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至已逝去的幸福
漫河桥小屋 2017-04-22

今天开始一个人了。
终于还是一个人了。
从妻提出开始,我便惶惶不可终日。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于是反思,于是努力,于是想方设法再给自己争取一次机会,于是该做的事都没做,于是更加颓废。
本想写点什么,发泄一下心里的苦闷,也顺便祭奠一下那已经逝去的幸福。可打开日志栏,我这颗“破碎的心”却被那篇置顶的 《写给未来的老婆》给深深刺痛。一瞬间的记忆之潮汹涌而来,淹没了双眼,泛滥决堤。
原来手真的会抖。
看着多年前几个通宵不眠,费尽心神兼搜肠刮肚写出来的肺腑之言,恍然如梦,却无言以对。看着那字里行间隐隐透露出来的热切期盼,回味起顶着熊猫眼也能感觉到的小小幸福,还有当时言之凿凿却真实无比的雄心壮志...
《写给未来的老婆》,我没能读完,因为羞愧不已。至于附件之约的十三条,更是不敢直视分毫。

是我的错。
假如当初情况与预计有出入时,我便找个工作;假如当初资金断流时我能听你劝解;假如当初回家时我能不那么一意孤行;假如,假如我早些回到深圳,也许...
可如你所说,人生,没有那么多也许 。
 
昨天,我找到了结婚证。确切的说不是找到,因为它一直在那,只是我不愿意找到。握着这深红色的小小方块,看着贴在上面有些失焦的照片,想起当时我还抱怨照相那人技术太烂,机器太差,紧接着又稀里糊涂的被人拉着照了几张纪念照,可是你却觉得是在骗钱,我怎么说你都没选,让我遗憾不已,你却一脸的鄙夷加不屑,以致那几个工作人员脸都绿了,嘿嘿...我握着这深红色的小小方块,整整难受了一夜,直到黎明陷入昏睡,因为这是它幸福的最后几个小时,我舍不得,舍不得。

你在微信中问我”有什么想法 “,我的想法你真的不懂吗,我只是不愿意失去你,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想你离开。我真的想直接告诉你:我不想...
可我说不出口,因为心里乱,因为我已不是当初的我,因为我至今依然一事无成,我只是个拖累,再赖在你身边, 无颜。

放你走,这大概是我现在唯一能给你的帮助——即便我仍忍不住一次次的问你,你考虑好了吗——我多希望你没有,我多希望你迟疑,哪怕只是给我一点暗示。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没说一句:你别走, 我不想分开!
我只是一遍一遍的问:你考虑好了吗?
就像一个白痴。
或许是因为我仍然习惯让你来做决定的原因吧,我知道我说的不是你想听的,可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没说出我该说的那句话。
这一切如此不真实,这一天如此浑浑噩噩。拿起手机重头再读与你的留言,我才发现,我有那么多话没说明白,有那么多机会全都错过,或许是因为从你说出”分开吧“那时,我就已经方寸皆乱了吧。 

多希望这一切只是场噩梦。

你还记得我们在规划”冻酸奶“的那些日子吗,我记得我们在算账的时候犯了糊涂,硬是把一天的销量算成了五百余杯,这巨大的数字吓得我魂飞天外,你也是瞬间变得安静甚至有点僵硬,至今我仍记得你脸上的表情,哈哈。
只可惜我已有点记不起那是在哪个季节,不知你是否依然记得。

北京,在我印象里总是蓝天白云,因为有你这个晴天娃娃。
中关村,还记得森海塞尔的cx200吗,明明已经多次试听,你也说了喜欢,可我却固执的想要你隔日拿着ipod试过再决定。那是我的遗憾。在看到你眼睛里的一堆小星星的时候,我本该马上意识到你到底有多喜欢那副耳塞。既然喜欢,又何必隔日呢。

在深圳,当我们发现店铺的价格与我们的预计有出入的时候就是一切错误的开始。
是我的错误。我们找了那么久,那么多地方,但结果却都不尽如意。那时候我已萌生了退意,老实说的确是受了些打击。卖了一处房产的资金还不够在深圳开间小店,这让我有些难以接受,甚至产生了拿着那些钱回长春做或许更好的想法。而在此期间,有两处地点,第一处在地下一条街的那里,中心城吗——我记不住了,你知道我一向路痴,认路记地名真的不是我强项——那里其实不错,虽然我们可能拿到的那个角落或许差点。第二处是假日广场那里,似乎你当时对那里是颇有好感的,在那里以我们当时的资金其实应该可以博一下,只是我当时已经有些动摇,而且也确实没有那种拼死一搏的勇气。另外还有一处,就是在车公庙地铁商城那个儿童服装,那个服装品牌我还有点印象,但是那个项目没有努力一下真的是我的错。时至今日,我也记不得我是怎么想的了,似乎是我对那个说得天花乱坠的总裁信心不足的样子吧,只是记得后来在每次我们经过那里时,我总是有着强烈的悔意的。
除此以外,新的蛇口海上世界和coco park以及海岸城和万象城这类的进不去实在是实力不济,到没多少后悔。
但是这个时候,我还没被现实彻底打击到底, 觉得手里有着”那么多钱“还是多少有些自傲的想法,感觉上去还是自持是来深圳投资的人物一个,现在想想,真是可笑。最深刻的印象是我们住在锦州花园的时候,有一次在楼顶上你说虎子哥给我找了一份工作,建议我去试试,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我已经拿了这么多钱出来,我是来做生意的,我是想找个能在后半辈子都一直做下去的行当才来这里的,可现在却仍然要我去打工,所以心里非常不舒服,总觉得如果要打工那我为什么不在家打工呢,在家我有车有房有关系,赚的也不会很少云云。回过头来看,这种想法也相当幼稚,想来当时你跟虎子哥他们都相当失望吧。真希望当时你们能指着我的鼻子臭骂我一顿就好了。虎子哥帮了咱们不少,辜负他们了,万分惭愧。
后来我们决定做英文辅导,我不觉得只是个错误,但被事实证明这也不是个明智的选择。毕竟你我其实都没有过做辅导班的经验,而在此之前,我甚至都没仔细研究过辅导班的盈利模式,所做的一点研究也只是决定了要做之后才上网搜索资料查了一下而已,这样肤浅的准备几乎是一个灾难的开始,好大喜功的性格更是让我确定了凯馨园这样一个高价租金的楼盘做教室,加上后来定位摇摆,宣传乏力都是导致失败的原因。
而最主要的是,在辅导班的后期,我已经下意识的选择了放弃,在你还在为了下个月的房费而奔走操劳的时候,我认怂了。这主要是从外教教学与我预计的有较大差别开始的,我们曾经针对此事谈论过多次,甚至为此也吵过几次。在一切越来越偏离我的设想之后,我变得越来越懒散,越来越懈怠,只是我忘了,这次我不是在打工,真难以置信,我当时在想的不是怎样扭转不利局面,而是得过且过的消极怠工。也是在这时候我又萌生了回去长春的想法,也开始真的思考是否要回去发展的想法。说来也许你不信,我甚至想到这些钱没就没了吧,就当咱们在深圳旅游吃喝玩乐了的想法,而回去之后有车有房我们一起也许能过得更好。而且,我也认为我在长春还有亲戚,还有人脉,如果我们一起回长春我应该还是有办法给你安排个差不多的工作的。只是没打过招呼,这些事我也不敢跟你说。所以,是的,在后期我是相当让人愤怒的。这是个巨大的错误,难以置信。可笑的是直到此时,我才开始后悔没有一开始先找份工作去做。而后来我也不希望你出去工作的原因是,那时候我觉得一切都完蛋了,所以我们应该回家去从头来过。
你曾经问我是喜欢长春还是喜欢深圳,我当时告诉你是长春。其实不是的,事实上我非常喜欢深圳,可我不觉得我能留在深圳,那时候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回长春,所以我说谎了,但在心里我真的很喜欢深圳,不仅是深圳有你,在我看来,深圳是个活着的城市,不似长春这般暮色深沉。还记得我说要去深圳做摄影师吗,我是认真的,但是总有些意外,至今未能成行,但这不意味着明天也不行。

后来你回了趟长春。不知为什么,回来后,我总觉得你开始变得冷淡,或许是我的错觉,亦或是经一事之后心态的应有的改变吧。总之,这让我更加烦躁,更加偏执。

再后来我回了长春,还记得你送我上车,还记得我自己孤身走在北京的街上,还记得给你电话,还记得...记得的只有孤独。

我唯一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车祸是在当年的春节之后,是在送你离开长春再次奔赴深圳之后。咱们的小m2是你选的车号,老实说,当时我并不了解2046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我只是朦胧的记得,那是一部不一般的电影,呵呵呵。那年春节前你回来的时候,我是晚上10点多去车站接你,后来车辆晚点了,我买了两杯热饮,还有你喜欢的蛋挞。看到你的时候,我真的心花怒放,真的好想你。而送你离开的时候,看着你走进车站,离我越来越远,我忽然有了些非常不好的预感,就像是我正在失去你,这种疯狂的念头让我一时间心乱如麻,大脑一片空白,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在最右侧车道突然挑头大回,然后...差点没命并损失了四百块钱和左侧雾灯。

我没有再回到深圳。因为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看到我的父母因为辛劳和思念而变得比记忆中更加瘦弱,比想象中更加苍老。甚至连家也不再是我印象里那个宽敞明亮的家,而是远离市区的一个农村一样的小区里的仓库一样的房子。我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父母确实已不再年轻。
我心很疼。
我曾希望你能回到长春,我曾希望你和我一起来经营那个食堂档口,虽然可能会很累,但是我认为这会是一个踏实的良好的开始。于是,我固执的留在了长春,我试图改变这一切。但我的努力并没有得到回报,不仅如此,滞留在城市边缘也让我变得更加懒散,有更多的借口窝在家里颓废。我没能改变我父母的观念和习惯,也没能让食堂的生意扭亏为盈。我只是看起来很努力,甚至后来连看起来也没那么努力。

这对我来说是个打击,不比深圳的血本无归好受多少。

但至少,父母和我搬回了市区。当把一切安顿好,连小卖店也开始正常营业之后。我意识到我应该去找个工作,可我心里其实非常想回去深圳,我幼稚的想如果我找到一个固定的工作,那么我就再也没有机会离开长春,再也不可能回到深圳。可事实上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不过是我给自己找的龌蹉借口。这期间有一两年的时间,我过得十分迷茫。我放不下父母,又不想困死在长春,时间在我的颓废和各种摇摆不定的想法中蹉跎,而在我意识到我必须做些什么的时候,我的自闭症状却已经非常明显。我不愿出门,不想与人交流,甚至害怕与陌生人面对面。

我甚至不记得我们到底是怎么开始冷战的,我记得我常常给你电话,可是每每却得不到我渴望的问候,后来有一天,我决定减少联系,我以为我攥得太紧以至于让你反感,可事实上,我的放弃却导致了冷战的开始,是这样吗?

直到有一天,你打电话来。那是我们之间第一次谈到分开的问题,也是我心乱的开始。
那一次你给了我机会,我许了一年保证。无论你是否相信,从那一天开始真正的,认真的开始改变。而我也切实的决定要走摄影一条路,因为在我看来,这是唯一能让我无论是在长春还是深圳,甚至任意一个城市都可以一展所长的方法。
只是天不遂人愿,相机到手的第二天,我入院检查,居然成了糖友。接下来便是入院治疗,康复治疗。

还记得我给你打电话说只想听听你的声音吗?我那时说的是心里话,只是那时我没告诉你我已确诊住院,那是我住院的第一天夜里,是最难熬的一天,永远的失去健康和刚欲振作崛起就不得不暂停一切的双重打击真的让我不知所措,几近崩溃。所以,我那时真的无比希望你能就在我身边,哪怕只有你的声音也能成为一种慰藉。

我不知道你在最困难的那几个月里是如何熬过来的,在培训班完结的那段日子里,一切的困难辛苦你都默默承受了。很惭愧那段最艰苦的日子里,我却不在你身边,我不但没有兑现我的承诺,甚至也没尽到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

无尽的悔意也拼凑不出来愧疚的理由。

你喜欢你的男人能安排好一切,你可以安心的跟着他走南闯北,可我却固执地认为一切都听你的,你随心主宰一切才是真爱,所以我屡屡让你失望。

我曾对你说过,人只有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你说我若能懂这句话那就最好了。可今天我却知道人真的只有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
只是如今值得珍惜之人已然伤心离开。

我喜欢吃你做的东西,因为我知道你总是照顾我的喜好。
我喜欢看着你睡觉,哪怕只是通过小小的聊天窗口,因为那让我知道你就在那,即便一片漆黑,我也能看到你的呼吸,因为我知道你就在那里,在我身边。你说我可怜,其实你不懂,哪怕只是想象你的味道,也能让我安心幸福。 
我喜欢看你吃的样子,因为你只在我面前吃的矜持不在,吃的嘻嘻哈哈,吃的甜蜜满足。

妻呀,不知你是否想到,当眼睁睁看着她拿起印章重重的砸在我只握了区区两千余天的小小证书上的那一瞬间,我心如刀绞。又知否,在你迅速的在那几张惨白的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我同样心如刀绞。只是我不知道,在我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你是否也会同样心痛?

我挚爱的人,在你登上远飞深圳的航班的的时候,你可知道,我仍然滞留在车内,久久不愿离开,只因为,车里有你最后的味道。
那是曾经令我无比安心的味道,我曾经认为这魂牵梦绕的香味将永远常伴枕边,白头偕老。
只是一朝梦醒,这最后的味道终究淡淡随风飘逝,哪怕我关紧门窗也无法挽回阻挡。

蓦然看到放在抽屉一角的老手机,想起发给你的短信,羞愧再次袭上心头。

原来真正心碎的不是我,而我承诺要保护的那颗”破碎的心“,如今却被我亲手摔得粉碎...

我多希望这一切只是场噩梦。
 



请原谅我在这篇日志里仍然把你称作妻,我知道无论是法理还是道理上来讲我都不应该再继续这么称呼。我也曾一再犹豫,一再努力过,可我真的接受不了另一个说法。

我写下这些只是为了铭记这一段对我来说最为重要的时光。这几年的点点滴滴尽皆萦绕眼前,甚至闪回梦中,每每无意中看到些什么,便能立刻勾起些回忆,不由得便是一阵揪心难过。吵架时我曾脱口而出太惯妻云云,这是我这辈子最不该说出口的昏话。细想从谈朋友伊始,便是妻一直在迁就于我,无论是饮食习惯,聊天逛街或是其他方方面面,这些年实在亏欠良多。在我前半生的日子里,与妻在一起的这几年是脱离了”没心没肺“的童年之后,我度过的最为快乐和幸福的一段日子,很难说在我余下的生命里是否还能寻得这样的幸福与快乐。若说我写这日志没有一点私心的话,那是骗人的,即便一切已然尘埃落定,无可挽回的现在,我却仍然无法放弃,如有希望,我希望可以挽回一切。

更多的回忆,无以言表,仅在心中。
我现在痛苦难过,一切皆因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妻或许看起来没有如我这般痛苦,概只因她已痛苦难过过了吧。

我不知道这些文字我的妻会不会看到,我不知道看到这篇日志的人会怎么想,也不知道妻会怎么想,但我希望大家不要多想。妻曾说过,我总是能很好地伪装成弱者和受害者,我常常能让周围的人认为是别人对不起我,甚至连累妻也受了别人的猜忌。对此,我真的不知如何以对,毕竟我从未刻意营造过类似的假象,氛围或者其他什么。
之余看到此文的熟识之人,愿我的幼稚自白能引君为戒,珍惜枕边之人,珍惜父母家人,努力有所担当。但无论熟识或是陌生,还请三缄尊口,须知天下众生,悠悠众口,人言尤可畏。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