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星名澄里 ☆

miss-tiny.lofter.com|个人应用 for Android

共138篇文章,52139人喜欢

应用截图

星名澄里 ☆

星名澄里 ☆

 

【兔赤】对不起!我不该做我可爱后辈的春梦!

※没有逻辑没有文笔,轻松向,开心就好


——


木兔光太郎感到大事不妙。


现在他正在数学课上做祷告,以祈求昨晚犯的错能够得到上帝原谅——其实也不能说是他的错,毕竟那种事是不可控的,他只是做了大部分男高中生都会做的事:谁青春时期没有做过一两次春梦呢?

不过木兔光太郎春梦的对象有点特殊,是如今社团里他可爱又可靠的后辈赤苇京治。

还是初中生模样的小赤苇京治。


——果然还是太罪恶了对不起赤苇!


至于为什么会知道赤苇初中时的模样,还是因为前几日的校园祭。排球部的宣传活动是“说说我和排球的故事”,指导老师让他们从相册找一些童年和排球的回忆,而赤苇拿了他初中时排球部的照片。

“赤苇你这不是犯规嘛!”

拿出自己五岁那年抱着排球啃出口水照片的木兔光太郎还很忿忿:“这根本不是童年!”

“可我是从初中才开始打排球的。”赤苇京治神情认真口吻无辜,“并没有童年时和排球的照片。”

“欸~那么赤苇只打了三年排球就是这种水平了吗,很厉害嘛。”

“感谢猿杙前辈夸奖。”

谢天谢地,还好赤苇没有小学生时候的照片,不然真的是犯罪了。


结束了一上午的祷告,木兔决定找好友木叶秋纪陪他谈心。木叶表示他并没有时间,最后两人是以一盒草莓酸奶的价格谈妥的。

木叶坐在天台喜滋滋喝着草莓酸奶:“说吧,你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不是幺蛾子,我是有烦恼!”

“好吧,那究竟是什么幺蛾子烦恼。”

“……”


木兔光太郎突然有些说不出口:“可是我的烦恼有些不太好、很过分……”

“不要紧,我是谁啊。”木叶秋纪信誓旦旦,“你过分的时候多了,我哪种没见识过!”

“放心大胆的倾诉吧少年!”

木兔非常开心,觉得木叶真的是个好兄弟:“那我说了!”

然而,他刚坦白了“我昨天做了那种梦,对象是初中生的……”,赤苇京治这个名字都没说出口,就被木叶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咳嗽声打断。他不得不先把木叶秋纪送到校医务室。

却没有想到待木叶恢复说话能力,开口第一句就是:木兔光太郎你这个色猫头鹰——!

木叶秋纪的咆哮义愤填膺,木兔呆愣在那里,在医务室一众老师学生的疑问震惊的目光中如坐针毡,最后哇地掩面冲出了医务室。


事后木叶秋纪也觉得自己唐突了,他们的主将虽然不靠谱,但总不至于如此禽兽。

万一木兔光太郎的“那种梦”是指跟某位初中女生打排球呢?

……万一呢。

好吧关键是他已经喝光了那盒草莓酸奶。


木叶秋纪知道此刻的木兔光太郎肯定已经听不进自己的话,甚至进入了消极模式,感到十分懊恼:当初为什么仅一盒酸奶就答应了木兔光太郎的要求。

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很麻烦,他只能选择场外求助。


十分钟后木兔光太郎的春梦对象来到了他面前。

“木兔前辈,你怎么了?”

彼时木兔光太郎正蹲在天台角落数蚂蚁,不得不说他很惊奇这么高的地方还会有蚂蚁,因此没能第一时间回应后辈。

赤苇京治断定木兔光太郎已经进入了沮丧模式,叹一口气把手放在木兔肩膀:“木兔前辈。”

木兔光太郎吓了一跳,当他回头看到昨晚才梦见的后辈的脸时又吓了第二跳。

“赤赤赤、赤苇!”

“‘啊’音两遍就够了。”赤苇没理会他的一惊一乍,“木叶前辈让我来听你诉说烦恼。”

木兔瞳孔地震:“木叶跟你说了?!”

“说了。”后辈点头。

“不过他不愿告诉我您究竟是为何烦恼。”

木兔光太郎松了一口气。

“怎么,是很严重的事么。”赤苇问他。

“不——”虽然下意识否认,但心里的罪恶感还是让木兔光太郎迅速丧气,“……嗯,是很严重的事。”

“木兔前辈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我来帮您想办法。”

“我不能告诉你——”木兔抱头,快要把自己的发型挠成鸡窝,“赤苇你知道了绝对会生气。”

“怎么可能。”

“木叶就生气到骂我了!”

“我相信木叶前辈不是有意,他只是很……”赤苇京治努力回忆木叶秋纪当时那欲言又止面容扭曲的表情,“很惊讶。”

“呜……如果我说了,赤苇也会很惊讶。”

“我不会。”猫头鹰饲养员神色如常:毕竟木兔光太郎平时就足够脱线了。

“你会的!”

“不会。”

“会的!”

“……”

漫长的拉锯战。


最后赤苇京治实在也烦:“您到底说不说。”

“……赤苇。”木兔光太郎委委屈屈盯着后辈。

“不说我走了。”

“等等!”

木兔光太郎欲哭无泪,决定相信赤苇京治,比起木叶秋纪,他的后辈确实靠谱得多。他小心翼翼,盯着赤苇真诚的眼睛开口。


“我昨天晚上做了春梦。”

“……啊。”

“梦里是你。”

“?”

“而且还是初中时候的你。”

“……”


“那个木兔前辈我突然想起来教室还有事情——”

“别走啊啊啊啊赤苇!!!”

“唔呃。”赤苇还没走出几步就受了严重的内伤,差点被木兔撞飞出去,“……请您松手。”

枭谷王牌死死抱住后辈的腰:“你告诉我不管说什么都不会惊讶的!!”

“这已经不是惊讶是惊悚了好吗——您究竟是以怎样的想法向初中生的我下手的啊?”

“什么下手……这说法好过分!只是在梦里下手而已!梦里!我还没有变态到这种程度吧!”

赤苇转头跟他对视:“那您什么感觉?”

“啊?”

“梦里的感觉。”

木兔光太郎眨巴眼想了想:“很舒服。”

“……请放手变态。”

“不要啊我错了赤苇!我是变态,不要走!!!”


现在,因木兔光太郎的烦恼坐立难安的成两个人了。

“如果赤苇不帮我解决的话。”木兔哭诉,“罪恶感会让我今晚睡不着的呜呜……”

“我也要睡不着了。”赤苇京治陪他坐在地上,单手扶额。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王牌饲养员而已,怎么会有这种事。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嘛——我也没想到会在梦里拿社团后辈当配菜啊。”

“……请您不要再说了。”


不过就这点来看,木兔前辈确实没做错什么。赤苇京治没发现内心已经开始自欺欺人了,总之,继续让这个人沮丧下去的话真的很麻烦——

赤苇京治的神情颇有破釜沉舟的意味,一把捧过木兔光太郎的脸,与他额头相抵:“我主动的。”

“啊?”后辈的温热呼吸正打在身上,木兔光太郎觉得脸颊在烧,心脏不由自主欢跃起来。

“我说,木兔前辈做的梦里,其实是我主动的。”

木兔光太郎紧张到无法思考逻辑了:“可梦里是初中的你……”

“初中的我也是我主动的。”

一本正经对木兔说谎已经成了赤苇京治的一项技能:“是我主动请求…不,是我引诱了您。”

“引诱?”

“是的,是我引诱让您睡……咳,让您那么对待我的。”

“可是赤苇会做出这种事吗?”

“面对喜欢的人就会的。”

“那我好好奇,赤苇能不能再引诱我一次。”

“木兔前辈,说违心话已经够痛苦了,请您不要再得寸进尺。”

“对不起……”


虽然是违心的,但这番话确实起到了不小镇定作用,至少木兔光太郎知道了后辈真的没有生气。

被放开时他耳夹都红,眼睛晶亮亮:“果然还是赤苇对我最好了~”


赤苇京治轻笑一下,身心俱疲:他觉得哄骗木兔前辈的代价越来越大了……


不得不说木兔光太郎那番暴言确实给赤苇京治带来了极大震撼,当晚,赤苇京治竟做了同木兔前辈对象一样、剧情一样,甚至于上下关系都一样的梦。

第二天赤苇的黑眼圈被小见前辈发现:“怎么了赤苇,没睡好?”

赤苇京治忍不住捂脸:“是的,我做了不好的梦。”

小见秉着关怀后辈的心情:“没事啦,做梦是很正常的!”

“但是我好罪恶……”

“啊?”

“我怎么能在梦里让明星球员对我做那种事。”

“……”

小见春树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问为好。

星名澄里 ☆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星名澄里 ☆”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涉企举报专区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4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22]1208-054号 自营经营者信息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信算备330108093980202220015号 网信算备33010809398020423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