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米泽的世界第一期(序言)-说在前面
m18108193361 2019-08-25

其实在写这一期之前,我是不敢触碰诸如你们所看到的本期中的一些素材的。因为我想,无论我多么努力去规避这类的敏感话题,写的多么专业亦或者写的多么抒情,总会有人冲出来告诉我几个字“蹭热点”或“人血馒头”。

于是我最近也想另外起一个题材,来打开之后的周更话题。我有接触全新的自走棋的游戏模式“云顶之弈”;我有去重新把游戏时间最长的手游“阴阳师”捡起来,抽卡、斗技、养最新的“黑崎一护”,但却无法让刚正式踏入社会的我,有一点点的耐心去保持一颗长期接触下去的决心。因为我发现我的心暂时还不在这里。

然后我就遇到了“鬼灭之刃”第十九话。

也就是近期热议的封神之话。看过的人自然不必多说,有的人在B站上贡献了自己的处女币;有的人可能在jojo、一拳超人里幸免,但却把第一个弹幕贡献了出来。也有人因此走上了资本主义(伪)的步伐,在每一集新番里准备好了金钱的微笑。(当然也有人是纯为了1080P的快感)

我当然和大多数人一样,在眼眶里一直憋着眼泪,全程嘴巴撑得老大看完最后几分钟的打斗场面。

看完的我自然点赞收藏硬币走了一波。但一种很久都没有的情感涌上了心头。你说他是感动,那也确实。你说那是激动,那也自然跑不掉,这么几年用少年漫画能带来这样的快感真的是鲜少有的。但,

都不是。

首先,我不是漫画党,不是对于原著有着多么的热爱和热诚去反复翻篇地看。其次,我也不是对于这段剧情有多么多么的喜欢。你让我重新打开第十九话再看一遍,我想说的也是这些。因为我爱的,

是他的分镜。

也许有了近二十年的“老漫龄”,我对于漫改和原创等TV动画的要求着实比之前高了许多。我也不再是高中那个为了逃避自我而把自己完全丢到二次元里面的人了。我对看进眼里、看进心理的动漫有了更高一个层次的要求,那就是分镜。

我不是一个专业学编导或美术的人,对于审美这方面我也谈不上有多专业或者多高的见解。但鬼灭之刃十九华是真的近几年的热血少年漫改中,鲜让我感到惊讶或者热泪盈眶的作品了。而上一个让我感到有这样的感觉的动画,或者说让我在整体都感到满足的荧屏炸弹那只有冰菓的19集“相关人员(心あたりのある者は)

是的,又回去了,说了这么多废话终于回到了主题上。那你可能有疑问,说了这么多最后还不是要说这个。为什么不一开始不打开天窗说亮话?“鬼灭”粉丝不约,不跟这个节奏;你是不是太道貌岸然了?其实这期题材我再两个星期前就已经有了框架了。怎么去写;怎么说;怎么有幸看到文章的你感到亲近,

亦或者怎么去顺从自己的内心。

其实,我非常感谢鬼灭之刃19话,给我这个勇气去拿起笔让我去对抗舆论,去拿起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写下自己的故事。

正如我几个月前的上一篇稿件,京阿尼的作品多次上传奇一幕的榜单。当然制作精良的冰果也成功的拿下了一席。当时上榜的是第一话的“我很好奇”的迅猛生长。画面的流动如水一般,暂停的每个画面都自然到让这很难相信是TV动画的水平,也很难想象这是纯手工作画一帧一帧画出来的场面;同样很难让人想象这是几十个人在一家小小的工作室里,日以及日地打磨出来的巨大工程。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各式各样的赞誉加持,我也心服口服,但我内心最震撼的一幕不是这一场,而是刚刚提及的19话里的,奉太郎的假设。

我想冰菓了。我想武本康弘了。我想裙摆上扬的最佳角度了。我想水汪汪的大眼睛了。

我想京阿尼了。

于是我还是决定把它记下来了。

其实回想起来,我从小也热爱过很多东西。有游戏、有动漫、有人、有书。但要么是被我自己夸下的海口(我爱XXX一辈子)啪啪啪打脸,要么是他主动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在QQ游戏大厅里面玩过一个游戏,记得他是操纵飞机踩其他玩家飞机上的气球,气球全炸则需要从记忆点重新来过。时间真的太长了,大概十年以上了,长到我把这个游戏的名字都忘了,长到QQ都从我的手机里面消失了。

如果有幸,你在茫茫的长文章中看到了我的这篇文章。也万幸,你从未接触过冰菓或京阿尼的任何作品。那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为您推荐一下这部番剧,推荐一下武本康弘,推荐一下这个我挚爱的小世界。因为我经过这场大火,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他是你所热爱的事物的话,一定要停下脚步,用心去记下来吧。因为不知道哪一天,或者什么时候。

他,就不见了。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