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琅琊榜的英文名是Nirvana in fire
电影急救站 2019-04-26

  早。总觉得《琅琊榜》和《甄嬛传》是所有人都看过的电视剧。这两部剧都是翻来覆去看,每次都能找到新花样的好电视剧,今天想浅谈一下《琅琊榜》。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认为人生在世义字当先,可能是小时候古装剧看得太多了。但是人心理应如此吧。一度认为人既然称自己为高等动物,那原因必须得不止是因为生物层面的进化,而是因为在这个进化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人格的尊严,理解遵守维护。尊严道义是不可舍弃的。

  毫不夸张地说,《琅琊榜》里的言阙是我在看过的所有剧里,最喜欢的一个角色。年轻时匡扶梁帝,舌战群雄,后来从朝堂隐退,淡薄耿直却一生正直无私重情重义。和林燮一样,当年都是千里勤王的大忠臣。梅长苏和浴巾说过的那段:“年方二十,手执王杖栉节,只带了一百随从,绢衣素冠,穿营而过,刀斧胁身而不退,大渝皇帝感其勇气,令人接入王庭。他在弓阶之上辩战大渝群臣,舌利如刀。”便是言候被喻为如蔺相如般辩才可压众,胆可镇暴君的最好写照。自古使臣精忠。

  每一次梁王的生死关头,都有林燮和言阙的身影。后来对曾经的推心置腹的好友,如今的梁王彻底失望,看着梁王杀了亦兄亦友的林燮,封与自己两情相悦的林乐瑶为妃,又斩了林家血脉,偏信小人,妄杀忠臣,朝堂之事也多猜忌却无心震朝纲。江山依旧在,不识故旧人。心寒至极便躲入道观,一味炼丹。

  即便如此,但对于言阙来说,十年饮冰,难凉热血。家国报负仍在胸中。梅长苏来请言阙相帮靖王登帝位时的这一段,不知使多少人为之一振。

“我不会帮着誉王去对付太子,我更不会帮着誉王去对付靖王。”
“我话还没说完,侯爷怎么能断定我今天是来请你相帮的,是誉王呢?”
“难道不是让我去帮着誉王对付靖....”
豫津:“苏兄来拜访父亲,难道是想要父亲帮助靖王么?”
“侯爷可愿意?”
“朝局混乱 、后宫凶险 、人心叵测、 陛下偏私,在此情形之下,靖王对誉王没有胜券。我安居府邸,好歹算是一个富贵闲人,你却让我卷入一场并没有胜券的争斗中。”
“是。”
“当今的皇后是我胞妹,誉王是皇后的养子,你让我帮着靖王去对付誉王,于情理不合。”
“确实如此。”
“不合情理又无胜券可言,先生何以提出如此要求呢?”
“侯爷,您可愿意?”
言侯长久沉默道:“愿意。”

君子一诺,生死相随。

言阙是一个无惧的人,二十岁时便风云烈烈只手回天,即便岁月蹉跎,心里的火焰也未曾熄灭,救国救民的愿望也未曾改变。也是,生死祸福身家性命早已置之度外,哪里会怕。曾经的炸祭台的计划,或是此时的相帮靖王的承诺,都是情义,都是抱负。士为知己者死。言家为国为民的大天下情流淌在血脉里的。


出府寻子的言候在谢府前步步紧逼,浩荡凛然。

  言候把象征着地位身份的冠帽戴紧,暗示谢玉一方自己的身份,气场恢恢,目光如炬,步步锵然。明明此刻是生死一线,但铮铮铁骨,森然又决绝。是气节的力量,来自内心,不论什么境地,都可以支撑人挺直脊梁。


  说句政治不正确的,男儿郎的家国情怀是十分令人感动的。好像是一种归属一样。但是《琅琊榜》中的女子也是个个英气逼人。霓凰郡主独率大军镇守南境,保卫边境震慑大渝;悬镜司掌镜使夏冬大人武功高强,虽悲苦但坚毅;秦般若随美貌如斯但是也只靠谋略取胜,其四姐也是为保护爱人而死;夏江的前期寒氏,心寒后带着儿子出走,最终在夏江的监牢前也只有朝儿子一句“给他磕头,算是谢他一点血脉”。就连只有被提及没有出镜的女性人物也是,即使林家一案爆发时皇帝有意维护晋阳公主和宸妃林乐瑶,但两人都不愿承受如此罪名,或是说从一开始就根本不相信这桩案件,两人相继自杀,刚烈。

  既然本文写的是言阙,就多说两句一个戏份极少极少的女人。言豫津的生母,言候的妻子。只看浴巾就知道,他的生母也是一个极通透聪明,也浪漫的女子。嫁与言候前或许听说过言候的英勇,想必也是爱慕。嫁与言候后,这么聪明的女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这个英雄心里另有她人。虽说古时是三妻四妾,可是林乐瑶和言候的过往必定牵扯着言候和浴巾生母的感情。而这个女子在生下浴巾几年后也离开了人世。实在是个可怜人。


金陵城里的风从来就没停过。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