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犬啸时生 犬啸时生 的推荐 rootsoftheking.lofter.com
赤原灰烬-Hydra

【五生贺】多边形梦境

*第一人称警告

*微夏五元素


——


“五条先生,您稍微走快一些啦!”


小小少女的声音,将我的意识从手上热腾腾的零食中拉扯回来。涂满巧克力酱的吉拿棒被弯成倒U型插在纸袋里,散发出诱人好闻的香气。我一手拿着两个涂着巧克力酱的,另一手还拿着一份草莓酱的,迈开腿走到黑发的少女与少年身边,弯腰给了他们一人一份。


“抱歉抱歉~毕竟是三人份,稍微等久了一些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但是摩天轮的快速票还有10分钟就要过期了。”


发梢刺刺的小男孩从我手中接过吉拿棒,在吐槽后小声接了一句谢谢。他们的步子很小,原本我也得放慢步子,但听起来情况紧急......

*第一人称警告

*微夏五元素


——


“五条先生,您稍微走快一些啦!”

 

小小少女的声音,将我的意识从手上热腾腾的零食中拉扯回来。涂满巧克力酱的吉拿棒被弯成倒U型插在纸袋里,散发出诱人好闻的香气。我一手拿着两个涂着巧克力酱的,另一手还拿着一份草莓酱的,迈开腿走到黑发的少女与少年身边,弯腰给了他们一人一份。

 

“抱歉抱歉~毕竟是三人份,稍微等久了一些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但是摩天轮的快速票还有10分钟就要过期了。”

 

发梢刺刺的小男孩从我手中接过吉拿棒,在吐槽后小声接了一句谢谢。他们的步子很小,原本我也得放慢步子,但听起来情况紧急,我便放开束缚加快速度,带着两个散发香气的黑色小尾巴一路奔向摩天轮的入口处。

 

按他们的话来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虽然我记忆很好,但对于没有必要特别放在心上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去记,因此当我打开伏黑家的大门,两个小孩冲上来拿着游乐园的宣传单递给我时,我总有种不真实的错觉。生日时去游乐园玩——“生日”与“游乐园”,这两样东西恰好撞在一起产生化学反应的上一个日子,是那个人还未离开高专,我和硝子、还有他难得都有空的时候。

 

检票员工是位看起来年长的大叔,我远远地望过去,他手上动作飞快,技术娴熟,待检的人在他面前停留不会超过1秒,我又低头看向身边像两个小毛团挤在旁边的孩子,他们正认真咬着吉拿棒,似乎对这种游乐园里限定的食物感到非常满意。

 

硝子比起这些膨化食品会更喜欢带着薄荷爆珠的香烟,每次出门时她都要带上一盒。我不喜欢烟味,但也对她抽烟这件事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偶尔我们的另一位同级生会向她讨个火,于是一男一女在小巷街角低头把烟凑在一起,火光微闪背后,或许是我不耐烦的脸。

 

我也偷偷地尝过薄荷爆珠香烟的味道。在游乐园飞速滑降的过山车项目结束后,还未成熟掌握术式的我感到无比痛苦,头晕目眩,而硝子递过来的烟稍稍“救”了我一命。清凉的味道混着尼古丁在我舌面上炸开,呛到的呕吐音从喉咙里溃发而出的瞬间,那个扎着丸子头的家伙就过来把烟拔走了。

从那之后我就没有再碰过烟,但还是来了游乐园。

 

个头太矮的小孩没法坐过山车,对他们来说,摩天轮就已经是足够刺激的项目。我们慢悠悠地排到队首,我手指间夹着的票被大叔熟练地抽走,打下圆孔后又折返至手中。吊厢晃晃悠悠地落到我与伏黑家的孩子们面前,那一瞬间,我似乎都能听见他们兴奋地小声惊呼的声音。

 

——记忆的储物箱开始松动。

 

吊厢升至最高处时,不仅是游乐园,地面上的许多建筑物也能一览无余。从前没有那么多建起的高楼,看向远处时显得更加开阔。硝子偷偷在摩天轮的吊厢内又点了根烟,白色的雾气吹起,在高处和风融化为一体。我的另一位同学单手撑在窗上朝着远处张望,他抿着唇,仔细看着地下成群结队的人,眼睛笑眯眯弯成缝,像一只黑毛的大狐狸。

 

“惠,津美纪。你们看,地面上的人就像一群小蚂蚁呢。”

“五条先生,你这样很不礼貌哦。”

“是吗?但这话可不是我发明的……”

 

高处的气流把我的发丝吹起,高高扬向空中。吉拿棒的香味弥散在鼻子边,香甜的味道让我忍不住闭上眼睛。又是一年生日,向前又迈了一步,今年该做什么好呢?要不要买个蛋糕回去大家一起分着吃呢?今年硝子应该也会随便敷衍着送点什么——那个人,倒是绝对不会出现的吧。

 

因为在2017年的冬天,我早已将他……

 

我猛地睁开眼睛。身边什么也没有,漆黑的空间中,只有我身下的骸骨发出稀碎的声响。记忆中上锁的箱子早已破败不堪,从松脱开的缝隙里掉出来的,是一堆堆似曾相识的破片。气球的残骸,拼图的残片,90%浓度的黑巧克力,蓝色的花朵,冬日甜香的糯米团子……我轻轻扣住身下一枚头骨的眼珠空洞,将它举起置于眼前。它似笑非笑,而我也露出同样的表情。

 

原来我身处的多边体空间,并非最初就是梦境。

而我得到过的爱,就是我活着的证明(诅咒)。

 

“回去之后,第一件事该做什么好呢?”


B612星球的玫瑰
“你看,我不打算以容貌取悦你了...

“你看,我不打算以容貌取悦你了,也没有需要被你怜悯的部分,我爱我身体里块块锈斑,胜过爱你。”

——余秀华《我想要的爱情》

“你看,我不打算以容貌取悦你了,也没有需要被你怜悯的部分,我爱我身体里块块锈斑,胜过爱你。”

——余秀华《我想要的爱情》

Messiah Forever

存点漫画里的Seiren

-设定-

[图片]

-Ariga篇-

[图片]
[图片]
[图片]

-Itsuki-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设定-



-Ariga篇-





-Itsuki-









蝙蝠娇娇
  我们的故事本可以延续至未来

  我们的故事本可以延续至未来

  我们的故事本可以延续至未来

黄半斤

【狂飙乙女】启(2)

#一点点来。

#不要在意细节。

——————————————————————————————————

“我干什么了我,我什么都没干啊。”


审讯室里的渣男把带着手铐的手在桌子上一摊,一脸的不以为意,脸上是做作扭曲的悔意:


“是,我是做的过分了,我承认,我不该动粗,不该激动。可是,我是因为太爱她了啊。她说过要跟我永远在一起,我都打算和她结婚了……”


安欣忍不住了,挑着眉毛反问:


“你?和你结婚?人家好好的本科生和你一个高中没毕业的无业游民结婚?”


“你不信去查短信记录,我说一句谎我天打雷劈。”渣男斜着身子,两只手一起举到脑袋旁边,伸出三根手指发誓。


一旁的...

#一点点来。

#不要在意细节。

——————————————————————————————————

“我干什么了我,我什么都没干啊。”


审讯室里的渣男把带着手铐的手在桌子上一摊,一脸的不以为意,脸上是做作扭曲的悔意:


“是,我是做的过分了,我承认,我不该动粗,不该激动。可是,我是因为太爱她了啊。她说过要跟我永远在一起,我都打算和她结婚了……”


安欣忍不住了,挑着眉毛反问:


“你?和你结婚?人家好好的本科生和你一个高中没毕业的无业游民结婚?”


“你不信去查短信记录,我说一句谎我天打雷劈。”渣男斜着身子,两只手一起举到脑袋旁边,伸出三根手指发誓。


一旁的李响看他那痞里痞气的样子看得浑身难受,手在桌面上叩了叩,厉声道:“你觉得你和我们耍无赖有用么?好好交代你的事。”


“我有什么事?我爱一个人也有错?她先许诺的我,她食言了你们应该找她。再说了,我也没对那女的怎么样,连个轻微伤都没有,这顶多算民事纠纷,和刑事不沾边……”渣男又换上夸张的表情,嘲讽似的,游刃有余地把自己的事推得干净。


安欣拧了拧眉心,抬头打断他:“那你谈谈你和张瘸子他们怎么认识的。”


安欣把话题转的突然。一是他实在听不下去也看不下去那副嘴脸,二是他想诈一诈他,打他个措手不及。


渣男表情一僵,身子终于坐的正了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


……













安欣从审讯室里出来,发现梓菱还坐在接待室里。


头发理得整洁了些,神色依然疲惫。


“咦?怎么还在这?”安欣在门口徘徊了一下,左右看了看,然后走进去垂头询问,“怎么不回家,你的事应该早就结束了。”


“安警官……”梓菱有些紧张地喊了句,眼里满是期待,“有结果了吗?”


安欣愣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捏了捏裤子的布料。


“放心,一时半会他出不来,”他想了想该如何和她解释那渣男已经因为证据不足和动机不充分从刑事拘留降级为行政拘留的事,只能尽量的安抚,“至少要拘十五天。”


梓菱追问:“他这样,算绑架未遂吗?能判多少年?”


“懂得挺多,”安欣咬了咬下嘴唇,继而微笑道,“还没定,没这么快。但如果有消息了,我立刻通知你。”


“走吧,很晚了,我送你回家。”


安欣讲得急,他怕梓菱再问得多了,自己骗不过她渣男其实判不了的事实。













出门之后,安欣在院子里碰见了高启强。


高启强穿了一身黑西装,身后跟着瘦高的男人,戴着眼镜。


梓菱跟在安欣身后,没躲,往前面看。她看了会儿,才把高启强和黑夜的黑色分开,等到看高气盛的时候,安欣朝她那边迈了一步,挡住了她和高气盛互相打量的视线。


安欣转身小声讲:“你先上车。”


然后才和高启强打招呼。


安欣退后半步,没和挂着笑脸的高启强握手:“我们叫的白金瀚的负责人来,我没记错的话,现在是高启盛。你来做什么?”


“启盛才接手没不久,肯定还是我来。而且你想的一直是我来不是么。”


“那进去吧。我等会儿回来。”


安欣说完就要走,高启强却叫住他。


“安欣,安欣?你先别走,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电话里提到的人,张瘸子,是之前徐江的手下吧……”


高启强拦住安欣,暗地里朝高气盛使了使眼色。事发突然,他不得不多个心眼,不得不怀疑素梓菱这个关键人物的身份和目的。


高气盛会意,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往警车那走。


他屈起手指在副驾的玻璃上敲了敲,眼睛微眯,嘴角扬起和善的笑意:


“你好,我看你眼熟,没记错的话,你是不是在省理工念书?”


梓菱隔着玻璃看他,只听见他闷闷的说话声:“我叫高启盛,”他说,“也是从省理工毕业的。”


高气盛看梓菱没落下车窗也没什么回应,只是睁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盯着他看,就接着找话题继续往下说:“你别怕,我对你有点印象,就是想来打个招呼。”


啪嗒——


梓菱抬手,当着他的面把车锁落了。


高气盛差点被气笑了,僵着嘴角,舌尖舔了舔牙。


他刚又推了推眼镜准备继续,安欣就回来了。


“找你哥去,别跟这乱晃。”


安欣把车从院子里开出去,梓菱歪了歪头,从侧窗看出去。视线经过后视镜的反射,和公安局门口台阶上回头望的高启强相遇。


梓菱立马把头摆正,改成斜着眼睛偷看。


高启强揣着裤兜转身,翘了翘唇角。













安欣不太会讲话,路上的时候,车里很安静。


梓菱看着红绿灯往后移,黑夜衬得灯光太亮。她觉得眼晕,低下头,按了按劈了的指甲和红肿的指尖。


“箱子里有创可贴,”安欣朝斜前方指了指,正好赶上红灯就从驾驶位歪过身子,伸出一只手按下梓菱前面的储物箱的卡扣,“这里,我给你拿……”


安欣刚把创可贴的盒子从杂物下面翻出来,灯又变绿。他只好把盒子放在梓菱的腿上,然后迅速地坐回去,踩离合挂挡起步。


梓菱把身子使劲往后倚,下巴收回,才没和安欣的后脑勺撞在一起。


只是闻到了点蜂花护发素的味道。


梓菱不自觉的吸了吸鼻子,一边把创可贴往手指头上贴,一边问道:“安警官,能问问你的名字吗?”


安欣侧目,又看回前方,答道:“安欣。”


“安欣、安心……”梓菱轻笑,“真是个好名字。”


SeriousSilly

南河,我来找你玩啦(戳)!

真的变不回去了吗,你真的不能回家乡了吗?

那等我长大了,我替你回家乡看看。

说好了哦!

——————————

人鱼if

基于官方概念图里面的怪物形态的南河(放在p4p5了)

  


南河,我来找你玩啦(戳)!

真的变不回去了吗,你真的不能回家乡了吗?

那等我长大了,我替你回家乡看看。

说好了哦!

——————————

人鱼if

基于官方概念图里面的怪物形态的南河(放在p4p5了)

  

春愁

紧急摸鱼,生日快乐!!!

比谁都要深爱世界之人,比谁都要更早放手世界之人。

  

  有参考0卷一幕

紧急摸鱼,生日快乐!!!

比谁都要深爱世界之人,比谁都要更早放手世界之人。

  

  有参考0卷一幕

马一甲

【考据&分析&整理】血族系列故事的剧情与细节

*请让我称呼这个皮肤的故事为第五迄今所有皮肤故事中,最宏大、黑暗、复杂、波澜壮阔的一个

*全文2w1,多图,请注意流量

(*所以小声的求一个小蓝手)

*这次考据将包含万圣节故事+赛季十精华一的全部皮肤,由于初拥的伴生蓝皮未出,而且部分结论只是推测,所以可能有所缺漏,也并不准确(请只看做可能的一种参考)

*感谢 @猫汤 老师提供的神秘学资料, 与@致死量放射性金属 (也就是正弦)老师提供的卢恩符文与魔典解读!她们是神仙!请吹爆她们!

*本考据的资料均来源于外网,维基百科,相关论文和书籍,以及大家的分析讨论交流,可能有所缺漏,欢迎补充。

*血族的...

*请让我称呼这个皮肤的故事为第五迄今所有皮肤故事中,最宏大、黑暗、复杂、波澜壮阔的一个

*全文2w1,多图,请注意流量

(*所以小声的求一个小蓝手)

*这次考据将包含万圣节故事+赛季十精华一的全部皮肤,由于初拥的伴生蓝皮未出,而且部分结论只是推测,所以可能有所缺漏,也并不准确(请只看做可能的一种参考)

*感谢 @猫汤 老师提供的神秘学资料, 与@致死量放射性金属 (也就是正弦)老师提供的卢恩符文与魔典解读!她们是神仙!请吹爆她们!

*本考据的资料均来源于外网,维基百科,相关论文和书籍,以及大家的分析讨论交流,可能有所缺漏,欢迎补充。

*血族的故事非常复杂,可由浅到深分为五层。每挖出一层都更黑几分,可以说是历代皮肤故事中最有趣、最黑暗、最复杂、甚至涉及些科幻内容的了。如果错过,就真的太可惜了!!

*本次考据依旧带有主观成分,仅供参考和娱乐,一切请以官方为主

*不得不说,初拥这个皮肤无愧吸血鬼之祖的名号,黑度和可怕程度怕是全皮肤前三(。)

——————————

由于本次考据整体上来说过于复杂,因此本次考据将不再按照“各个时装”→“串联剧情”的方式来说明。

这次考据将按照五个不同层次的故事,依次说明,从而串联起整体故事。

以下是太长不看版本的剧情:

初拥本是凯尔特遗族,部族遭到维京人入侵后集体投靠教会,成为了当地的神职人员。然而维京人之后继续烧杀抢掠,甚至摧毁了他所在的教堂。教会为了解决维京人的问题,派出一批传教士去给北欧人传教。他是其中之一,到了北欧后假意为传教编写福音书,实际上与当地邪教徒会面,通过将邪神的部分封存在魔典中,将人转变为吸血鬼,让吸血鬼吸取的生命与灵魂传递给邪神,最终让北欧文明枯竭消亡。

他将邪教徒伪装成教会的新信徒带回教会,被教会发现,并被追杀。这部分新信徒中有一些一无所知的残余了下来,成为了尼德霍格(空军)的先祖,而另一部分从北欧来追杀这些邪教徒的猎人,则成为了伊莱(历战猎人)的先祖。

几百年间,初拥边躲避着教会边壮大血族,随后将魔典交给血族自身保管,隐居避世。在十七世纪左右,教会与血族达成了血族盟约,互不侵犯。而镜中夫人则因为过于肆虐被杀鸡儆猴,剥夺了吸血鬼的肉身,灵魂困在镜中成为了镜中妖灵。

杰克则继承了镜中夫人的古堡,以伯爵的身份看管魔典。然而长时间的仇恨与鲜血让他厌烦,他最终封印了魔典,度过了孤独的一百多年。血族新娘的故事传入耳中让他,杰克一时兴起办了宴会。然而宴会最终虽然成功了,也让北欧的同族互相厮杀、赎罪者叛教、人类的本质暴露无遗、魔典被重新现身的初拥拿走。

心灰意冷的伯爵选择了归隐,暂居好友调味酒处。而魔典由于在盛宴中受损,开始失衡导致盟约打破,部分底层血族失去庇护。为此,血剑约瑟夫则联合教会,同逆刃之鞭一起追讨血族的先祖——初拥,试图夺得魔典,掌握书写魔典创造吸血鬼的技术。

三方最终又回到古堡,展开了惨烈的争夺战役。最终初拥再度和魔典表面上被血剑封印在了棺椁之中,实际上不知所踪;而血剑获得了想要的技术,又自以为封印了初拥,成为了教会新的追讨目标;教会则彻底废除了血族盟约,对吸血鬼展开了战争。

调味酒和伯爵则一起开始寻找血族与人的共存之道。叛教的缄默者潜入教会,目睹教会试图创造出新的异族生物,终于意识到了血族的起源究竟为何。然而未来究竟会如何,谁都不得而知。

接下来直接进入具体的五层故事版本。

————————————

首先是第一层和第二层,也就是盛宴故事的本身——这部分故事是官方给出内容最多,最好理解的部分

第一层(杰克宴会故事前半)

古堡中居住着的杰克伯爵看守着血族魔典。魔典可以将人类转化为血族,然而漫长时光之中,杰克逐渐厌恶了恐惧和仇恨,最终将魔典封印,让自己的吸血鬼管家(巴尔克)沉睡,过起了孤独的生活。

随后,猩红新娘(调香师)失败的尝试与未完的婚礼消息传入了古堡。伯爵在嘲笑之余,也开始思索起自己该如何改变,能否与人类共处。思虑的结果是:他唤醒了自己的吸血鬼管家,异想天开的让对方准备一场人类与血族都可参与的和平盛宴,并为此特别解开了魔典的封印,让它一同见证。

管家诧异于伯爵的选择,但依旧如约准备盛宴。然而人类畏惧吸血鬼已久,以至于盛宴开演的第一天完全无人问津。看到失望的主人,盛怒的管家威胁了村落,要求他们必须交出人来参加。

盛宴的消息经此传到了古堡周围被圈养的村落,传入了修女缄默者与猎人的耳中。修女为了探查情况先向教会通风报信,随后主动进入了古堡;而猎人则因为强大与离群被村民们推举出,也前往古堡参加盛宴。


 
 

第二层(盛宴故事后半)

自来到此处,缄默者就受到了魔典的蛊惑。察觉到这本邪恶的书后,她开始胡思乱想,认定伯爵召开宴会必定另有图谋。

而来访的宾客吵闹不堪,引起了镜中夫人的注意。她为这群宾客的到来愤怒烦扰不已,认为古堡和血族的血脉都被糟践了。


 
 (其实可以猜到,杰克的这次宴会真的是一时兴起的产物,以至于被困在古堡里的镜中夫人甚至完全不知情。而这里夫人提到的“他的同族”就下文来看,应该是指吸血鬼长老,血剑约瑟夫)

然而无意间她听到了猎人与缄默者的争执,察觉到缄默者已经被魔典迷惑心智,事情的结果或许将会出人意料。而猎人知道教会为了控制吸血鬼,不惜圈养他们当做口粮的行径,对于教会并不完全信任。缄默者试图说服他一同应对伯爵,而猎人却犹豫不决,他在和伯爵与交流过后,立场动摇,开始认为伯爵并不怀揣恶意,这场盛宴真的只是为了和平共处,因此拒绝了缄默者的请求。

意识到猎人不吭协助自己,她决定向教会求援。因为(后续会说明为何)镜中夫人与教会也有联系,而缄默者主动联络了她,要求她提供帮助,传达消息给尼格霍德。管家此刻察觉到了夫人的异样,因此表面请求她出席宴会,实际上方便监控她的一举一动。于是,镜中夫人答应了缄默者的请求,并教唆她去袭击管家,偷走密室的钥匙夺去魔典。她意识到这是一个新的机遇,便投身加入,把水搅得更浑。

执行官尼德霍格早先在追杀猩红新娘,此刻却在镜中接到了镜中夫人的传话,赶到了盛宴。她发现缄默者与镜中妖灵有所联系,这所村落盛传着教会的谣言,下定决心要在事情结束后把缄默者与村落中的好事者灭口。


 

而猎人从尼德霍格那里得到了整个教会将会来到古堡的消息。意识到教会可能会对周围的村民造成生命危害,他思虑许久后,最终决定站在伯爵那侧

宴会即将开始,然而此时缄默者却出乎尼德霍格的预料,在镜中夫人的教唆下,突然袭击了管家,把他击昏后抢走了密室的钥匙。

在密室偷走魔典后,缄默者的行为成功惊扰了伯爵。暴怒之中,伯爵露出了过往凶悍可怖的面目,执行官也抓住这个机会开枪射击,试图杀死这个怪物。

然而猎人的战枭此刻却突然冲出,用羽毛弯折了子弹,让子弹击中了缄默者藏着的魔典。被击中的魔典释放了能力,读取了在场所有人的执念,并予以消抹,盛宴成为了一场纯粹而普通的宴会。

盛宴之后,无人知道伯爵和猎人的去向。

实际上,就精华一的皮肤我们可以得知:失去目标的尼德霍格放走了伯爵和猎人,变成了迷途枪手。

而伯爵化身失却之人,留下盛宴之杯离去(结合调味酒的皮肤来看,他可能和管家一起去找了自己的好友,过起了不吸血的隐居生活);猎人则不知所踪,和魔典一并消失了。


 
 (如果嗜酒会对长期嗜血的身体造成一定影响的话,或许能解释伯爵外形上的变化←虽然个人认为是伯爵为了不被人找出所做的伪装)

而携带着魔典的缄默者也在之后成为了血族的一员,彻底背离了教会。

在这补充说明一下缄默者的皮肤:

缄默者的皮肤基本可以确定是架空年代的,所以不能依靠它来确定整个故事的具体背景,只能说应该是偏向于近代。

比较有趣的是,这个皮肤的腰侧别了杀死吸血鬼用的银器坠子,脖颈上又别了有尖刺的项圈,眼睛周边有血痕。结合尼德霍格称其为虔诚的信徒和缄默者的皮肤说明:


 她过去可能是教会狂热信徒,并且是独身修行主义者,也就是常说的苦修者。

东正教隐修制度是流行于东正教会中、以苦身修行为宗旨,以遁世独居或群居为特征的修炼制度。词源于希腊文Monachos,意为独身。奉行者终身不婚,逃避世俗生活,遁迹山林旷野,潜心默念祈祷。作为一种隐修的特殊形式和制度,从3世纪起,流行于东派教会间。4世纪中叶传至西派教会后,逐渐形成天主教隐修制度。

所以缄默者可能是出于对教会的虔诚(而非背叛或者犯错),才被派遣到这个小村落边监视血族的一举一动,边进行清修生活的。

—————————

第三层:

故事并未到此结束,接下来要讲的第三层和第四层故事,都包含在精华一的皮肤之中。

盛宴的故事大概发生在十八世纪后期或者十九世纪前期。让我们把时间跳回十七世纪,也就是1600s。

那时,以约瑟夫为例的血族长老们可能已经与教会间便已经隐秘的建立了某种盟约,确保人类不会受到大规模的伤害时,限制血族们的自由和捕食量,达成某种和平。这也就是后来血族盟约的雏形。

然而,一位十分强大而暴虐的女性吸血鬼却不愿意遵从这样的条约,居住在古堡之中,肆意妄为的杀害人类。

她也就是镜中夫人,历史上的原型是伊丽莎白·巴托里伯爵夫人。


 

(其人画像)

巴托里·伊丽莎白(Báthory Erzsébet,1560年8月7日-1614年8月21日)是匈牙利的伯爵夫人,来自于著名的巴托里家族。

她是历史上杀人数量最多的女性连环杀手,被冠名为“血腥伯爵夫人”、“女德古拉伯爵”、“恰赫季斯血腥夫人”等称号。恰赫季斯(Csejte)是巴托里伯爵夫人度过大部分成年生活的城堡,城堡位于当时匈牙利王国(现斯洛伐克)的卡克特采(Čachtice)附近。

巴托里伯爵夫人是个非常聪明、漂亮的女人,从小就精通拉丁文、德文、和希腊文,更对科学还有天文学有兴趣,而且她还是当时匈牙利第一美女。她在十五岁时与纳达斯迪·费伦茨(Nádasdy Ferenc)订婚,后来她丈夫因为身为将军的关系而时常不在家,所以巴托里伯爵夫人就必须代为处理商事以及周遭乡镇的公事。她丈夫在1604年战伤不治,享年五十一岁。

在她丈夫死前,也就是大约是1602年,周遭开始流传少女失踪以及对贵族的批评,匈牙利官员就派出了人员去调查相关事件和搜集证据。后来终于在1610年借由一名逃出监禁的少女的证词将之逮捕,巴托里伯爵夫人和她的四个共犯就被控告虐待及杀害上百个处女以及年轻女性。虽然最后只有80人有被证实是被巴托里伯爵夫人杀害的,但真正被杀害的人数有多少,无人能知。

她让人给少女放血,然后用这些鲜血沐浴,或者喝掉。巴托里夫人相信这些少女的鲜血能让她青春永驻,而铁处女这类的刑具经常被她用来折磨受害者。

1610年,她被定罪,但由于身世显赫所以从未被正式的起诉审问,而是直接关在恰赫季斯堡固定的几间房间里直到死亡。死前她的容貌衰败苦劳的极其严重,身体也十分消瘦,与昔日判若两人,因此后世认为她是吸血鬼——通过吸取少女的鲜血,来永驻青春。

结合古堡中,镜中夫人一开始是吸血鬼,后被封印在镜中成为妖灵的经历来看,她的原型应当就是这位历史上有名的女吸血鬼:巴托里夫人。可以想见,她当时的肆意妄为的杀戮行为直接引起了血族和人类双方的不满,也被当做缔结盟约的第一份牺牲品,被摧毁了肉身,灵魂封印在了镜子之中。

而就在她被封印之后,一位新任的血族伯爵应该接管了她的城堡,并负责起了血族魔典的管理。

这位伯爵也就是后来的杰克,那时的他一方面负责从人类里挑选猎物和适合成为血族的人,一方面代行监控镜中夫人的职责。

这里还可以确定一点:血族伯爵比起爵位来说,更类似于一种职务——背负上这个名号的人要掌控着魔典,为血族挑选合适的新子嗣。

通常来说,这样的职位应该是由血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老们担任,但杰克在后续的一些表现非常的年轻且缺乏经验。或许这就是血剑对他放心不下,最终决定偷取血族魔典书写技术的缘由:伯爵这样的职务并不由血族自己选出,而是魔典全盘掌控的,也就是说并非杰克主动管理魔典,而是魔典选择让杰克管理自己。

自然,镜中夫人也不是完全的囚犯。


 (血剑的皮肤介绍中说明,他可以借由镜中夫人看到古堡中的景象)

一方面,她确实算是被教会封印,必须屈从于教会,期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封印能被解除,所以她当时不得不屈从于缄默者,替她传达消息;

另一方面,血族的长老血剑约瑟夫并不放心将魔典全盘交给杰克,便暗中令镜中夫人一直监视着古堡。也如他所料:杰克在一段时间后腻烦了杀戮,竟然把让血族繁盛的魔典给封印了。

其实这里还有一个细节,观察眼睛和头发是可以分辨出血族和非血族的:


 正常的血族都是白发红瞳的,整个系列皮肤中只有三者例外:调味酒,改造者(女巫)的傀儡,还有约瑟夫
 
 约瑟夫的眼睛是镜色的,原因可能因为他是吸血鬼长老,也可能因为他的眼睛和古堡的镜子连通,所以被笼罩上了镜色,而非纯粹的红。

接下来考据一下约瑟夫血剑的原型和设计概念


 在造型上来说,约瑟夫的血剑在艺术风格上很明显致敬了恶魔人系列的阿鲁卡多

阿鲁卡多(Alucard、アルカード)是角色扮演类游戏《恶魔城(Castlevania)》系列的主要角色,全名是Adrian Fahrenheit Ţepeş。作为吸血鬼与人类的混血儿,魔王德古拉的儿子。最初在《恶魔城传说》登场,后来在《月下夜想曲》中作为男主人公出现。


 游戏中,他和约瑟夫一样,使用的武器也是一把长剑。

此外,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细节:阿鲁卡多在游戏里除了能变成蝙蝠和迷雾外,还可以变成狼(因此被戏称为阿鲁卡汪)。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约瑟夫在拥有吸血鬼皮肤血剑的同时,还可以拥有狼人皮肤月下绅士。

这里再补充一个文化豆知识:狼人与吸血鬼是对立关系这一说法,其实是在近代娱乐文化中产生的(典型案例暮光之城)。若要真正追根溯源,狼人其实反而是吸血鬼传说文化上的先祖,


 (所以先有月下绅士,再出血剑,文化顺序上来说没错x)

当然,约瑟夫的血剑在艺术形象上有致敬,他在历史上也有原型


 约瑟夫的剑是历史上的变种剑(法语:épée bâtarde,英语:bastard sword),又译混种剑,起源于15世纪,一开始是指“不正规的剑或起源不明的剑”,或者“一把既非法国的、也非西班牙的,也非德国佣兵所用的剑,但是比这些大剑都还要长”的剑。约瑟夫的剑刃比量他的身高(假设他在170-180间),约有50-70cm长,符合这类剑的规格。

而十五世纪有另一位著名的吸血鬼原型:弗拉德三世,或称穿刺公

弗拉德三世·采佩什(罗马尼亚语:Vlad al III-lea Țepeș,1431年11月或12月-1476年12月),瓦拉几亚大公(1448年,1456年—1462年,1476年11月—12月)。“采佩什”在罗马尼亚语中的意思是“穿刺”,因此被人称作穿刺公。他也是著名的吸血鬼传说“德古拉伯爵”的原型。

经历上来说,他与约瑟夫也有很相似的地方:

采佩什1431年出生于特兰西瓦尼亚。1436年,其父德拉库里成为瓦拉几亚亲王,迫于武力不得不臣服于奥斯曼帝国。随后在1444年,他与自己的弟弟拉杜一同成为奥斯曼帝国的人质,被软禁在当地。

而在1447年,其父与其兄长米尔查遭暗杀,他的人质的身份虽然得到解除,却永久失去了家人。受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支持,采佩什接替父亲成为瓦拉几亚公爵,但是2个月以后被匈牙利王国特兰西瓦尼亚亲王匈雅提·亚诺什打败,逃往摩尔达维亚。

1451年,庇护他的摩尔达维亚亲王遭人暗杀,采佩什随即回到匈牙利特兰西瓦尼亚,受匈牙利贵族匈雅提保护。1456年,采佩什接受匈雅提的支援,才重新统治瓦拉几亚,并在日后成为了让人闻风丧胆的穿刺公。因为其血腥的统治手段,日后弗拉德三世被作为原型,创造了现代吸血鬼小说之祖的《德古拉》。

(德古拉初版小说封面,德古拉也拥有变成狼的能力)

回归剧情

身为吸血鬼长老,血剑极度高傲,富于智谋与野心。他不满教会压制血族、也不满血族只能依靠魔典来增加族群。所以在杰克放弃魔典后,他一直在暗中寻找机会夺得魔典,弄清魔典是如何将人类转化为吸血鬼的。

镜中夫人将宴会的消息告知约瑟夫后,他一直伺机而动。然而魔典让所有人沉溺于宴会之时,突然而至的初拥却打破了他的计划。初拥将失衡的魔典收入怀中,带着它离去,而已经建立起的血族盟约却因为失衡的魔典被破坏,血族与教会间、血族与血族间的纷争不可避免。

血剑不甘心让魔典就这般失落,便让镜中夫人联系上教会,供给他们情报,试图与教会一同捉拿先祖,夺去魔典。教会虽然认同他们的共同目标,却还是保险起见,派出了憎恶吸血鬼、与血族争斗了许久的逆刃之鞭,并派人往古堡方向堵截。

这里还有一个约瑟夫皮肤的设计小细节:


 
 石像鬼英文Gargoyle,直译过来是滴水嘴兽,本身其实是房檐上的一种兽形状装饰,在雨天帮房屋避雨排水。早期,它和中国房檐上的走兽一样,大部分代表着保护教会不受恶魔侵袭、保护房屋不受邪恶力量侵扰的看门狗作用。在近代游戏、电影文化影响下,它的形象才逐渐邪恶黑暗化。

而血族故事的背景年代虽然不能确定,但应该还是石像鬼为守护者、看管者的年代。所以约瑟夫所携带的墓碑,应该是用来封印住同族,让其安息或不得脱逃的。在他与教会合作的前提下,约瑟夫如果是给逆刃之鞭带这个墓碑,挑衅意味未免太强。而且以他高傲的性格,血剑恐怕看不上一直与他们敌对的叛徒;而杰克此时也已经失去权势地位,血剑不对他出手,他也难成大业。

所以,这个墓碑应该是血剑带给初拥的:恐怕他想将这位血族的老祖宗困在墓碑之下,接过对方手里的魔典或技术,由他带领着,直接开启血族的新时代。

大人!时代变了!.jpg

(嘛,按照中国的话来说,真是个孝顺子孙呢)

而按照双方所设想的,一段时间后,无路可逃的初拥再度回到了古堡。

空军的皮肤说明,三方势力最后是在古堡进行终局战争的。

那么问题来了,是哪三方呢?

首先,是以约瑟夫和镜中夫人为代表的激进吸血鬼方——他们的目的是抢夺初拥手上的魔典和技术,实现血族的复兴。

然后,是牛仔为代表的的教会方——他们在没有找到初拥前和约瑟夫等吸血鬼是合作态度,在这之后便是敌对。他们的目的是剿灭初拥,获得对方手上的魔典,并且消灭掉一部分有威胁的吸血鬼。

然后第三方组成部分比较复杂:如果只有初拥与陪在他身旁的狗狗,这似乎不能构成一方。我们也提到因为任务失败被革职的尼格霍德(迷途枪手)旁观了此次战役,说明有其他角色在这时加入了战局。

所以,这里大胆推测一下:杰克的友人调味酒(调酒师)可能也带着失落的伯爵来到了现场,以友善吸血鬼的角度试图制止纠纷,寻找吸血鬼和人类共存的方法。


 

之前说过,血族中不是红眼白发的只有三位,调味酒是其中一位。


 调味酒的眼睛是一只红一只正常的,或许这是食素吸血鬼的一个象征

此外,我之所以分析杰克去了调味酒那里,是因为失落之人也是一只红眼一只无色的,和调味酒类似

初拥没有表露过立场,或者说他作为书写者,明面上从未干预过血族的发展。所以调味酒等血族可能是站在偏向他的立场上,希望能和平解决此事。当然,就海报上来看,这样的期望最终应当是落空了

此外,这里还有一个细微的佐证细节


 约瑟夫海报中拿照片的手与照片本身都是完好无损的,但是在皮肤之中,他手上有灼烧的伤痕


 而这种灼烧的伤痕虽然微弱,但是和初拥后背上的眼睛与烧伤也十分类似。换而言之,约瑟夫在海报中的时间点还没有得到魔典的力量,可之后,他很明显成功了。

而皮肤里,石像鬼墓碑前的蜡烛也是点燃的——只有祭奠墓碑下的逝者时才会使用这样的方式。

所以当时的情况可能是这样的:

和平派的吸血鬼议和失败后,约瑟夫为代表的血族和教会势力开始对初拥围追堵截。逆刃之鞭将其逼到死角,没想到被伺机观望的血剑抢先出手,用石像鬼的棺椁将初拥封印。

教会随之与其展开争夺,血剑则顺势运用吸血鬼的魔法,用手中的照片吸取棺椁内所含着的失衡魔典的能量,制造出了小型魔典。血族力量重新壮大,击退了教会,暂时取得了胜利。而教会则可能拿到了部分魔典或者照片的残页,并绞杀了部分激进的吸血鬼;杰克等友善派吸血鬼可能中途退出了战争,选择找其他方法解决吸血问题,寻求共存之道。

这场纷争看起来就如此落下了帷幕,而血剑也如愿成为了血族新的统领,带领血族盟约被破坏的血族们,反扑教会。

但事情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不,其实古堡盛宴、魔典纷争,乃至一开始血族的诞生,都是初拥所书写的命运。血剑也好、教会也罢,其实都被他彻彻底底的利用了。而他很明显并未被封印——或者说,就连一开始杰克封印魔典,其实都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

第四层:

血族盟约在古堡风波中被打破,而现在双方又进入了全面敌对阶段。类似流浪者(勘探员)之类的弱小吸血鬼或被剿灭,或加入血族的派系中,试图寻找庇护。


 (一个简短的吐槽——如果有一个系列里,诺顿的皮都能变得又可怜又弱小,那么这个系列在某种意义上一定非常可怕)

这里我们来分析一下所谓的血族盟约到底是什么

逆刃之鞭的皮肤中提到过,他是因为被血族背叛后加入教会,致力于打破血族盟约的压迫与不平等的


 这里来分析一下牛仔的皮肤设计和相关致敬(有刀子)


 与约瑟夫一样,牛仔的逆刃之鞭也致敬了恶魔城系列,而且是历代去拆恶魔城的人类角色

他皮肤里的这把鞭子,是在致敬恶魔城里历代所用的鞭子武器Vampire Killer

在《无罪的叹息》中,主人公里昂·贝尔蒙特为了阻止马蒂亚斯(德古拉)而制作了这根圣鞭,这根圣鞭在制作过程中不仅受到了圣水的洗礼和祝福,还因为沾染了已经变成吸血鬼的爱人莎拉的血所以威力巨大。并且里昂也发下誓言,他的子孙将世世代代用这根圣鞭阻止吸血鬼德古拉的野心,并且在之后的战斗中Vampire Killer也确实一直受到吸血鬼与各种魔物的洗礼。就鞭子本身的退魔能力,不仅如此,Vampire Killer还受到了火神的祝福,拥有火神之力。此力量成为Vampire Killer的潜在力量。

游戏剧情里,里昂心爱的恋人莎拉被变成了吸血鬼,他为此拿上鞭子前去古堡讨伐吸血鬼,试图找到拯救爱人的方法。然而,在游戏中期,制作鞭子的工匠告诉他,想要讨伐成功就需要让鞭子的能力得到完全的发挥,而让鞭子完全发挥能力,就需要一个憎恶着吸血鬼的灵魂——换而言之,现在适用的灵魂只有莎拉。

里昂当然拒绝了工匠的提议,但莎拉为了自己的爱人,果断的献身了。此后里昂痛失爱人,也因此发誓要让世世代代的子孙用这根圣鞭讨伐德古拉。

皮肤里的鞭子能很明显的看到血迹。而结合牛仔的推演故事,他身上的皮鞭也继承成自对他意义重大的印第安女孩,和里昂的鞭子一样,对他来说是许下誓言的神圣遗物。在这一点上来说,两者是高度重合的。此外,之后会说到,吸血鬼的力量确实是某种意义上的“火神之力”

值得玩味的是,逆刃之鞭是因为背叛而被驱逐,目的是摧毁血族盟约。逆刃应当是对人类友好的吸血鬼,在牛仔自己的推演故事中,他也是以白人的身份,站在印第安人一侧去对抗白人。所以,他可能和推演故事一样,是因为失去了守护着的人类,最终才决定加入教会。

在这种角度上来说,血族盟约对于人类这方,应该是不太友好的。

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流浪者和调味酒的皮肤说明又与之相矛盾

按照这两个皮肤的描述来看,盟约的建立,导致了一批新的、思想迥异的血族诞生:

以诺顿为代表的血族本身实力不强,但在人类面前也不需要遮掩身份,甚至可能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类的面前——盟约给他们提供了保护,让人类没法伤害他们,而他们对人类的态度应该也是较为友好,但总体疏离的(依旧会捕食人类,但不会滥杀,甚至不会造成致命伤);

另一派就是试图与人类共存的食素主义者,或者说对人类极为友好的血族。他们试图克服自己的嗜血本能,用酒来代替血。这说明在他们的接触范围或者人生体悟中,人类并不怀有恶意,或者只是单纯的食物——这很明显也是盟约出台后导致的:盟约让人类对他们的态度友好了不少,而他们也认为自己是能够和人类共存的。

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下,为什么逆刃之鞭会认为血族盟约是不平等的呢?

其实之前的万圣节故事中已经给出了答案:

有人能够和血族和谐共处,那必定有人会为此牺牲。

血族盟约的内容应当是:

教会会划分固定的、可供血族捕食的区域给他们,让他们在那里捕食。他们会暗中控制小型的村落,限制村民们的迁徙。他们还会给这些愚昧落后的村民们灌输不能离开的观念,让他们被“饲养”在固定的场所;

血族们捕食或同化这部分人类,教会不会予以干预,相应的,血族们也不能捕食甚至伤害区域外的人类,不能将他们同化。而四处游荡的新生弱小血族们,只要遵守血族盟约,就不会受到人类的攻击,享有和人类一样的基本权力。

这样的盟约对于普通的血族和教会来说,是双方有所牺牲,但最终共赢的结果。可是对于血剑约瑟夫与逆刃之鞭凯文来说,这样的盟约又是让人不满、充满不公的。

对凯文来说,这样的盟约对于那些被圈养的人类来说十分不公平——他们的出生和死亡都被教会给限制住了,根本没有任何的人权和未来可言。他背叛血族的原因可能和人类有关,结合他的背景故事不难想象,凯文过去曾发生过什么。

而对于约瑟夫这样心高气傲的血族来说,盟约不仅降低了他们的食物和新生血族的质量,长此以往下去,血族的爪牙都会像杰克一样被磨灭。他身为血族的长老,自然会希望血族能同过去一样繁荣强盛。就他依旧与镜中夫人联络的态度来看,约瑟夫可能并不反对镜中夫人过去的所作所为,甚至认为那才是血族应当做的。

而在前面的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到,被尼格霍德子弹击中的魔典失衡,并且导致了能量的外泄。

 令血族和教会都闻风而动的魔典别在初拥的腰间,这本传说中的圣物被黑色皮革包裹,封面上篆刻着神秘的符号。炙热的能量,已经在魔典封面和内页蔓延开来,显现出燃烧之势。


 缄默者是虔诚的信徒,而这样的她也能被魔典同化为异族,可想而知,失衡的魔典会导致许多人被转变心智,失控似的增加血族的数量。同时,因为血族们直接和魔典相关联,一部分强大的、和魔典联系较深的血族可能会变得更加嗜血,自己打破盟约袭击人类。

这里说的直白一些,魔典的作用就是读心,洗脑、甚至洗种族。当然,这本书并不仅只是如此——它还有更可怕的功能,我们之后在第五层故事里再说。而盟约被打破也是初拥计划中的一步,他是故意现身,让两方矛盾激化的。

承接剧情,而成为吸血鬼的缄默者(归化者)则察觉到教会的异常,决定冒险深入探查。

身为修女的她知道教会的密门,也知道潜入的方法。冒死进入其中后,她意外的发现了改造者的存在,意识到教会似乎借用同魔典相同的技术,制造出新的、能将生命扩散到其他个体中的生物。

这里其实就是在暗示,让吸血鬼诞生的根本力量并非普通的魔法,而是克苏鲁系的东西。

(但具体如何放到第五层故事说)

这样的阴谋让人不寒而栗,却远不止如此。

尼格霍德(空军)在血源上其实同历战猎人(先知)同出一处:北欧,而且可具体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


 

尼德霍格的名字是北欧神话里的黑龙,能够取这样名字的教会枪手,各方面都不简单。

简单总结一下两者的关系:尼格霍德一脉在归化教会后,一直作为忠实的信徒存在着;猎人一族则是为了追查尼格霍德一脉与初拥,从北欧一路前往此处,最终在漫长的时光中失落了记忆,独留下伊莱一人恪守传统。

而这一切的因缘要从九世纪说起:血族与教会其实同出一源,而初拥曾经是被教会派遣往北欧的传教士。

第五层:

故事要从九世纪后半说起。


 先说结论:

初拥的先祖可能有凯尔特血统,世代居住在大不列颠岛上。

其本身一开始并不信仰基督教,本身也有着类似祭司一样的职务,通晓异教的魔法(对,他可能是有类似德鲁伊一样的身份)。然而最后(大概率是因为不可抗力),他还是皈依了基督教,并因为“出色”的表现成为了传教士。

首先对这部分进行分析。

得出这个结论的关键证据是“魔典封面”

魔典封面的八根分支末端,包含着欧甘符文和卢恩符文中的新弗萨克符文。

对比正统的维京罗盘

欧甘/树字母:

新弗萨克卢恩(AD.800-1100):


 此外,封面的这个符号还包含了维京太阳罗盘“vegvísir”:

基督教洗礼十字架:


 冰岛魔符(Galdrastafir):

(文案和美工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具体内容先不论,这里先分析一下为什么会认为初拥是凯尔特人,

首先,欧甘字母(爱尔兰语:Ogham)是中世纪前期使用的字母系统,主要用来书写古威尔士语和有时书写布立吞亚支语言。欧甘字母的传统把字母名称改为树木名称,因此又名“凯尔特语族树木字母表”。目前发掘出的400多个欧甘字母都在大不列颠岛上,也是岛凯尔特人的主要居住地。

然后,是新弗萨克卢恩。

卢恩符文主要分为旧弗萨克、盎撒弗托克和新弗萨克三种,还有资料不全的阿曼恩卢恩等在此不提。按照基督教在北欧传播的年代,当时的弗萨克卢恩已大多简化为新弗萨克版本(AD.800卢恩符文变化,古弗萨克文开始简化成新弗萨克文),推测封面卢恩实为新弗萨克版。

当时通晓卢恩与大不列颠特有欧甘字母,并可以将它们运用做魔法用途的,肯定不是原本就信奉基督教的族群。排除外来入侵可能遗留下的北欧人,就只剩下从大陆移居到岛上的凯尔特人一支。而且先知的推演中已经说过,凯尔特人中的德鲁伊通常对动物友好/与动物是合作的友人关系。初拥身旁也一直跟着一只幽灵黑犬,它生前可能在初拥未归属教堂时期,就是他的朋友。

然后就是为什么说初拥是传教士的细节:


 

卡美拉琼帽 (kamilavka)是一种东正教僧侣所穿戴的工作帽子,或者是用于授予神职人员。卡美拉琼冒形似头套的封闭式头饰,源于拜占庭。这种帽子下面有个托环,两侧通常还有垂饰。

此外,初拥身上的金披肩与面具,所用的工艺也很像是拜占庭的黄金加工工艺opus interrasile:镂空黄金创造花纹从而达到装饰效果。

此外,初拥在教会里的职务应当是Archpriest,主牧师。红色在拜占庭属于王公贵族才能穿着的尊贵颜色,除非是高等级的神职人员,不然不能穿着。初拥身上的衣服,能侧面反应当时他在教会的地位不低。当然,这身衣服可能是他从北欧回来后才穿上的。

那么一个凯尔特人是怎么成为传教士,并和拜占庭扯上关系的呢?这就要说一下凯尔特的历史

公元前,凯尔特人曾经横跨欧洲建立了强大的文明,并劫掠入侵过罗马和希腊。那时他们的族群遍布欧洲大部分地区,今法国是他们的主要居住地。这时在欧洲大陆上的凯尔特人称之为高卢人,或者大陆凯尔特人。

直到公元前二世纪,罗马人打败凯尔特人,将高卢收为行省。流窜的凯尔特人到了大不列颠岛上,并在之后的几个世纪里宣布独立,逐渐同化当地的原始住民。直到公元六世纪末,“条顿人征服”让不列颠凯尔特人几乎灭绝,同时德鲁伊教信仰世俗化


 而拜占庭在此期间也经历了版图的扩张与缩小,影响了一部分大不列颠本土的文化和信仰。

然后就是公元795年,维京人开始入侵基督教信仰繁盛起来的爱尔兰岛,焚烧教堂、烧杀抢掠,并且在九世纪中叶于爱尔兰岛建立永久定居点。在871年,维京人又占领了伦敦,另一支船队围攻巴黎。

而基督教就在这样的形式下,反向流入了北欧——相较于贫瘠的北欧,基督教世界的丰饶富足给这些劫掠者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北欧的多神信仰其实十分功利化,他们中大多数是为了获得平安/粮食/财产/力量,才去信奉特定的神。而见到基督能为这些异族人带来丰饶,他们自然也就相信信奉耶稣能够为自己带来同样的好处。

所以初拥传教前的背景故事应当是这样的:

九世纪中叶,维京人在爱尔兰岛建立起永久定居点后,继续向外扩张。生活在大不列颠岛的凯尔特部族遭到了入侵,其中包括初拥生活的聚落。迫于生存的压力,他们不得已抛弃了旧信仰改信基督教,从教会那里寻求庇护。


 

初拥在这样的背景下成为了教会中的一员,并因为掌握着原住民实用的魔法知识,虽然不被完全信任,但地位还是逐渐提升。

然而好景不长,教会能够提供的保护毕竟是有限的,维京人的行为日益猖獗,最后甚至专门袭击了基督教的教堂,抢夺里面的圣像和经文,杀害神职人员。初拥部族皈依的地区应该也是在这一时期遭到了洗劫,伤亡惨重。他所在的教堂更有可能直接被毁,这些事直接在他心里埋下了对维京仇恨的种子。

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教会认为他们必须让这些野蛮的异族信奉归顺上帝,让他们不再对教会进行攻击。为此他们派遣了一批传教士前去传教,其中就包括初拥。


 初拥带着自己身边的黑狗踏上了旅途,并编写了最初的“魔典”——此时的魔典只是普通的福音书手抄本,并不具有后面特殊的魔力。

(东正教的手抄本)

此时的他内心想法究竟如何,不得而知,但传教的路途比他想象中的要困难无情许多。

接下来分析一下初拥去了哪里传教,身边的黑狗又是怎么回事


 他身边的狗应该是黑犬(英文:Black dog)亦称黑妖犬,为传说中的妖犬,出没于欧洲各地的传说里。其身形如犊,双眼会放射出刺眼的红光。黑犬眼睛呈现深红色,它的出现被认为是死亡的预兆。

不过,在北欧一代有关于黑犬的特殊传说:Church grim(教堂冷灵)

这是斯堪的纳维亚一代的民间传说。传说认为,会有一只幽灵黑狗守护在教堂的墓地周围,攻击并杀害对教堂欲图不轨的小偷、劫匪还有强盗和不信者。通常,这只黑狗(或其他动物)是在教堂建立时,为了祈求守护而杀害埋于地里的活祭品(有些地区则不在教堂建立时祭祀,而在教堂墓地建立时祭祀)。

死后,这些活祭品动物就会以类似幽灵的形态出现,此后作为教堂的守护者,看守着这片区域。

初拥身边的这只黑妖犬可能就是类似仪式的产物。结合他是去北欧一代传教,很有可能,他去到的具体位置是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当地的人接受了他的部分游说,并出于一些目的同意建立教堂。只不过出于交换,他们要求必须遵守他们的传统习俗——换而言之,就是需要牺牲掉那只黑狗。

那个年代,北欧的活祭乃至人祭都是十分常见的,当地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其实并不奇怪。但对于传教士的初拥来说,可以想见这必然是非常恶劣的要求。无论过程如何,就结果来看,他身边的黑狗可能就是在这时死亡了。然而传教的效果肯定并不好——因为北欧那时信奉的神都是功利性的,所以在诸多神明中加入一个上帝或者基督,对他们来说并不能起到道德品行上的规范。

可以想见,这时的初拥,在心态和精神上恐怕都不怎么稳定。而也就是在这时,北欧一支特殊的、信奉邪神的部族找上了他。

也就是尼德霍格的先祖

尼德霍格(Nidhogg),在北欧神话中,是一只盘据在世界之树(Yggdrasil)的底部,不断啃蚀著其根部的一条邪龙。

北欧神话中,世界之树(Yggdrasil)将支撑的世界分为三层九个国度,是世界的支架。而一旦世界树倒塌,火巨人苏尔特尔(Surtr)就会前来,带来诸神的黄昏和北欧神话的覆灭。

空军先祖所代表的,就是唤来火巨人苏尔特尔的邪龙尼格霍德——或者说,北欧当地信奉火巨人“苏尔特尔”的教徒们。他们可能在初拥身上感受到了来自异族的神奇力量,并决定通过他来实现他们计划已久的事。

至于他们的身份,可能是当地的被放逐者

维京人的社会体系包括三个阶层:

Jarl:王侯,多为大领主(lord),世袭的贵族;

Karl:自由人,军队(army)的主力,武士阶层;

Thralls:则是最底层的奴隶。但这种划分不绝对,一个自由人可以变成奴隶,如果他丧失了所有自己的份地;一个奴隶也能变成自由人,忠诚侍奉主人,就会得到赎身的机会。

贵族与自由人定期开会,决定重大事件,解决争端,他们称这种会议为Thing。最早的时候,国王是最大的贵族,他做出几乎所有的重大决定,以至于部族会议只负责一些地方事务。但在冰岛,由于从来没有国王,部族大会决定一切,全岛的贵族与自由人都要参加,每年定期在某个地方召开,为期两周。

维京人无条件的接收国王和大会的全部法令,这些法令为每个人所熟知。违背的人将被开除出部落,称为Outlawed,这里不是绿林好汉的意思。这次被放逐者不能耕作任何土地,不能接受任何人的帮助,他们只能住在山洞中,过着躲藏、偷盗的生活。


 为了说明魔典是如何成为魔典的,接下来会有大段关于克苏鲁神话、卢恩符文、维京罗盘和冰岛魔符的说明(大部分内容和资料都来自于正弦,再次感谢):

首先让我们再来看看魔典上的符咒


 

以下部分均为正弦的解读(我只负责文末的简单总结)

对比冰岛魔符和传统的维京罗盘,魔典上面的2、3、4被明显替换成了卢恩符文。

而被替换的2、3、4,在对应九个国度的维京罗盘上分别指代北欧神话里的火之国(Muspelheim),侏儒国(svartalheim)和雾之国(Nigheim)

世界之树(Yggdrasil)支撑的世界分为三层九个国度,以下列出大致的分类:

阿萨神界(Asgard):神国。阿萨神族居住的地方。其中最大的城堡就是奥丁的金宫(Gladsheim)。英灵殿(Valhalla)也是位在此。

华纳神族(Vanaheim):华纳神族居住的地方。天地之间万物的生养繁殖、海洋和风,都归华纳神族控制。此神族通晓许多连奥丁都不知道的神秘咒法。

精灵国(Alfheim):精灵之国。精灵居住的地方。精灵生得特别美丽,拥有很大的法力。他们照料花草,是最爱光亮,是善良亲切的小妖精。

人界(Midgard):人类居住的地方。这里有由冰、火、空气构成的三色彩虹桥(Bifrost),可以通往神国。

巨人国(Jothuheim):巨人居住的地方。人类世界到“巨人国度”的路标是一个恐怖的“铁森林”(Jarnvid);也有传说海的那一边就是“巨人国度”。

(被替换的3) 侏儒国(Svartalfheim):侏儒居住的地方。侏儒是厉害的巧匠,拥有种种神秘的力量和深遂的知识,他们打造出很多宝物。

冥之国(Helheim):和冥国女王赫尔(Hel)同名的国度,也翻作“地狱”。这是一个冰冷多雾的地方,也是个永夜的场所,只有亡者才能到达。

(被替换的2) 雾之国(Niflheim):雾之国。和死亡国没有明显分别的冰雪世界。

(被替换的4)火之国(Muspelheim):火之国。金伦加鸿沟之南,由巨人史尔特尔守护的酷热国度。

替换右上雾之国道路的符号原型推测:“fe”与“ass”

1、fe


 (旧弗萨克版)


 (新弗萨克版)

名称: 

旧弗萨克 fehu: mobile property, cattle(流动财产,牛)

盎撒弗托克 foeh: cattle, money(牛,钱)

新弗萨克fe: livestock, money(牲畜,钱)

Alternate forms(后期变换的图案):个人货币财富的增加

Phonetic value(音值):F

Ideographic interpretation: the horns of bovine livestock.

表意文字解释:牛的角。

Esoteric interpretation of names: mobile property; power.

深意:流动财产,力量

Fehu is the raw archetypal energy of motion and expansion in the multiverse. It is the force that flows from Muspellsheimr, the source of cosmic fire, from which Midhgardhr was produced (see I-rune). The F-rune is the all encompassing and omnipresent power sym­bolized by the charging bovine herd and by wildfire. The cosmic fire of Muspellsheimr is instrumental in the creation of the world, but it is also the principal agent in its destruction of Ragnarok. The fire­giant, Surtr, spreads the flames of destruction over the world, thus destroying all but those gods and men who are to survive or to be reborn in the renewed world on the Idha plain (the shining plain), It must be remembered that fehu is not the undifferentiated power of the cosmic fire of Muspellsheirnr but rather the mystery of its eternal working eminently throughout the multiverse.

Fehu是多元世界中运动和膨胀的原始能量。这是源自九大世界的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的力量,人类国度米德加尔德就是因它而生的(见I符文)。F符文是一种包罗万象、无所不在的力量,由冲锋的牛群和野火来象征。火之国的世界起源之火协助创造了世界,但它也是推动诸神黄昏的主要力量。火焰巨人苏尔特尔将毁灭的火焰散布到世界各地,除了在伊达平原(光辉平原)的新世界中生存或重生的神与人之外,所有神和人都因此毁灭。必须记住的是,Fehu并不是无差别的世界之火的力量,而是多个世界中永恒运作的奥秘。

火之国的热气与雾之国的寒气的交融中诞生最初的生命——母牛欧德姆布拉和最初的巨人尤弥尔,尤弥尔被神杀死后他的身体构成了人类的国度。奥丁用火之国的火焰制作了太阳、月亮和星星

This rune rules the basic force of fertility.

这个符文规定了繁衍的基本力量。

The F-rune contains the mystery of both creation and destruction and the harmonious functioning of these two extremes, which leads to dynamic evolutionary force. Fehu is the rune of eternal becoming. Along with several other runes, this describes the holy process of birth-life-death-rebirth, or arising-being/becoming-passing-away toward new arising. More specifically, fehu is the archetypal force that gives impetus to this eternal process.

F符文包含了创造和毁灭的奥秘,以及这两个极端的和谐运作,从而产生了动态的进化能力。Fehu是永恒的化身。与其它几个符文一起,它们将描绘出生-生存-死亡-重生,或是产生/过去状态-重生的神圣过程。更具体地说,Fehu是推动这一永恒过程的原型能量。

The F-rune is the essence of mobile power. This is evident from the most mundane meaning o'f its name: "money" or "cattle"(contrast O-rune). This root word originally meant mobile wealth or property, then was attached to the concept of livestock, which was the main mobile form of property known to the most ancient Germanic peoples. Later this term was used for "money," hence the modern English word "fee".

F符文是移动能量的内核。这一点从它含义的最平凡的意思“钱”或“牛”中可以明显看出(可对照O符文)。这个词根最初是指流动的财富或财产,后来被附加到牲畜的概念上,牲畜是所知最古老的日耳曼人流动财产的主要形式。后来这个词被用来指“钱”,因此现代英语中有“fee”这个词。

All in all, the F-rune defines a mobile form of power. In the psycho-magical realm this concept of mobile force is closely con­nected with the old Germanic idea of the hamingia. 

This is an aspect of the psychosomatic complex that may be best described as a mobile and transferable magical power. The hamingia (which is often translated by such concepts as "luck," and even "guardian spirit") may be sent forth from an individual in a manner akin to that of the "astral body" in other traditions. Fehu is the directed expansive force that facilitates the projection of soul entities and magical power from person to person, or from a person to an object.

总而言之,F符文定义了一种移动形式的力量。在精神-魔法领域,移动能量的概念与古老的日耳曼人的hamingia思想密切相关。这是身心结合的一个方面,可最好描述为一种可移动和可转移的魔法力量。Hamingia(通常被翻译成“运气”,甚至“守护精神”)可能类似于其他传说中“魂灵”的方式从一格个体中排出。Fehu是一种有方向的扩张膨胀能量,它促进灵魂实体和魔法力量从一个人投射到另一个人,或从一个人投射到一个物体。

Often the power of the F-rune is manifested in the mythology as an otherworldly glow around grave mounds and hills, or even as a ring of fire.

通常,F符文的力量在神话中表现为围绕着坟墓和山丘的一种超凡脱俗的光芒,甚至是一个火环。

Key words(关键词):

Mobile force(移动的力量)

Energy, fertility(能量,富饶与丰产)

Creation/Destruction(Becoming)(创造/销毁(变化))

Magical working(魔法运用):

1.Strengthens psychic powers.

增强精神力量

2. Channel for powertransference or projection; the sending rune.

传送或投射力量的通道;传送符文

3. Drawing the projected power of the sun, moon, and stars into the personal sphere.

将太阳、月亮和星星的投影能量引入个人领域

奥丁用原始的火焰创造太阳、月亮和星星

4. Promotion of personal and social evolution.

促进个人和社会发展

5. Increase in personal monetary wealth.

个人货币财富的增加

2、ass

(旧弗萨克版)
 
 (新弗萨克版)

旧弗萨克 ansuz: a god, ancestral god(神,祖先神)

盎撒弗托克 os: a god(神)

新弗萨克ass: a god, one of the AEsir(神,一名阿萨神族的神)

Alternate forms(后期变换的图案):

Phonetic value(音值):A(盎撒弗托克版音值为O)

Ideographic interpretation: the wind-blown cloak of Odhinn.

表意文字解释:奥丁的斗篷。

Esoteric interpretation of names: Odhinn of the AEsir.

深意:阿萨神族的奥丁

Ansuz is the mysterium tremendum of the rune row.

Ansuz是卢恩符文中神秘的一类。

The A-rune is instrumental in the creation of mankind. It describes two of the several spiritual gifts given to Askr and Embla (the primal man and woman) by the gods Odhinn, Hœnir, and Lodhurr (a threefold aspect of the god Odhinn). These gifts were önd or anda (breath, spirit, animating, life, principle) and ódhr (inspired mental activity, inspiration). This is the stave of Odhinn as the numinous god of magic and of ??.

A符文有助于人类的创作。它描述了奥丁、海尼尔和洛德神(或为奥丁的三种面孔)给予阿斯克(最初的男人)与恩布拉(最初的女人)的几种精神心灵馈赠中的其中两种。这些馈赠是恩德或安达(呼吸,灵魂,活力,生命,规则)和奥德尔(具备启发灵感的活动,灵感)。这表示奥丁作为神圣的魔法和??之神。

在用尤弥尔的尸体制造了人类的国度以后,诸神决定造人,他们用梣木枝制造最初的男人阿斯克,用榆树枝造了最初的女人恩布拉,二人为人类始祖。

Ansuz is the receiver-container/transformer-expresser of spiritual power and numinous knowledge. This force is received from the AEsir and transformed in humanity to be reexpressed toward the multiverse in magical and religious acts. This ecology of power works in tandem with that described by Odhinn's reception of rune wisdom and subsequent expression of that wisdom to mankind. The A-rune encompasses the medium through which numinous knowledge is received, the container of that power, and the force itself, which is manifested as the ecstatic state. This container-contained equation is common for symbols of the inspired or ecstatic state. In Norse mythology the poetic mead of inspiration and the vessel in which it is contained are both known by the name Óthrœrir (the exciter of inspiration).

Ansuz是精神力量和核心知识的接收容器/变化表述者。在魔法和宗教活动中,这种力量来自阿萨神界,成为人类的力量后又转入其他世界。这种力量的运作生态所描述的与“奥丁接收符文智慧,随后将其中智慧向人类传播”相一致。A符文包含了接受新知识的媒介,某类力量的容器,以及表现为狂喜的力量本身。这个作为容纳的容器的平衡体对于受启发或狂喜的符号来说是普遍的。在挪威神话中,诗意的灵感源泉与承装它的容器都被称为“奥瑟罗里尔”(激发灵感的存在)。这是引导形成一个蕴含知识与智慧的身体的极乐。

This is the rune of the word, song, poetry, and magical incantation (galdr) as a container and expresser of magical force.

这是文字、歌曲、诗赋和魔法咒语(加尔德)的符文,作为魔法力量的容器和表述者。

Ansuz is a magical ancestral power, one that has been handed down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along genetic lines. The ancient Cermanic peoples knew that they were "descended from their Gods," as the genealogies of their kings, heroes, and clanic chieftains show. The power link between gods and men was, for them, unbroken. It remains so. Through the power of this rune the realization of the link between the ancestral gods and their people may be regained. This is an ecstatic concept that complements the more stable, institutional force of Othala. 

Ansuz是一种神奇的、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家谱力量。古日耳曼民族知道他们是“他们的神明的后裔”,正如他们的国王、英雄和宗族首领的家谱所显示的那样。对他们来说,神与人之间的力量联系是没有中断的。它仍然如此。这个符文的力量可能会恢复祖先神与他们的人民之间的联系。这是一个令人欣喜的概念,补充了Othala更稳定的规则力量。

The A-rune embodies the death mysteries of the AEsir.

A符文体现了阿萨神界终止的奥秘。

Key words(关键词):

Reception—transformation(接收—转换)

Expression(表达)

Container/contained(容器/包含)

Numinous knowledge(神圣的、精神的知识)

Inspiration(灵感)

Ecstasy(狂喜)

Word-song(歌词)

Death mysteries(死亡之谜)

Magical working(魔法运用):

1.Increase of both active and passive magical powers and clairvoyant abilities, etc.

增加主观或客观的魔法能力和预知能力等。

2.Convincing and magnetic speech, and the power of suggestion and hypnosis.

有说服力和吸引力的发言,以及暗示和催眠的力量。

3.Acquisition of creative wisdom, inspiration, ecstasy, and divine communication.

获得创造性的智慧、灵感、狂喜和神圣的交流。

4.Banishing of death and terror through knowledge of Odhinn.

通过对奥丁的了解来祛除死亡和恐怖。



 

替换正右侏儒国的符号原型推测:“ur”、“kaun”

3、ur

(旧版)
 

(新版)

名称: 

旧弗萨克 uruz: the aurochs(牛)

盎撒弗托克 ur: ox, bison(去势公牛,野牛)

新弗萨克ur: drizzle, rain(毛毛细雨,雨)

Alternate forms(后期变换的图案):

Phonetic value(音值):U,V

Ideographic interpretation: the horns of the aurochs or falling drizzle.

表意文字解释:野牛的角或落下的细雨。

Esoteric interpretation of names: aurochs——the primal forming force; Audhumla in the Edda, or drizzle——the primal fertilizing essence.

深意:野牛——最初出现的力量;《埃达》中的母牛欧德姆布拉,或是毛毛细雨——最初出现的繁衍能量实质。

The U-rune is the mother of manifestation. In the mythology this is represented by the great cow Audhumla, which licked a great icy block of salt in order to form the primal androgyne Buri. Also, she was the source of sustenance for the cosmic giant Ymir. Audhumla was herself formed from the dripping rime produced when the world fire met the world ice. This is also the unmanifested energized essence from which the cosmic ice and Audhumla were originally formed.

U符文是显现之母。在神话中,它代表大母牛欧德姆布拉,母牛以舔食盐霜为生,从而在她身体下的冰霜里诞生了雌雄同体的布利(众神的始祖神)。同时她也是世界的始祖巨人尤弥尔的食物来源。欧德姆布拉是火之国的热度与雾之国的寒冷相遇时诞生的。这也是世界的寒冷未显现的能量本质,也是欧德姆布拉最初形成时未显现的能量本质。

Uruz is the patterning and formulating power in the multiverse, the source of the ordering principles that lead to the final formula­tion of the world. The U-rune is the unmanifested pattern of matter (contrast with the antimatter nature of isa) . 

Uruz是多个世界中固有的、规划性的力量,是导致世界最终能够有序运行公理的源泉。U符文是物质的未显现形式(与isa——I符文的反物质性质形成对比)。

This is the cosmic seed, the world force analogous to the semen virile.

这是世界的种子,世界的力量类似于男性的精液。

It contains the mystery of the formulation of the self, a composite paradigm of all the aspects of the psychosomatic complex, just as the multiverse is framed from the various worlds. Uruz is the forming force, not the form itself (see the H-rune). 

它包含了自我形成的奥秘,一种包含了肉体和心灵所有方面的综合性质的形式,就像宇宙是由多个世界构成的。Uruz是形成的力量,而不是形式本身(见H符文)。

The U-rune is the shaping power that defines the origin and destiny of all things. This mystery may be demonstrated through the shape of the stave. Uruz is the eternal reservoir of archetypal patterning.

U符文是决定万物起源和命运的塑造力量。这个奥秘可以通过线的形状来证明。Uruz是典型图案的永久储备。

H-rune pattern of manifestation. This pattern is essentially that of being drawn up into the time space continuum until the force of the I-rune eventually draws it back to its ??

H符文显现的模式。这个模式本质上是被拉到时空连续体中(作为一个开始),直到I符文的力量最终把它拉回到(原本形态)(I符文代表静滞)。【缺失部分为译者推测】

 

Because of its shaping power, Uruz is a rune symbolizing wisdom and lore, as the pattern of preserved tradition that is sprung from the natural order. Just as this indicates a healthy society (one in accordance with natural order), so too is this a rune of good physical health in the personal realm. The U-rune promotes strong and harmonious organic systems. It is the rune of vital strength and virility. 

由于它的塑造力,Uruz是一个象征智慧和知识的卢恩,作为从自然秩序中产生的维护传统的范例。正如这表明了一个健康的社会(一个符合自然规律的社会),在个人方面,这也是一个代表身体健康的符文。U符文推动促进了强大和谐的有机体系。它是一种具有生命力和男子气概的符文。

 

Key words(关键词):

Archetypal patterning(原型模式)

Organic organization(有机整体)

Wisdom(智慧)

Health(健康)

Vital strength(生命力)

Magical working(魔法运用):

1.Shaping and forming circumstances creatively through will and inspiration.

通过意志和灵感塑造环境或命运

2. Healing and maintenance of good mental and physical health.

治疗和保持良好的身心健康

3.Bringer of fortunate circumstances.

带来幸运的外部环境或命运

4. Induction of magnetic earth streams.

诱导产生地磁流

5. Realization of causality.

因果关系的实现

6. Knowledge and understanding of the self.

对自我的认识和理解

4、kaun


 (旧版)


 (新版)

名称:

旧弗萨克kenaz: torch(火炬)

盎撒弗托克cen: torch(火炬)

新弗萨克kaun: sore(痛,疮), boil(沸腾)

Alternate forms(后期变换的图案):

Phonetic value(音值):K

Ideographic interpretation: flame of the torch

表意文字解释:火炬的火焰

Esoteric interpretation of names: the controlled fire; cremation. The Gothic and Old Norse names are secondary-internal fire, inflammation, etc.

深意:可控制的火,焚烧。哥特(日耳曼民族的一支)语和古诺尔斯语中意为“间接激发出的内部能量”,炎症,等。

The K-rune portrays the mystery of regeneration through death or sacrifice.This is the fire rune, that is, fire under human control in the form of the torch (as opposed to the more raw and archetypal power present in the F-rune).

K符文描绘了从死亡或牺牲中体现再生的奥秘。这是火焰的符文,也就是说,在人类可控下的火炬中的火焰(与F符文代表的更原始的能量相反)。

Ritually, kenaz is the fire of creation, sacrifice, the hearth and the forge-fire controlled by mankind toward a willed result. Cremation as a funeral rite facilitates the transference of the psychic aspects of the psychosomatic complex to new and regenerated forms and prevents their return to the spent forms. The fire of the sacrifice cooks and makes the flesh of the sacrificial animal sacred and acceptable for consumption by men and gods. The fire is always viewed as a transforming and regenerating force.

在仪式过程中,kenaz是创造之火、献祭之火、炉火和锻造之火,由人类掌控以达到预期目标。火葬作为一种葬礼形式,有利于将肉体心灵进入新的、再生的形式,并防止它们回到原本形式。献祭中火焰让祭牲的肉烧熟,使之变得神圣,为人和神所悦纳。火总被视为一种转化和再生的能量。

Kenaz is the ability and the will to generate and create. Therefore, it is the rune of the artist and craftsman, and the technical aspects of magic. Again, the importance of controlled fire——controlled energy is apparent. The controlled power of the psyche is combined with the controlled energy of nature, and this results in a crafted object. This is the "human rune," the rune of humankind.

Kenaz是产生和创造的能力和意志。因此它是代表艺术家和工匠还有魔法技巧的符文。同样的,控制火——控制能量的重要性事显而易见的。心灵的控制力量与自然的控制能量相结合,这就产生了一个精心制作的物体。这是“人类符文”,人类的符文。

A large amount of knowledge and technical lore is embodied in the K-rune, knowledge combined with ability.

大量的知识和技术学问体现在K符文中,知识和能力相结合。

The mystery of the creation of a third from the combination of two is also an aspect of kenuz. Opposites are bound together in an aesthetic fashion and the results of that union brought into manifestation.

从二者的结合中产生第三者的奥秘也是kenaz的一个方面。对立的事物以一种美学的方式结合在一起,这种结合的结果得以体现。

The K-rune is the rune of human passion, lust, and sexual love­——as positive attributes.This is the emotional root of creativity in all realms of action. The goddess Freyja finds many correspondences with this aspect of the rune.

K符文作为人类符文的积极属性,包括激情、性欲和性爱。这是所有行动领域创造力的感情根源。能从女神弗蕾亚身上发现与此符文在这方面的许多对应。

Kenaz also is important to the concept kin, and especially to that part of clanic tradition that professes a unity of the living and dead members of the clan, existing in a syncretic form of conscious life force.

Kenaz对于亲属的概念也是重要的,尤其是对氏族传统的一部分,它声称氏族中生者和死者成员的统一,存在于有意思的生命能量的融合形式中。

 

Key words(关键词):

Controlled energy(控制能量)

Ability(能力)

Transformation(转变,转化)

Regeneration(再生)

Will to generate(激发创造的意愿)

Sexual lust(性欲)

Creativity(创造力)

 

Magical working(魔法运用):

1.Strengthening of abilities in all realms.

强化所有领域的能力。

2.Creative inspiration.

创作灵感。

3.Higher polarization as a tool of operation.

作为一种工具令其达到更高级的极端。

4.Operations of regeneration,healing.

再生、愈合的活动。

5.Love(especially sexual love)

爱(特别是性爱)



 

右下火之国道路的符号原型推测:“logr”

5、logr


 (旧版)


 (新版)

名称:

旧弗萨克laguz: a body of water(一泓水)(or laukaz: leek(韭葱))

盎撒弗托克lagu: sea(海), water(水)

新弗萨克logr: sea(海), water(水)(or laukr: leek(韭葱))

Phonetic value(音值):L

Ideographic interpretation: a wave, or green portion of the leek.

表意文字解释: 一道波纹,韭葱的绿色部分。

Esoteric interpretation of names: life energy and organic growth.

深意:生命力量与有机生长

 

Laguz is the basic life energy in the multiverse and the secret source of all organic life. Laguz is the law (ON log) of life, throughout all the multiverse as well as in Midhgardhr. These are the layers (laws) of past cosmic and human action that govern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life forms.

Laguz是多个世界中的基本生命力量,也是所有有机生命的秘密根源。Laguz代表生命的法则,贯穿所有世界,也贯穿于人类国度米德加尔德。这些是昔日世界和人类行为的层次(法则),它们支配着生命形式的未来发展。

The L-rune represents the primal waters in Niflheirnr that contain the latent, amorphous potential of life, which must be solidified as ice and energized by the fire of Muspellsheimr before the potential can be actualized in manifested pattern.

L符文代表雾之国尼福尔海姆中的原始之水,其中包含潜在的、无定型的生命潜能,在潜能显现出之前,必须将其凝固为冰并由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的火焰激发出来。

This is a potent rune of initiation-especially the initiation into life. In heathen times a newborn child was sprinkled with water and given its name, after it had shown itself worthy of life. This reintegrated the child into the life force of its clan. The mystery of valni ausa (the ritual of sprinkling with water) predates Christian influence and is a feature of the ancient Nordic doctrine of rebirth­ apirburdhr. The functions of the U- and L-runes are closely inter related on different levels.

这是一个强大的启动符文,特别是生命的启动。在异教徒时代,一个新生的孩子被泼上了水,在他表现出能够经受死亡的表现后,就给他起名。这令这个孩子重新融入了家族的生命力。瓦尔尼-奥萨的奥秘(洒水仪式)早于基督教,这也是古代北欧“复生论”的一个特点。U符文和L符文的功能在不同层次上有着密切的联系。

Laguz also includes the watery rite of passage at the end of life, the crossing of the primeval waters to the realm of the dead. The myths of Odhinn as the ferryman of the souls are important in this regard. The ship burials of the Vikings and the symbolic water crossing indicated by them also are illustrative of this belief.

Laguz还代表生命终结时的水上仪式,即穿越原始水域到达死亡之地。奥丁作为亡灵的摆渡者的神话在这方面很重要。维京人的船葬和他们表达的象征性的渡水也说明了这种信仰。

The form laukaz also means "leek," which is expressed in the Old Norse rune name laukr. This is a symbol of organic growth, phallic power (virtue), and fertility in the physical as well as spiritual realms.The L-rune rules over the lore of herbal magic, known in Old Norse as lyf and in Old English as lac-nunga. The ilrlaukr (shining leek) was often given to a young man once he had proved himself as a warrior.

当作为“laukaz”形式时,他意味着“韭菜”,它在古代北欧的符文名称也叫“laukr”。这是身体和精神领域中有机生长、阴(咳)茎勃(咳)起能力(美德)和生育能力的象征。L符文也支配着草药魔法的传说,它在古诺尔斯语中被称为“lyf”,在古英语中被称为“lac-nunga”。当一个年轻人证明自己已经成长为战士时,他常常会为自己去取来新鲜的韭菜。

 

Key words(关键词):

Life(生命)

Primal water(原始之水)

Passage to and from life(生命的通道)

Growth(成长)

Vital power(生命力)

Magical working(魔法运用):

1.Guidance through difficult initiatory tests.

通过困难的起步检验。

2.Increase in vitality and life force.

增加活力和生命力。

3.Gathering of amorphous magical power for structuring by the will.

用意识聚集无定型的魔法力量。

4.Increase in "magnetism"

增强“吸引力”。

5.Development of "second sight"

增长“预知能力”。

总结:

被替换的三个地方分别是

侏儒国(Svartalfheim):侏儒居住的地方。侏儒是厉害的巧匠,拥有种种神秘的力量和深遂的知识,他们打造出很多宝物。

雾之国(Niflheim):雾之国。和死亡国没有明显分别的冰雪世界,可看做去向死之国的通道。

火之国(Muspelheim):火之国。金伦加鸿沟之南,由巨人史尔特尔守护的酷热国度。

雾之国被替换为了象征流动财产,力量的fe,或者象征阿萨神族奥丁的ass。神话寓意奥丁用原始的火焰创造太阳、月亮和星星;

侏儒国被替换为了象征野牛与毛毛细雨的ur,或者象征可控制的火,焚烧的kaun,神话寓意北欧之祖的母牛欧德姆布拉是火之国的热度与雾之国的寒冷相遇时诞生。

火之国被替换为了象征生命力量与有机生长logr,神话寓意所有生命能量由火之国诞生出来。

北欧神话中,无论神或是人或是其他种族,生命都由火之国的火焰触碰到雾之国的雾气诞生:热的火焰赋予他们原初的生命力,冷的雾气则规定了他们终有一死。人类的生命力从火之国诞生,经由人界,死后去往雾之国。

但初拥在魔典上用这些卢恩符号替换了三个国度本来的含义后,三个国度的道路边被封死了。换而言之,没有出生、没有侏儒国代表的火焰锻造金属(象征身体成长变形)、也没有通往死亡的道路。而代替三个国度的卢恩符号,又分别对应了:

火之国:生命的火焰被logr替换

侏儒国:继续延续生命诞生的创造过程,把变化的过程架空

雾之国:假“奥丁”创造出发光发热的“太阳”,堵死了通往死亡的路,生命停留在这个阶段。

乍一看,吸血鬼的生命历程类似于这三个卢恩符号。因为火焰的内核被替换了,所以吸血鬼们不再能接受正常的象征生命日光(解释了为何吸血鬼害怕阳光)

但初拥搞得事不止于此。

在北欧神话中,人类死后要经由雾之国前往冥之国,迎来真正的死亡后轮回转世。相应的,也有守门人的传说

冥之国,北欧人以为是在地下,须在极北的寒冷黑暗之地走上九天九夜的崎岖道路,方能到达。冥国的大门离人间极远,有名的速行之神赫尔莫德骑了奥丁的八足天马史莱普尼尔,尚且跑了九个日夜才到达吉欧尔(Gjoll)河。

这条河是雾之国的边界,河上有镀金的水晶桥,用一根头发吊住。守桥的是狰狞的枯骨莫德古德(Modgud,战狂 or 厌战者),凡要过桥者,须先让他吸血,作为通行税

对,北欧里的守门人是吸血当做过路费的。而初拥创造的、生命不变的新物种,也是要靠吸血来维持生命的。


 说的直白一些,初拥创造了一个在陆上和冥府看门人抢生意的新物种。

那么问题来了,血吸就吸吧,和尼德霍格、火巨人苏尔特尔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里要提一个宗教混用的概念,既基督教里的血液象征着什么:利未记中有提到一切活物的血,就是他的生命,也说明血是生命力的灵魂。结合北欧的世界观,守门的枯骨莫德古德吸取血液,其实是让生命的能量(既火焰)重新回流,形成循环。

而初拥制造出吸血鬼吸取血液,就是打断了这种循环,直接抢走了生命力,抢走了北欧神话世界观中的火焰。而时间一长,不难想象,如果吸血鬼的数量增加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么火之国流出的火焰总会有被吸光、最终枯竭的一天。而没有任何用来创造生命的火焰的那天到来时,诸神的黄昏、北欧的覆灭,也在别样的意义上降临了。

或者说,不只是北欧,全部文明可能会被覆灭。

这种扩散性的,不可逆的,直接种族灭绝性的造物,你说可怕不可怕.jpg

那么问题来了?看门人吸取火焰送回火之国,初拥和其他吸血鬼吸取的生命力又送往何方?

送给“火巨人苏尔特尔”,或者换个称呼,克苏鲁神话里的旧日支配者克图格亚

克图格亚的别名又叫“爆燃者(The Burning One)”或“居于火焰者”,在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为克苏鲁神话构建的体系中,克图格亚是旧日支配者之一 ,在德雷斯创造的体系里象征“火”的存在。其形象为一巨大、高热的火球或电浆块。

由于早已离开地球,现今地球上几乎已没人知道有信仰克图格亚的种族或宗教团体存在。但在古代,古罗马的梅卡斯教会曾有留下信奉克图格亚的痕迹。而在更遥远的过去,消失的希柏里尔及亚特兰蒂斯等古代大陆上,居民们曾经崇拜过克图格亚,因此这可能是后世太阳神或火神崇拜的起点。

至于希柏里尔:

在传统的希腊神话中,极北族人是居住在希腊以北极远处的传说民族,大约在乌拉尔山附近,以及北欧一代。他们的国度被称作希柏里尔,意为“在北风(玻瑞阿斯)之外”,太阳终日不落。

希腊人认为北风之神玻瑞阿斯住在色雷斯,因此希柏里尔只是一个非特指的地区,位置大体在欧洲或亚洲的北部。太阳神阿波罗会在那里度过冬天;忒修斯和珀耳修斯也曾经拜访过希柏里尔人。

(想象的希柏里尔地图)

此外,关于眷族吸取生命力输送给克图格亚的设定,在原本的克苏鲁神话中也有:

炎之精的形象像一道爆裂的深红色闪电,别称火焰吸血鬼。它们从智慧生物身上吸取能量,被它们吸取的生物的身体会迅速燃烧,看起来就像自燃了一样。

同时它们还会得到牺牲者的一切记忆和知识。所有炎之精的思维都集合成为一个母巢(Hive mind)式的集群意志,每一个个体都是这个意志的组成部分。而统领所有炎之精的弗塔古亚(应该是克图格亚祭祀)也要靠从智慧生物身上吸取能量为生;而且,随着不断积累吸收来的知识,它们也变得越来越聪明、狡猾。


 综合这些神话,初拥的故事应该是这样的:

在自称尼德霍格一族的带领下,初拥窥见到了他们崇拜的、带来毁灭的火巨人“苏尔苏特”——或称克苏鲁神话中的克图格亚。

出于尼德霍格一族的要求,和他强烈的疯狂情感与目的,初拥最终与“苏尔苏特”签订了某种契约,将祂的一部分放入了魔典之中:这部分的意识会赋予与魔典签订契约者永生,让他们转变为吸血鬼。而吸血鬼也需要定时吸取人血,摄入人类的灵魂与生命来维生。这部分灵魂和生命则会直接流向克图格亚,成为魔典力量的一部分。

此外,时间一长,随着吸血鬼数量的增多,所有人类的灵魂与生命都将被克图格亚吸收,不再会有新生儿诞生,而人类也将就此灭亡。在这之后,吸血鬼也将因为没有食物而消逝,所有文明都将不复存在,迎来字面意思上的终末。

初拥自然是在知道这件事的前提下,写下魔典的。自这时开始,他便失去了最初的动机,成为了观看文明消亡全过程的真祖愉悦犯——此后初拥在意的只有这样的计划可不可以实现,吸血鬼能否顺利的扩散,并且吸取人类的生命力输送给魔典

之后,他应该对邪教徒们使用了新编写的魔典,用魔典洗脑替换的能力将他们中的部分转变成了虔诚的基督教教徒(也是后来空军的先祖),一部分转化成了吸血鬼。随后,初拥假称新编写的魔典是可以让人改变信仰的圣物,同时将那支信奉克图格亚的北欧一族带回了教会,让他们以改信的虔诚信徒身份,留在了中欧。

当然,并不是没人发现他做了什么


 初拥应该唤醒了教堂中自己的爱犬,带着它一并离开了北欧。同时,他可能也在北欧留下了一些吸血鬼,这部分吸血鬼则直接引起了当地猎人氏族们的警觉。

伊莱的先祖应该就是那时组织起的远征猎人。他们千里跋涉来到中欧,试图阻止初拥,绞杀邪教徒们。然而寡不敌众,他们最终还是零落,后代(先知)甚至无法知晓先祖来到此处的目的,只能静默的守望着村落。

猎人的服饰猫汤老师做过很具体的分析了,这里不再阐述:【考据向?】先知新皮实际上是维京勇士

仔细一想文案那时候就开始挖坑了

这里只补充几个后来发现的小细节:


 一个是猎人后背上的世界树图案。

传说中,世界树有三条树根,第一根树根深入阿斯嘉特(Asgard),根下有兀儿德之泉(Well of Urd),每日诸神会聚在泉水旁边开会讨论。此外还住着的诺伦三女神,亦即掌管命运的女神。

第二根树根深入约顿海姆(Jothuheim) ─ 巨人的居所,其根下有密米尔之泉(Mimir),是智慧与知识之泉。

第三根树根深入尼福尔海姆(Niflheim) ─ 雾之国,其树根下有赫瓦格密尔泉(Hvergelmir)和一条不断啃食树根的毒龙“尼德霍格”(Nidhogg)。


 猎人衣服上的图案里,正好是伸入雾之国的那根树根断裂了,对应魔典封死了雾之国的道路。

另一个细节是鹰鹰:


 结合后背上的世界树图案,鹰应该正好站在世界树树顶。

在《诗体埃达》中除了提到尼德霍格啃咬树根之事外,还有它和世界之树顶端的老鹰维德佛尔尼尔(Vedfolnir)彼此结怨。维德佛尔尼尔(Veðrfölnir,古诺尔斯语:凋零之风)是一只住在世界之树(Yggdrasil)顶端处的猎鹰,他停在一只巨大无名神鹰的两眼之间,并以锐利的目光注视世间的一切。

万圣节故事里,也正好是鹰挡住了“尼格霍德”射出的子弹,扇动翅膀让它转向击中魔典的。

而除了猎人外,教会当然也不好欺瞒。

初拥带回了北欧的信徒,在一段时间里应该获得了认同和认可。而由于当时的传教故事里,有许多死而复生的案例,天主教也认为尸体死后不朽和复活是某种圣人的象征。所以他们恐怕曾经将初拥认定为圣人,并且为他加冕,让他穿上了象征高贵身份的红衣,带他前往四处游说朝圣。

但教会很明显也不是傻的。一段时间后,他们可能是先从新信徒身上察觉到了异样之处,最终追查到了初拥那本魔典和其是吸血鬼。正巧,那段时间东欧南斯拉夫一带的教会,开始认为死后不朽的尸体是上帝的惩罚,这部分人上不了天堂

于是,决定清查的原教会先去除了未被魔典洗脑的北欧新信徒,又传信给了初拥所在的教会。而拜占庭一带的教会也开始宣扬死后不朽的尸体是邪灵异端之说,并趁机排查新生血族,搜寻带着魔典逃跑的初拥的下落。

然而一切太晚,血族最终还是顺利的发展了起来,不断壮大,直到血族盟约确立。

————————————

在说清楚了初拥和吸血鬼的来源后,我们来分析一下教会地下的改造者、血族盟约的毁灭、初拥的全盘计划还有血族未来的出路。

之前我们说过了,血族盟约的内容可能是:

教会会划分固定的、可供血族捕食的区域给他们,让他们在那里捕食。他们会暗中控制小型的村落,限制村民们的迁徙。他们还会给这些愚昧落后的村民们灌输不能离开的观念,让他们被“饲养”在固定的场所;

血族们捕食或同化这部分人类,教会不会予以干预,相应的,血族们也不能捕食甚至伤害区域外的人类,不能将他们同化。而四处游荡的新生弱小血族们,只要遵守血族盟约,就不会受到人类的攻击,享有和人类一样的基本权力。

对逆刃之鞭来说这样的盟约对人类不平等,对血剑来说,它阻碍了血族的发展和自由。

而对于初拥来说,这样的盟约建立,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

盟约保护下,新生代的吸血鬼或是会和人类建立友好关系,改吃素食(调味酒);或是只会捕食领地内的人类,久而久之养成不致死的捕食手段,甚至开始和人类建立长远的社会关系(流浪者)

初拥的最终目的就是吸血鬼和人类对立,从而把文明导向覆灭(即使最后血族也会覆灭)。所以让两者接近的共同共存、和平相处的血族盟约,在他看来是破坏了整个计划的事。

为此,他其实也策划了一系列计划,来让盟约破灭——其源头可以追溯到镜中夫人被封印时,也就是伯爵被交付管理魔典的任务,来到古堡。

之前说过,伯爵更类似于一类职务

是魔典选择了伯爵,而非伯爵选择魔典

就后来魔典可以呼唤初拥前来带走它可以看出,两者间是存在着联系与沟通的渠道的。

而初拥选择将魔典交给伯爵管理,是因为他知道伯爵日后一定可以掀起足够破坏血族盟约的风浪。对照初拥加入教会,教会被维京人屠杀后,上层依旧让他们传教北欧的经历来看,他可能很早就明白了:有时候毁掉一切的不是激进的屠夫,而是半吊子的理想主义者。

而伯爵也如他所料,在一段时间后就厌烦了和平下的恐惧,把魔典封印。而血族中的激进派也和初拥计划的一样,开始在暗中监视伯爵,并开始伺机策划抢夺魔典。只不过他可能没有料到伯爵会天真到召开宴会,并引发后面一连串的戏剧性的展开:

尼德霍格开枪射击伯爵,身为她同根同族的猎人接下了子弹,子弹反向射击向缄默者腰间的魔典,导致魔典部分损毁,能量泄露。

这部分的发展出乎他意料(初拥可能本来以为激进血族会直接上门抢夺杰克的魔典),但在某种程度上反而帮了他:失衡的魔典直接导致血族们的异变,迅速快捷的打破了盟约。托此所赐,初拥也想出了一个新的计划:他在知道血剑窥视着古堡的前提下,故意现身拿走失衡的魔典,诱导对方来追赶自己。

德高望重的吸血鬼长老们应该是由初拥亲手转化为的血族,所以他清楚每一个人的性格如何。他也知道血剑希望能获得书写魔典的技术,于是特别设计,让血剑(约瑟夫)联合教会,在教会面前“封印”了自己,让矛盾激化。

借此机会,他也将魔典的一部分力量转移给了血剑手中的照片,让对方有了书写“小魔典”的能力(虽然本质上同源),可以继续大规模制造新的吸血鬼,以确保自己让文明毁灭的计划能顺利实施。

同时,做了一切的血剑自然让教会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身上,无暇顾及初拥是否真的被封印了。(实际上,这时他是否被封印了对教会来说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初拥的目的已经实现了)这之后,就约瑟夫点燃了蜡烛却未得到魔典来看,初拥应该是在风波暂时平息后,又一次带着魔典消失,只留下血族和教会严重对立的现状。


 怎么说呢.......

我们之前讲血剑的时候说过


 血剑:小子,时代没变!

某种意义上来说,血剑真得非常完美的冲上来当了初拥的棋子,且在被卖了以后还乐呵呵的帮人数钱(。)

不过这个真的没办法,血剑已经足够有野心、想的足够多了,但他的这位老祖宗各方面来说,真的不是人啊

至于改造者,应该是知道真相的教会在无奈与绝望之下的应急措施:吸血鬼如果真的和他们彻底对立,那么他们只要同对方战斗就会有永久的损失。

所以他们开始将希望寄托于异族改造,试图让人类生命融入其他生物,以此来创造更多的灵魂和生命能量,来逃脱灵魂被血族吸走的宿命;又或者创造出不畏惧血族,可以消灭血族的另一种新的生物,在血族彻底繁盛前让他们枯竭。

虽然是十分危险的道路,他们也委托了血族里的异(伊德)类(海拉)来进行计划,试图用克苏鲁来对抗克苏鲁(不)。但这条路总归是人类的一种希望,所以教会在故事中的立场其实在这时是站在人类和整个文明立场上的,并不邪恶。

(而之前圈养村庄,让尼德霍格剿灭流言传播者的行为,站在得知真相的他们的角度来看,其实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好在,并不是所有的选项都那么绝望。在血族中也存在着类似调味酒、杰克伯爵之类的变异者:他们也在寻找着一条共存的新道路

而血族中也存在着拥有正义之心的人,他们也愿意为了两者的共存,或者人类本身赴汤蹈火

而那些弱小的血族,自然也不会喜欢盟约打破后颠沛流离的生活,渴求着和平:

所以,总体来说,初拥的计划掉san又让人畏惧不已,但并不相当于他一定会成功。想必以后,两方一定能找到完美共存的方法,如同盛宴伯爵期待的那样,达成理解和共通吧。


 ——————————————

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MAO

Bad love:

[自汉化]  櫻の海|とび

水母的寿命很短,平均只有数个月的生命。不仅颜色多变,还会在水里发光,当它们在黑暗的海底游动时,会变成一个光彩夺目的彩球。

※顺平入学if※

源嵌:稳    翻译:塔夏   校对:MAO

自汉化仅供试阅参考,禁止一切形式转载搬运 ​​​

Bad love:

[自汉化]  櫻の海|とび

水母的寿命很短,平均只有数个月的生命。不仅颜色多变,还会在水里发光,当它们在黑暗的海底游动时,会变成一个光彩夺目的彩球。

※顺平入学if※

源嵌:稳    翻译:塔夏   校对:MAO

自汉化仅供试阅参考,禁止一切形式转载搬运 ​​​

枫溪今日寝不足

The Order新品吉祥物,but但丁款是老总专属

The Order新品吉祥物,but但丁款是老总专属

sereni
明耀的武力天花板。      ...

明耀的武力天花板。

  

  

画师:@er a_ pippi

明耀的武力天花板。

  

  

画师:@er a_ pippi

泥@很慢bot

新年第一天早上就干嘛呢!(走来走去

新年第一天早上就干嘛呢!(走来走去

泥@很慢bot
画得很开心,嘿嘿😋小D你是否...

画得很开心,嘿嘿😋小D你是否感觉手腕掐得很痛(?

画得很开心,嘿嘿😋小D你是否感觉手腕掐得很痛(?

LRCH

大过年的,吃一口捏肉

大过年的,吃一口捏肉

task
  日本で五骨オンリー(大きな...

  日本で五骨オンリー(大きなイベントの中の一カ所)が決まった!

  嬉しい

  日本で五骨オンリー(大きなイベントの中の一カ所)が決まった!

  嬉しい

黄半斤

【夏洛克x你】新年限定

##春节、新年小小一个写吧,可以看做是《择偶标准》的番外?

——————————————————————————————————

夏洛克最近没到研究所来。


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


我手边的事做完了,还是下午,太阳还没落山。换好衣服,我顺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我想给夏洛克打电话,叫他来接我。


其实就算他来了,也还是打车回家,只不过是之前偶然的那么一次顺路,我开口问了他,他没拒绝。后来,他也没说什么,之后就似乎成了习惯。


我点开通话记录,找到最上面的那个名字,手指按下去的时候犹豫了。我想到了昨天。


昨晚我给夏洛克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来了,气喘吁吁地。然...

##春节、新年小小一个写吧,可以看做是《择偶标准》的番外?

——————————————————————————————————

夏洛克最近没到研究所来。


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


我手边的事做完了,还是下午,太阳还没落山。换好衣服,我顺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我想给夏洛克打电话,叫他来接我。


其实就算他来了,也还是打车回家,只不过是之前偶然的那么一次顺路,我开口问了他,他没拒绝。后来,他也没说什么,之后就似乎成了习惯。


我点开通话记录,找到最上面的那个名字,手指按下去的时候犹豫了。我想到了昨天。


昨晚我给夏洛克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来了,气喘吁吁地。然后我们站在街边,等下一辆出租车。他似乎很忙,时不时地就要回短信。


我看着他翻动的拇指没有说话,车来了我们就坐进去,往贝克街走。我在路灯游动的黄色灯光下看影子不断地从他脸上掠过。


某一刻他停下来,低下头看我。看了一会儿,他张了张嘴。


夏洛克先念了我的名字,声音低低的,语气不轻不重,然后停顿了一下,睫毛抬起看进我眼里。


“你很黏人。”


他这么说了一句。






黏人……吗?


我琢磨了很久也没吃透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人情世故我是懂的,他大概觉得我有点麻烦。


至少在他的案子面前是个麻烦。


我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外面的天。忽然想起来今天的日子,就临时做了决定。我把手机收起来,走到马路边等去市中心的公交车。


市中心是闹市,商场都在那,人多,也杂。


我趁着天还亮着到那,逛了逛街,遇到了几件喜欢的就停留了一段时间。等我拎着购物袋从商场出来的时候,天开始暗了。但由于是新年前夕,人却越来越多。


我站在商场门口望着粉紫色夕阳余晖纠结,不知道是坐公交回去好,还是打车的好。


公交车很慢,我的东西有点多,会很累;打车很快很方便,可我现在只有一个人,天又晚了。对于一个有些社恐和一些不知道缘由的不安全感的我来说,打车是有些危险的存在。


我还在犹豫着,看见了不远处人群里飘着的一大簇气球。透明的球体里装了小灯带,照亮中间的位置,那里还有个粉色的小气球被包在里面。


有点好看,想要。


可是等到卖气球的男人走到了我跟前,我又不敢动了。他体型壮硕,衣服穿得不整洁,攥着气球的手不干净。


我定在那,脚趾发僵。气球已经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只希望他别看到我,别向我推销他的气球。


但似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那个人已经发现了我,咧了咧干涸开裂的唇,拿了一只气球朝我递过来。


我无心再去继续分析这个人的“真实身份”会否是什么伪装起来的亡命徒,或是友善与否,加速的心跳声已经开始淹没掉周遭的一切声响,空气也开始变得稀薄。


就在我快要被自己过于丰富恐怖的想象力抹杀的时候,有人替我解了围。






夏洛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伸手捏住那人手里的气球绳子。他从人群里挤过来,一大半的身子挡住我,把我和卖气球的隔开。


他大方的付了钱,没要找零。然后回过头来,俯身接过我手里大大小小的袋子。


“下了班怎么不告诉我?”他把钱包塞回大衣内里,腾出另一只手来牵我。


热腾腾的手心裹住我的整只手,血液很快就开始再次被运送到冰凉的指尖。


这下好了,我松了口气。这下我不是一个人了,就可以打车回家了。








“我以为你嫌我烦。”半路上我回答他,想了想又加了句话作为佐证。

“你说我黏人。”


“你是很黏人,这有错吗?”


夏洛克静静地看我,头歪了歪,眼里尽是疑问。


“……”


我才弄明白,这只是单纯的陈述句而已。


我笑起来,往他的怀里钻:


“错了,夏洛克。”

“我只是黏你而已。”


夏洛克的身子僵了两秒,低低的笑声才从胸腔里滚落。


唇落在我头顶,有点烫。







吃过晚饭,我坐在沙发里看了会儿新出的肥皂剧。等到夏洛克拾掇好他的实验工具,他坐到我身边,把热香草饮品放在身前的矮几上。

 

我调小音量,转过头看他。我噙着笑意,把身后的礼盒送给他。


“新年快乐,夏洛克。”


然后我伸出手,嬉皮笑脸地朝他要礼物。


我仰着头,他揉了揉我的头顶。


夏洛克煞有介事地在身上摸了摸,半晌之后从西装里面掏出了一个袋子放到我手里。我打开,愣住,然后脸上开始发烫。


怎么新年限定包装这种活动,还包括小雨伞这种计生产品的么??!


夏洛克却镇静地不像话,好像还很炫耀似的,把东西从袋子一样样拿出来。一盒、两盒、三盒……


“限量的,我都买回来了。”他认真地讲,“我怕不够。”


我按住他的手,没敢让他把袋子里都拿出来。我心跳如雷,手脚发抖。


可看着他眼里倒映着的那个小小的我自己,我伸出食指,戳了戳他衬衣紧绷着的腹肌。然后手指一晃,躲过衬衣的扣子,往小腹那钻。


夏洛克呼吸一沉,耳尖迅速变红。


我刚想得意这回扳回一局,终于不只是我一个人害臊了。下一秒,嘴唇就被重重地衔住了。


感情夏洛克脸红不是害羞,只是七星娱乐的标志而已。


而已……才怪。


但夏洛克挺贴心的,限量版的没全部用光,留了一个放在床头柜里给我“收藏”。








转天我醒过来,已经快到中午了。


揉着酸痛的腰打了个哈欠,我寻着热吐司和提拉米苏的甜味往厨房去。


客厅的窗帘没拉,阳光射进来,我眯了眯眼。适应了光线之后再睁开,看见不远处的夏洛克正蹲在地上。


睡衣下摆垂在地板上,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把一节绳子绑在沙发腿上。


他站起身,我才看见那只飘起来的气球。


夏洛克好像心情不错,用手戳了戳它,转过身来看我。


“昨天怎么那么急,不等我拿完礼物就开始做?”他的语气是不合时宜的真挚,金色的眼睫毛有点抖动。


“我应该昨天送给你的。”


他端起咖啡,我看见他指根环着的戒指。


我低头看自己的,夏洛克走过来,拥住我,亲我的额头。





新年快乐。