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罗马日记6
purple 2019-06-07

I don't understand the God who'd let us meet if we could never be together.

上帝既已安排我们相识,怎能不让我们相守? 

                                                                                            ——《天使之城》

6.幸福的相守

       “因为我的身份,我之前并没有想过我们的以后……”

       你的身份究竟是什么?虽然萧邦让他不要胡思乱想,虽然萧邦说第二天会告诉他答案,井然还是忍不住对萧邦的身份作了种种猜测。

        没有考虑以后,难道他已经有了家室?不会,他不是那种没有节操的人。

        难道萧邦是一个每日游走在死亡边缘的杀手?不像,他身上没有那种凛冽的杀气。

        难道是身怀重要使命的秘密特工?那和我在一起会影响他的任务吗?他会因此拒绝我吗?

        井然把自己能想到的身份,小说、电影里看到过的桥段几乎想了个遍,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睡着。

       然后,他梦见自己来到了一片迷雾笼罩的荒原,有两个模糊的身影向他走来。他们是专门来找他的,井然可以确定,便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候。慢慢地,那两人越走越近,井然已经依稀可以看清他们的模样。这是两个身材高挑的成年男子,一个身穿黑色的工装衬衫和黑色的喇叭裤,面目冷峻,背上还有一对黑色的翅膀。翅膀?井然又仔细打量了一下来人,那人背上确实是黑色的翅膀。井然想一定是自己之前胡思乱想太多,所以梦境才会如此离奇。他又转头看旁边那人,这人穿着一套白色的礼服,脸上戴着黄金面具,手上还拄着一根黄金权杖,眼波流转,像极了小说里魅惑的吸血鬼伯爵。那人看到井然在看他,笑吟吟地开口道:

       “井然,我们是萧邦的亲人。他为了和你在一起,付出了一切,而且,为了不让你觉得歉疚,他并不打算告诉你,他做出了什么牺牲。但是,我们觉得你作为他的爱人,有必要知道他到底为你做到了何种地步。去圣天使堡吧,在第一缕曙光出现时,你会在圣天使堡的最高处看到答案。”

       话音刚落,那两人就不见了,井然也从梦中惊醒。这梦境如此离奇,但是又如此真实,让井然很是不安。井然决定不管真假,先去圣天使堡看看再说。

       井然驱车来到圣天使堡的时候,才凌晨两点过,周遭一片死寂,井然坐在车里,仔细回想梦中的情景。那两人并不像正常的人类,和他说话的那人完全就是吸血鬼伯爵的翻版,而一旁那个有着黑色羽翼和冷峻气质的黑衣男子,让井然想起了书中的堕天使。他们如果是萧邦的亲人,那么萧邦又是什么身份?吸血鬼?恶魔?还是其他?自己之前想过种种可能,却从未想过萧邦会是一个非人类。所以,他之前没有考虑过和自己的以后,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井然有一点沮丧,他不知道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有没有资格和萧邦站在一起。而且,那人说萧邦为了要和自己在一起,付出了一切。萧邦到底准备做什么?会不会有危险?自己一个普通人值得他牺牲吗?他知不知道,如果他因为自己受到伤害,自己绝不会原谅自己?井然越想越不安,眼睛死死盯着东方的天空,生怕错过了第一缕曙光。

       萧邦静静地站在圣天使堡通往顶部的走廊上,白色的双翼垂在身后,再过一会儿,他就要登上城堡最高处,再过一会儿,他就要和这对翅膀作别,再过一会儿,他就可以变成和井然一样的凡人,感受和他一样的世界。

I would rather have had one breath of her hair, one kiss of her mouth, and one touch of her hands than an eternity without it.

为了可以呼吸到一次她的发香,亲吻一次她的双唇,抚摸一次她的双手,我可以放弃在天堂的永生。 

——《天使之城》


       萧邦丝毫不后悔自己的选择,爱一个人,就会想进入他的世界,去感受他的喜怒哀乐。只是有一点对不起自己的哥哥,他们才刚达成和解,他也明白哥哥希望补偿自己,但是他还是又一次拒绝了他。幸好哥哥是永生的魔王,有的是时间,等他陪井然走过短短的一生,他会带着井然去和哥哥团聚,这是他给哥哥准备的惊喜。

       天边的一丝光亮昭示着黎明的到来,一个身影出现在圣天使堡的最高处。

      “萧邦。”

       井然痴痴地看着站立在城堡顶端的人,他今天仍然穿着惯常的风衣,一对白色的翅膀舒展在身后。

       “原来你真的是上天送给我的天使。”

       井然正准备下车和萧邦打个招呼,就看见那人裹着翅膀从顶端跳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井然惊呼着冲下车,奔向萧邦坠落的方向。

       萧邦坠落的速度太快了,井然赶到时,只看见折断的羽翼化成片片羽毛在风中飘散。井然呼唤着萧邦的名字四处寻找,却没有得到一丝回应,只有漫天的纯白羽毛在飞舞。井然伸手去抓住一根羽毛,羽毛却在转眼间消散在他的指尖。井然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被冻住了,眼前除了羽毛,他什么也看不见,除了风声,他什么也听不见,他徒劳地抓着羽毛,然后又看着羽毛消失。

        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羽毛却还停留在空中,然后变得越来越亮,井然眼前是白茫茫一片。

        “萧邦,你在哪里?回答我啊。”井然快要崩溃了,在虚空中胡乱地挥着手。

        突然,有人抓住了他的手,从背后轻轻拥住了他。

        “我在这里,小井,别怕。”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井然止不住泪流满面。

        两人相拥了很久,直到井然慢慢平静下来。

       “你是天使?你刚才折断了你的翅膀?你现在……?”

       “是的,我以前是智天使。我折断羽翼只为变成凡人,和你在一起。小井,我现在是和你一样的凡人了,我可以陪你一起走过往后余生。”

       “你是傻瓜吗?世人千方百计想活长一点,你却放弃了永生。”

       “如果不能握你的手,如果不能吻你的唇,如果不能拥你入怀,永生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

       “井然,我喜欢你,我想变成和你一样的人,你不必觉得歉疚。”

       “我怎么能不歉疚?折翼一定很疼吧,你刚才一直都没有回应我。而且,你还想瞒着我,如果不是你的亲人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到时候只是轻描淡写地告诉我一句:我从天使变成凡人了?”

       “亲人?”原来如此,萧邦刚还在奇怪井然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折翼的确很痛苦,那一片片羽毛,像一把把刀,将神力活生生地从身体里剥离,那种撕裂的痛让他对井然的呼唤无力回应。听着井然绝望的呼喊,看着他痛苦的眼泪,萧邦心都快碎了。他不怪哥哥的自作主张,他们也是心疼他的付出,不过,给哥哥准备的惊喜没有了。

       “折翼是有一点痛苦,但是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而且,我哥哥是魔王,等我们百年以后,我们就去找他,在那里永世相守。”萧邦看了天空一眼 ,接着说道:“所以,你看我并没有失去太多,相反,我还有了你。”

        “你真的没事了?”

        “真的。我们回去吧,我想好好睡一觉。”

        当井然他们离开以后,洛菲希尔和夜尊出现在了空中。

       “你弟弟考虑得挺周全的嘛,这下你放心了。”夜尊挑眉看向洛菲希尔。

       “嗯,我们也回去吧。”


       一周后,在魔王的帮助下,萧邦获得了腕表设计师的身份。虽然没有了神力,但是他的智慧和对艺术的感知力还在,这让他很快在腕表设计上脱颖而出。而井然也顺利地加入到了圣天使桥的修复工作中。

        一年后,两人回国探望井然的妈妈,顺便商量两人的婚事。夜尊自告奋勇提出帮他们搞定井然妈妈,于是4个人一起回到了井然妈妈家。不知道夜尊和井然妈妈说了什么,总之,妈妈一口答应了他们的婚事,而且成天小夜长,小夜短的,对夜尊比井然还亲。

        他们去国外成了婚。婚后,妈妈不习惯国外的生活,又回到了国内的老房子。井然他们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和她在网上聊一会天,有假期就飞回来看她。而洛菲希尔则时不时陪着夜尊到妈妈这里来蹭饭。

        后来,萧邦成了著名的腕表设计师,有了自己的品牌。井然也成为了建筑设计行业的大师,致力于设计文教和公共建筑。

        再后来,两人退了休,一起环游世界。他们去挪威看极光,去撒哈拉看星空,去新西兰寻找中土世界的踪迹,去肯尼亚看动物大迁徙……

         这天晚上,井然睡得正香,忽然听到萧邦喊他的名字,睁眼一看,萧邦穿着他们初见时的那件风衣站在他的面前,模样竟也和初见时一样。再看看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穿着当年那套灰色西装,摸摸自己的脸,竟也恢复到了和萧邦初见时。

        “井然,我们的时侯到了,该去找我哥哥了。”

        “好。”

        两人手牵手走出房门,这时洛菲希尔和夜尊已经在院中等候。

        “欢迎你们加入我们的永恒世界。”

        

        

        

        


推荐文章
评论(6)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