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皎若云间月》第二卷第二十七章
先野 2019-11-10

   “秋老虎,你发什么疯?”白奕申不知从哪儿跳出来,一脚将秋老虎那沾满怒气的拳头踢开,上前一把抓住秋老虎的衣领问道。


   秋老虎此时早已被仇恨愤怒冲昏了头脑,铆足力气一掌劈向白奕申,后者也是自幼混迹沙场的老手,武功早在秋老虎之上,只是秋老虎这如牛般的力道,硬接恐怕也吃力,便不慌不忙的侧身闪开,使秋老虎劈了个空还没来得及收回之时,右手握成拳头一拳打向秋老虎的腹部。这一拳并没有使劲全力,毕竟白奕申只想让秋老虎冷静下来,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秋老虎往后踉跄几步,满腔愤怒使他感觉不到腹部传来的阵痛,晃动一下手肘,活动一下筋骨,作势要与白奕申大战一场,正巧这两天被囚禁在此处,一肚子憋屈劲儿,趁此刻一并泄愤出来,反正早晚都是一死,怎能死的憋屈?


  白奕申看到秋老虎这样子,看来必须得将他打一顿,才能让他冷静下来。便整理了一下衣裳,左手扶住右肩,右臂向后绕了两圈,活动一下后,双拳在胸前交叉划过,做出战斗姿势,瞥了一眼秋老虎嘴角微微一笑。


  秋老虎大吼一声,抬拳向白奕申挥去,白奕申侧身闪过,秋老虎横臂一摆,冲着侧身的白奕申颈部挥去,白奕申伸手抓住秋老虎挥来的臂膀,顺势一拉,脚下一动绕到秋老虎身后,冲着秋老虎的屁股就是一脚,后者收到冲击,一个没站稳往前摔倒地上。


   白奕申并未因此收手,他趁着秋老虎还没爬起来,一脚踩住秋老虎的虎背,弯下腰,冲着那屁股就是一顿胖揍,一边儿揍一边儿骂。


   不知打了多久,白奕申累的直接躺在了秋老虎背上喘着粗气,此时秋老虎总算是平静下来了,将始末完整的讲了出来。


   “你说这妇人是你弟媳?”白奕申一下子就从地上蹿了起来,指着一旁的李兰芝问道。


    “你们这群狗屁勋贵子弟仗着势力欺负她们母女三人,算什么男人?有本事都冲着老子来!”秋老虎也已经放弃了,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兰芝既已死了,他也想为她报仇,但他也怕让自己两个宝贝闺女也搭进去。


     白奕申听到这儿,总算知道这秋老虎是刷什么疯了,合着他以为这李兰芝是自己杀的,冲着趴在地上的秋老虎就是一脚,骂道:“你这妹子可不是老子杀的,老子稀里糊涂的被叶昭叫去将她从那帮府兵手上救回来,你他娘的可别诬赖老子!”


    “不是你?”秋老虎此刻也顾不上屁股上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瞪着两个提溜大的大眼珠子惊讶的看着白奕申问道。


    “他娘的,当然不是老子,老子这刚把她带回来送叶昭那儿去就被你拦着了!”白奕申一把推开秋老虎快要贴上来的大脸,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秋老虎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忽然跑来一个家丁冲着白奕申行了个礼,看了一眼周围的众人,然后走进白奕申身边,贴着他的耳朵嘀咕几句。       


    家丁的嘴刚离开白奕申的耳朵,紧接着就传来白奕申的一顿吩咐:“你先去王爷的院子叫父亲,然后你们将尸体运到…先运到我的院子吧。”话音刚落,抬腿就要走。


   这还没走两步就被秋老虎拦下,白奕申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一把抓住秋老虎的衣领就往前院走,边走边说道:“你不是想知道谁是凶手吗?跟我来就知道了!”


    家丁一路小跑到了叶昭院子,只见原本主屋外围的密密麻麻的人群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几个侍卫,以及来往端着盘子进出的婢女,家丁随便叫住一个婢女,得知王爷已经醒了,外面候着的一众大人也都进去了,便往主屋走去,可刚靠近就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


    “小人是前院的固梁,贺太守来访,说要见王爷,小的奉少公爷之命,来请老公爷前去,往大人容小人进去禀报一声。”固梁往后推了一步,冲着门口的两名侍卫作了一礼说道。


   两名侍卫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走了进去。


   屋内,叶昭正靠坐在床上,被一帮人围了起来,嘴上笑着安慰各个叔伯婶婶,眼睛却时不时的瞟向门口。终于,一名侍卫从外走了进来,先是冲着叶昭点了个头,走到白远山身边就停了下来行了个礼说道:“禀白公爷,贺太守来访,说要见您和王爷。”


   “见我?”未等白远山回话,床上的叶昭倒是显得有些惊讶的样子重复道。


   “见什么见,没看到王爷正在养伤吗?”一旁维护叶昭心急的叶意率先发话。


   “可贺太守指定要见王爷。”那侍卫回道。


   “让他滚!”没等叶意再说话,站在一旁的郑峖先急了。


   “公主,郑将军先莫动怒,我去便可。”白远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往外走。


   “且慢!”叶昭掀开被子,“贺太守要找我,岂有不去之理?”说罢,叶昭走下床一把抓过外袍披在身上。


   “昭儿,你好好歇息,我去便可!”白远山并未停下脚步。


  “对啊,昭儿,你还是安心在此歇息吧!”叶意也附和道。


  “恐怕昭儿不去,贺太守也不会走吧!他的爱孙被我抓了,想必太守大人此刻非要见我不可,我还是去一趟的好!”叶昭不慌不忙的穿着衣裳说道。


  “什么?贺仲阳被你抓了?为何?”白远山这才停下脚步,惊讶的看着叶昭。


  “我刚排完毒,肚子有些饿,忽然想吃西市的面片儿汤,就差人去我曾经救下的母女三人家的面摊买些回来,可这贺仲阳不但砸了摊子,还将福婶儿杀害,将她的闺女…我一时生气,便让人将那小子抓了回来。”话说完,叶昭的衣裳也穿好了,走到叶意面前,拍了拍叶意的肩膀,说道:“姑姑你就放心吧,我只是排完毒有些困和饿,睡一觉好很多了!”


    前院主厅,贺清发与白奕申二人尴尬的坐在椅子上,秋老虎则藏在屏风后听着二人的一举一动。


    这时,在小厮的带领下,贺仲邻也走了进来,对着二人行礼后,恭恭敬敬的站到贺清发身后。


    小六在通知完贺清发后,也快马赶到居敬书院请贺仲邻。小六想着这白家小公爷与自家大少爷贺仲邻同窗多年,有大少爷在,想必白家小公爷念在同窗之情也会帮衬一二。


   “钦之兄,请坐”白奕申看着站在贺清发身旁不落座的贺仲邻说道。


   “多谢景知兄好意,我站着便可。”贺仲邻看了一眼贺清发,后者一脸严肃中透露着焦急,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存在,便笑着回拒道。


   白奕申与贺仲邻之间曾经关系甚好,二人自幼就拜在同一师父门下,后又一同前往居敬书院受教。只是近几年,白奕申从书院出来后,就直接进了军营,而贺仲邻还在居敬书院,二人之间不似曾经那般常见,又很少有交集,所以之间的关系也有些淡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白奕申心中也有个大概了,估摸着就是那混蛋贺仲阳惹到了更混蛋的叶昭,这兔崽子栽到了叶昭手上,贺老头跑上门要人来了,让白奕申不明白的是叶昭明明在排毒,这贺仲阳是怎么惹到那小祖宗的…


    三人一言不发,整个厅内充满尴尬的气息,时间好似被这股尴尬气息阻挡而流动不通,半柱香不到的时间,仿佛过了一整天一般,整个厅内的低情绪压抑的白奕申有些喘不过气了。


   终于,寂静良久的大厅出现了声音,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白奕申终于嗅到了解脱的气息,而贺清发、贺仲邻以及躲在屏风后面的秋老虎却随着这越来越大的脚步声变得紧张起来。


   白家是武将世家,自然连家丁也都能武,传来的脚步沉重有力,而又整齐划一,一步步踩碎贺清发的骄傲以及他心脏命脉,贺仲阳就是他的命脉。为了他的孙子,他不惜拖着半百之身赶到白府,撇下一身傲气来求人。


  白远山刚一露头,座位上的白奕申就忍不住的站了起来,终于可以逃脱了,虽然他也想凑个热闹,但绝不是在这里站着凑,他宁愿躲在门外偷听!


   贺清发也跟着站了起来,强挤出笑容说道:“老朽上门叨扰,望国公爷勿怪,”紧接着眼光就飘到了白远山身边,一幅华贵模样打扮的叶昭,行了个礼说道:“想必这位就是秦王殿下吧!好一个俊秀少年,英姿飒爽!”


   “见过贺老太守”叶昭却板着脸回礼道。


    叶昭刚一出现,站在贺清发身边的贺仲邻便愣了神,这不是白家二公子吗?怎么是秦王?


    贺清发大笑两声掩饰尴尬:“听闻殿下……”


    叶昭懒得绕弯子,未等贺清发寒喧,就打断道:“太守不必拐弯抹角,本王知道你所来为何事。”


   叶昭话音刚落,就见贺清发扑腾一声跪在叶昭面前,令在场所有人震惊不已,也包括叶昭。叶昭知道贺清发十分看重贺仲阳,但没想到这年过半百的老头竟会为了他向自己下跪,要知道在大邺是以礼孝治国,凡是年过半百者,见了皇帝都可不跪,贺清发只为救贺仲阳而跪了?虽然贺清发的举动令叶昭有些惊讶,但心里并没有松动,这个贺仲阳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都非杀不可!


    叶昭与福婶儿一家是在去年十月相识,那时朝中局势有些动荡,南絮便派人将叶昭送去昆华山居住,后来叶昭觉得山上无聊极了,就避开南尘偷偷摸摸的下山转了转,可不料京城派来人竟跟到了这儿。其实以叶昭的功夫解决他们没什么问题,可偏偏碰上过于正义的福婶儿,拎着镰刀就朝那黑衣人砍去,当过土匪的福婶儿也还是有点儿三脚猫功夫的,趁那黑衣人没注意,一刀劈伤了黑衣人的后背,这就惹恼了那群黑衣人,叶昭快速解决面前这个黑衣人后想要去救福婶儿。可秋莲不知从哪儿跑了出来,看见自己娘正与黑衣人打斗,便闭着眼睛举起自己手中的镰刀向前瞎砍,却被黑衣人一刀劈开镰刀,那黑衣人正要举刀劈向秋莲时,一旁的叶昭一把将秋莲拉了过来,胳膊不小心中了一刀。叶昭将秋莲推向身后的树林,举刀解决了面前几个黑衣人后,另一边的福婶儿已被那黑衣人砍了几刀,伤倒在地,正当那黑衣人准备给福婶儿致命一击时,被不远处叶昭扔来的镰刀正击心脏。


    叶昭快步跑向福婶儿身边,仔细查看了一番,幸好没有伤到要害,准备将福婶儿背起,却不了扯到刚刚被砍到的手臂,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秋莲这时也哭着跑了过来,看见身中数刀昏迷不醒的福婶儿哭的更烈,叶昭从衣袍扯下一块儿步,将胳膊的伤口简单包扎一下后,便咬着牙忍着伤口传来的阵痛将福婶儿背起,带着秋莲上了昆华山疗伤。


    福婶儿并未伤及要害,只是失血有些多,若不是有回春谷少谷主木枕在,恐怕很难救回。叶昭担心秋莲以及秋波继续住在山下,会被黑衣人盯上,就将他们一并接上山居住。


    待叶昭回塞北时,为了报答这一家三口,就在塞北城帮她们买下一间铺子送给她们母子三人,可福婶儿嫌太贵重,况且她受伤时,吃的喝的用的都是叶昭管的,实在不好意思手下这么一间铺子,后来叶昭之好在西市帮她母女三人弄了这么一间面摊,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叶昭也不会经常过去,就骗她们说自己在塞北有仇家,上次就是仇家追杀才害的她们也牵扯进来,所以只好偶尔乔装打扮前去看她们,只是没想到这一家三口刚过上像样的日子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