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独臂将军廖政国头脑聪明能打仗
ID482743861 2022-10-30

独臂将军廖政国头脑聪明能打仗

    注:这是一篇转载文章,是哪位宗亲推荐的?也是记不清楚了,特别注明。廖政国是我军有名的独臂将军,他在战争年代曾7次负伤,还不幸失去了右手,但却是我军公认的有胆略、善思考的百战之将,他最拿手的就是在战局危艰的时候出奇制胜。(廖名龙)

     粟裕说:“你可以以廖政国同志作为一个典型。这个同志很有特色,他的头脑很聪明,能带部队,能打仗,作风顽强。他对部队非常熟悉,基层干部甚至士兵的情况都摸得透透的,打起仗来机动灵活,很有办法。”

      粟裕说的廖政国是我军有名的独臂将军,他在战争年代曾7次负伤,还不幸失去了右手,但却是我军公认的有胆略、善思考的百战之将,他最拿手的就是在战局危艰的时候出奇制胜。今天帝哥就来给大家说说廖政国的故事。

       1913年,廖政国出生于河南息县,他在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从普通一兵干到了副团长,并参加了长征。1938年2月,廖政国从延安抗大毕业后,随袁国平来到新四军工作。

      1939年4月,陈毅派叶飞率领的“江南抗日义勇军”向上海挺进。廖政国任二支队支队长,他带领二支队冲破日伪军的重重封锁,直插苏南江阴、常熟地区,很快打到了上海近郊。

      一天晚上,廖政国带领部队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里是一大片旷地,四周布满铁丝网,却静寂无人,只有几栋孤零零的洋房。廖政国派人一打听,才知道这里是日军占领的虹桥机场!

      廖政国脑海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带领部队悄悄地向机场包抄过去,他原以为会遇到日伪军激烈的抵抗,却没想守卫机场的伪军一个个睡得像死猪一样,他们轻松进入了机场内部。不一会儿,侦察员兴奋地跑过来向廖政国报告:“支队长,飞机,真有飞机,4架,4架呢!”廖政国在侦察员的带领下来到机场一角一看,发现果然有4架飞机,他不禁大喜,并马上下令:“烧飞机!”战士们立刻把飞机旁的汽油桶揭开,一股脑地往机身上浇,不一会儿,夜空里就升起了冲天大火。等驻守机场的日军反应过来以后,廖政国早已带领部队撤得无影无踪,而4架飞机已经被烧成了一堆废铁。第二天,上海出版的《大美晚报》、《译报》等报纸,都配有醒目的大字标题,报道了新四军夜袭虹桥机场的新闻,这极大地鼓舞了敌占区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信心,也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1940年10月,时任新四军第1纵队第4团团长的廖政国带领部队在苏北黄桥镇整训。当时新四军从敌军手中缴获了大批武器,为了给部队讲解一种新型手榴弹的构造性能及使用方法,廖政国拿了一枚手榴弹带回房间研究。廖政国在把手榴弹进行拆卸分解时,突然发现手榴弹冒出了一缕白烟,眼看一场不可避免的爆炸事故就要发生了,此时只要廖政国把手榴弹扔出去,他自己就可以安然无恙。但当他看见屋外坐着几个干部,而隔壁屋里的政委正在休息时,就毅然地举起了手榴弹,让手榴弹在自己的手上爆炸了……

      新四军上下为抢治廖政国竭尽全力,他的生命是保住了,但苦于缺医少药,最终他永远失去了右臂。廖政国醒来以后,看着围在身边的战友们,气若游丝地对大家说:“我不要紧,就是炸掉了一只胳膊……大家有没有伤……”

      廖政国失去右手以后,为了不在生活上给同志们添麻烦,他以顽强的毅力,坚持用左手练习穿衣吃饭,用牙咬着拧毛巾。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锻炼,廖政国不仅在生活上能够基本自理,还能用左手写字、打枪。战友们都深深地被廖政国这种精神所感动,称他是“独臂英雄,铁打的人”。

      更令廖政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受伤竟给他带来了一段姻缘。廖政国受伤后住进了新四军野战医院,认识了医院的医疗队长、17岁的扬州姑娘史凌。史凌听说廖政国为了保护战友而失去右臂的壮举后,深受感动,对他无微不至地照料,廖政国也觉得史凌是个好姑娘,但他想到自己已经是个残疾人,觉得不应该拖累人家一辈子,便将这份爱意深深地藏在了心底。

       还好纵队司令员叶飞及时察觉了一些眉目,他便让副司令员张藩出面牵线搭桥。两人本来就互相有意,现在又有了人介绍,自然很快就走到了一起。廖政国晚年每次想到此事时,都会感叹说:“我是断臂换良妻啊!”

      1947年5月13日,孟良崮战斗打响。我华东野战军为了围歼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决定各个攻击纵队从阻击部队里抽调力量,集中力量迅速攻下孟良崮。

      在这个关键时刻,时任华野第1纵队司令员的叶飞找到承担阻击任务的1纵队1师师长廖政国说:“我把主力部队都拿去攻击孟良崮了,只留给你从地方刚升级的2个团,加上你师2个团,扼守60多公里的阵地,挡住敌人2个整编师,确保我军主力拿下孟良崮。你看行吗?”廖政国当然知道这个任务十分艰巨,但他什么困难都没有提,只是肯定地点了点头。5月15日,敌人集中重兵向我阻击部队发动猛攻,廖政国尽管带领部队拼死血战,但因为敌众我寡,前沿阵地还是接连失守。廖政国只剩下天马山这一道最后的防线,如果天马山失守,敌整编25师和整编74师就能靠拢,直捣我军总攻孟良崮主力的后背,形成夹击态势,后果不堪设想。

      在这个关键时刻,廖政国突然发现我军的一支部队正向东急进,经过打听,原来是第4纵队第28团的一个营。廖政国马上对该营营长说:“我是1纵1师师长,总部命令,凡是进入这一战区的部队一律听我指挥,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即赶援天马山!”

      那名营长说:“我营是奉令跑步赶去攻击孟良崮的,任务紧急,赶不到要杀头!”

      廖政国坚持说:“如果敌人攻下天马山,我军将全盘皆输,到时候不只是你和我个人脑袋的问题!打退敌人之后,我们向你们陶司令(陶勇)说明情况,并且为你请功!”

      那名营长考虑了一下,接受了廖政国的指挥,带领部队向天马山冲去。这支生力军的加入,使得战场的形势立即改观。直到16日下午5时,敌25师仍未突破天马山,而此时74师已经被我军全歼了。此战结束以后,华东野战军在给1师的慰问信中说:“你们伤亡代替了全军的伤亡,全军评功,当推你们第一!”

      新中国成立后,廖政国任第20军副军长。朝鲜战争爆发后,廖政国带领部队入朝作战,由于当时军长张翼翔正在国内休养,廖政国代理军长职务。

      1951年5月,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刚刚结束第五次战役、撤出战场向北转移之际,美军集结了2个军团和南朝鲜军的4个师,在东线发起了“闪击式”的进攻。5月26日晚上,廖政国带领部队正在沿灰谷岭公路转移的途中,整个行军队伍突然在公路上停了下来,不知道前头发生了什么情况。

      廖政国马上派人前去打探,原来是兄弟部队的一辆美式105毫米榴弹炮车斜躺在公路上,牵引车的前轮已经滑到了公路路肩下面,半个车身和大炮成了公路上的路障。几十个炮兵战士拉着炮身在往后拖,旁边有一个干部在指挥。显然,这辆失事的炮车正是公路上众多部队走不快的原因所在。廖政国走过去对那个干部说:“什么时候能把炮车拉上来?”对方虽然不认识廖政国,但看到他身边的警卫员和停靠着的吉普车,从他的年龄、气质和那只特制的右手假肢,判断出他是一个职务很高的首长,于是向廖政国敬了个礼,然后说:“首长,说不准什么时候能拖上来。”

      廖政国严肃地问:“天亮了怎么办?后面大批队伍过不去怎么办?”这名干部十分为难地说:“首长,这个我们没有办法。”此时西边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炮弹的爆炸声,这说明我军的转移企图都已暴露,敌人已有突然举动!“把这门炮推下去!”廖政国指了指公路下面的悬崖深谷,用十分坚决的语调命令着。

      炮兵干部急了:“这不行啊!首长,丢了这一门大炮,我会受处分的!”

    “推下去!我负责,我给你打收条!”

      廖政国的作战参谋一边赶紧从挎包里掏出一张白纸递给他,一边对炮兵干部说:“这是我们的军长,你放心好了。”廖政国用他的左手,以他特有的斜体字写下了:“收到美式105榴炮一门。廖政国,1951.5.27。”他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半夜12点。

      就这样,一辆原本要滑下去的炮车,几十个战士只是稍稍一推,它就顺势滑了下去,空谷中传来一阵轰隆轰隆的响声。

      由于廖政国的果断,后面的几万部队都赢得了撤退的时间。公路疏散以后,廖政国继续带部队转移,在离华川不到1公里的地方,他叫驾驶员停下了车子。这里有不少兄弟部队蹲伏在公路旁,原来他们都要通过华川,但华川已被敌人炮火封锁了,干部们都有些焦虑和不安。廖政国一边观察敌情,一边看看手表,一会儿以后,他指着华川问身旁的作战参谋:“你数数有几发炮弹爆炸?”参谋回答说:“大概有20来发吧。”廖政国笑道:“这个大概也好,美军的炮兵是一个营。”随后他继续提问:“你能不能判明美军的炮兵阵地在哪里?距离华川有多远?”参谋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廖政国自信地说:“我记得美式榴弹炮的发射初速是每秒钟1300多公尺。炮弹的曳光在空中走了六七秒钟,美军的炮兵阵地离华川在10公里左右。”廖政国继续提问:“前一阵炮弹到后一阵炮弹爆炸,中间的间隙是多少?”他也不指望作战参谋回答这个问题了,便直接说出了答案:“5分钟。”随后廖政国命令驾驶员发动车子:“等到一阵炮弹最后一声爆炸过后,你就快速开车,越过华川大桥。”

      此时廖政国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围上了几个团、营指挥员,他们早以“旁听生”的身份听完了这场“数学考试”。作战参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军长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的下属和兄弟部队的干部,用什么方法通过华川的炮火封锁区。

      最后部队按照廖政国的部署,全部顺利地通过了炮火封锁区。

      1953年,廖政国从朝鲜战场上回国后,历任第20军军长、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舟嵊要塞区司令员、上海警备区司令员等职。1955年,廖政国被授予开国少将军衔。

      1972年4月16日,廖政国在南京逝世,享年59岁。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3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22]1208-054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