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谢喻💕 谢喻💕 的喜欢 gin3668065.lofter.com
瑾月紫
  唯一指望的科目

  唯一指望的科目

  唯一指望的科目

巴金不多金

代号鸢星际军事pa2

哥/辽/张修/史君/贾诩/文丑/甘宁/小狗小鸟

代号鸢星际军事pa2

哥/辽/张修/史君/贾诩/文丑/甘宁/小狗小鸟

乌牙鸟crow

不好意思最近搞rps有点上头…………

p1是私设的已婚且有两个崽,男孩叫井宝,女孩叫布谷

以及p6是约稿

不好意思最近搞rps有点上头…………

p1是私设的已婚且有两个崽,男孩叫井宝,女孩叫布谷

以及p6是约稿

李声声(不想上班版)
请搞《冰球旋风》的和我扩列!

请搞《冰球旋风》的和我扩列!

请搞《冰球旋风》的和我扩列!

朽木木林林森森森
送你一场珍贵的梦呵 还未发迹的...

送你一场珍贵的梦呵

还未发迹的孙家

初次见面的新邻居

夏天来了


送你一场珍贵的梦呵

还未发迹的孙家

初次见面的新邻居

夏天来了


子非鱼

“已经是第三张纸了,出好多血”

“要去医院,我不知道会不会耽误训练”

“要是我没有用手护着头,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马上要比赛了,我想打比赛”

“大家放心,我想开了,既然这样也会尽我所能帮队友看看单练”

…

…

…

———那么,成功晋级以后,对后面的比赛会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很高兴”

“是我的第一次深渊,第一次进深渊线下嘛,我很高兴”

“一定会努力加油的”

“已经是第三张纸了,出好多血”

“要去医院,我不知道会不会耽误训练”

“要是我没有用手护着头,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马上要比赛了,我想打比赛”

“大家放心,我想开了,既然这样也会尽我所能帮队友看看单练”

…

…

…

———那么,成功晋级以后,对后面的比赛会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很高兴”

“是我的第一次深渊,第一次进深渊线下嘛,我很高兴”

“一定会努力加油的”

雀野0v0

【三岁乙女向】男友是修狗

       //三岁乙女向

  //今年COA期间刚刚入竞坑所以可能了解不全致歉

  //很魔幻的剧情感到不适就快跑别骂我

  //1.5k短打

  //ooc致歉

  //请勿上升蒸煮

  //同队队友设定,交往前提

  //感到不适就快逃

  以上

  ↓

  ↓

  ↓

  你看着瓜格里聊的火热的转会期,略感疲惫地在床上翻了个身。

  窗外正午的阳光被厚厚的窗帘遮住,肚子饿了,你从床上坐起来,挪向床边,踢踏着拖鞋走向门口准备下楼买点吃的。

  将脚上踢踏的拖鞋换了双正常的球鞋,你拿上钥匙,...

       //三岁乙女向

  //今年COA期间刚刚入竞坑所以可能了解不全致歉

  //很魔幻的剧情感到不适就快跑别骂我

  //1.5k短打

  //ooc致歉

  //请勿上升蒸煮

  //同队队友设定,交往前提

  //感到不适就快逃

  以上

  ↓

  ↓

  ↓

  你看着瓜格里聊的火热的转会期,略感疲惫地在床上翻了个身。

  窗外正午的阳光被厚厚的窗帘遮住,肚子饿了,你从床上坐起来,挪向床边,踢踏着拖鞋走向门口准备下楼买点吃的。

  将脚上踢踏的拖鞋换了双正常的球鞋,你拿上钥匙,打开了家门。门口蹲着一只毛发蓬松的小狗。

  等等。

  你略微瞪大了眼睛,然后蹲下身子去看那只小狗,他清澈的眼神看着你,没有害怕也没有强烈地求收养的感觉。

  小狗歪了歪头继续看向你,偏偏你对狗狗完全不了解,从来没有养过任何像样宠物的你一下犯了难,我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先给小狗弄点吃的,这么想着你的手已经情难自禁地摸上了小狗蓬松的脑袋。

  手上柔软的触感让你的大脑直接宕机,伸手捞起小狗就转头回家了,完全忘记刚才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吃饭才下床准备出去买吃的这件事。

  :碎冰冰,俢狗一般吃什么。

  你发了一条消息静静地等待着回复,一般来说三岁很少会不回你消息,不然就是第一天晚上熬太晚起不来,但是昨天你和他一起下播的总不至于他半夜出去偷吃不带你。

  你有些郁闷的从冰箱里取了一瓶可乐,小狗乖巧地蹲坐在你房间的毛毯上,慵懒地眯着眼睛。

  算了,你没有继续等三岁回你消息,转头打算问问自闭有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闭子,狗狗一般可以吃什么啊?

  闭八卜:狗粮就可以了呀,你打算养狗了?这种问题直接请教三岁不是更方便?

  :没,捡到一只很可爱的俢狗。[俢狗的图片.JPG]

  闭八卜:你哪捡的,小心狂犬病。

  :放心啦~它超级乖巧~

  闭八卜:那就好,不过我也没有很多养狗的经验,问问三岁?

  :他没回我。

  闭八卜:那真怪了。

  脚边感觉到了柔软的触感,你被蹭得有些痒痒的,低下头看向正在捣乱的小狗。

  他还是一副乖巧的表情,亮晶晶的眼睛里确实恶作剧成功的淘气和欢脱,突然有一瞬间觉得他和三岁这个小学生好像,你这么想着两只手抱住了小狗的身体,将他抱到了床上。

  “为什么感觉你和三岁好像。”你自言自语地趴在床上和小狗对视,然后手机的闹铃突然响起来,你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看着三岁还是没有动静的聊天框和已经指向十二点的时钟,叹了口气选择自己开两把排位。

  赛季末既没有冲榜要求也没有直播任务的你,翻了个身躺在床上和小狗一起看着手机里的缪斯印记破裂。

  两局排位下来,你看着趴在你旁边看着手机屏幕没动过的小狗才想起来忘了件事情,“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你顺手又揉了揉小狗毛茸茸的脑袋,托着他将他抱到了自己的怀里,向厨房里走去。

  你将他安顿在外面的餐桌凳子上,自己转头走进厨房试图从冰箱里找点什么可以现在就给他做的肉类,“好像只剩牛肉了......上网搜一下怎么做吧......”你左手捧着剩下半袋的牛肉,右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餐厅里传来了椅子和桌子碰撞的声音,你有些担心地走了出来,小狗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和你大眼瞪小眼,你有些好笑地走上前蹲下,“椅子上坐不住?”小狗像是听懂了似的摇着尾巴,你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神放软了声音,“那你玩去吧。”小狗还是在地上没动,你又揉了揉他的脑袋转头走向厨房开始准备煮牛肉解决他的午饭问题。

  当你端着刚出锅的水煮牛肉站在客厅里看到三岁的时候,你承认你是有些发蒙的。而且他手里还拿着你刚放在房间里的可乐,“三岁?!你从哪来的,什么怪物!”你拿起桌上的玩偶就扔向了还坐在沙发上傻笑的三岁。

  “我如假包换的好吗?嘶——”被砸中脑袋的三岁假装受伤的倒在沙发上,你只得有些无奈地走上前去关心一下他,“怎么样好点没有。”你揉着他的脑袋,看着他的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和偷偷红了的耳朵又加重力道揉了两下。

  嗯,感觉确实很像小狗。你虽然不怎么相信这样魔幻的事情,但是看起来不只是很像,笨蛋三岁就是刚才那只小狗。

  “我狗子被你弄哪去了?”你装作生气地摁倒了三岁,沙发的弹簧垫发出了嘎吱的声响,小小的沙发上三岁伸不开手脚,有些委屈地指了指自己,“小狗换男友这不血赚?”

  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在他的侧脸落下了一个吻,软软的,三岁的脸瞬间烧红了,整个人宕机在原地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了。

  好吧,不仅像小狗还纯情的要命,你看着他不聚焦的眼神有些无奈地笑了。

  

  

  

  

  

  小彩蛋:

  “为什么你变成小狗变回来会有衣服啊,不应该是......”你拽了拽三岁的衣服,摆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因为这样不过审。”“。”

林鸽ovo

【纸橙】地球最后的夜晚

*标题取自同名文艺片《地球最后的夜晚》,但是内容完全无关。只是根据这个标题联想出来的*

他还记得那个夜里,他们两个人并排坐在海边。海平面的月亮很大很圆,亮得像是要将地球吞噬,令人心慌。天地间静得没有一只飞鸟,他恍然以为这颗蓝色的星球马上就要死去了。

玛雅人曾经预言,2012年12月31日,世界将迎来末日。

如今将要是十三年后了,他总觉得他也要预言,2025年12月30日,是地球最后的夜晚。

那时候他说什么呢?

对了。

他想起来了。

那时候他问他了一个问题。

“如果今晚就是地球的最后一夜,明天,世界将要毁灭,所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你,今天最想做什么?”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标题取自同名文艺片《地球最后的夜晚》,但是内容完全无关。只是根据这个标题联想出来的*

他还记得那个夜里,他们两个人并排坐在海边。海平面的月亮很大很圆,亮得像是要将地球吞噬,令人心慌。天地间静得没有一只飞鸟,他恍然以为这颗蓝色的星球马上就要死去了。

玛雅人曾经预言,2012年12月31日,世界将迎来末日。

如今将要是十三年后了,他总觉得他也要预言,2025年12月30日,是地球最后的夜晚。

那时候他说什么呢?

对了。

他想起来了。

那时候他问他了一个问题。

“如果今晚就是地球的最后一夜,明天,世界将要毁灭,所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你,今天最想做什么?”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他都记得的,那时候他说:

“我会再看看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夜。

“看看这个世界的森林,海洋,看看这个世界的飞鸟,游鱼,看看这个世界的天空,大地。

“再多看看,这个世界的你。”


早上,橙崽睁开眼,突如其来的光线刺激让他又一下子眯起了眼。白纸起床时把窗帘拉开了。

他慢慢地在床头摸索着,摸索半晌手碰到了床头柜上的温热玻璃杯,温度刚刚好,手指碰着暖暖的。白纸知道,橙崽醒了就喜欢喝一杯温水,所以他说他会每天帮他准备一杯,让他醒来就能喝。

橙崽穿上拖鞋走了出去,白纸背对着他站在窗边,听到身后的动静,他转过头来,逆着光看向橙崽。橙崽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知道他看向他的目光一定充满爱意。

“醒了?不再睡会儿吗?”

“不睡了,醒了。”

“粥在厨房热着,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起,所以没端出来。我现在去端。”

“好。”

这样的对话,好像已经进行了无数次。

这不对,橙崽想,他们明明昨天才刚开始同居。应该是恋人之间的默契。

恋人。

想到这个词,橙崽的脸猛的烧起来。这个让他脸红心跳的词,似乎令周遭的空气都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他乖乖地坐在餐桌边,安静地看着白纸在厨房忙来忙去。他们像是老夫老妻一样,日子平淡如水,但每一件琐碎的小事都是甜蜜的。

吃过早饭,两个人手牵着手慢慢地在小区里散着步。退役之后的生活很悠闲,他完全成了一个无业游民,而白纸每天准时直播赚取一点维持他们生计的费用。阳光暖暖的,他很喜欢这个温度,很宜人。不愧是广东啊,冬天也能有这么温柔的太阳么。他想。

“今天天气真好,一点也不冷。”橙崽说。

他感觉到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身边的白纸明显僵了一下,然而转瞬就恢复正常,似乎只是他的错觉。

“怎么了?”他问。

“没事,”白纸冲他笑了笑,“崽啊,你还记得现在是什么季节么?”虽然他们退役了,但他还是喜欢叫他崽。

“冬天啊,”橙崽很自然地答道,“现在是十二月,不是么?”虽然对于广东而言季节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就是了,不过对于他一个北方人来说,区别可大着。

“这样啊,”白纸嗓音淡淡,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兴致了。

“怎么了?”橙崽疑惑地问,“我记错了?”

白纸并没有回答,而是将他的手攥紧了些。

然而不过片刻橙崽便把这个小插曲抛在脑后,享受地呼吸着清晨裹挟着露水的空气。

一个无比宁静的早晨。


下午白纸要开播了,他们还是得生活的,进书房之前他提前帮橙崽切好了一盘淡白色的苹果放在茶几上。橙崽下午打算窝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困了就直接在沙发上小憇一会儿。

果不其然看着看着电视他就有些困了,眯着眼慢慢地睡去。

他醒来时感觉自己并没有睡很久,然而桌上的苹果已经发黄了。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便没太在意,端过来一块一块吃着。

他最近对于时间的概念好像淡了些,他不太在意时间的流逝,不知道是不是白纸在身边的缘故。

苹果吃到还剩最后一块了,白纸打开房门走了出来。橙崽见状,端着盘子凑过去,将最后一块苹果喂到他嘴边。

退役之后,他们俩便将第五人格赛事从生活中淡去,主要是白纸不给他看,他说既然退役了就好好养老,于是两个人就每天赏花赏鸟,过着退休生活。

小十七躺在猫窝里伸着懒腰,橙崽将他抱起来,顺着他的毛,忽然喃喃道:“十七,你怎么似乎变老了些?”

白纸刚进厨房做着饭,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顿时浑身汗毛倒立,连忙专注地听起客厅的动静,手上切菜的动作都迟缓了些,但因为太过于漫不经心,最终还是划到了手指。他轻“嘶”了一声,犹豫片刻,还是到客厅去找了创可贴。这个行为无可避免地惊动了橙崽,他看见白纸贴创可贴的动作,担忧地拧起眉毛:“切到手了?”

白纸轻声道:“一点点,不碍事。”

“这么不小心……”橙崽小声咕哝,“伤口大吗,要不要消个毒?”

“不用,贴个创可贴就好。”白纸贴好了,朝他晃了晃手。

“别晃了……”橙崽心疼地看着他手指上贴着的创可贴,“我点外卖,你歇着吧。”

白纸想了想,擦了擦手,去客厅揽着橙崽和小十七一起葛优躺。


夜。

橙崽突然心血来潮,说想去海边走走。

白纸没说什么,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带着他出了门。

他们的公寓离南海很近,走不了多久便能看到大海。白纸牵着橙崽,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一同享受着夜的宁静。

月光悄悄地撒在橙崽脸上,他抬头看着月亮,忽然发现月亮并没有他心中所想的那么圆。恍惚间,他脑海中闪回过一个画面,海平面,圆月,两个并肩而坐的青年。

他怔住了,脚步渐渐慢下来。

白纸察觉到橙崽的异样,回头看他。

他看见橙崽眼中有一丝茫然,一直很平静的白纸神色露出一丝慌乱,他焦急地看着橙崽的眼睛,想要说些什么。

但只一瞬,橙崽眼神便恢复了清明,他楞楞地看向他,问道:“怎么了?”仿佛刚才那个茫然呆滞的人不是他。

“没事。”但白纸悬着的心依然没有放下。

此后的时间里,白纸一直紧紧牵着橙崽的手,像是生怕他消失。

橙崽失笑:“牵这么紧做什么?我又不会跑掉。”

白纸调笑了一下:“你的手舒服。”

橙崽一愣,耳根子猛地红了。


沿着海岸线不知道走了多久,橙崽有些困了,晕乎乎地被白纸牵着走。他脑子有点迷糊了,走路也有些蹒跚,好像老年人腿脚不好。

白纸觉得有些好笑,直接把他背了起来。

橙崽已经很困了,双手紧紧地搂着白纸的脖子,感受着他有力的手臂托着他的身体,脑袋枕在他肩头安心地进入了梦乡。

白纸背着橙崽,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家走。在他背后,月光照着两个人的影子在前面慢慢拉长,他们的头紧紧地贴在一起,有种梦境的迷离感。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白纸想。


橙崽做了一个梦。

梦境里,他和白纸在圆月下的海边并肩而坐,他听到他自己说:“我想……再多看看这个世界的你。”

白纸听了这句话,忽的转过头,专注地看向他。

而后他听到白纸说:“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到那时,我一定有一个能力,将你永远留在这最后一天。”

他不解,歪着头看着白纸。

“我是说,”他笑着解释,“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的明天永远是最后一天,你的生命会永远进行下去,哪怕明天依然是最后一天。”

这话真的很难懂,但他却记住了。哪怕每一个字他都认识,拼到一起他完全不懂,但他还是把每个字都记住了。

只是最后,这些文字变成了他的梦境。


早上,橙崽睁开眼,突如其来的光线刺激让他又一下子眯起了眼。白纸起床时把窗帘拉开了。

他慢慢地在床头摸索着,摸索半晌手碰到了床头柜上的温热玻璃杯,温度刚刚好,手指碰着暖暖的。白纸知道,橙崽醒了就喜欢喝一杯温水,所以他说他会每天帮他准备一杯,让他醒来就能喝。

橙崽穿上拖鞋走了出去,白纸坐在沙发上抱着十七薅毛。

“早上好。”他伸了个懒腰,朝着白纸笑起来。

“早上好。”白纸温柔地看着他。

“饭在锅里,我去给你端。”白纸将十七递到他怀里,起身准备进厨房。

橙崽接过十七,余光却突然看见白纸手指上贴着创可贴。

“你手怎么了?”橙崽疑惑地关心道。

白纸离开的背影顿了一下,他神色不变,若无其事地摸了摸创可贴,故作漫不经心道:“哦,没事,刚刚切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手了。”

橙崽皱了皱眉,将心头那一丝异样压了下去,担忧道:“小心些。”


在橙崽看不到的地方,白纸进了厨房,将厨房门关上,终于脱力般地将手撑在台子上轻声喘息。

他太累了。

日子千篇一律,要维持的事有很多,还得不让他察觉到异样——这一切足以将一个普通人压垮。

但是没关系,爱是一切的动力。他说过的,他会将他永远留在最后一天。所以,他只会在像这样偶然的时间里稍微休息一下,然后,继续维持着他的平静。


橙崽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他生病了。他的记忆永远地停在了那一天,他们搬家开始同居的那一天。

那一天,2025年12月30日,他在装饰新家的时候,不小心被天花板的吊灯砸中,从那以后,他的记忆永远停留在了那一天。

橙崽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醒来第一句话就是,“白纸,我怎么在医院?”

白纸刚想回答他,便听到他说:“我们不是在家里装修吗?”

那时候白纸还没发现什么异常,给他解释了情况。

然而第二天,他醒了之后便又问:“怎么回事?怎么是医院?”

然后白纸才发现,他仿佛永远地活在了那一天。

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他都要回答一遍他的问题。直到他的外伤彻底好了,他带他出院了。他们开始同居了,他也不会再一遍一遍问起他怎么会在医院。

他时常会有愣怔的时候。失去记忆的人似乎都这样,老是感觉自己心中空了一块儿,然而找不到源头。他们好像会断断续续地想起一些东西,却又会如梦醒般将那些片段遗忘。

一开始,白纸还以为他想起了什么,然而第二天他依然是一个“全新”的橙崽,什么也想不起来。甚至当他试图帮他想起来时,他会出现头痛欲裂的情况。鉴于此,白纸再不敢刺激他,为了让他尽量避免出现记忆片段的闪回,他甚至尽量地保留一些习惯,每天重复做一些相似的事,这样他或许会好受些。

他依然定期带橙崽去医院检查,每次都打着体检的名义,反正他第二天又会忘记。

他不敢让他看IVL,那样他就会发现时间的不对劲。他们做职业选手的,对于什么时候有什么比赛是很清楚的。他不想刺激他。

他养成了早起的习惯,这样他才能每天偷偷地把他手机的时间往前调一天。他好像真的永远地活在了2025年12月30日。

生活就这样宁静下去吧。他想。

他每天都在照顾着“刚开始和他同居的橙崽”。

不过真正的爱意不会被漫长的日夜消磨,对他的爱已经成了他每日每夜的习惯。


不知道是哪一天晚上,他们在海边赏月,他看着大到惊人的月亮,对着橙崽问出了那个问题。但是他心里清楚,若是问他自己,他给出的答案一定是相同且坚定的。

无论他能不能恢复正常,他都会永远在他身边,将他留在他的最后一个夜晚。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Soleil
画637的间隙摸一下纸橙 这俩...

画637的间隙摸一下纸橙 è¿™ä¿©æœ‰ç‚¹åƒæ²¡å¤´è„‘和不高兴()

画637的间隙摸一下纸橙 è¿™ä¿©æœ‰ç‚¹åƒæ²¡å¤´è„‘和不高兴()

结木落
青い空と雲, 太陽をつかまえん...

青い空と雲,

太陽をつかまえんぞ,

君がいるから ä¿ºã¯ç¬‘う â€‹â€‹â€‹

青い空と雲,

太陽をつかまえんぞ,

君がいるから ä¿ºã¯ç¬‘う â€‹â€‹â€‹

结木落
你是永不迎秋的盛夏☀️ 是我最...

你是永不迎秋的盛夏☀️

是我最爱的向阳花✨

你是永不迎秋的盛夏☀️

是我最爱的向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