中凌乱(vb)

疯狂而倔强的你,我愿陪你一起疯狂❤

作者:缥缈在疯中凌乱(vb)

四季闲人
《海大胖日常》34 海底居民们...

《海大胖日常》34  海底居民们,来投票了

《海大胖日常》34  海底居民们,来投票了

唯爱zzh

今天是世界亲吻日,快来和宝贝亲亲,么么哒

今天是世界亲吻日,快来和宝贝亲亲,么么哒

唯爱zzh

绝美仙气阿絮

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

绝美仙气阿絮

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

落落星光

沉迷在剧版周絮超话,不能自拔!!!

沉迷在剧版周絮超话,不能自拔!!!

春既至盼君归

夜舒晋【白衣乱醉相思】第二十三章

周子舒耐着性子哄了许久,徐晋依旧气呼呼地不愿意搭理他,甚至连用膳的时候都不露面,只让葛川来回周子舒说肃王殿下身体不适不用晚膳了。


周子舒看着葛先生一脸陪笑的模样,冷冷地勾起唇角。果然,小孩子就是不能宠!自己都已经放下师父的身段儿,哄了许久,这位肃王殿下倒是好,越发地变本加厉了 。


周子舒从京郊别院回来后,本就心气儿不顺,现在耐心也已经用罄,便不再搭理对方,自顾自地回了房间,凭窗而立,望着天上的明月,脑海中再次回忆起白日里,百里茗香说的那些话。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房门就被人轻轻推开,周子舒不用回头,闻着这传来的阵阵酒香,就猜到来人是......

周子舒耐着性子哄了许久,徐晋依旧气呼呼地不愿意搭理他,甚至连用膳的时候都不露面,只让葛川来回周子舒说肃王殿下身体不适不用晚膳了。

 

周子舒看着葛先生一脸陪笑的模样,冷冷地勾起唇角。果然,小孩子就是不能宠!自己都已经放下师父的身段儿,哄了许久,这位肃王殿下倒是好,越发地变本加厉了 。

 

周子舒从京郊别院回来后,本就心气儿不顺,现在耐心也已经用罄,便不再搭理对方,自顾自地回了房间,凭窗而立,望着天上的明月,脑海中再次回忆起白日里,百里茗香说的那些话。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房门就被人轻轻推开,周子舒不用回头,闻着这传来的阵阵酒香,就猜到来人是谁。

 

"怎么,肃王殿下深夜造访有什么要事吗?"

 

"咳咳,那个,刚刚宫里送来了两坛好酒。"徐晋将手中的酒坛子放在桌子上,抬头就看到周子舒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自己,"刚刚,是我脾气不好,师父--,你别跟我一般计较。"

 

徐晋想到刚刚在房里心心念念等着周子舒来哄自己,心中盘算着只要对方再来哄哄自己,他就会就坡下驴,给周子舒一个面子。

 

却没想到,葛川回来告诉自己,这一番折腾,周子舒倒是动了怒意,估计真不准备搭理他了。

 

这怎么行?徐晋听到这话,原本还憋着的那一点怒火瞬间被浇灭,他站起身赶紧让葛川将萧贵妃赠送的两坛美酒找了出来,然后自己灰溜溜的提溜着酒坛子赶了过来。

 

堂堂肃王殿下,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但是尊严什么的 ,在媳妇儿面前一文不值。

 

"我也不想生气,但是当我回到驿站,发现你不在的时候,真的害怕了。"徐晋打开酒坛,为自己和周子舒各自斟上了一杯酒,"我担心你不告而别,再也找不到你了!"

 

徐晋的声音有些颤抖,周子舒静静地看着他,半晌终于叹了口气,

 

"我不会不辞而别的,不过是躲避宫中的眼线,所以只能乔装出行。"周子舒坐到桌边,软下了声音,伸出手摩挲着酒杯的外壁,"你是我的徒儿,我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阿絮,其实我…"

 

徐晋张开嘴刚想说什么,却被周子舒温柔地制止了。

 

"时间不早了,明日就是千岁宴,你早点休息,明日一早就要进宫。"

 

徐晋看着周子舒带着笑意的双眸,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就说不出了。他勉强地扯出一抹微笑,"好,你也早点休息。"

 

关上房门,徐晋在廊下站了许久,直到看到屋子里的烛火熄灭,他眼中的光也渐渐熄灭,其实他早就看出自己的心思了吧,所以不愿意捅破,才是最温柔的拒绝。

 

而屋内的人坐在桌旁,静静地透过窗户上的剪影,看着徐晋缓缓离开,终于微微闭上双眸,摇了摇头。

 

翌日,京都城到处张灯结彩,皇宫一早就派了内务省,在京城的几个街口布施,与民共庆萧贵妃千岁。

 

周子舒和徐晋也是一早就被宫里来的内侍从折腾醒了神,洗漱换装后,二人也就带着使节团浩浩荡荡地进了皇宫。

 

进了宫门,徐晋和使节团需要去勤政殿面见圣上,而周子舒作为"肃王妃",本应跟其他命妇一起,但是又因其是男儿身,与女眷一道多有不便,其他男眷又未到入宫的时间,内侍便只能请他在听雨阁休息片刻。

 

周子舒自然是乐得轻松,坐在听雨阁,凭栏眺望,一池的睡莲,一直在心头萦绕的郁气倒是也疏解了几分。

 

正在他望着莲花出神时,缓步而来的脚步声打断了周子舒的思绪。

 

"你就是肃王妃?"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周子舒心神一荡,转过头,对上那双总是噙着笑意的眸子,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逍遥王。"

 

(开虐预警)

可爱的果冻鱼

“对方的好感值是多少?”

“30%。”

龙非夜皱眉,这么少,“之前已经达到30%,不是说张泯有幽闭恐惧症吗?我特意挑了这个时间段,怎么没有增加好感值?”

“现在的张泯处于失忆阶段,应该是忘记自己有幽闭恐惧症了。”

“记忆可以遗忘,身体反应不会消失,你们搜集的资料会不会有缺失?”

“请不要质疑系统的权威性。”

一阵剧烈的疼痛随着电流划过龙非夜的身体,他握紧手指,指关节处泛白,额头渗出汗,牙关紧咬,忍住疼痛不肯发出声音。

龙非夜,表面上是天宁秦王,实际的身份是秦熙太子,突然有一天被所谓系统带进这个游戏,必须要完成攻略人物——张泯,得到对方的百分百真心。

他尝试过反抗系统,后果不提也...

“对方的好感值是多少?”

“30%。”

龙非夜皱眉,这么少,“之前已经达到30%,不是说张泯有幽闭恐惧症吗?我特意挑了这个时间段,怎么没有增加好感值?”

“现在的张泯处于失忆阶段,应该是忘记自己有幽闭恐惧症了。”

“记忆可以遗忘,身体反应不会消失,你们搜集的资料会不会有缺失?”

“请不要质疑系统的权威性。”

一阵剧烈的疼痛随着电流划过龙非夜的身体,他握紧手指,指关节处泛白,额头渗出汗,牙关紧咬,忍住疼痛不肯发出声音。

龙非夜,表面上是天宁秦王,实际的身份是秦熙太子,突然有一天被所谓系统带进这个游戏,必须要完成攻略人物——张泯,得到对方的百分百真心。

他尝试过反抗系统,后果不提也罢,为了摆脱系统,为了回去继续完成复国大业,哪怕他不屑于欺骗讨好他人,他也必须努力要目标人物喜欢上他。龙非夜唯一庆幸的是根据系统资料显示对方是个花花公子,对感情并不认真,不然他心里的愧疚感会更重。

被物业从电梯里救出来后,张泯觉得有必要给公司换一处办公场所,安全第一,不能只是口号。

“张总,咱们公司账面上的钱,不够支付重新租房子,要是您怕再遇到困在电梯这种事情,您可以远程电脑办公。”李副总笑眯眯地拒绝张泯的提议。一个纨绔子弟而已,估计会同意,这样一来公司还是我说的算,李副总想。

“这笔钱我出,从我个人账户上走,我们毕竟是娱乐公司,现在虽然没有当红明星,也要做好准备,安保和隐私很重要。”

张泯这几天整理了个人资产,他的父母在他少年时代因为意外逝世,因为爷爷还在,没有分家,只遗留一些房产现金。后来,他的外公外婆先后离开人世,老人家担心他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和他的舅舅商量后,将自家集团的股份给了他百分之二,每年的分红足以让他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张泯摸摸自己的头,自从发现自己手中这百分之二的股份分红后,他不得不怀疑自己受伤的背后是不是有别的原因。而根据外公的遗嘱,这些股份他只享有分红的权利,最关键的是在他领取分红这些年,这百分之二的股权相当于被冻结,不参与董事会选举投票,直到他死亡,才会还回去。

他的朋友也说那天很蹊跷,突然就有伙喝醉的人找他们麻烦,一堆人推推搡搡间,莫名其妙地打了起来,混乱中也不知道是谁用酒瓶砸了他的头,医生对他说,只差一点他就会和父母见面。警局里的消息,那只是一群小混混,想讹一点钱而已,不敢见血,监控里打人的家伙不在他们中间。

“你不是说你们下手有分寸吗?”裴云天气急败坏地对着电话那头说,“他的小命差点玩完,我的事你们没办好,我付款也只能付一半。”

对面也很不好意思,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本来以为对方会提出拒付,没想到还能得到一半,“裴先生,这次真是对不起了,我不是推卸责任,主要是那天除了我们还有另一伙人。我们非常有分寸,一直等着您出来英雄救美,可对方……”

“算了,算了,钱我打过去了。”裴云天不想再听,他万分心疼的把账户里的钱划给对方。

“合作愉快,裴先生,如果有机会再合作,一定给您打对折。”

“呵,再见。”裴云天翻了个白眼,挂掉电话。

“系统,你查出来张泯最近的行踪了吗?”裴云天对着空气说。

机械的声音响起,“菡娱乐准备搬家,后天早上九点有80%的几率会在大门口碰见张泯。”

裴云天,武周时期的宫廷御医,被拽到这个时空后,他惊慌过一阵子,后来他发现这个世界比他所在的时代更适合他,在这里不用担心哪天惹到哪位贵族,就会被教训打板子,甚至于失去生命,他根本不想回去,在这里已经挺直的膝盖,他不想再弯下去。

和系统讨价还价后,他的奖励变成只要攻略下张泯,他可以留在这个时代。

“我必须要留下来,所以对不起了。”裴云天对着手机里张泯的照片,意思意思的道了个歉。

唯爱zzh

夜舒【逆仙】二十 逃走

见周子舒要走,龙非夜看着现在周遭还是议论不断,看准苗头,眼下正是 周子舒推脱不掉的好时机,连忙中气十足的 可怜道;‘当年你这么把本座和孩子扔下了,这些年来,我一个人把这娃娃拉扯大,虽勉强能过,可远不及他另一个爹啊!’


‘各位仙君给我评评理吧,上神是不是应该跟着本座回去一家人团聚啊’


只是这龙非夜的这张脸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受委屈的主儿,他又实在做不出梨花带雨的表情,不免让人觉得是在无风做浪


一旁的儿子,晨舒,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父皇居然摆出这幅嘴脸,用这样的办法让自己的爹爹回家,不免有些替他感到丢人,


四周不禁掀起了一轮新的猜测


‘青玉上神不像是抛...

见周子舒要走,龙非夜看着现在周遭还是议论不断,看准苗头,眼下正是 周子舒推脱不掉的好时机,连忙中气十足的 可怜道;‘当年你这么把本座和孩子扔下了,这些年来,我一个人把这娃娃拉扯大,虽勉强能过,可远不及他另一个爹啊!’


‘各位仙君给我评评理吧,上神是不是应该跟着本座回去一家人团聚啊’


只是这龙非夜的这张脸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受委屈的主儿,他又实在做不出梨花带雨的表情,不免让人觉得是在无风做浪


一旁的儿子,晨舒,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父皇居然摆出这幅嘴脸,用这样的办法让自己的爹爹回家,不免有些替他感到丢人,


四周不禁掀起了一轮新的猜测


‘青玉上神不像是抛夫弃子的人,会不会是已经和离了,他在胡搅蛮缠吧’、


‘大抵是,这魔尊男看着脾气不好,像是会打人的’


‘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


周子舒想着若是此时自己就这么离开,不清不楚的,那自己的名声不就毁了,还不知道被人怎么揣测加以诟病呢,还是先处理好,随手变出一粒丹药,递给龙非夜面前


‘这位仙者,我这里有一粒清醒丸,吃下去可保你头脑清醒,思绪清晰,’


‘子舒,你给我吃这个干什么’


‘我看你脑子不太好,帮你治一治,且不说我与你今日应该是第一次见,眼生的很,更别提什么孩子,再者,你这样的人,我也不会喜欢,你若是再纠缠不清,我定不会对你客气!’


龙非夜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加上周子舒刚刚的话,这流言似乎对他并不利,眼看着风向不对,博学多才的龙非夜赶紧转换了 一套说辞;‘子舒,,你是暂时的将我忘了,我还能是无赖不成,青天白日的上来乱认娘子,’


‘在做的仙君,若是能将人劝回去,作为贺礼,本座会送上每人十颗稀有灵石’


果不其然,一听这话,方才暗讽龙非夜蛮横无理的人群纷纷倒戈


‘他方才说的可是真的?十颗,’


‘千年的潘桃大会一人才给了一颗稀有灵石,他一下子给我们十颗‘’


‘有这好事,真不愧为上神的夫婿,果然大气’


‘若苦等爱人接近千年,这也太痴情了--------’


魔界独有的稀品灵石,仅仅一颗便可增加百年修为


众人不仅纷纷感叹,今天的庆生宴还真是来对了


一时间周子舒的耳边吵闹声猛然以迅雷之势暴涨,而内容也无非是;‘这么好的男人千万要抓住’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他都这么爱你了,就跟他回去吧’


周子舒只觉得这场面越发的难收拾了,自己是倒了什么霉,五百年不曾出门的人,今日来参加什么破宴会,就遇上这档子事情,该不会是自己的师父在框我吧



‘够了!’


当事人收回了手中的白衣剑,扫视了屋内一圈众人,而后指着眼前唯恐天下不乱的男人,怒斥着说道;‘你跟我出来!’


‘子舒,你消消气’


‘闭嘴!’


周子舒深深的吸一口气,强压下想把眼前人打死的冲动,;‘我说你不仅是脑子坏了,眼睛恐怕也坏了,你仔细看看,我是--------,是你伴侣,吗?’


‘是呀,我怎会认错的,我一直找了你这么多年’说着,露出一脸灿烂的微笑,转头抱起晨舒;‘子舒,你看看,这孩子,他长得和你一样,不会有错吧,是你生的’


‘你们父子认错人了,这不是我的孩子,’


听了这话,龙非夜还没想到要说些什么,怀里的晨舒但是先反应大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爹爹不喜欢晨舒,爹爹又不要我了!’小崽子猛的嚎啕大哭起来,豆大的泪珠接二连三往小脸上掉,没一会就把龙非夜的胸襟沾湿了


龙非夜看周子舒看着孩子哭得这么伤心,有些动容,煽风点火道;‘可怜的晨舒,别哭了,你爹爹不认你,你有父皇就够了 ,哎这孩子真是命苦,’


‘可是晨舒找了,等了,盼了,爹爹一千年,眼下终于见到了,爹爹却不认我 了------------’


周子舒一向心软,更别提是个小娃娃,见他哭的这么伤心,两只手,一直够着自己,要自己抱,两个大眼睛水汪汪的,到底他还是叹气一声,双手接过来孩子;‘给我抱抱吧’


‘你这娃娃,真真能往人心窝上戳,别哭了’


周子舒哪里抱过孩子,接过来也是不知道怎么哄,怎么抱,有些生疏着,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安抚着他的头,‘别哭了,小家伙’


他专心的哄着孩子,仔细的看着,真是奇怪,这孩子,确实和自己长得太像了,他全然没注意到身旁龙非夜狠厉又贪婪的目光


刹那间,一记手刀落下,周子舒专注的哄着孩子还未来得及防备便失去了意识


龙非夜赶在他摔打前把人搂在怀里,一边揉着周子舒起红的脖颈,


晨舒也收起 了刚刚的哭闹,,眼看着自己的父皇要将爹爹绑回去,一时纠结,小声的问道;‘父皇,我们这样做能行吗?我怎么觉得爹爹醒来会更生气?’


龙非夜见他这样不坚定,倒好像坏人都让自己做了,‘你这小娃娃真精,谁让你刚刚痛哭流涕惹的爹爹失去了防备,现在想做好人了是不是,你还想不想要爹爹?’


‘当然想-------’


‘那还不快走’


说完,龙非夜把周子舒扛在肩上,带着儿子回到了魔族


----------


待到周子舒醒来,发现自己正被人从背后紧紧的抱着,匀称有力的手臂环在他的胸前,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巡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红墙金器,极尽奢华


‘这里是魔宫’


周子舒侧过头,看着这男人的脸,‘又是他’刚要推开他,破口大骂,却看见他好像是疲惫至极,又许是好久未眠,此刻正安稳的睡着


这般亲密的姿势,他甚至能感受到男人的心跳


周子舒觉得自己很奇怪,明明心中应是对他这种流氓无礼举动厌恶至极,早该把他打个皮开肉绽才对,眼下却不舍得了,好像是很熟悉,又是早就习惯了,反正,不像是第一次这样拥抱着


日光昏沉,龙非夜阖眸安睡,


明明今日才是两人的第一次相见,诡术,一定是幻术


魔族之前就狡诈,现在虽然是换了新主,可也还是魔族的人,能好到哪里去


周子舒听说,这位魔君继位之后,一直疯疯癫癫的每日只知道修炼,还老是偷偷流进天宫去师父的宫殿里,说自己丢了宝贝


如今看来,他居然将我错认成他的伴侣,孩子的爹爹。可见传闻是真的


周子舒可不想和这个人扯上什么关系,想着赶紧离开


他小心的拨开他的手臂,刚离开床没几步,,就觉得被一股霸道的力量牵制住


他猛地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一只脚腕上扣着一圈淡黄色的锁,而连接它的正是男人的手腕


‘这人真是病的不轻,’居然把自己和他锁在一起


周子舒顿时恼羞成怒,干脆拽出来白衣剑,对着铁链就是一顿又砍又劈,可却是丝毫没有影响,他不信邪的又竭力的试了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上神蹲下身子,仔细的研究着,世间万物,白衣剑都砍不断的才真是少之又少,他用着灵力探了探这铁索,随着开始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这是,魔骨锁!’


自己也是在书里见过,传闻造者是用自己一截肋骨融入铁索,合二为一,


‘怪不得连我的白衣都劈不开,他是个疯子吧,’


周子舒越来越恼火,猛地拿着白衣剑怒砍在床榻上,嘶嘶流窜的银光将床榻劈成粉碎,龙非夜被强大的灵流掀翻在地,迷蒙着起身,耳边正响起周子舒怒不可借的训吼


‘龙非夜,你给我起来!’



他似乎是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稳的睡过了。。连梦里都是和周子舒甜甜的在一起,迷糊的爬起来,看着周子舒站在对面手执着剑正怒气冲冲的指着自己


‘子舒,你怎么了?这么快就想着逃走’


‘笑话,什么叫逃走?,我堂堂上神天上地下哪里还有我去不得的地方,你私自带我来魔宫,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子舒,这里是你的家,你回来确实是应该的,”


“闭嘴,不许唤我子舒”


‘那我叫你娘子?’


‘我不是-----!’


事关男人的尊严,周子舒忍无可忍,他一把将流氓拽过来,大眼瞪小眼的喊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听了这话,龙非夜竟真的一丝不苟的观察起来,周子舒能感觉到他的目光缓缓的扫过自己眉眼,鼻翼,脸颊,那薄薄的嘴唇


‘就是你 ,就连这脸颊上的两颗痣,都是一模一样,子舒,你当真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吗?’


说着说着,竟是有些伤感起来,


‘我不可只相信你一面之词,你先这魔骨锁收起来,我要自己回去一探究竟,到时候自会告知你,我走了’


‘那好,子舒,我答应你,只是,你可别想着摆脱我,’


---------

没有了束缚,周子舒并没有急着返回天宫去,他想在这魔宫里看一看,传说狠厉的魔族究竟是什么样的


刚走出没几步,遇到了两个侍卫,那两人先是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随后拉着其中一人赶忙跪下向着周子舒行礼;‘参见魔后’


‘?、、?’


周子舒无奈的叹口气,只觉得这魔族的人都不太正常,上到尊主,下到侍从,都有喜欢乱认人的毛病


一双凌冽的剑眉簇着,在短短半日里,发生了太多自己不可预料的事,现在干脆又成了魔后了,太荒唐


‘我不是,你们认错人了’


‘怎么会?仙君可以往前走走看看,这宫里到处都贴满了您的画像,帝君从接管魔族便开始日日叫我们认,我们都看了五百年了,绝对错不了’


听了这话,周子舒不知不觉的先前走去


一看确实是吓一跳


这偌大的魔宫里,差不多美几十步便挂有一副自己的画像,画中人无一不是他,姿态,神态也各不相同,有笑的,严厉的,睡着的,用膳的,弹琴的,看书的,执笔写字的---------


落款处皆是写的念子舒,三个字


周子舒一时心里五味杂陈,可自己真的是一点也想不起来,‘难道自己真的和他很早就相识了?算了,还是先回宫吧,问问师父,便知晓一切了’


尚要动身之际,背后却传来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轻唤,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小跑


‘爹爹’


周子舒转过身时,晨舒已经来到了 的眼前


柔软的小手抓着周子舒的衣袖不撒手,小脑袋瓜一瞬不移的盯住眼前人,话语里是 说不出的依恋和恳切;‘爹爹,是真的回来了吧?’


望着那双与自己别无二致的凤眼,周子舒到了嘴边要走的话,愣是憋了回去,只是沉默不语着


见人不回话,还当是默认,‘爹爹晨舒好想你,爹爹,你不知道,您在天宫的莲花池睡着的时候,我日日夜夜都在那看着您,只是父亲不让我在那待得久了,说会扰乱了你的清修,有时候我便远远的瞧着,看着你躺在荷叶行,闭着眼,现在我终于能抱着爹爹啦’


‘爹爹能陪晨舒玩一会吗’


小晨舒睁着一双紫黑色的瞳孔,眼里满是纯净,殷切的望着他朝思暮想的人,还是不忍的说道;‘晨舒,我--------’


‘爹爹你这是要去哪,你要离开?’


周子舒俯下身子,来回捏着他的小脸。温柔的说着‘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晨舒乖乖等我,等我忙完了,就来陪你玩,好不好’


晨舒的眼神咻的一下有些暗下来,双手松开拽着周子舒的衣袖,低下头小声的说着‘爹爹又要走?这次要晨舒等多久?’


周子舒有些震愣的看着这孩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多久合适,现在的他,还不知道事情怎么回事,既不敢做出承若,也没办法残忍的拒绝

‘想来会很快的’


恋恋不舍的道别后,周子舒走几步一回头,看见那娃娃还在原地看着自己,周子舒不知不觉的加快了脚步,;‘这孩子虽说可爱,自己若是以后回来看看他,陪他玩几天也是可以的,但是总不能因为这孩子和自己长得像,又可怜,就认作他为儿子 吧?’



----------


龙非夜委屈;‘呜呜,我家娘子又走了’


周子舒炸毛;‘一个二婚男还想搞强制爱!老子可不陪你玩’


晨舒;‘看吧,我早说了这办法不行’











































































































台下人(唯)

吃一口甜甜的小哲吧,毕竟不更新的日子度日如年呐。

吃一口甜甜的小哲吧,毕竟不更新的日子度日如年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