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赤尾清纲与小谷三人众
MSJ 2020-02-16

浅井氏重臣“雨海赤”

说到浅井氏家臣,不得不提“雨海赤三杰”(《近江舆地史略》),即“海雨赤三士”(《淡海木间攫》)或者叫“海北善右卫门、雨森弥兵卫、赤尾作州小谷三人众”(岛记录)。也就是说,在浅井氏的家臣中,雨森、海北、赤尾三氏位重臣之列,《岛记录》中特意用了“老分”一词以示上述三家的地位,相当于近代的家老。但从结论上来说,该说法很可能是《浅井三代记》杜撰的产物。因为在该传记中,上述三家自亮政时代就延续着出类拔萃的表现,但相关记述从古文书等一手史料中却几乎无法得到佐证。下面就介绍下历史上能够确认到的关于上述三家的真实记载。只是,《岛记录》分为引用古文书等颇为可信的一手史料部分和“回忆录”的追记部分,而上述称三人为“老分”的记载便是出于该追记部分。

 

海北友松之父——善右卫门尉

海北善右卫门尉名曰纲亲,是安土桃山时期著名绘师海北友松之父。他的名字在古文书上仅出现过一次。那就是在年不详的正月十三日写给岛秀安的“葛冈入道宗三书状”(【10】《岛记录》)中传达了“海善”和“雨弥”双双战死的消息。文中的“海善”是海北善右卫门尉的略语,而“雨弥”即雨森弥兵卫的略语吧。虽不清楚文中所说两人阵亡之事是否属实,但在一手史料中浅井氏家臣海北善卫门尉纲亲的登场区区就此一回。因此笔者更倾向于认为海北家是浅井氏重臣的说法皆由《浅井三代记》的著者为彰显诞生了友松这位成功大画家的海北家的门楣而刻意捏造的产物。

海北友松像(五先贤之馆藏)

 

雨森氏与弥兵卫

接下来聊聊雨森家。看上去像是其当主的弥兵卫有过登场的古文书也只有上述《岛记录》中收录的文书以及天文十三年(1544)五月一日浅井久政写给垣见助左卫门尉的书状(垣见文书)两处。在后者的文书中,可以得知浅井久政向垣见氏转交“下坂又次郎遗迹”的时候担任使者一职的便是雨森弥兵卫尉。

此外,雨森一族中除了弥兵卫以外,在松江《雨森文书》中有出现过雨森次右卫门尉以及其弟菅六的名字。前者于永禄四年(1561)二月九日被浅井贤政(长政)授予感状,但最后却战死于姊川合战。而在福岛《雨森文书》中,浅井亮政曾命雨森氏交出妨害过家族寺院的不法分子。但仅凭上面这些史料同样无法断言雨森弥兵卫以及其一族称得上是浅井氏的重臣。所以雨森氏是浅井氏重臣的说法同样可以认为是《浅井三代记》的杜撰。只不过和海北氏拥有明确的缘由不同,将雨森氏粉饰为重臣的理由尚不得而知。

雨森氏馆址雨森芳洲庵

 

笔头宿老——赤尾清纲

最后轮到赤尾美作守(作州)清纲了。和上述两家不同,他被视为浅井氏重臣是可以从史实上进行推敲的。特别是到了长政时期,他那笔头宿老的地位已然确立。永禄四年(1561)七月一日浅井氏在攻击太尾城时发生过一起友军攻击(背后误伤)事件。就该事故赤尾清纲向今井一族以及后者家臣众提出过一封表示谢罪的文书【11】,该文书收录于《岛记录》中。文中赤尾代浅井家及长政谢罪,并表示说“末代浅井家において遁れ申されざる子细に候,备前守(长政)其の觉悟勿论に候”,可见赤尾清纲当时已形同浅井长政的代理人。

小谷城赤尾住所复原图

 

另外,小谷城内重臣的府邸大多置于清水谷内,但唯独赤尾氏的住所位于山上的本丸东侧,已然成为遗址的曲轮至今依然存在。据说浅井长政在天正元年(1573)九月一日城破之时就是在该赤尾住所自尽的。从只有赤尾氏的住所不在清水谷,而是建于本丸附近的事实来看,赤尾一族在浅井氏的家臣团中应该是拥有着特殊的地位。

综上所述,关于浅井氏家臣团的构成,“雨海赤三杰”的说法是错误的,至少在长政时期,赤尾氏应该是众家臣中的权利顶点。除赤尾氏之外,在与织田信长的战斗中作为支城城主而登场的堀秀村、矶野员昌、阿闭贞征、浅见对马守一干人等作为军奉行应该在集团内亦享有特殊的地位。此外,按《竹生岛文书》中为调和该岛与相关者之间的利益关系而各乡奔走的中岛直亲和远藤直经很有可能是作为长政的近侍担任着一些特别的职能。


注:

【10】 葛冈入道宗三书状  岛秀安宛

今度御合战御名誉无比类存候,我等式大庆过御察候,犹以六郎殿样浅井自身御责候之间,大事御合战二候处,数多被打捕,殊海善雨弥讨死由候,数辈手负惣かちの御合战と存候,悉皆御手前可为御异见候,私满足无极候,仍鲷一折荒卷御樽一荷致进上候,可然样御披露奉赖候,次贵所へ弍拾匹进之候,恐々谨言,

 

正月十二日                                      葛冈入道

若狭事                                                    宗三判

岛四郎左卫门尉殿

【《岛记录》收录文书】

 

【11】 赤尾清纲书状  今井藤九郎等宛

如仰,备中守殿御身上如此成行候上者,末代于浅井家遁不被申子细候,备前守其觉悟勿论候,就其吉田御在所へ入人由候,不苦仪候,田那部今度之仪二付而,无出头由时分柄被申不可然由承之尤候,先刻同名九介二被仰越候通,远藤喜右卫门申闻,田那部方へ令异见旨候,其通事二より备前以书付可罢出候,可被申付候,各よりも尚以御届肝要候,尤今日参可申付候,各よりも尚以御届简要候,尤今日参可申入候,彼是不得隙候て不能其仪候,备前定而御吊二可被参候,内々为其御觉悟申入候,御用等切々可承候,不可存疏略候,恐惶谨言,

 

赤尾美作守         

七月三日                                            清纲判

 

今井藤九郎殿

今井中西殿

岩胁筑前守殿

岛若狭入道殿

今井藤介殿

岛四郎左卫门尉殿御返报

【《岛记录》收录文书】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