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安娜塔拉 末日的粉
christiecctv 2019-09-06

   

 

安娜塔拉是粉色的,一如初闻其名般的恍然。

 

听说,那一日,是世界末日。真巧,那一日,正漂浮在安娜塔拉的水上屋。正所谓,无处可逃,亦无所畏惧。小小方舟已轻荡碧海蓝天中,只需一往情深,如此而已。

 

我决不反对人们把马尔代夫看做是碧蓝,在末日之前,我也曾这样赞不绝口地呼喊着。经历了两日的风雨,阴云散去之后的阳光更加肆无忌惮,没有风浪的渲染,海岛静帧般地宁谧而不失惊艳。礁石和盘托出的地平线被艳阳折射出了碧色的海水和水晶的沙滩。水因为浅而没有丝毫威胁感,散发出一股巨大的吸力牵引着沙滩上的人。踏出一步,就仿佛慢慢步入一幅水彩画中,融入纯净的背景,渐渐成为主角,也赋予了这画精确的灵魂。

 

安娜塔拉在水的深处摆上了一幅秋千,那是她的标志。看上去远得像天堂,然而,当你牵起爱人的手,坚定得朝它走去,就会发现,水不过齐到膝上,而你们走出去的背影,被阳光勾嵌在海天一色之中,只剩下十指紧扣的轮廓,竟是如此令人动容。

 

末日的黄昏中,为了寻一份新纪元的仪式感,我们盛装打扮了一番,等待日落的洗礼。每个海滩都有它日暮的独家记忆:长滩岛上永远不会放人鸽子的橙色浑圆精灵,旧金山渔人码头给金门大桥洒染辉煌的金色油彩。安娜塔拉的日暮会是什么样子?无论怎样也无法想象。

 

海平面深处很整洁,厚厚的云层高高升起,留出一个正好摆放落日直径的空间,如果没有意外,太阳应该就会直直地掉进海里,溅起一片金黄的雾色吧?五点三十分,太阳落入云层,准备降落海平面。趁它搭乘云梯的空档,我就这样赤脚在沙滩上舞了一曲。

 

光线已经柔和得让人迷醉了,太阳给云梯勾勒出一轮清晰的金边,奢华般地耀目,余晖从金边四周散开,洒在海平面上,迸出粼粼波光,撒在人们脸上,五官立刻变得立体而饱满,面容也因暖色的映衬而更加娇艳。迎着暮光舞动,抬起手臂,便能见一缕金色顺着指尖蔓延至肩膀,弯动身躯,散乱的长发便能抖落闪闪的斑点。若是伫立,便能成就永恒。

 


一曲舞罢,顺势躺到浸在水边,侧眼望去,想必落日即将挣脱云梯。怎想看到整个云层都随着太阳降落到海平面,完完整整地覆盖了海天一线。你亦如此不舍残阳?定要包裹着它随末日而去吗?

 

如此,等待成空,独自黯然。

 

没有阳光的跳动,天空翻转成靛蓝色,海水沉淀成湖蓝色,沙滩蜕变成青蓝色,安娜塔拉的世界仿佛一下子成熟了许多。为了迎接夜的来临,她刻意将海的颜色添了些浓厚的涂层,却也并不觉得太腻。人们不愿去打扰她的娴静优雅,在水上屋旁点燃了盏盏油灯,让烛火隐约摇曳着陪她走完最后的深蓝。

 

这就是末日的谢幕吧?这也应该是安娜塔拉的落日规则吧?那一望无际,纯净的蓝!

 


若安娜塔拉果真如此,“魅惑”两字便不曾与她沾染,亦如天真烂漫永生无法逾越风情万种的累世情深。而那差池,其实也只在回眸的一瞬间。

 

如果没有回过头去,或许我永远也无法铭刻安娜塔拉的粉红。当落日离去,人亦随之转身,踏响沙滩的轻涩,低头回味辉金与魅蓝。却不知怎的,突然被无声地唤过头去,那一回眸就再也无法平复。

 

粉红的海天世界!

 

与我逆行的方向已全然被染,那粉色若只是一抹在女人胸前,便是心动的挑逗,若涂满了整个世界,便是轰然的惊叹!眼前层层浓艳的云,由浅粉浸染至桃红,再加之余晖中散落下来的光穗,竟能酿成金粉般的柔和。而夜色提上天幕后的阴重又将粉色原本的灵俏与些许轻浮遮掩了去,让那粉,粉得如此成熟而又娴韵。

 

粉色大幕遮掩着天地,吸纳着海天间的一切生息。面冲着它,毫无疑问,水面上浮出的淡光混着云层里湮出的浓粉嵌入肌肤,铭记了如此惊艳的一次震撼。

 

    前路是初入夜的朦胧黯淡,身后却是落日生命中最后一次粉红绽放,这之间竟没有丝毫的过渡连带,若不是一次莫名的回眸,便无缘这无尽的凝望中,真应感叹这世间并非烟花易冷,人事易分。只有梦偏冷了,才会辗转一生…..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