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皎若云间月》第二卷二十四章
先野 2019-09-21

       叶昭意识到不对,立马伸手捂住蛋子的眼睛,转过身去,将蛋子抱到柳惜音面前,在其耳边轻声嘱咐道:“看住他,别让他过来。”语罢便转身走向铺子。


       柳惜音没搞清楚前面发生了什么,但是隐隐约约似乎能看到铺子有些不对劲,想过去但是想到叶昭刚刚的话,于是就把蛋子交给后面跟上的南炀,也追了上去。


      其实蛋子已经看到了,以前欺负他们娘儿仨的人不在少数,后来多亏了叶昭的帮忙,这些地头蛇才有所顾忌不敢乱来,可是近日却被另外一个就连他的小西哥哥也不敢惹的大人物看上了他的姐姐,他不敢想那个倒在血泊之中的人就是他的娘,那他的姐姐...蛋子先是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眼泪如瀑布般倾泻下来,不,不会是这样的....


         叶昭怀着忐忑的心走近趴在地上的妇女,可现实往往就是那么残酷,这身衣服不正是福婶儿今日所穿的,叶昭伸手去探了探福婶儿的鼻息。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叶昭的手指忽然抖了起来,七秒、八秒、九秒、就这样定住不动。


        柳惜音穿过这一片狼藉,走到蹲在福婶儿面前的叶昭,总算支撑不住了,一下跪倒在地,撞到了不敢接受福婶儿已经死去的事实的叶昭。


        “阿昭...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柳惜音有些抽噎,她不敢相信,明明不久前还欢声笑语站在自己面前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如今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


      叶昭用手拭去噙在眼角的泪水,伸手扶住柳惜音,稍微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我这就去查...定将凶手碎尸万段!”


      此时,柳惜音忽然想起还少了个人,为什么只有福婶儿,莲儿呢?柳惜音扶着叶昭的肩膀站起来,重新踏进那片狼籍,四处寻遍了可就是没有莲儿的身影,哭着叫叶昭:“阿昭阿昭,莲儿不见了。”


       叶昭按制住悲痛的心,站起来走到柳惜音身边,安慰她说道:“惜音,我这就去找莲儿,给福婶儿报酬,你跟南炀将蛋子带回去,看住他!”说罢冲着南炀比了个手势,后者领会,对着倒在地上哭成泪人的蛋子面前撒了一团白色粉末,只见蛋子的哭声止住,昏睡了过去。


      “阿昭,你....不然还是找哥哥他们一起商议过后....”叶昭打断了柳惜音的话,说道:“不必了,我一人足矣!”话音刚落,南炀就扛着蛋子,拎着马走到柳惜音面前。


      “柳姑娘,您放心,殿下身边有很多护卫不会出事的,您还是先跟小的回去吧!”南炀将马上的东西尽数取下,遂即将自己的佩刀交给叶昭。


       “惜音,蛋子最喜欢你,你一定保护好他,记住了吗?”叶昭接过佩刀,拉着柳惜的手双目对视。


        “蛋子也很喜欢小西哥哥,阿昭,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柳惜音虽不了解叶昭的武力,但看叶昭胸有成竹的样子便妥协了。


        目送着柳惜音三人离开后,叶昭走到对面紧闭的酒馆门口,用力踹开大门,抓起一个小二问道:“你可知对面是何人所为?”


       叶昭一脸络腮胡的样子本就恐怖的不得了,再加上这怒气冲冲手里还握把刀,自然是魂儿都吓跑了,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叶昭扔开他,眼神落到那老板身上,后者想跑,但哪儿有那么容易,只见叶昭抽刀向前一扔,刀笔直的插进柱子里挡住了那老板逃跑的路。


       老板吓得跪倒地上,急忙磕头大喊:“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那...那是贺家公子贺...贺仲阳做的,跟....跟小人无关啊!!求大侠饶了小人吧!求求您了!”


        “贺仲阳”叶昭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这贺家在塞北也是老牌的望族,这塞北的太守便是贺家家主贺清发,而这贺仲阳则是贺清发那英年早逝的幼子贺竣享的小儿子,平日里贺清发将他当成个宝贝供着,无论是再怎么做恶,也都替他擦屁股,从不责骂。


        叶昭到不曾于贺仲阳有过交集,这贺仲阳人虽跋扈,但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对于白家他肯定是惹不起,自然平日里见到了也都绕着走。


       等叶昭摸清楚后再出门时,官府的人到了,应该是贺清发拍来擦屁股的。为首的头头骂骂咧咧的指示其他人去将福婶儿抬走,然后疏散渐渐围过来的百姓。


       “真他娘的晦气!”那头头一脸嫌弃的看着血泊之中的福婶儿嫌弃的说道:“快点!赶紧把她抬走!”


        只见来了两三个府役靠近福婶儿,刚准备去抬,却不料一把横刀从众人眼前飞过嵌入后后面翻倒在地上的柜子里,只留下刀把留在外面,可见力度之大。


        府役们吓得立马拔出刀警戒的注视着周围,而为首的府役早就吓破了胆儿,躲在一个府役身后,探出头四处瞧着,忽然只觉得后背一凉,回头去看,就见到一脸络腮胡子的叶昭站在后面怒视着他,吓得他是抢来那府役手上的刀就是一顿乱劈乱砍。


        叶昭不慌不忙,照准那头头的胸口就是一脚,将那人踢飞两米远,愣是趴在地上起不来,那其他府役倒是反应的快,立马将叶昭团团围住。


       叶昭倒显得尤为淡定,勾起手指放在嘴边吹了个口哨。这时,从人群中窜出两个人影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叶昭面前,二人没有说话只是同叶昭行了个礼。


       叶昭看着左边那个身躯挺秀,一身黑色劲装的男子说道:“长企,你速速赶去通知大哥叫他接手此事,记住不要让其他人知道。”紧接着吩咐另一个男子:“封,你就在此处看着,若有人敢乱来,杀!”语毕,走到福婶儿面前,小声说道:“我这就去给您报仇!”


        叶昭将面前那把深深嵌入柜子里的横刀抽出,在衣袖上正反擦拭一遍,推开愣住了的府役就要走,可却没走两步,好像忘了什么事儿似的拎着刀又走了回来,吓得那府役举起刀后退好几步。


         叶昭拍了拍脑袋,嘴里嘀咕着:“差点儿忘了!封,等大哥来了,你就可以走了,记得把地上这些还有马背上的都给我送回去,千万别忘了!”说完便运起轻工离开了。


          为首的府役见叶昭离开,艰难的从地上爬起,冲着守在福婶儿身边的封骂道:“不想死就给爷滚开,没看到官爷办事呢吗,眼瞎吗你?”


          封则是装作没有听到这刺耳的狗吠之声,依旧站在原地看着。           


         那府役倒是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的劲头上来了,指着封骂道:“这可是太守大人亲自下的命令,你小子擦亮眼睛懂事的就给爷滚开!”


           封没有一丝要离开的意思,这倒是逼急了那府役头,遂即下令杀掉封,带走福婶儿的尸体。


          封,与长企同是叶昭密建组织孤鸿的一员,负责暗中保护叶昭的安全,武功在整个组织里也是排得上号儿,这些小喽喽要是真打起来,还不够封塞个牙缝。虽然叶昭临走前下令说可以将他们杀了,但封并未下杀手,这起码也是官府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拖到白奕申赶来就可以了,并不用把他们杀掉。


         就这样,府役冲上去就被封一脚踢出去,被踢倒的人接着爬起来冲上去,紧接着又被踢了出来,只见着府役们一个个累的疼的躺在地上打滚,封倒是像个没事儿人一样依旧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这场争斗直到白奕申率着一队兵马赶到才算平息。


         那府役看着面前一个个人高马大的兵士全都傻了眼,本以为叶昭等人就是几个悍匪亦或是爱管闲事儿的江湖人,怎么忽然牵扯出来军队了?还是镇国公府的小国公爷带的兵,完了!这下闹大了,两边儿都惹不起啊!


          白奕申本来跟着一帮人在叶昭屋外等叶昭醒来,却不料长企将他拉到一旁告知叶昭让他带兵上这儿来查案子,白奕申挠了挠头,这让他打架带兵打仗行,可他也没查过案子啊!算了不管了,反正叶昭这么办自有叶昭的道理,他就帮忙就行了!


         白奕申点完兵跟着长企出了镇国公府,才忽然想起来这叶昭不是躺在屋子里头吗?怎么跑西市去了?要不是他先前见过长企,还真说不准会把长企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         


       长企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将叶昭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述给白奕申,剩下的便让白奕申亲自去问叶昭。


          白奕申看着这越围越多的人群,以及混乱不堪的街道,下令兵士疏散人群,将此处围起来。


          “你回去告诉你们家大人,这里我接管了,人我带回镇国公府了,不用你们管了!”白奕申环视一圈找到那府役中的头,说道。


          “将...将军,可..可这是太守大人亲自下的命令让小的将这妇人的尸身带回去,您这样..不太好吧!”那府役也不知道是脑子被打坏了还是怎么的,竟然站起来拦住了白奕申。


         “本将军说带走就带走,哪儿那么多废话,贺大人若是要,让他来镇国公府便可!”太守可吓不住白奕申,这塞北还没有谁可以盖过他们镇国公府。


         “可.....”那府役还是不肯放弃。


         “可什么可,你在拦着老子抽死你!”白奕申可没那闲工夫跟这小府役耗下去,抄起马鞭子作势就要抽这府役。


         那府役自然是听过白奕申的武功,这一鞭子下去不死也残废,急忙躲走,带着一众府役逃之夭夭。


        白奕申瞟了一圈也没看到叶昭的影子,一把抓过来长企,问道:“人呢?”


        长企摇了摇头。


        此时,叶昭右手握着那把做工精致的横刀正站在贺府门口。



推荐文章
评论(1)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