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玫瑰与勿忘我

(二十一)

杰克吩咐红蝶为自己和奈布都换上一杯上好的冰镇的威士忌,注意到奈布有意和自己较量酒量的企图,大概明白那家伙想借酒量压自己风头,他故意装作有些不胜酒力,几杯下肚就拦下了红蝶准备为他续满的动作。

“让二位见笑了,本爵酒量欠佳,晚些还有活动要主持,不能再喝了。”他朝着红蝶使眼色,然后站起身晃了晃,一副已过微醺的模样。

“哪里,萨贝达先生平日里无酒不欢,先生的酒量并不差。先生还有事要忙,我们却耽误了您的休息时间,真是冒犯公爵先生了,很抱歉。”玛尔塔担心的扶了一下杰克的手,只是稍微借力给对方就松开了,毕竟她既不是侍女也不是他的亲近之人。

“嗯,是我的提议不妥,欠缺考虑。”奈布应和着,毫无醉意,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站起来微微欠身,然后去牵玛尔塔刚搀扶过杰克的那只手,“公爵先生快回屋小憩一会吧,我二人叨扰这么久真是惭愧,就先告辞了。”

红蝶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在三人间来回扫视了一周后又颇有些尴尬,她不是很明白杰克为什么一再忍让奈布不大友善的言语,也不清楚这两人究竟有过什么过节,最不明白的是,杰克从来不关注名门贵族家的女性,却偏偏在今天这种时候对玛尔塔表现出兴趣,实在是令人费解。作为总管的她也并不方便多嘴什么,于是她安排了几个男仆为奈布二人引路离开,自己送了杰克回房。

“我没事,不用扶了。”杰克刚进玄关大门就摆摆手示意红蝶。

“为什么要这么做?”红蝶也很清楚杰克是真正的千杯不醉体质,就连小丑裘克也喝不过他。

“再不走兔子都要急得咬人了。”杰克呵呵笑了声,卖关子似的含糊解释了一句。

“兔子?哪个兔子?”红蝶接过杰克脱下的礼帽和手套,帮她将鞋摆正放好。

“说得也对,那可不是什么兔子,那是...”杰克径直走进卧室往床上一躺,双手叠在脑后,“货真价实的狼啊。”

这一边玛尔塔支走了公爵的仆人们后,不满地瞪着奈布,气鼓鼓的模样看着莫名有点可爱,但是奈布又着实笑不出来。

“生气了?”

“没有。”

“没有?那你还鼓腮帮子?那你说没有就是没有咯。”奈布说着就要继续走,发现玛尔塔没有跟上后也依然假装不知道。

“奈布!”玛尔塔见奈布没有打算停下来的意思,气得跺了跺脚,高跟鞋的细跟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嗯?”奈布回头好整以暇地抱臂站住,“知道喊奈布了?看来气得不轻啊。”

“你混蛋!”看出奈布故意看自己笑话,玛尔塔哼了哼转身就往反方向跑,高跟鞋哒哒哒地在地面落下一串雨点般的声音。

“在学校的时候你就没跑赢我过,现在穿这种鞋子还想逃出我的掌心?”几步就追上拎着裙角踏着小碎步跑动的玛尔塔,奈布一把从她背后伸出手臂,手肘一拐就勒住玛尔塔的脖子和腰,恰到好处的力气让这个原本有点粗暴的动作变成了暧昧的拥抱。

“你干嘛老和我唱反调!”玛尔塔双手紧捏奈布环住自己脖子的手臂,“不要给我添麻烦好不好?都说了要注意社交环境,你还故意呛公爵先生!想被卫队赶出去吗?”

“谁让他老是故意讨你欢心?撩我女朋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嗨呀你别捂我嘴...你!@#@¥%……¥@#!”

“闭嘴啊!被听到还想不想吃晚饭了?”玛尔塔不满地挣扎。

“玛尔塔你...”奈布还想说点什么,然而他似乎听到什么东西入水的动静,还没来得及转身去看,刺耳的尖叫就传开了。

玛尔塔飞快地警觉起来,和奈布对视了一眼,两人循着声音一路疾跑,赶到时人群已经聚在一起围在一片池塘边。

“母亲!这是怎么回事?”一眼看到自己的家人,玛尔塔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

“那位先生,突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又正好在池塘边,结果就落水了。”玛尔塔的母亲似乎有点惊魂未定,玛尔塔连忙摸了摸她的后背表示安抚。

口吐白沫?奈布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那个突然没了音讯的幕后黑手就要现身了。


推荐文章
评论(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