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应用截图

惑星灼尽

惑星灼尽

 

【雷安】约稿仅对你开放

画手雷x文手安,年下邻居,双箭头,HE







一切始于一场莫名其妙的暗恋。

如果过于耀眼的才华能够剥夺其他一切事物的光辉而诱发爱情的萌芽,那么,安迷修想,他大概是恋爱了。

在仅有一面之缘的情况下他喜欢上了一个插画师——雷神之锤。

可那算一面之缘吗,对方当时连面都没完整的露出。

随着小说《Dead Star》的火爆,书中双男主Logic x Orlando的cp也在同人圈中热度日益上升。在这本没有女主的小说中,安迷修也无可救药地嗑起了cp,他虽然非职业写手,但从事编辑工作的他对自己的文笔还有几分自信,于是乎,LO区的文手新星就此诞生。

安迷修很绝,非同一般的绝,绝佳的文笔和足够有张力的剧情,刀外裹糖,糖里有刀。在完结了ABO设定的《枪吻玫瑰》、哨向设定的《巴别塔》等连载后,安迷修彻底坐稳了LO区镇圈写手的位置。

但还有更绝的。在LO和安迷修如日中天的时候,安迷修在tag里刷到了一张图。

这构图,这上色,还有这……

安迷修:卡密啊——————

这一天,安迷修发现了自己在微博上心动一年多的原创插画师入了同人圈,还画了自己喜欢的cp。

红心蓝手评论收藏不够还要关注和绿星星,安迷修一键n连后,恨不得买几根打call棒挥舞。

这一天应该被记录进LO圈的历史,LO圈三镇圈之一的画手星月魔女在私聊中跟安迷修如是说。

只可惜雷锤老师为人过于高冷,产粮大半年,将近一百张张画,粉丝接近十五万,但主页上明晃晃地挂着零关注零推荐零喜欢,私信关闭打赏关闭,有事微博无事勿扰,在社交上简直是个三无产品,活脱脱一无情的产粮机器。

“我觉得我不可能了。”安迷修在麦里吨吨吨喝着水,惆怅地仿佛要以水代酒一醉方休。

“不要放弃希望啊,骑士!”同为写手的矢量在麦里咔擦咔擦地嚼着薯片,“万一哪天雷锤老师就开放约稿了呢?”

“借你吉言。”安迷修说。他想如果真有这事就好了,就冲着他这一年多的喜欢和雷锤老师的完成度,对方就算开价高到让他安迷修倾家荡产他也约爆啊!

事实证明矢量真不愧是LO圈第一锦鲤,雷神之锤隔天就在自己的主页上发表了接稿的博,只不过要求奇怪,又是要答题又是只接一单对者先到先得。

没把握,这是安迷修的第一直觉。扪心自问,他对雷锤不算了解,如果真的问什么问题他这个粉头还不一定答对,不过抱着试试的心态,他还是打开了微博。

这天是安迷修关注雷神之锤老师的第700天,早上他还对着黄历查了半天确定今天是个好日子,现在他火速打开了微博,点开了唯一一位关注博主雷神之锤的私信,发送了一条消息。

【摸鱼骑士:雷锤老师好,请问现在还接稿吗?我想约一幅插画!】

消息发送完毕,安迷修听天由命般迅速关闭了提问,开始刷起了粉丝给他的留言。

私信提示音来的很快,安迷修觉得自己点开私信时双手都在颤抖。

【雷神之锤:要答题,而且稿价不低。】

安迷修一听就喜出望外,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目前还没人答对问题,他还有机会。

【摸鱼骑士:当然没问题!请您出题!】

【雷神之锤:我在微博上放出第一幅画是在什么时候?】

【摸鱼骑士:2018年4月10日!】

【雷神之锤:我在lof上放出第一幅画是在什么时候?】

【摸鱼骑士:2019年5月13日!】

还是我生日!安迷修在心底默默补充一句。

【雷神之锤:我最开始的风格是什么?】

【摸鱼骑士:水彩!】

【雷神之锤:我厚涂的第一张插画是什么?】

【摸鱼骑士:《诸神黄昏》!是您的插画集《Beasts》的扉页!】

【雷神之锤:我唯一一张签绘给了谁,内容是什么?】

安迷修心说怪不得没人能答全对,这题要是有其他人知道那就见鬼了。

但安迷修知道。

【摸鱼骑士:在2019年六月的夏日祭,LO区……】

安迷修是个男写手的事圈里人尽皆知,那次夏日祭他和星月一起坐摊,两个镇圈文画手的摊子队伍自然长。而那时候雷锤入坑不久,摊位还在原创区。安迷修原本想着等处理完摊子上的事就去亲自冲雷锤的摊子的,不料等事情弄完他的心动画手已经收摊啤酒烧烤一波走了。

后来安迷修在整理粉丝给自己的礼物时发现了一个手提纸袋。将这个纸袋交给他的粉丝是个奇怪的人,全身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带着黑色的口罩,黑色的发丝不安地从鸭舌帽中探出,声音因为口罩的隔阂而显得低沉,连那双眼睛,都藏在鸭舌帽的阴影里,粗粗一眼让人看不太真切。

安迷修觉得自己怕不是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份礼物——那里头有雷锤老师亲笔签名的画册和一份签绘。

【摸鱼骑士:给我,签绘内容是……】

【摸鱼骑士:涩,LO涩图。】

该死的一面之缘。

如同一个专门为他准备的陷阱。

【雷神之锤:约稿的博我已经删了,想约什么样的插?】

【摸鱼骑士:#链接#老师这是我个人志里的一篇文,老师按照文自由发挥就可以了。截稿期是今年五月十号,然后,嗯……】

【摸鱼骑士:雷锤老师,我想再约一对情头!】

【雷神之锤:!!!!!!!】

【雷神之锤:你约什么????情什么什么头????】

【摸鱼骑士:情头啊?】

有人敲门。

安迷修打开门就发现他那长着一张偶像脸的邻居倚在他家门框边上手里转着家门钥匙:“安迷修,去撸串吗?”

雷狮是半年前搬到安迷修家对门的,在此之前他的身份是安迷修的学弟,安迷修隐约记得他的漂亮学弟是个体育很好的美术生。

现在安迷修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对方的钥匙扣上——哦,那是雷锤老师去年十月出的LO双人限定钥匙扣。

安迷修觉得自己发现了学弟的大秘密。

半个小时后他们坐在烧烤摊上互相干瞪眼,安迷修在纠结怎么问雷狮吃不吃LO,雷狮在……

雷狮不纠结,雷狮直接问:“安迷修,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你,你开什么玩笑?”安迷修艰难地咽下嘴里的牛肉,“我哪有空啊?”

雷狮心说那也是,你粉丝每天都是嗷嗷叫的饿狼,你确实没有时间。可他嘴上偏说:“那倒也是,以前在学校也没见过哪个女生看上过你。”

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我谈你奶奶的腿,我还没问你你约情头咋回事呢,你就瞄准我钥匙扣下手了?雷狮嘴部线条绷得又冷又硬。

安迷修:“那你知道LO吗,就是最近很火的Logic x Orlando的cp。”

安迷修:“你的钥匙扣就是LO圈镇圈画手雷神之锤老师画的……”

雷狮:“……”

省略去安迷修无情彩虹屁几千字后,雷狮掏了掏耳朵:“你那么喜欢他就去找他约稿啊?”

“我约到了!”安迷修说,“我约了一对情头,我微博用Logic,lof用Orlando,多好啊。”

这人寡疯了,雷狮低头,偷偷弯起唇角,不过也不赖。

这天晚上安迷修收到了一条私信。

【雷神之锤:可以,稿费你可以不付,因为我也想找你约稿。】

安迷修一个挺身从床上坐起来。

【摸鱼骑士:好的老师,老师想约什么,LO吗?】

【雷神之锤:不是,是我自己的oc,要车,攻是黑发紫眸,叫RAY,受是棕发绿眸,叫……】

【摸鱼骑士:?】

【雷神之锤:叫Anmicius。对了截稿期是四月十号。】

安迷修觉得这oc设定实在有些熟悉,但他此时此刻沉浸在被喜欢的老师约稿和约到喜欢的老师的快乐里,被心底快要溢出的粉红泡泡迷了双眼。






安迷修怎么都没想到雷锤老师会开直播,就在四月九号那天晚上。

作为死线战士的安迷修,在夜晚十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刚刚写完给雷锤oc车,就看到自己的心选老师发了一条博,内容只有一条孤零零的x站直播间链接,却像一根导火索,完美引爆了安迷修。

夜晚十一点整,安迷修准时进入雷神之锤的直播间,里头弹幕已经爆炸。安迷修关闭弹幕后才发现雷神之锤是在画他的稿子,对方在给那对情头进行最后的细化。

看一个人画画是一件奇妙的事,看喜欢的人画画更是享受。安迷修坐在电脑前津津有味地看了半个小时雷锤细化了Orlando的眼睛。对方不开麦,就是安静地画,他也安静地坐着,偶尔刷一刷礼物。

Orlando的眼睛在对方笔下越来越亮,安迷修心底似乎也有把火越烧越旺。四月十号是什么日子?是安迷修的截稿期,是雷神之锤在微博发布第一张画的日期,还是安迷修某邻居兼前学弟的生日。

青年灵敏地捕捉到了一些事情中的联系,却又不太敢相信其中的巧合性。他拿出纸笔,在草稿纸上按照雷锤的oc设定速涂了一个潦草的Q版小人,呆毛,衬衫,更别提还有棕发绿眸,他粗粗描出轮廓,然后在边上写下角色的名字。

Anmicius,安迷修。

对方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吗?安迷修下意识拉开阳台的帘子,雷狮家的阳台就在他旁边,那里幽暗空荡,却能隐约见到从帘子缝中泄出的一点微光。

雷狮在干嘛?

直播间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安迷修原地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对方这是想要开麦。

深夜十一点四十分,当直播间响起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时,安迷修开始坐立不安。

“这里雷神之锤,能听得到吗?”

互动区一秒刷疯,安迷修表情木然地坐在椅子上。

——这不是隔壁雷狮那小子的声音吗?

从屏幕里传来的男声落在耳中还刮蹭起酥麻的痒意,安迷修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雷神之锤,不,是雷狮向他约的那篇稿子。文字幻化为画面一帧一帧在脑海中放映,那些刻意被细化的艳丽画面一幕幕在他脑海里反复。

但是现在离开直播间又太过可惜。

麦里雷狮还在继续说:“这对情头是我的单主,同时也是我的暗恋对象向我约的稿。”

雷狮放弃了他在互联网上营造的高冷却又一次次因为安迷修差点崩坏的人设,言语中带着不自知的恣意与张扬,还有一点点上挑的缱绻:“他是我的学长,是我的邻居,他写的文章很好看。”

“他的生日在五月十三日,所以我选择在那个时候发布第一张LO的同人图。”

就好像是一头雄狮在宣布主权。

“我的第一张签绘也是送给他的,在去年六月的夏日祭上。”

“他的摊子队伍真长。”

“某个只会摸鱼的骑士,你这会儿肯定没有离开直播间吧。”

他低低地笑,一切尽在掌控中。

“离零点还有三分钟,怎么样,要不要稍微消化一下?”

安迷修没有离开直播间,他只是在五十九分的时候从椅子上站起来。秒针不断接近数字十二,某段时光也静默地走向终结。

当暗恋的画手变成了自己的邻居,安迷修其实并没有多大震撼,他只是想等四月十日凌晨的一声敲门声。

深夜零点被敲门也许不是鬼上门,还有可能是你暗恋对象找你来共度良宵。安迷修打开门,他的心动画手就站在午夜时分不温不寒的风里,双手插入黑风衣的口袋中,然后见到他就歪头有些痞气地笑起来,紫色的眼睛在客厅昏黄的灯光里亮晶晶的,像个小孩子。

“大作家,交稿了!”

“零点的时候发过去了。”安迷修说,“吃蛋糕吗?”

“好,那你和我用情头吗?你约的那对lof用,微博用的我再画一对。”

“你安排地挺明白,知不知道我现在很想把蛋糕扣你脸上?”

雷狮偏头:“给个理由呗,对象。”

“你是去年七月搬过来的,从那个时候就打算套路我了?”

“你把我想得太简单了吧?起码也要从18年十月开始算吧,从你发布你第一篇LO文章的时候,我就有在追,毕竟……”

空寂的深夜里银河有迹可循,那些美好的恋情落进他们眼中,这一刻他们终于同步轨迹。

——“约稿仅对你开放。”

—END—

惑星灼尽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惑星灼尽”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