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香蜜同人】-112霜花她,死不瞑目
璇玑宫天妃 2019-10-07

润玉看着手中的龙鳞,听着使者的回报。

因着旭凤的关系,几百年来鸟族低调自处,几乎都快让人忘了这里。若不是使者去这一趟,他还不知道这鸟族如今也称得上是炙手可热了。

“门庭若市!”润玉咀嚼着这几个词。只是如今看来,这鸟族到底是臣服,还是蛰伏?

而好容易把使者应付走得凤长也陷入了十分的忐忑中。润玉这个节骨眼派了使者过来,难道是察觉了什么?

“你想太多了,恐怕,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旭凤脸色十分不好。

凤长挑眉,“怎么说?”

“你忘了他上次亲自来了一趟鸟族?”旭凤道,“当时他也是指名要见霜花,当时却被你挡了回去。若是天帝陛下当真如此容易放弃,恐怕是坐不上这天帝的位子!”

凤长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他这是急了?亲自来一次未见到,那便再来一次传召,不过是为了试探这霜花是否是水神仙上?”

旭凤眸底暗沉一片,“除此之外,还能作何解释?”

凤长抚掌,“若当真如此,那我们的计划可要提前了!你……”

“提前?霜花还不知道被你的好女儿,带到哪里去了!”旭凤压抑着怒气。

凤长叹息一声,“此事是我对你不住,只是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找到霜花为主。如今使者肯回去,必然是信了霜花不在的事。若是被那位知道了,你以为那位还会坐以待毙吗?”

旭凤神色一凛,倏然站起。

凤长连忙道:“你可是想到霜花可能去的地方?是否要我派人随你一同前去?”

“不必了!”旭凤大步往外走,“你且看到容珍,就是对我最大的助力了!”

凤长看着旭凤匆匆离开的背影,脸色也跟着沉下来。

“去将公主带来!”凤长低声吩咐,这个女儿,当真是被他宠坏,太不知天高地厚、轻重缓急!

旭凤请见的消息传来时,锦觅不过刚刚与长芳主刚刚简要交代了始末。如今旭凤前来,长芳主当即如临大敌。

“长芳主不必担心,旭凤他还舍不得伤我。”锦觅缓声安抚,“去将人带进来吧!”

长芳主着急,“若是被他知道你是锦觅,保不齐他会为了霜花而对付你!”

锦觅拍拍长芳主的手,“长芳主,我敢承认,自然是不怕这些的。至于霜花,他若是真的想要霜花,那他更该好好求着我!”

长芳主劝不动锦觅,为了周全,也不肯离开,坚持要在一旁保护她。锦觅无奈,只得暂时应下。

旭凤被小精灵一路带进来,一眼便瞧见一身粉衣站在上首的人。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百年前,两人还是初识模样。

然而只是一个晃眼,待他看清上首人的音容笑貌,浮上心头的竟是不受控制的感慨万千。

“锦觅~”旭凤如是唤道。

锦觅微微挑眉,“我以为,你会唤我霜花。”

旭凤瞳孔骤缩,脸色几经变换,“我以为,你会继续装作霜花。”

“你早就知道看穿我了?”

旭凤苦笑,“我若是早就看透,你以为你能活着走出鸟族?”

锦觅冷笑一声,“看来你所谓的爱,也不过如此。”人家不是都说爱屋及乌,看着同样的一张脸是下不了手的吗?

旭凤脸色晦暗难辨,嘲讽一笑,“我爱过吗?我自己都不敢承认这件事。当初分明是我先遇见你,我们一起经历天界人间,到最后,你却爱上了润玉!”

锦觅摆摆手,“你错了,我从来也没爱上过你,爱上你的,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霜花而已。”

旭凤沉默的眸子里都是挣扎。其实不必他开口锦觅也知道他想问什么。

“你想知道霜花到底怎么样了?”

旭凤上前一步,“对,你把霜花如何了?”

锦觅默了一下,“我可知凤长存心要利用你?”

“那又如何?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只关心霜花如何!”

锦觅无奈摇头,“爱上你,真不知道是霜花的幸运还是不幸!你不关心?你将所谓挚爱的性命交付到别人的手中,却不关心那人意欲何为?他既是要利用你,你又岂止霜花不是利用你的一环?”

“你莫要挑拨!”旭凤突然暴怒,一把掐住锦觅的脖子,眼神阴鸷疯狂,“霜花到底在哪?”

“锦觅!”

锦觅抬手,阻止意欲上前的长芳主。瞧着旭凤越发疯狂的神态,越是故意刺激他,“她早就死了!”

“我杀了你!”

“锦觅!”长芳主按捺不住,直接冲上来,却被锦觅骤然抬手设立的结界挡在外面,目眦欲裂,“锦觅!”

锦觅充耳不闻,始终撑着笑看着旭凤,“旭凤,霜花她,死不瞑目!”

……

天界仙乐阵阵,久未露面的润玉一席白龙鱼服,头戴玉冠出现在大殿之上。

众仙似乎都没想过今日能看到陛下,不过怔愣片刻,随即俯身行礼。

“众位爱卿平身。”润玉抬抬手,“今日叫诸位前来,乃是要宣布意见要事。”

众仙面面相觑,侧耳倾听。

润玉看了一眼东华帝君,东华出列,宣读法旨。

抑扬顿挫间,众仙的心也跟着此起彼伏。虽然早知会有今日,可当这一日真正来临的时候,众人只觉得惶恐。天帝陛下他,竟然真的要将这天帝之位让给一届凡人么?

“陛下三思啊!”一位老仙出列,几欲声泪俱下,“陛下乃六界之首,统帅各路仙魔,岂是一介凡人弹压得住的?只怕陛下前脚交出权柄,后脚就……”

润玉低头看着这须发皆白的老仙,倒是面生得很。经由东华提醒才知,原是闭关修炼多年的老仙,不理朝事日久,只怕如今也才堪堪知晓这禅位一事。

润玉没有说话,倒是微微抬手摆了一下臂弯,那宽大的袖摆轻甩出一个弧度。小小的动作,反应到阶下却如飓风般,除了修为高深的还能勉强稳住身形,那些灵力稍低的,已经东倒西歪跌成一团。

绝对的实力威压下,便是那位老仙也闭了嘴。

看着众人面上或绝望或愤愤的神情,润玉并没有过多关注。扫清障碍,此时此刻他要的不过是臣服,是这些人的臣服。

润玉端坐上首,东华再次出列,继续宣读……

凤长坐立不安,时不时急切地看向外面,似乎在等待什么。

终于,外面传来一阵小跑的脚步声,凤长立即从座位上起身迎上去,一把拉住进门就要行礼的人,急急问道:“如何?陛下说了什么?”

“陛下说,准备禅位!”

那一瞬间,凤长瞪大眼睛,神情似惊似喜,情绪交加显示在脸上,是让人看不穿猜不透的复杂。

所以,这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送消息的人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再说点什么,凤长却已经反应过来,冲着他摆摆手。那人低头行礼,悄悄退了出去。

殿门再次被关上,凤长的眼神似乎没有聚焦地看着前方,仍旧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是下一刻,忽然神色凛冽,伸手一甩,殿中一角便塌陷碎裂,发出巨响。

凤长眼神阴鸷疯狂,“既然本不愿做这个位子,当初又何必争执不让?”又倏忽一笑,“不过也好,你既然不想做,那就该早点把位子让给别人才是!”

旭凤一到鸟族便被等候在一旁的侍者引到大厅。凤长正端坐其中,看到旭凤进入,挑眉,“你回来了?霜花呢?”

旭凤看着凤长,心绪几番起伏,脑海里都是锦觅说的话,“你以为霜花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

“旭凤,旭凤?”

旭凤忽然出手,凤长神色一凛,立即进行反击。若是以往,旭凤身为天界战神的实力,凤长这等在他面前不堪一击。然而如今,几百年的蹉跎……

强力碰撞之后又立即分开,凤长气喘吁吁,旭凤也悄悄咽下涌到嘴边的一丝腥气。

“外敌未除,你确定要与我反目吗?”凤长撑着桌子站起,目光狠厉。

旭凤眼神几番闪烁,沉声道:“你明知道霜花对我意味着什么,你还纵容容珍!”

听到此,凤长也是一震,“你找到霜花了?她,她不会出事了吧?”这急切,倒是不似作假。也确实没必要作假,霜花还是他计划中重要的一环呢!

旭凤垂眸,“她回了花界,并不肯与我回来。”

凤长眼神一闪,“为何?”

旭凤嘲讽地看着他,“因为什么?你觉得呢?”

凤长神色晦暗难辨,“她,是不是想起些什么?”见旭凤不说话,凤长上前,语重心长,“若是以因为容珍,你只管说你们的条件,我必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只是……”

旭凤扭头看他,凤长神情艰涩,“只是你可有仔细观察霜花,她是否有所不妥?这神识融合之术我也是首次使用,何况还要抹去水神仙上的神识。霜花若是想起些什么,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旭凤面色不变,却心底发冷。

“倘若她真的想起些什么,只怕你此时此刻,便该血溅于此~”旭凤缓缓道。


推荐文章
评论(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